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748、变数【二合一章】
    安全通道内,许平也是一阵哔哔。

    现在儿子出事,他逮着谁有嫌疑都要说道两句。

    尤其是徐洋之前还跟儿子有过矛盾,现如今也在江南市待着。

    感觉这伤人的家伙不是徐洋又会是谁?想想也就把自己的想法一一道出。

    但顾晨知道,这毕竟也只是许平的一面之词,他对徐洋有成见,大家都清楚。

    想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让许泽雨尽快恢复。

    于是,顾晨在跟许平和赵淼简单交流之后,大家便各自离开。

    由于许泽雨有父母照料,因此大家也不好待在原地,想着安全系数应该是有保障的,便将守护在陆熙雯病房内的袁莎莎撤走。

    ……

    ……

    中午,春溪湖畔。

    大家来到案发现场时,已经是用餐时间。

    于是王警官在附近的餐馆内,买了些盒饭快餐带到现场。

    大家将盒饭快餐一起放在警车引擎盖上享用起来。

    袁莎莎在用餐的同时,也是问顾晨道:“对了顾师兄,你说,凶手是陆熙雯的可能性有多大?”

    顾晨停顿了两秒,回道:“如果现场找不到其他线索,那么凶手是陆熙雯的概率,可能有80%,甚至更高。”

    “可是,陆熙雯看上去很无辜的样子。”袁莎莎吃了一口饭菜,又道:“我待在她病房很久时间,也一直在观察陆熙雯。”

    “这个陆熙雯,感觉跟普通病人一样,没有什么反常举动。”

    “要说,这么一个弱女子,竟然能杀死自己的丈夫,这有点说不过去啊。”

    “小袁。”王警官瞥了袁莎莎一眼,也是说教着道:“凡事不能专看表面,就比如这个陆熙雯,她是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也不好说。”

    “我早上还找何俊超聊过,想通过何俊超,了解一下他这个小学妹。”

    “可就连何俊超这几年,都感觉陆熙雯变化挺大,变得越来越世俗,可能人是会变的。”

    抬头看着太空,王警官也是若有所思:“如果你都发现不了太多异常,说明这个陆熙雯,心理素质极强。”

    “既然能杀死自己的丈夫,那得多大仇恨啊?如果说,单纯是因为前男友徐洋来婚礼现场,见自己一面,然后再送上一万块的婚礼红包。”

    “那许泽雨也完全没必要跟陆熙雯闹矛盾,也不至于两人要动刀子,这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王师兄说的对。”率先吃完午餐的顾晨,将饭盒收好,放进袋子,这才解释道:

    “这才结婚没多久,就闹出这种事情,换谁也不相信。”

    “所以,虽然我们能够从现场情况判断,凶手是陆熙雯,但也需要找出杀人动机。”

    “对,陆熙雯没有杀人动机啊?”卢薇薇也是头疼。

    这在大家看来,虽然作案手法,符合之前的判断,但是作案动机很重要。

    顾晨来回走上两圈后,也是继续跟大家通报着说:“昨天晚上,我让丁亮和黄尊龙他们,在附近寻找线索。”

    “但是黑灯瞎火的,也没办法找到什么,我想趁着白天,早找找看,看看有没有其他发现。”

    “所以,我找穆良借来了皮皮,估计一会儿就到。”

    这边顾晨话音刚落,一辆巡逻警车便从不远处开了过来。

    丁亮将警车停稳之后,副驾驶上的黄尊龙立马下车,将后排车门打开。

    只见哈士奇警犬皮皮,顿时自来熟的冲了出来,朝着正在吃饭的王警官便从了过去,一头撞在王警官腰上。

    “哎呦喂!”王警官一个猝不及防,手里的饭盒差点被撞飞出去,也是没好气道:

    “吃饭呢?你们警犬有你们警犬的狗粮,不至于惦记我这点饭菜吧?”

    “放心吧王师兄。”说话之间,黄尊龙已经将车门关好,和丁亮一起走过来道:

    “穆良说了,皮皮一般不乱吃东西,它是受过专门训练的,这种美食诱惑,对它不起作用。”

    “真的假的?”王警官不信,于是赶紧将自己饭盒内,一块还没吃过的卤鸡腿,直接用手拿在皮皮跟前,在它鼻尖左右摇晃。

    可还没等王警官反应过来,二哈皮皮,一个原地旋转,瞬间叼住鸡腿便跑开了。

    王警官:“???”

    “神特么能抵住美食诱惑啊?这家伙根本不带犹豫的好吗?害,可惜了我这根卤鸡腿,早知道我就先咬几口也不亏啊,关键这一口都没咬,就让这家伙给叼走了。”

    带着一脸的郁闷,王警官顿时将矛头对准黄尊龙道:“黄尊龙,这算哪门子抵住诱惑?这皮皮分明是来者不拒啊。”

    “呃……”黄尊龙瞬间被打脸,也是一脸的尴尬,于是又赶紧解释说:

    “呃,穆良是说过,皮皮能抵住美食诱惑,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可我还没把话说完呢。”

    “我鸡腿都被这二哈给叼走了,你还想说什么?”王警官现在也是一脸无语。

    而且这根鸡腿,还是几人当中最大的一根,想着等把这些饭菜全部吃完,然后在来吃鸡腿。

    王警官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因此习惯把最好吃的东西留在最后,而且要那种津津有味的吃。

    可现在……

    王警官摇摇脑袋,感觉刚才就不该听黄尊龙瞎说。

    黄尊龙也是一脸尴尬,笑笑说道:“王师兄,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就把鸡腿给送过去了,我是想说,对于熟人提供的食物,皮皮是来者不拒的。”

    “它只是对那些陌生人给的食物,会有抵触情绪,保持警惕,但是熟人给它喂食,它是完全信任的,你给它吃什么,它就吃什么,这都是穆良师兄的原话。”

    “害!”听黄尊龙这么一说,王警官顿时感觉自己更亏了,也是没好气道:

    “你说你黄尊龙,说话说一半,你要说完整一些,我也不至于牺牲一只鸡腿嘛?”

    感觉这波是亏大了,再一瞧,二哈皮皮,此刻真趴在警车下边,晶晶有味的吃着鸡腿。

    感觉这刚来就有加餐,皮皮不由对王警官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一旁的卢薇薇捂嘴偷笑,也是侃侃而谈道:“老王,不就一根鸡腿吗?至于跟警犬过不去吗?”

    “这不是一根鸡腿的问题,这是……这是……”

    王警官想了想,感觉自己还真没必要跟条警犬过不去,想想也是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少吃一吃鸡腿也不会死,待会这二哈要是吃完鸡腿不出力,找不出线索,看我不教训它。”

    “汪汪,汪!”

    二哈皮皮似乎能听懂王警官的说辞,顿时对着王警官犬吠了两声。

    “嘿,你还来劲了?”王警官看着皮皮,也是不由吐槽着说。

    顾晨也是笑笑说道:“王师兄,皮皮是在警犬训练基地,受过专门训练的,它肯定听得懂人话,所以你要照顾它的情绪。”

    “还照顾它情绪?看它现在吃我卤鸡腿的样子,别提多开心了,我还照顾它情绪?呵呵。”

    感觉也是够无语的。

    顾晨也是摇头笑笑,随后问黄尊龙:“穆良师兄怎么没来?”

    “他正好要去省城学习,所以就把皮皮送到芙蓉分局,然后就离开了。”

    “让我们完成任务之后,直接送回警犬训练基地就行。”黄尊龙说。

    “原来是这样?”听闻黄尊龙的解释,顾晨走到二哈皮皮跟前,也是蹲下身,抚了抚皮皮的脑袋。

    皮皮顿时便发出“嘤嘤嘤”的动静,似乎在向顾晨表达好感。

    即便它现在吃的是老王同志的鸡腿,但这也并不妨碍它向顾晨示好。

    想了想,顾晨顿时又站起身道:“对了,昨天晚上,你们在这附近,有没有发现其他异常情况?”

    “这倒没有。”丁亮摇摇脑袋,也是实话实说道:

    “昨晚黑灯瞎火的,要说找到什么线索,那还真有点困难,我们也就是围绕着这栋别墅,在周围巡视了几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嗯。”顾晨微微点头,这跟自己想象的一样。

    毕竟春熙湖畔这边的小区,看上去冷冷清清,连路灯都没有。

    在这种黑灯瞎火的情况下,要想找到有用线索,那纯属得拼人品的。

    见卢薇薇,袁莎莎和王警官都将手中的饭菜吃完,顾晨这才将二哈皮皮,从警车旁牵了过来。

    一行人,直接重返昨天晚上的案发现场。

    穿过警戒线,大家全部穿戴好防护装备,这才将房门推开,重新来到了一楼大厅。

    此时此刻,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

    即便事情已经发生十几个小时,但是房间内的气味还是非常浓烈。

    顾晨给皮皮穿戴好专门的脚套,随后牵着狗绳,开始在案发现场检查起来。

    每到一处地点,顾晨就会让皮皮过去嗅一嗅。

    就这样,在整个一楼大厅,皮皮走走停停,将整个别墅的一楼位置,全部检查完一遍。

    之后,顾晨为了稳妥起见,又带着皮皮检查了其他房间,最后将皮皮牵到车库。

    将车库卷闸门打开后,顾晨也是鼓励着道:“皮皮,案发现场该检查的都检查过了,现在就是发挥你该有的作用,准备好了吗?”

    “汪汪!”皮皮似乎能听懂顾晨的说辞,也是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直接犬吠两声以做回应。

    “很好。”顾晨见皮皮已经迫不及待,便开始松长狗绳,让二哈皮皮自由发生。

    还别说,自从在警犬训练基地,拿到警犬合格证书后,二哈皮皮在搜寻方面,还真就跟一般警犬没有两样。

    搜索起来的样子,相当专业。

    时而在别墅角落周围走走停停,时而又在院子里附近转来转去。

    大家现在也都只能依靠皮皮,毕竟这二哈现在的身份是警犬。

    吃着警队的狗粮,总得做出点贡献吧?

    因此大家都跟在皮皮身后,皮皮去哪,大家就跟到哪。

    顾晨甚至都感觉,自己整个人牵着狗绳,都在被二哈皮皮带着走动。

    皮皮工作效率很高,几乎投入工作开始,便非常卖力。

    似乎是那一只鸡腿起到了鼓励作用。

    就在门口附近的草丛边,皮皮顿时停下脚步。

    愣了几秒之后,二哈皮皮顿时钻入草丛,开始一阵倒腾。

    片刻之后,一片带血的抹布,突然被皮皮叼了出来。

    “有发现。”卢薇薇见状,也是一脸惊喜,赶紧从狗子嘴里抽过抹布。

    众人见状,也都开始围拢过来。

    “我的天呐!这地方竟然有一块带血的抹布?难道这些血迹都是别墅里的吗?”袁莎莎见状,也是一脸惊奇。

    丁亮也是默默点头:“估计八成就是。”

    “可能是凶手逃跑时留下来的也说不定。”黄尊龙也道。

    王警官眉头微微一蹙,也是不由分说道:“这块抹布怎么会被丢弃在这里?而且……从血迹来看,还很新鲜,跟屋里的血迹程度差不多。”

    “难道……凶手另有其人?”卢薇薇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之前大家都有推断,凶手或许就是陆熙雯。

    可现在突然从屋外找到一块带血的抹布,这让大家对凶手的真实身份,不由产生了怀疑。

    “你们说,这个陆熙雯,有没有走出过屋子?”顾晨突然问道。

    卢薇薇摇摇脑袋:“搞不清楚,但是如果陆熙雯走出屋子,她这脚印,岂不是会踩得到处都是?”

    “毕竟案发现场,也就是一楼客厅,我们只发现了陆熙雯跟许泽雨的脚印。”

    “而且陆熙雯的脚上,踩到不少鲜血,理论上,她根本没有可能离开屋子。”

    “对呀。”这边卢薇薇话音刚落,另一边的袁莎莎也赶紧接话:“昨天的现场,顾师兄不是已经调查过来吗?除了陆熙雯跟你她老公许泽雨,就再没发现其他踪迹。”

    “可这种情况,陆熙雯离开屋子的可能性会很小。”

    “但是如果血迹是来自于案发现场,那就说明,这里或许真的出现过第三者?”王警官现在也懵了。

    感觉这完全颠覆了之前大家的所有推测。

    顾晨现在也说不上为什么,总感觉整个事件变得越来越蹊跷。

    如果说,现场搜查不到第三者踪迹,那么这块带血的抹布又是从哪来的?难道跟凶案现场无关?

    想到这些,顾晨只能先掏出取证袋,将带血的抹布装了进去,变好之后,放入袁莎莎手里的取证提箱内,说道:

    “这个待会儿去市局技术科,拿给高川枫检测一下,看看血迹到底是谁的?”

    左右看看,顾晨将皮皮牵到身边,又道:“皮皮,干的漂亮,看看你还能找到些什么?”

    “汪汪!”

    这边顾晨话音刚落,二哈皮皮便叫了两声,随后开始继续搜查。

    20分钟过去了,皮皮又在春熙湖畔,靠近池塘边的一处垃圾桶位置开始翻找起来。

    见皮皮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顾晨立马将狗绳牵回,主动往垃圾桶方向寻找过去。

    由于这边没有物业管理,因此垃圾桶收拾的也并不及时。

    加上这里住户很少的缘故,公共环卫也不是经常过来。

    因此垃圾桶内的各种垃圾,似乎还是几天前的产物。

    顾晨将狗绳交给一旁的袁莎莎,自己则将垃圾桶盖直接端起,丢到一侧。

    眼尖的卢薇薇,立马发现了异常:“快看,又是一块带血的抹布。”

    王警官直接将带血的抹布捡起,放在手中观察一番,这才不由默默点头:“看来,这块带血的抹布,跟我们刚才在草丛里找到的那块是一样的。”

    顾晨接过之后,放在手中反复观察,也道:“而且血迹跟案发现场的血迹程度也差不多,时间上应该是非常接近。”

    “我的天呐。”卢薇薇有些不淡定,也是没好气道:“这东西,难道是凶手在擦拭血迹之后丢弃的?”

    “如果是这样,那说明现场可能真的有第三者存在,而且第三者,巧妙的擦去了自己的痕迹。”

    “所以我们在案发现场,却只能发现陆熙雯跟许泽雨的痕迹,是这样吗?”

    卢薇薇看向顾晨。

    但顾晨此刻也说不上来。

    毕竟,痕迹找不到第三者,这似乎是明摆的事情。

    可如果凶手不是陆熙雯,那陆熙雯的睡衣后背和肩上,又怎么会出现细小的血滴呢?

    要知道,在陆熙雯的口述中,她是有在激烈反抗,但是却没有能够拿到刀具。

    可就这种情况,她睡衣的背后和肩膀,是根本不可能沾有细小的血迹。

    这些都是大家在检测室内,做过实验验证的。

    可如果凶手的确是陆熙雯,那么这两块带血的抹布又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顾晨也只能先将第二块带血的抹布,继续装入取证袋中。

    随后的几个小时时间内,大家又将搜索范围,拙见扩大,一直延伸到小区外围的各种角落。

    尤其重点搜查了垃圾桶。

    但是几个小时下来,所有人都是筋疲力尽,但警犬皮皮却再没收获。

    顾晨顿下身,打开自己的警用水壶,将水倒入自己的手掌中,给疲惫的皮皮提供饮水。

    一旁的卢薇薇也是蹲下身,看着即将落山的太阳,问顾晨:“现在怎么办?周围好像能搜查的地方,都已经搜查过了,已经再没有异常物品,是不是得去市局技术科了?”

    “嗯。”顾晨微微点头,感觉再这么寻找下去,其实也是浪费时间。

    毕竟这一下午的时间,自己有警犬皮皮辅助,已经对案发地点周围,展开了几轮搜查,已经再难找到其他线索。

    与其如此,还不如前往市局技术科,找高川枫检测一下血液源头。

    站起身,将狗绳交给黄尊龙,顾晨也是叮嘱说道:“你们先带皮皮返回芙蓉分局,让聂师傅准备些好吃的,聂师傅也好久没见到皮皮了。”

    “明白。”黄尊龙默默点头,转而又问:“那顾晨你呢?你要去市局技术科?”

    “对,时间紧任务重,现在有什么线索就调查什么线索。”顾晨也是有些无奈。

    毕竟,一个下午的时间,只在案发地点附近找到两块带血的抹布。

    感觉收获并不理想。

    但有好过于无。

    黄尊龙和丁亮面面相觑,两人也是爽快答应。

    很快,大家在原地分开,黄尊龙和丁亮,带着警犬皮皮先去芙蓉分局。

    而顾晨则开车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起赶往市局技术科。

    由于赶上下班时间,所以卢薇薇提前打电话订购了几份鸡腿饭,随后又电话联系了高川枫。

    大家准备在市局技术科享用晚餐。

    ……

    ……

    晚上6点20分。

    顾晨和王警官,提着多份鸡肉饭,来到了市局技术科检测室。

    而此时的法医高川枫,还正在跟两名小助理聊天说地,似乎也在等待顾晨的到来。

    见顾晨和王警官手里提着晚餐,高川枫顿时乐坏了,赶紧上前迎接道:“看来你们已经把鸡腿饭给准备好了。”

    接过顾晨手里的塑料袋,高川枫提醒着说:“是双份鸡腿吗?”

    “没错,这袋是你们三个的,都是双份鸡腿,毕竟昨天晚上答应的。”顾晨说。

    高川枫接过塑料袋,也是对着顾晨甩甩手指,不由分说道:“还是你顾晨够义气,行吧,现在也是吃饭时间,我们吃饭完,再来帮你做检测。”

    “行,正好我们也没吃晚饭。”顾晨走出检测室,一起来到隔壁的休息室。

    随后,大家将晚餐放在桌上,所有人都开始领取自己的那份。

    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吃的是普通鸡腿饭。

    而高川枫和两名小助理,吃的则是双份鸡腿饭套餐。

    吃人嘴短,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高川枫,也是不由露出姨夫般的微笑说:“顾晨,等吃完,我立马帮你们检测,咱不急。”

    “知道。”顾晨默默点头,嘴里吃着饭菜,心里却一直在想案发现场的情况。

    昨晚分析的结果,却在今天下午找到两块带血抹布之后,自己似乎要开始重新推翻之前的想法。

    虽然证据指向陆熙雯,但如果带血的抹布,跟陆熙雯和许泽雨的血液有关,那整个案件,似乎又将充满变数。

    用餐完毕之后,大家坐在休息室安静等待,而隔壁的检测室则开始忙碌起来。

    由于之前高川枫已经将案发现场的所有血迹精心了检测论证,结果发现只有陆熙雯和许泽雨的鲜血。

    因此,这一次顾晨过来,只是想知道这两块带血抹布上的血迹,是否跟陆熙雯和许泽雨有关?

    因此,检测起来可以大大算多时间。

    只需要将抹布上的血液,与之前检测过的血液样本进行对比即可。

    ……

    ……

    晚上7点20分。

    高川枫将检测报告拿在手里,推开休息室大门,直接走到众人跟前。

    顾晨抬头看着高川枫,问道:“检测结果如何?”

    “检测过了,抹布上含有两种血液样本,既有许泽雨的,也有陆熙雯的。”高川枫说。

    闻言,顾晨顿时眉头一蹙。

    自己怕什么来什么,还真被自己猜中。

    就现在来说,这也说明,现场或许还存在第三者的可能性。

    毕竟,陆熙雯跟许泽雨,在受伤之后,是根本不可能离开别墅。

    周围的一切踪迹也都说明了这点。

    顾晨曾经推理过,陆熙雯在作案之后,离开别墅的场景。

    但是很快又被否决掉,因为如果陆熙雯在刺杀许泽雨之后,身上的血迹,在离开别墅之后,很容易留下痕迹。

    但是案发现场却并没有发现,这说明陆熙雯在作案之后,离开别墅的可能性很小。

    想想之后,顾晨赶紧又问:“那抹布上有没有找到指纹?”

    “没有。”高川枫无奈摇头,也是实话实说道:“这种纤维的抹布,说实在,根本就不太可能留下指纹。”

    “你提供给我的样品,目前来说,也只能匹配到陆熙雯和许泽雨相同的血液,除此之外,也检测不出其他东西。”

    “知道了,谢谢。”顾晨说的有气无力,感觉自己之前的推理,明明可以成立,但却在这里出了岔子。

    但是顾晨非常清楚,就昨晚自己在检测室,做的那项刺杀实验,是可以证明,当时陆熙雯挥刀刺杀许泽雨,从而将许泽雨的鲜血,溅洒到自己睡衣的后背和肩上。

    可现在,案发现场突然出现的带血抹布,似乎将之前所有的推测,将可能性从百分之八十,瞬间拉低到百分之五十以下。

    但凡超不过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都说明这些推测,似乎有些站不住脚。

    “会是谁呢?现场到底还有谁?”顾晨双手抱头,也是一脸郁闷。

    一旁的卢薇薇也发现了焦虑的顾晨,不由拍拍顾晨后背,安慰着说:

    “顾师弟,你先别急,案发现场出现第三者,这不仅是你,就连我们也都没发现第三者踪迹。”

    “只能说,这个案发现场的第三者,实在是隐藏的太深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有第三者存在,那么陆熙雯所说的那些情况,原则上是有可能发生的。”

    “那怎么办?”一旁的袁莎莎有些无语,也是没好气道:“难道还要去找陆熙雯问问清楚吗?”

    “没错。”这边袁莎莎话音刚落,另一边的王警官便直接插嘴说: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医院找陆熙雯,再找她问问清楚。”

    “如果之前是我们判断失误,那该道歉就道歉,毕竟昨天晚上黑灯瞎火的,也很难找到新线索。”

    “相信这个陆熙雯,应该是会配合的。

    顿了顿,王警官又道:“就算她陆熙雯不配合,那我们就找何俊超,她陆熙雯不给我们面子,那多少也会给何俊超一些面子吧?”

    “没错。”顾晨忽然站立起身,也是不吐不快道: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这些带血的抹布,到底是谁带走的?”

    “现场还有哪些细节,陆熙雯是没有告诉我们的?这些都需要搞清楚。”

    幽幽的叹息一声,顾晨也是放低语调,颇为无奈道:“现在看来,还得去一趟医院。”

    “那就走呗。”卢薇薇倒是不在乎,也是笑呵呵道:“要去就得趁早,否则这个陆熙雯要是找借口需要睡觉休息,那还真有点难办。”

    “啪!”王警官拍了下大腿,也是站起身道:“那就走吧,赶紧的。”

    片刻之后,大家收拾好东西,再次驱车前往江南市人民医院住院部。

    ……

    ……

    来到陆熙雯的病房前,时间也已经来到了晚上8点10分。

    此时此刻,陆熙雯的妈妈正陪在女儿身边,看着手机打发时间。

    王警官轻轻推开房门,陆妈妈便发现了动静。

    扭头一瞧,见来人是警察,陆妈妈顿时板着脸,也是没好气道:“你们来这做什么?凶手找着没?”

    “我们还在调查。”卢薇薇说。

    陆妈妈冷哼一声,也是面带不善道:“来调查?又来调查我女儿?”

    瞥了眼躺靠在病床上的陆熙雯,陆妈妈又道:“我女儿都跟我说了,她说你们调查之后,说凶手可能是她,你们这是怎么调查的?”

    “我女儿刚嫁给许泽雨,她就要杀了许泽雨?这不扯淡吗?再说,我女儿这么乖巧一个人,她为什么要杀他丈夫?”

    似乎是大家离开医院的这段时间,陆熙雯已经将之前大家调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跟父母说起过。

    因此现在陆熙雯的母亲也是一脸郁闷,感觉警方怀疑谁?都不应该怀疑到自己女儿身上。

    不过,大家也早就有了心里准备,陆熙雯家长有这反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因此卢薇薇也是厚着脸皮,不由吐槽着说:“阿姨,我们只是根据现场已知证据,做出的初步推断,如果您觉得有什么异议的话,我们欢迎。”

    “但是我们调查,也需要根据已知事实来做出判断,我们是有自己依据的,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瞥了眼躺在病床上,故意将头扭向窗外的陆熙雯,卢薇薇又道:“而且,你女儿如果能全面配合我们的话,说不定我们会尽快找到凶手。”

    “呵呵,说的倒是挺好听的,我凭什么相信你们?”陆妈妈似乎还在气头上,即便卢薇薇有理,她也要杠一下。

    主要是看女儿受委屈,又伤成这样,心里本来就憋屈。

    再一听女儿跟自己倒苦水,说警方怀疑是自己杀害了丈夫许泽雨。

    陆妈妈这暴脾气,顿时感觉无处发泄。

    正好这个时候,警方调查组又来到医院病房,感觉也是找个出气筒发泄的时候。

    也就在陆妈妈还想再哔哔几句时,顾晨从大家身后走了出来,也是语气轻柔的说:“阿姨,关于你女儿受伤的事情,我们表示很抱歉,是我们考虑不周。”

    “只是因为当时受到现场环境影响,所以才没办法掌握整体情况,所以,你们有委屈,我完全理解。”

    “但是,现在我们趁着白天,又在别墅周围发现了一些新线索,这可能对我们调查真凶有决定性帮助,所以……”

    短暂停顿了几秒,顾晨还是带着诚恳的语气,不由分说道:“所以阿姨,也请你理解我们的工作,让你女儿陆熙雯,积极配合我们办案,这也是对她自己负责。”

    见帅气的顾晨,语气轻柔的跟自己各种解释,态度也是非常诚恳。

    即便陆妈妈想要发火,可面对这个帅警察,陆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愣是听完顾晨的说辞之后,又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来。

    感觉顾晨说的还有些道理,于是陆妈妈长叹一声,也是有些无奈道:“也罢,你们也是在调查,黑灯瞎火的,的确不容易找到线索。”

    感觉是理解了顾晨的难处,陆妈妈随后看了眼女儿陆熙雯,这才又开始帮警方劝说道:

    “熙雯,熙雯,你就再配合一下,跟警方好好聊聊,看看能不能洗脱自己的嫌疑,毕竟,妈妈是相信你的。”

    “妈!”

    陆熙雯似乎心情糟糕,也是背着大家,冷冷的回了一句:“他们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来问我呢?”

    “熙雯,听话。”感觉女儿就这态度,似乎警方得不到有用的线索,还是会将怀疑对象放在女儿身上。

    陆妈妈也希望尽快摆脱女儿的嫌疑,因此陆妈妈才愿意积极配合警方,尽快找出凶手。

    站起身,陆妈妈也是语气轻柔的对顾晨说:“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就在这里问吧,另外,我需要留在这里吗?”

    “如果可以,请您先在外头等候。”顾晨说。

    “好吧。”陆妈妈微微点头,也是长叹一声,这才往门外走去。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见状,也是主动让出身位。

    随着病房房门被关闭,现场突然间安静下来。

    陆熙雯似乎也感觉气氛过于尴尬,于是扭过头,问顾晨说:“顾警官,你不是怀疑我就是凶手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我并没有返回,我依然认为你就是凶手。”顾晨也是硬对硬,并没有妥协的意思,继续说道:

    “从现场发现的各种痕迹推断,你是凶手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而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我们怀疑你,但并不代表你就是凶手,在没有新线索出来之前,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可如果有了新线索,那么之前的推理调查,也需要再从长计议。”

    “所以……”陆熙雯似乎是听懂了顾晨的意思,于是在短暂沉思了几秒后,这才又道:

    “所以你们是找到了新线索对吗?”

    “接错。”站在顾晨身后的卢薇薇走出来道:“我们今天下午,又在你家附近搜查了几遍,找到了一些新线索,所以才想过来跟你求证一下。”

    “那你们想问什么?”陆熙雯似乎想赶紧打发大家离开这里,因此也开始主动配合。

    顾晨将执法记录仪镜头调整完成之后,也是掏出笔录本问她:“陆熙雯,你说你跟凶手进行了打斗,那么我问你,凶手在逃离之后,有没有带走什么家中的东西?”

    “带走家中的东西?”陆熙雯蹙眉沉思,片刻之后,这才啊道:

    “对了,凶手好像是来偷东西的,对,是偷东西,我记得,当时我老公许泽雨的钱包就放在一楼客厅的茶几上。”

    “里面现金倒不是很多,但是有一块金手表挺值钱的。”

    想了想,陆熙雯又道:“我只记得,当时我把凶手赶走的时候,他挺匆忙的,连桌上的金手表都来不及带走,可能也被现场这种情况吓坏了,所以才走的匆忙。”

    “那凶手是戴着脚套进来的吗?”王警官问。

    陆熙雯摇摇脑袋:“我不是说过了吗?当时光线太黑,我看得并不清楚。”

    “加上当时刚下楼就跟凶手打了起来,注意力都在打斗上面,根本就没怎么注意这些东西。”

    “好吧。”这边顾晨将情况记录之后,抬头又问:“那他是从车库离开的对吗?”

    “对。”

    “离开之后,带走了哪些东西?你再仔细想想,就是除了茶几上的钱包和金手表之外。”顾晨说。

    陆熙雯瞬间又懵了。

    整个人也是苦思冥想,似乎有些记不起来。

    但是顾晨这次很有耐心,并没有催促陆熙雯,就这么跟着大家一起,站在这里安静等待。

    只见陆熙雯各种思考表情,再过去三分钟后,她这才有些不确定道:“凶手逃跑的时候,我记得,他好像带走了两块抹布,对,好像是两块抹布。”

    “你再说下去。”顾晨记录着说。

    “嗯。”陆熙雯微微点头,也是继续回想:“我估计他是害怕有血迹站在房间里,所以才带走两块抹布,想要清楚掉自己的踪迹吧?”

    “至于其他什么的,我还真记不起来。”

    闻言,顾晨微微抬头,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陆熙雯,顾晨又问:“所以,就仅仅是两块抹布对吗?”

    “对,是两块抹布。”

    “那你看看,是不是这两块?”顾晨话音落下,立马掏出手机,将自己手机相册点开。

    随后,将自己在现场找到的两块带血的抹布,亮在陆熙雯面前问:“是不是这两块?”

    “对,就是这两块抹布。”陆熙雯见状,整个人也是震惊不已。

    ……

    

http://www.qdsohu.cn/12_12443/104185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