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头的风雪大得很,寻常人肯定受不了,还好他是个练家子,就算寒冬,也能靠着内力让身子随时保持暖和,也因为风雪很大,少夫人几人都没有察觉到他。

    “ 她们没瞧见吧?”

    “ 没,因为风雪很大,少夫人她们并未发现属下。”

    “ 今日她们去到废宅,情况如何?”

    “ 少夫人忙着打扫,还亲自下厨,小小姐饭吃得很香,春儿和奶娘都赞叹少夫人厨艺了得。”石定如实回道。

    刘巧若厨艺了得?霍棋佑倒是不知晓,他只知道刘家家境后来并不宽裕,她是如何成长的,他并没有深入查探。

    “ 看来我是瞎操心了,她们母女在废宅应该可以活得很自由自在。”话一出口,霍棋佑马上意识到他的语气带着些许不是滋味,但他是真的不太高兴,因为连春儿和奶娘都能吃到她亲自下厨煮的饭菜,他这名正言顺的夫婿却总被拒于千里之外。

    石定也闻到少爷的口气带着酸味儿,他不发一语,静静的等候其他的吩咐。

    猛然察觉自己竟然在石定面前发牢骚,霍棋佑打住了话题。

    这大半夜的,又寒风刺骨,让个护卫东奔西跑,也够折腾人的了,他知道石定不会抱怨,但他可不想当个恶主子,于是他道:“ 下去歇息吧。”

    “ 主子也早点歇息。”石定微微一鞠躬,恭敬的退了出去。

    石定离开后,霍棋佑并没有回房歇息,而是坐回桌案后方,继续看他的帐目,偶尔他会转头看看窗外,心中闪过无数不为人知的情绪。

    就像现在,他其实是想越过那阵风雪,到僻静的废宅,去看看他挂心着的人。

    但他是霍府的顶梁柱,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他身不由己。

    一盏油灯,辉映着窗外的月色,霍棋佑孤单一人,度过了漫漫长夜。

    一早,春儿起床到柴房要取柴火,烧热水让大小主子梳洗,当她看到那成堆劈好的木柴时,觉得柴火好像比昨日多了一些,但又不太确定,她搔着后脑杓,傻气的自言自语,“ 应该是我记错了吧,柴火怎么可能会自己多出来嘛!”

    她生性单纯,不再为多出来的柴火伤神,抱起一把柴火回到厨房烧水,顺便放了个蒸笼在水锅上,再把从霍宅带来的包子放在上面蒸热,做为今日的早膳。

    刘巧若这时匆匆赶来,急切地问道:“ 春儿,热水烧好了吗?”

    “ 烧好了,春儿正准备端过去让少夫人和小小姐梳洗……还有,包子也蒸好了。”

    “ 先弄一盆温水给我。”

    “ 喔,好。”春儿急忙拿了个脸盆,拿水瓢把水舀入,并置入少许从外头取来的雪花,弄成了温水。“ 奴婢帮少夫人端到寝房吧。”

    “ 不用了,给我吧,你快去请个大夫。”

    “ 为何要请大夫?少夫人病了吗?,”

    “ 不是我,是宁儿,她正在发热,得请个大夫过来看看。”

    “ 喔……”春儿应了话,却又杵着不动,还面有难色。

    “ 还楞在这儿做什么?快去啊!”刘巧若催促道。

    春儿这才支吾的回道:“ 因为曲总管外出收租,咱们还没领到这个月的月钱,没有银子请大夫……”

    没银子花用,大人撑得了,可孩子病了撑不了!刘巧若发现霍香宁不只是发烧,身上还长了一些疹子,八成是得了麻疹,这不比在现代,她不敢小觑。“ 春儿,你马上回霍宅找少爷。”

    “ 回霍宅?可是……”罪人受罚,没主子允许,是不能回大宅的,这是霍府的规定,就连少夫人也不能随意回霍宅。

    “ 没有可是!你快回去找少爷,告诉他宁儿病了,让他请大夫过来看看。”现在没银子,只能求助于霍棋佑了。见春儿还是动也不动的,她焦急的低喝了一声,“ 快去!”

    春儿这下不敢再耽搁了,连忙快步回房拿了棉袄穿上,迎着冷风和雪花,困难的往外移动。

    刘巧若端着温水回到房间,将巾子浸湿再拧干,替霍香宁擦身子,不时用手背探探霍香宁的额头,反复持续同样的动作,但霍香宁的身体依然像颗滚烫的火球,她怕会有并发症,不断替霍香宁换温毛巾敷头,还摸着她的脉搏数着她的心跳。

    奶娘一头雾水却又不敢多问,只能提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傻傻在一旁看着少夫人的举动。

    霍香宁高烧不退,第一次,刘巧若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身为医生,却帮不了口口声声喊她娘的孩子,让她相当难受。

    这时刻,她后悔极了当初没有学中医,要不然这会儿就可以派上用场了,不过皑皑白雪覆盖大地,就算想出去采药草,也没有办法。

    “ 少夫人,你别担心,小小姐一定会没事的。”奶娘见少夫人神色担忧,好言劝道。

    刘巧若也希望能放轻松,但是事不关己则定,事一关己就乱,以前她帮人看病,也总是在安抚病人,因为她是医生,不能自乱阵脚,她的情绪与反应会直接影响到病人和家属,可是当自己真正面对了,她才体会到当事人的心情。

    她不能在这里继续枯等,她得亲自走一趟霍宅才行。

    春儿花了不少时间才走回霍宅,明明天气冷,但是走那么远的路之后,春儿反而满头大汗。

    她敲了大门,开门的丁伯看见她,问道:“ 你不是和少夫人去了废宅,怎么回来了?”

    “ 丁伯,请让我进去,我要见少爷,我有急事要跟少爷说。”春儿边喘着气边道。

    “ 少爷出门了,不过就算少爷在家,我也不能放你进去,你忘了霍宅的规矩吗?如果是罪人,除非少爷同意,否则谁也不能进宅子。”

    “ 我知道,但我真的有急事要向少爷禀告,就请你通融一次吧!”春儿苦苦哀求着。

    “ 到底是啥急事?”

    “ 小小姐病了,得请个大夫过去瞧瞧,请让我进屋禀告少爷吧。”

    丁伯一听,神色也有些紧张,小小姐病了可不得了,但他又不敢自作主张,只好回道:“ 少爷真的不在,等少爷回来我再转告少爷吧。”

    春儿和丁伯对话的这一幕,被在前院扫地的哑巴小厮来顺给瞧见了,他拿着扫帚,悄悄移动步伐,朝凰园方向前进。

    原来他根本不是哑巴,他只是装哑巴以博取同情好进入霍宅,实际上他就是何绮凰舅父找来当何绮凰眼线的人,只要有啥风吹草动,他就会到凰园报讯,从他那儿得到讯息后,秋香便会马上转告让主子知晓。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