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武杨 > 第四卷 对局 第77章 金刚神兵
    “师弟,噗,没想到你这鱼和兔,噗,都烤地这么美!噗……”

    叶无烈从刚烤出来地兔身上,扯下一条腿,拿着还没吃完的半条鱼,扭头撕下一口兔肉,烫到嘴吹着气,赶着称赞武杨的手艺。

    “你这兔还没嚼,就知道味道了?”童无战一边给路无风和武杨递兔腿,一边调侃叶无烈。

    “啊,噗,那你嚼,嚼了不准说好吃!噗……”

    叶无烈撕了一大口,半天吹不凉,听童无战调侃他,直接把嘴里的肉,用手捏起来,吊到嘴边,一边跟童无战吵吵,一边吹。

    “啊!真好吃!武师弟,你这兔烤地真美!”童无战拿着刚给自己撕下来了兔腿,在鼻子下边走了三个回合,不理叶无烈,学叶无烈的话道。

    “不对!是你这鱼和兔,都烤地这么美!噗……”路无风看叶无烈吃相太难看,也起哄道。

    “大师兄,你不学好地,尽学坏的!”叶无烈一边吹着,一边不服气道。

    叶无烈叫累叫饿的时候,武杨其实也是又累又饿,虽然童无战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但是很多细节的地方,他觉得不是如此简单。于是他把希望放在了兵谱之上,希望兵谱能解答一些问题。

    心里的问题越多,便越想尽快找到答案。所以武杨的心情有些闷沉。

    如今让叶无烈这么一闹,他一直因为沉重而支撑的意识,反而放松不少,甚至都想睡上一觉。

    “在想金刚神兵谱?”童无战见武杨笑了几下以后,就沉思了,猜测道。

    “嗯!”武杨点了点头。

    “如果你是在想兵谱里边会记什么呢?我告诉你,找到了,你就知道了。如果你是在想兵谱在哪呢?我告诉你,找到了,你就知道了。”童无战嚼着一口兔肉,转过头笑道。

    “小师弟,找不到的时候,一直想,会更容易找不到的。”路无风接着童无战的话说道。

    “多谢二位师兄!”武杨摇了摇头,咬一口兔肉,嚼道。

    “对了!你们说这金刚神兵谱里边,写的是什么?”

    “啪!”

    “当!”

    叶无烈一边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边从鱼嘴里抽出烤鱼的木叉,闭着一只眼睛,瞄了几下,将木叉向石碑上“玉玄”二字中“玄”字的点上,“标”了过去。

    却听木叉撞上石碑掉下之后,传出“当”地一声空响。

    这“当”一声空响,让所有人的动作全部静止了下来,就连叶无烈都一动不动!仿佛大家全部被空气速冻!

    “当当当”,武杨蹲在地上,在石碑下,石座之上的一块石砖上连敲了三下。

    “就是这块!”童无战很是激动!

    只听“哗”地一声,石碑向左滑动而去!

    武杨闪身一跃,跳在一步之外!

    原是武杨在童无战激动之时,用力将石砖压了一下,石块向下一陷,触动了石碑的机关!

    “暗格。”童无战看着随着石碑左移,出现在石碑之下的方格说道。

    “不对!”武杨突然厉喝一声。

    “怎么了?”路无风一边问着,一边蹲下去。

    “怎么会这样!”路无风突然跪下,双手伸进暗格。

    “怎么……”,童无战正要问“怎么了”,却看见路无风从暗格捧出了一个已经被打开了的空盒!

    “这……”,叶无烈看着空盒,“兵谱被偷了?”

    路无风放下空盒,再次向暗格中看去,然而,暗格中空无一物。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到过这里了。”童无战抬头看向洞口,“如果我没猜错,原来的洞口,不在这,或者,原来的洞口是被堵上了。”

    “除了我们三人和师傅,还会有谁知道这金刚神兵谱?”路无风站了起来,猜测道,“会不会是那三位师伯师叔?”

    “我看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应该不会把洞口封住。而且这金刚神兵谱,连武师弟都不知道,我想他们也未必就知道。”童无战猜测道。

    “那会是谁?”路无风在脑子快速地回忆着师父与许多人的来往。

    “不管是谁,一定也是与这玉玄关系密切!”童无战看向石碑,肯定道。

    在“禁地”西山涧,又能在有巨怪的守护下,把金刚神兵谱偷走,一定是对此地极为熟悉的人!

    “这人既然偷走了兵谱,为何还要用茅草再把石碑盖上?”武杨突然想起刚进来时,石碑是被盖住的。

    “欲盖弥彰!看来一定是自己人干的!”童无战确定道。

    “对了,小师弟,我记得你说师父让你下山以后听命于几个人,这五年来,你可有什么发现?”路无风默认了童无战的判断,把嫌疑的对象,转移到了可能与师父熟悉的人身上。

    “师父让我完全听他们的命令,很是相信他们,焦家庄以前,我也从来没怀疑过他们。他们每次给我下命令的人都不一样,每次穿衣服的风格也都不一样,甚至就是写的命令的笔迹,布料,竹板也是完全不同的。”武杨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

    “对了!”武杨突然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见武杨似乎想起了什么,路无风急问道。

    “为什么师父临终前,叮嘱我一定不要追究他的死,不动他一丝一毫,又把黄巾地图藏在他的身上呢?”武杨突然觉得,师父似乎是有意不让他知道西山涧里的秘密。

    “我想,这或许和大师兄有关。”童无战看向路无风,说道。

    “我?”路无风有些不明白。

    “对!‘正是因为听了是禁地,才去地啊!’”童无战再次学起路无风当年回答师父时,说地话。

    “这么说,是我会错师父的意思了!”听童无战这么一说,武杨突然觉得似乎有点道理。

    “我只能说,有这个可能!另外,我记得你说,你当时进入师父房间时,凶手已经不见了,而你要追出去的时候,师父拉住了你,也就是说,你不能肯定,当时在外面还有没有别人。”童无战补充道。

    “如果是这样,那么师父其实是想让我追查他的死因了!让我去找这个金刚神兵谱了!”武杨突然觉得,这样才更合乎情理。

    “这么说,师父的死,背后还有更大的原因!”路无风判断道。

    “或许是场阴谋!”武杨看着暗格说道。

    “师弟,这是不是和你在漠外的发现了有关?”见武杨似乎有所怀疑,童无战想起武杨曾经提到过的漠外。

    “不敢确定!”武杨摇了摇头,“不过,不重要!”

    “既然师父的本意其实是让我查下去,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不如我们就从师傅的死因查起!”武杨已经认定,师父死前的话,其实是暗示,“只是五年了,希望还不晚。”

    “武师弟,你先不要急,依我看,偷兵谱的人,会偷了兵谱还用茅草盖上,显然是想有所掩盖,很明显,他对这些很熟悉。而杀师父的人,或许就是想要兵谱。”童无战越来越肯定自己的想法。

    “你是说,杀师父的人和偷兵谱的人,不是同一个人?”路无风看向童无战猜测道。

    “那如果,杀师父的人,就是很熟悉师父的人呢?”武杨觉得很可能是有人先杀了师父,再去偷兵谱。

    “应该不会,否则师父的鼻腔里粉末怎么解释?”童无战看着武杨,“师父是在中毒的情况下,被人一刀刺死,如果是熟悉之人,应该不必如此大费周章,而且,如果是熟悉之人,师父一定知道他是想偷兵谱,那么师父怎么会不告诉你那人是谁?”

    “还有,你可还记得,师父为什么不告诉你,冬虫山就是虫谷呢?我想,师父只是想让你带走地图,并且不想让你再回去。另外,这盒子里的,一定就是金刚神兵谱?”

http://www.qdsohu.cn/13_13568/63608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