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太古第一妖宗 > 第25章 折杀而回 意料之外
    南宫家族与太乙丹门对紫星舟的追逐,持续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南宫家族的黄金战舰放慢了追杀的速度。

    南宫九俊立于黄金战舰的舰首。他皱起眉头,盯着不远处不紧不慢的紫星舟。

    九霄玉剑悬于南宫九俊的头顶。

    片刻之后,南宫九俊突然停下黄金战舰。

    南宫家族的另外两艘战舰、以及太乙丹门的云舟,亦随之停下。

    谢儒丰神色急切而狰狞。他看一眼紫星舟,又看向南宫九俊,沉声问道:“玉剑子,你这是何意?”

    南宫九俊并未立刻回应。他目露寒光,瞭望紫星舟。

    一里之外,紫星舟竟也停止逃遁,安静地悬浮于空中。

    猴子露出身形,行至舰尾,似笑非笑地与南宫九俊对视。

    南宫九俊的脸色即刻铁青。他深吸一口气,回应谢儒丰:

    “谢师兄,你我中计了……”

    “这凶猴并非是要逃走;齐家之人,亦并未死绝。”

    “凶猴引你我追逐,只是为了调虎离山。”

    “墓妖府这些妖怪的真实目的,乃是劫杀齐刹!”

    “一旦齐刹身死,墓妖府的妖怪便可拿着齐刹的灵石,驱动那紫色云舟,快速逃出你我的视线。”

    “没有齐刹为你我确定紫色云舟的方位,你我再难追上这凶猴……”

    南宫九俊的话语,令得谢儒丰微微一愣。

    谢儒丰的面色随之阴沉。他看向猴子,森然道:

    “紫色云舟的速度减慢、凶猴的窘态,皆是这凶猴伪装而出的?”

    南宫九俊:“必然如此。”

    谢儒丰:“既然如此,你我此刻返回雾林,是否来得及救下齐刹?”

    南宫九俊:

    “凶猴故意引开我等,正是说明他们的灵石已然告罄。”

    “你我即刻返回雾林,全力营救齐刹。即便无法救下齐刹,你我亦须阻止桃木妖与凶猴汇合。”

    “只要凶猴与桃木妖无法汇合,凶猴便得不到灵石。”

    “凶猴得不到灵石,墓妖府的这些畜牲,便摆脱不了你我的追杀!”

    一言及此,南宫九俊立刻调转黄金战舰的方向,冲向北方的雾林。

    谢儒丰看一眼猴子,而后决然转身,跟随南宫九俊冲向北方雾林。

    一里之外,猴子瞭望黄金战舰与太乙丹门的云舟,突然咧嘴一笑:“这玉剑子倒是不笨。”

    语毕,猴子催动紫星舟,全力追向黄金战舰。

    ……

    轰!

    雾林以南,距离雾林约莫十里之处。

    三艘黄金战舰一齐开炮,轰向阻挡去路的紫星舟。

    炮声震动天地。

    紫星舟快速躲开灵力炮。

    这些灵力炮虽不足以破开紫星舟的防护光罩,但是却能快速消耗猴子手中的灵石。

    因此,猴子并不愿硬抗灵力炮的轰击。

    只是,猴子必须阻挡黄金战舰与太乙丹门的云舟,为桃泽争取时间。

    紫星舟拦住黄金战舰与太乙丹门云舟的去路,不断试图撞击黄金战舰与太乙丹门的云舟。

    猴子畅快大笑:

    “哈哈……”

    “玉剑子,你想营救齐家之人吗?”

    “何须如此着急?”

    “你看看猴爷我是否有些眼熟?”

    南宫九俊与谢儒丰皆然浑身煞气。二人并不回应猴子,只是全力驾驭云舟,冲向雾林、同时躲避紫星舟的撞击。

    猴子疯狂追逐,同时肆意羞辱南宫九俊:

    “南宫道友啊,你我可是不打不相识,算是老熟人啊……”

    “不知南宫兄是否还记得被雷劈的滋味?”

    “猴子我对南宫兄,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五道闪电,十万伏特,都不能把南宫兄劈死!”

    “猴子我那日便想问一问,南宫兄,你是被雷电劈着长大的吗?”

    黄金战舰、太乙丹门的云舟、紫星舟相互追逐,化作流光,迅速冲向十里之外的雾林。

    南宫九俊听到猴子的话语,不由浑身一震。

    谢儒丰狐疑,打量南宫九俊与猴子。

    南宫九俊声音低沉,语气之中满含杀意:“你是那日,那五头出战的畜牲之中的小猴妖?”

    猴子咧嘴一笑,答道:“看来天之骄子玉剑子,还是记得为兄嘛。”

    南宫九俊:“那诡异的紫电,并非出自敖空老手?与你有关?”

    猴子喋喋阴笑,上下打量气度不凡的南宫九俊,轻声回道:

    “南宫兄好机智!你猜的不错,那紫色闪电,便是为兄送给你的见面礼。”

    “如何?”

    “南宫兄体验之后,有没有觉得很酸爽、很劲爆?”

    “为兄看你恢复得倒是挺快嘛!现在又是细皮嫩肉的,英武不凡呐……”

    “要不,为兄加几道闪电,再让你酸爽一次?”

    闻言,南宫九俊的身躯猛然一颤。他所在的黄金战舰亦微微晃动。

    南宫九俊对视一眼猴子,双眼泛红。

    倏尔,南宫九俊收回目光,声音沙哑地对着谢儒丰道:

    “谢师兄,我等务必救下齐刹!”

    “这凶猴与我南宫家族有死仇!”

    “不杀这凶猴,我玉剑子何以自处?!”

    黄金战舰冲向雾林的速度,猛然再快一分。

    半空之中杀意弥漫。

    谢儒丰沉默一息,忍不住追问:

    “这凶猴所言之紫电为何?它能驱动紫电重伤你玉剑子?”

    南宫九俊:

    “在那浩瀚海墓妖山脉四周,它或许可以!”

    “在这黄泉深渊之中,它若还能驱动那等威力的紫电,他又何须逃遁?”

    “虚张声势,无需担忧!!”

    谢儒丰看一眼猴子,若有所思。

    猴子眼角一跳——玉剑子南宫九俊,绝非平庸之辈。

    斯时,黄金战舰与太乙丹门的云舟,已然到达雾林边缘。三艘战舰、一艘云舟,急速冲入雾林。

    猴子望着消失的战舰与云舟,不由得意一笑。

    一切,正如猴子仔细推演的一般接连发生。

    猴子的内心又莫名不安:那以自己为棋子、以天地为棋盘的莫名棋手,是亦看着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入他设好的圈套?他是否也得意而笑?

    猴子停下紫星舟。紫星舟悬于雾林之上。

    黑风、朱倩、猪刚鬣、银小火出现在猴子身后。

    黑风面露不安:“孙宗主,南宫家族与太乙丹门折杀而回,你为何不立刻前去接应山主与银护法?”

    猴子回头看一眼黑风,冷笑回应:“救与不救,猴爷自有安排,黑风洞主有意见?”

    语毕,猴子自顾自地走入舱室,将其他四大洞主晾在身后。

    黑风等妖怪面色一沉,相视一眼。

    轰——

    剧烈的炸响,从雾林之中传出。

    黑风等妖怪面色大变,立刻迈入舱室寻找猴子。

    猴子躺在木榻之上,翘着二郎腿,啃着野果。

    欧娉娉与青儿,将四大洞主拦在门外。

    银小火突然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盯住猴子的房门:

    “孙悟空是要假公济私,他要害死我表兄和山主,而后坐收渔利!”

    “我等身在紫星舟之内,无需忌惮这妖兽!”

    “黑风、猪刚鬣、朱倩,我等联手,杀了这妖猴,剁了他的紫星舟和灵剑!”

    “只要有紫星舟和灵剑在手,我等亦可救出山主和我表兄,亦无惧南宫家族与太乙丹门的追杀!”

    房门之外的气氛陡然凝固。

    欧娉娉与青狐面色大变,怒斥银小火:

    “多目洞主,你卑鄙无耻,竟说出此等不仁不义的话!”

    银小火不屑冷笑:

    “你这银羽巨喙鸥与青狐,倒是对妖猴忠心耿耿!”

    “既然如此,我便先杀了你们,再刹那不仁不义、妄图谋害山主与护法的妖猴!”

    话语落下,银小火祭出法器,斩向欧娉娉与青狐。

    欧娉娉与青狐面色苍白。二者绝望之时,房门骤然洞开。

    森红的嗜血剑,斩向银小火手中的法器。

    法器咔擦一声被削断。

    猴子的身躯,挡在了欧娉娉与青狐的身前。

    一只毛茸茸的猴手,抓住银小火的妖身。

    银小火发出惊恐的嘶吼:

    “孙悟空,你这叛徒,你还敢对我等出手?!”

    “黑风洞主,尔等还在等什么?”

    黑风、朱倩、猪刚鬣面露挣扎。三者已然祭出法器。

    猴子看一眼猪刚鬣、黑风与朱倩,不屑冷笑。

    三者浑身一颤,定住身形。

    银小火暴怒不已。

    不待银小火继续挣扎、暴吼,猴子已然将嗜血剑,“嗤”的一声,插入银小火的一只妖眼之中……

    “吖——”

    凄厉的惨叫,从银小火的口中发出。

    猴子将银小火钉在木板之上。

    银小火的储物袋,被猴子扯走。

    猴子浑身杀意迸发,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警告道:

    “银小火,你若再敢对本宗主有丝毫不良之心,本宗主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将你挫骨扬灰!!”

    语毕,猴子抽回嗜血剑。

    银小火的妖兽极度萎缩,犹如行将就木的枯骨。他已奄奄一息。

    嘭——

    猴子一脚将银小火踢到一边。

    黑风、猪刚鬣、朱倩面色苍白,纷纷后腿一步。

    猴子带着心有余悸的欧娉娉与青狐,走出舱室,行至舰首。

    轰——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在西北两里开外的雾林之中响起。

    猴子看向巨响爆发之处。

    十息之后,一股种奇异的联系,在猴子的心头产生。

    这奇异的联系,正如猴子与敖空之间的那种联系。

    猴子微微一笑,如释重负,自言自语道:

    “桃山主啊桃山主,不就是五个筑基、三艘黄金战舰么?才围攻这么一会儿,你便扛不住了?”

    “既然你已炼化护法令牌,作为太古第一妖宗的宗主,猴爷我岂能见死不救?”

    “桃护法,本宗主来也!哈哈——”

    笑声回荡紫星舟。

    紫星舟化作一道电光,冲向西北两里之外。

    西北面两里之外,雾林之中。

    剧烈的轰鸣,令得天地仿佛在晃动一般。

    雾林之中烟尘滚滚。

    古木成片倒下。

    泥土、碎石、断肢四处飞溅。

    冲到此处的猴子,面庞狠狠抽搐。

    南宫家族之中,竟有另外两名筑基期修士。

    加上太乙丹门的四名筑基期修士,一共七名筑基期人族修士,正悍不畏死,疯狂围攻桃泽与银峰。

    七柄飞剑,同时斩向桃泽与银峰。

    银峰与桃泽屡陷险境。

    若不是桃泽以梦幻西与雪月斩强力支撑,他与银峰,怕是早已被斩落于此。

    猴子留意到地面之上,一名身着黑袍、面带黑色的齐家之人,正盘膝而坐,极力抵抗着银峰与桃泽不时的偷袭。

    齐家之人的头顶之上,悬浮一尊青铜色巨鼎。

    巨鼎雕龙画凤,时而发出凤鸣龙吟。

    “这是齐家的筑基修士!”

    “他竟然能在桃泽的猛攻之下坚持如此之久,并未身死!”

    “这青铜巨鼎不凡!”

    猴子暗惊。

    正当猴子意欲驾驭紫星舟,冲入战团之时,猴子突然一愣,止住身形。

    猴子仔细感受了一息。

    一息之后,猴子勃然大怒,气急败坏地在紫星舟舰首来回踱步,指着桃泽破口大骂:

    “桃泽!!”

    “你这个王八蛋!!”

    “猴爷给你的护法令牌,你竟然让这个齐家之人给炼化了!!”

    “你知不知道护法令牌有多珍贵?!你知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人渣!”

    “败类!”

    “暴殄天物!”

    “你个桃木妖,老奸巨猾,干嘛投胎做蟠桃树?!”

    “你就该投胎做只老狐狸!!”

    猴子身后,青狐缩了缩脑袋,面色古怪地偷看猴子的脸色。

    猴子已然明确,与他有联系者,并不是桃泽,而是处境威胁的齐家之人。

    猴子千算万算,没算到桃泽会让他人炼化护法令牌。

    继续感受一番之后,猴子发现这齐家炼丹师,竟是女子之身。

    “冷静,冷静……现在的形势,依旧对我有利,对这老狐狸不利!”

    “若是我抹杀这齐家女子,护法令牌应当可以被收回,他人便可以重新炼化此令牌!”

    “桃泽啊桃泽,你算计了我一手,便以为猴爷我再无手段?”

    “猴爷让你看看,什么叫财大气粗!”

    “护法令牌猴爷还有七块,再送你一块又如何?”

    “你要是不炼,猴爷就帮着我南宫兄和儒丰孙儿,弄死你这桃树精!”

    猴子暗自吼道。

    一念及此,猴子将一块护法令牌扔向桃泽。

    “桃山主,这令牌,可救你一命!悟空我就在这儿坐着,你什么时候炼化了这块令牌,我便什么时候救你出困局!”

    “桃山主,你可得好好想清楚了!”

    “壮志未酬、性命攸关,若是道消于此,得不偿失啊……”

    (凌晨再更新一章,我的目标,是努力写出精彩的故事,我喜欢,你也喜欢的故事。更新时快时慢,海涵海涵。)

http://www.qdsohu.cn/14_14080/65701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