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太古第一妖宗 > 第5章 高尚的猴子
    只是,猴子同样知晓,此刻再想劈死玉剑子,已是颇为困难之事。

    “玄武阵四周的灵气,尚未完全恢复。”

    “此刻的玉剑子,亦有结丹后期的南宫正守护。我要劈死玉剑子,就得先劈死南宫正。”

    “可惜了。”

    猴子暗自悔恨。

    “方才就该用二十万伏特!”

    “只是用上二十万伏特,那不扛雷劈的巨齿鲨估计也会熟透了。”

    “哎……玉剑子啊玉剑子,你命不该绝。猴爷下次再劈你。”

    ……

    人族一方,神色阴沉的南宫正处理完毕玉剑子之后,再次面对敖空。

    玉剑子已由猎妖军护送,紧急送往南宫家族医治。

    南宫正扫一眼身后剩余的四人,而后将目光投向敖空:“敖空老妖,你我这赌战,是否继续?”

    敖空已将巨齿鲨安置于海岸之上,由其他妖族照料。

    妖族肉身的恢复力,远强于人族。

    因此相比于玉剑子,巨齿鲨更无性命之忧。

    敖空收回心神,看向南宫正,道:

    “南宫正,先前那紫电,与本王无关。”

    “你那侄儿玉剑子怕是作恶多端,遭天谴。”

    南宫正面色一寒:“老泥鳅,老夫只问你,赌战是否作数,是否继续?”

    敖空沉思一番,扫一眼两侧的四妖,再看一眼南宫正身后的四人,倏尔道:“妖人殊途,终究须死战,既如此,继续便是。”

    “甚好。”南宫正冷笑道,扭头看一眼身后的一位青年。

    青年朝南宫正躬身一拜,而后向前一步,落于青岿台之上。

    妖族一方,九幽冥蛇无需敖空吩咐,在众妖屏息凝神的注视之下,他摆动约莫三丈的蛇身,吐着蛇信,落于青岿台之上……

    “你不与我战于海水之中?”青年男子皱眉问道。

    九幽冥蛇的语气平静,却仿佛来自九幽黄泉,带着刺骨的寒意:“不用。”

    半空之中,猴子注视九幽冥蛇,若有所思。

    面对九幽冥蛇,猴子本能一般地有些警惕;不到必须之时,猴子亦不愿调动玄武阵之力。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旦我暴露,我可就寸步不敢离开玄武阵了,出去就会被分尸的。”

    “蛇兄,这一战就靠你自己了。猴爷我先低调一会儿。再为你也劈一下,南宫老儿定会狗急跳墙了。”

    猴子暗道,深以为然。

    ……

    ……

    青岿台上。

    九幽冥蛇行动果决,他并不与人族青年男子对峙纠缠!

    一股令人浑身泛起鸡皮疙瘩的阴风“呼呼”刮过,周遭即可昏暗!

    九幽冥蛇高高竖起的蛇首急速左右摆动,他的上半身一化作十!

    十条巨大而狰狞的九幽冥蛇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发出嘶鸣,疯狂扑向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面色大变:“一化作十?十蛇皆是真身?!”

    不容迟疑,青年男子立刻一拍储物袋,一柄火红色长剑出现在其手中,长剑急速斩向居中的一只蛇首。

    “十首又如何!斩尔一首,尔敢不退!”

    噗!

    血肉破开的声响传出!

    众妖面色一变!

    定眼看去,一只巨大的蛇首砰然落地。

    于此同时,另九只蛇首已然一口落下,分别各咬住青年男子身躯的一部分。

    “啊——”

    凄厉的惨叫,自青年男子的喉中发出!

    蛇身疯狂摆动,九只蛇头奋力撕扯!

    嘭!

    在青年男子即将被撕裂之时,一声巨响,在青岿台之上扩散开来……

    青年男子竟自爆丹田……

    九幽冥蛇的一只蛇头首当其冲,直接粉碎,血肉四溅……

    青岿台四周的人族、妖族,皆然面色苍白,稍稍后退。

    南宫正语气阴寒:“好,九幽冥蛇果然名不虚传。”

    ……

    猴子看着青岿台之上的九幽冥蛇,面色微变,内心胆寒。如此凶狠、果决的杀伐方式,如何不令人畏惧?

    敖空语气沉重:

    “九幽冥蛇的天赋,便是一化作十,每一只蛇头,都是真身,由三魂七魄之一所化,一旦损失一只蛇头,便是损失三魂七魄之一。”

    “损失三魂七魄,对九幽冥蛇的伤害极大,极难恢复。”

    “因此,若不是万不得已,九幽冥蛇往往不会直接化作十首之身,不会如此以死相搏。”

    敖空的解释说完,银羽巨喙鸥、青狐、猴子三妖,皆然面色严肃地看向九幽冥蛇。

    此刻的九幽冥蛇已然化作一首,其被斩落的一首,被其自身吞食;人族青年的火红色长剑以及储物袋,被九幽冥蛇取得。

    “蛟王,晚辈若损失一首,尚可继续为战;如今损失两首,继续为战,无异于送死。”

    “对战人族炼气后期的任务,便交给银羽巨喙鸥了。”

    说罢,九幽冥蛇潜入水中,艰难游向海岸……

    ……

    人族与妖族,皆然一片安静。

    南宫正对视敖空。

    数息之后,银羽巨喙鸥正欲振翅而起,却被猴子抢了先。

    猴子手提木棍,嘭然一声落在青岿台之上,而后看向敖空,道:“蛟王,就由猴子我对战人族炼气后期的修士如何?”

    “那人以玄弓为武器,显然是刻意针对作为飞禽的银羽巨喙鸥。人族修士可远攻,银羽巨喙鸥却不得近身,无法伤及人族分毫。”

    “这每一步,都是南宫老儿算计好的,他对在场妖族的实力了如指掌,我们处处被动。”

    猴子瞥一眼身后的南宫正,极度鄙视。

    敖空眉头皱起,并不言语。

    人族之中交头接耳。

    “这畜牲什么来路?”

    “一只前期的小妖而已。”

    “前期小妖?杂毛猴?”

    “就这么一只小妖前期的杂毛猴,也敢出来挑战炼气后期的存在?”

    “他是活得太绝望了吗?”

    “哈哈……”

    “海水喝多了,猴脑不清醒,哈哈……”

    讥讽、大笑,逐渐愈发刺耳。

    猴子面庞抽搐,扫一眼人族,又看向敖空和妖族一侧。

    妖族沉默,看向猴子的海妖、飞禽、走兽皆然面色悲凉,因猴子的挺身而出而触动。

    “猴子,你可有名字?”敖空神色复杂道。

    猴子面色古怪,答道:“孙悟空。”

    同时,猴子暗自腹诽:“猴爷明明就是来拯救银羽巨喙鸥的好么?我怎么能看着热心大姐银羽巨喙鸥白白送死?你们为什么要以为我是英勇就义呢?”

    敖空点头:“很好,妖族若都是你这种品德高尚、心思聪慧、又英勇无畏的妖,那这些人族,岂有欺辱我妖族的机会!”

    敖空悲切。

    银羽巨喙鸥振动羽翅,落于猴子身边:

    “小猴子,你别这么心地善良,别这么重情重义,姐姐只是和你说过几句话而已,你犯不着为姐姐送死!”

    “不过,你这样的猴子,姐姐喜欢。”

    “姐姐要是不死,回头给你弄一根铁棒子,你拿着一根木棍出来拼命,姐姐心疼,大家都心疼。”

    “还有啊,你看你长得也还不错,人模人样的,就用几片叶子遮身,着实有些苦、太可怜。”

    “回头啊,姐姐给你弄来人族的衣服,穿上多体面。”

    “你回去吧,这一战,姐姐自己来,不能让你替我送死……”

    语毕,银羽巨喙鸥振翅而起,悬于半空,看向人族炼气后期的修士。

    “那个,大姐,我……”猴子一脸愕然。

    不待猴子解释,敖空已然出手,将猴子押回原处。

    敖空再道:

    “悟空,你不错。妖族需要你这样的后生。”

    “你便待在本王身边吧。本王先禁锢着你。你别冲动,让你的这些妖兽同族也努力努力,别让自己扛下所有。”

    “你的任务,只是弄死人族的炼气前期修士。”

    言尽于此,敖空和善一笑。

    猴子心急如焚,意欲破口大骂:猴爷我,长得像好人吗?你们是怎么看出我高尚的?

    只是,猴子并未利用玄武阵之力,强行冲开敖空的禁锢。

    倘若强行冲开禁锢,猴子必然暴露。

    这是猴子不愿看到的。

    “哎,银羽巨喙鸥大姐啊,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猴子苦笑叹息。

    ………

    猎妖军的战鼓再次雷动,呼号喊杀之声震耳欲聋。

    妖族的嘶吼不甘示弱!

    巨齿鲨、九幽冥蛇不算败,算是小胜。有希望,便有激情和动力。

    妖族嘶吼呐喊之声更胜之前,超越人族。

    只是,之后的战局,并非一帆风顺……

    人族炼气后期的修士自然知晓,妖族的肉身强悍。他并不与银羽巨喙鸥近战。

    尚未到达青岿台之上时,人族炼气后期修士便三箭齐发,令得等候于青岿台之上的银羽巨喙鸥狼狈不堪、只可飞跃躲避。

    人族炼气后期修士落在青岿台之上,始终以箭矢攻击,令得半空之中的银羽巨喙鸥不得靠近。

    银羽巨喙鸥盛怒,渐落下风。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后,银羽巨喙鸥愤怒嘶鸣,震落近百根银羽!

    这银羽堪比利剑,急速刺向人族炼气后期的修士!

    人族炼气后期的修士露出破绽,银羽巨喙鸥振翅、瞬间俯冲而下。

    锋利的爪子,刺破、撕裂人族修士的喉咙。

    一支箭矢,同时刺入银羽巨喙鸥的胸膛……

    人族炼气后期的修士不甘而亡,银羽巨喙鸥震落箭矢,摇摇欲坠。

    ……

    “鸟妖,你是投降,还是受死?你如今身受重伤,我虽是炼气中期,但杀一只身受重伤的鸟畜,却是易如反掌。”在南宫正的示意之下,人族炼气中期的修士一步走出,这修士森然道。

    “银羽巨喙鸥,投降!先活着!”半空之中,猴子心急如焚,嘶吼一声。

    人族炼气中期的修士,已然落在青岿台之上。

    所有人族、妖族,皆然看着鲜血淋漓的银羽巨喙妖。

    银羽巨喙鸥回首看向猴子,苍白道:

    “小猴子,事到如今,姐姐怎能投降?”

    “姐姐欠你一根铁棒,还有一身人族的衣服,来世再送,只愿来世,你我不再是妖……”

    一滴清泪,从银羽巨喙鸥的眼角滑落。她想起自己的父亲,被人族一箭射杀;她的母亲,被人族斩掉头颅;她曾经有一个弟弟,被人族活活烧死。

    银羽巨喙鸥最后看一眼猴子,而后回首看向人族炼气中期的修士,振翅而起,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猛扑而去……

    “不是必须得死,为何非要寻死。”猴子心头突然作痛,双眼微红。

    青岿台上。

    人族炼气中期的修士冷哼一声,不屑冷笑:“畜牲,我杀你,你该谢我!畜牲不配有七情六欲!”

    ……

    ……

    (求收藏,推荐票。总有一些东西,即便是付出惨重代价,也要疯狂坚持。)

http://www.qdsohu.cn/14_14080/65701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