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娃约莫四岁大,长得圆润可爱,但个性胆小,一直躲在奶娘的身后不肯上前,即便奶娘和春儿一直鼓励她快去同娘说说话,对,娘就是指她,小女娃还是动也不动。

    张若曦困惑极了,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户人家,夫妻感情不睦,连母女也显得非常生疏,难道这就是古代大户人家的真实状况?

    的确有可能,据说古代人都三妻四妾、儿女成群,有些夫人成天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孩子都丢给奶娘和丫鬟照顾,自然无法和孩子培养什么深厚的亲情。

    但就她看来,这可是非常不正常的。

    在现代世界里,哪个小孩不黏父母,就连她这个蹦不出半个子的女人,都渴望当妈渴望到有点失心疯,常常看见病人带小孩来看病,她就会和小孩先玩一下才开始看病。

    想到这儿,张若曦想要和“ 女儿”亲近亲近,她下了床,才发现身上穿的衣服几乎拖地,她一个没注意,踩到了裙摆,差点整个人往前扑倒。

    在春儿的惊呼声中,她勉强站稳步伐,再缓步走到小女娃面前,弯身笑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方才她只听到奶娘和春儿唤小女娃小小姐,她不晓得小女娃的名字。

    闻言,奶娘和春儿惊愕的面面相觑,却又没胆子多问。

    少夫人从前就待人很冷漠,对丈夫、女儿如此,对下人也是,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不会像二姨娘那样虐待下人。

    当然她们也不会像大宅子里的其他下人一样到处乱嚼舌根,因为这宅子里的人都知道,霍棋佑和刘巧若感情不睦,刘巧若对霍棋佑冷若冰霜,霍棋佑也对侧室欺凌结发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大家都认为,刘巧若不得少爷欢心才会被冷落。

    少夫人不受宠,她们这些服侍少夫人的下人地位更是整座宅子里最低下的,所以少夫人的事,其他人知道得越少越好,她们也不会笨得自找麻烦。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过去少夫人对小小姐的态度一直很冷淡,但这会儿少夫人却温柔的冲着小小姐笑。

    虽然小女娃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张若曦并没有因此放弃拉近与小女娃的距离,她自认是很受小孩欢迎的医生,没道理会被小女娃讨厌。

    “ 我桌上有果子,你要不要吃?”

    霍香宁望了一眼屋内的桌面,过了许久才摇摇头。

    她对果子没多大兴趣,但是目光却不自觉的一直瞅着那盘看起来美味可口、也比较吸引她的甜糕饼上头。

    张若曦因为修过心理学,她观察了一下小女娃的眼神,马上就猜到小女娃在想什么,她直起身,走到桌前,端着那盘甜糕点又走回到小女娃面前,再弯下身询问,“ 想不想吃糕饼?”

    霍香宁眨了眨眼,还是没有开口。

    张若曦也不勉强,她拈起一块糕点递向小女娃。“ 吃吧,等你以后想跟我说你的名字,再告诉我就行了。”

    霍香宁年纪虽小,但是她也看得出来眼前的娘亲不太一样了,以前她怕娘亲,是因为娘亲都不对她笑,现在不一样了,娘亲竟然对着她笑,而且笑得好温柔。

    如春风般的笑容瓦解了霍香宁的惧怕,她伸出小小的手,接过那块甜糕点,开心的吃了起来。

    看到小女娃那么开心,张若曦的心也跟着一暖,这一刻,她突然觉得活着真好,只要活着,肯定就会有好事发生,至少此刻,她真的很感谢老天爷可以让她有机会体会一下当娘的感觉。

    就算是梦、就算短暂,她都想好好的抓住这一刻。

    保持距离不代表不在乎,不见面也不代表不闻不问,自从刘巧若苏醒之后,霍棋佑对她更加关注。

    他怕她又想不开,除了命春儿时刻注意她的情绪起伏和安危,还让石定随时在暗处盯着,并向他报告。

    可是听到石定的回报,他除了错愕还是错愕。

    石定告诉他,馨园一整天笑声不断,少夫人教小小姐习字读书、陪小小姐玩耍,两人还打雪仗,少夫人还会唱歌哄小小姐睡觉,而且少夫人的歌声很美,唱的曲子他连听都没听过。

    “ 你在发梦吗?”

    看到石定摇摇头,霍棋佑也知道自己这话是问得太快了,但这样的情况实在太匪夷所思了,石定说的那些事情,刘巧若从来不会做,她的表情向来如冰一般冷冽,她对女儿,除了冷漠,没有任何情感,更准确一点来说,霍宅的一切,都不入她的眼和她的心。

    为了亲眼看看刘巧若的改变,霍棋佑起身踏出了书房。

    馨园在他居住的东厢房的后方,需要越过三道长廊才能抵达,离东厢房有一段距离,就像他和刘巧若的距离,有些遥远。

    他不厌其烦的绕过一道又一道的长廊,顶着飘落的雪花,经过一座小池子,来到馨园。

    霍棋佑人都还没走进去,就听到了陌生的笑声,如银铃般清脆悦耳,让他不由得又上前了几步,接着是一阵歌声飘入耳里,他的心彷佛被勾了一下,悸动不已。

    果真如石定所言,那是听都没听过的乐曲,但是清新好听,就像暖暖的春风,在寒冽的冷冬注入一股暖意。

    如果他和刘巧若的关系不是这样僵,如果他也能同她和女儿如此开心相处,是何等美好惬意的事情啊,不自觉的,他起了一丝遐想,本想走进去,却猛地想起她曾说过,他若打扰,必以死相报,脚步瞬间一顿。

    逼不得已,他只好隔着墙,听着里面的对话—

    “ 娘亲,这玩意叫什么?”

    “ 捏面人。”

    “ 怎么个玩法?”

    “ 就随意捏,想捏什么就捏什么。”为了拉近与霍香宁的距离,张若曦花了不少心思,除了教霍香宁识字,也想出自己小时候玩的玩意儿,但怕太过新颖引人怀疑,她刻意找些古代就流传的游戏,例如踢毽子,或者做做竹蜻蜓。

    方才她让春儿去厨房要了些面粉,再用一些可食用的花卉做染料,虽然颜色不多,但还是可以做出几种色彩。

    捏面人她是不在行,不过和小孩玩耍,也不需要太较真,随便捏个叶子、花瓣,霍香宁就看得津津有味,也很有兴致的自己动手做。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