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捏了一朵花!”霍香宁照娘枕教的,用红色面团捏了花瓣,用黄色面团捏了花蕊,再用绿色面团捏了叶子,做了一朵花。

    张若曦轻抚了下她的头,点点头笑道:“ 做得真好!”

    霍香宁一听,开心的咯咯直笑。

    霍棋佑从没听女儿笑得这么欢快过,她总是怯怯的躲在奶娘后面,连喊他一声爹,也能令她浑身发抖,他虽然对女儿感到愧疚,却因为平日实在忙碌,加上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相处,只能让情况僵持着。

    妻子和女儿的笑语声,让他实在好奇,引领着他鼓起勇气举步,可是当他正要越过拱门的门槛,就看见总管曲少寰从左侧走来。

    “ 何事?”霍棋佑低声询问。

    “ 那位请少爷过去一叙。”

    霍棋佑点点头,先让总管退下后,他又留恋的看了院内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何绮凰的母亲是何广的第六个妾,她从小在相国府被欺负,个性变得极为阴沉狠毒,她一直在等待机会报被欺凌的仇。

    她表现得端庄有礼,琴棋书画样样学,可私底下却和舅父走得很近,想从舅父那边获得一些人脉。

    她的舅父看似是个安分守己的小生意人,实际上却做着人口买卖的勾当,她嫁进霍家后,积极推荐舅父,成功说服霍棋佑安排舅父到霍家的码头当监工。

    表面上,她是替经商失败的舅父谋一份安稳的差事,实际上,舅父是在替她与父亲干些见不得人的差事,举凡她看不顺眼的人事物,她就会请舅父替她解决。

    嫁进霍家,也是她自告奋勇的,虽然霍家家大业大,可是她的嫡姊妹并不想嫁人为妾,她便逮住了这个机会。

    嫁入霍家当妾其实没什么不好,至少她的地位比在相国府时高了一些,在霍家,没人敢惹她不高兴,可是还是有些让她不顺心的事,例如刘巧若母女的存在。

    本来这阵子刘巧若昏迷不醒,她省心多了,但一听到刘巧若醒了,她又开始感到心烦意乱。

    打从何绮凰进了霍家,便处心积虑的要弄走刘巧若母女,刘巧若不管事,她虽落得轻松,但是霍棋佑表面上对她极好,却从不在她的宅院过夜,为了讨好霍棋佑,她还主动表示要照顾霍香宁,可是那个小丫头真的很不讨人喜欢,无论她怎么诱哄,小丫头就是不肯和她亲近一些,再加上小丫头长得太像刘巧若,害得她每次看见小丫头就来气。

    不过她当然不会笨到明目张胆的欺负霍棋佑的心头宝,她会故意找人修理霍香宁,要么让她无端被东西割到,就说小孩自己贪玩,要么就让她无端落水,林林总总的手段,理由总是离不了小孩本身顽皮,要不就是帮忙照顾孩子的下人笨手笨脚。

    何绮凰也担心那些受处罚的下人会去霍棋佑面前乱嚼舌根,她便拜托舅父趁着她派下人外出采买物品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不听话的下人,然后在霍棋佑准备追究的时候,谎称下人畏罪逃了。

    无奈霍香宁的命韧得很,不管她用了啥法子,都弄不死她。

    再说刘巧若吧,她故意让舅父派人伪装,从刘巧若的家乡送来信函,谎称刘巧若的心上人要娶妻了,目的就是想刺激刘巧若,看她是否会回洵河镇找情郎,没想到刘巧若的反应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好,竟然悬梁了,她都还来不及高兴,哪知刘巧若居然没死,命硬得让她捶胸顿足。

    更惨的是,刘巧若若是一辈子像个活死人倒也省事,偏偏现在又醒了过来,害得她的心情也变差了。

    心情差,就想找人麻烦,所以她让人去把霍香宁带过来,还不许奶娘跟着。

    等霍香宁来了,她就特意叫人去端了滚烫的热汤,然后极尽所能的表现出慈母的模样,对着霍香宁说:“ 宁儿,这是姨娘特地命人炖的汤,快点喝了吧。”

    霍香宁惊惧的看着姨娘,每次只要和姨娘在一起就会受伤,几次之后,她不敢和姨娘靠得太近,就像现在姨娘叫她,她也不敢走上前。

    何绮凰见她迟迟不挪动脚步,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姨娘唤你呢,怎么不过来?”

    “ 宁儿……想去娘亲那……”霍香宁怯怯的回道。

    何绮凰一听,眉头立刻拧了起来。“ 姨娘可比你娘亲对你好多了,你娘亲根本不想理你,你去做什么?!快些过来,别惹姨娘不高兴。”

    见霍香宁还是不肯动,何绮凰对一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丫鬟马上上前抓住小小姐的手臂,硬把小小姐抓到姨夫人跟前。

    何绮凰接着又看了桌上那碗热腾腾的汤一眼。

    这个丫鬟虽然是新来的,但是伺候姨夫人已久的秋香早就提点过,所以她大略知道姨夫人的意思,她把小小姐拉到桌前,看似要端汤给小小姐喝,却故意手滑打翻了汤,热腾腾的汤就这么洒到小小姐的身上。

    霍香宁痛得大声哭喊,“ 疼啊!疼啊!”

    何绮凰和屋内的几个丫鬟们冷眼旁观,过了许久,何绮凰才假装骂道:“ 怎么那么不小心,你看,你把小小姐给烫着了!还不快去请大夫!”她说是这么说,可是唇角却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大多时候,为了避人耳目,皇上和霍棋佑都是派身边可信之人传递消息,但偶尔皇上会溜出宫来找霍棋佑,两人也有极为隐密的固定密会之处。

    皇上已年过三十,但生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仍像个青年,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沉稳一点,平常的他总是蓄着胡子。

    这会儿,皇帝打扮成满头白发、满脸白须的老翁来到相约地点。

    此处位于城内一隅,前屋以卖字画做为掩护,且掌柜的相当挑剔,他看顺眼的客人才能进门,但其实掌柜的是霍棋佑的人,会这么刁难,只是为了不让闲杂人等随意进入;后屋则是和另一栋屋子相通,只要出了后门,钻进另一栋房子,再出大门,就是另一条街道。

    当然,霍棋佑和李敦不会同时从同一处入口进入的。

    “ 找我何事?”纵使面对的是皇帝,霍棋佑的态度依旧不卑不亢,更没有一丝谄媚。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