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老妇人坐在地上,手扶着腿,正痛苦的哀号。

    刘巧若上前询问:“ 大娘,你的腿怎么了?”

    妇人眨了眨泛着泪光的老眼,回道:“ 我跌跤了,撞到了树干,我的腿又疼又痛,根本动不了,我还以为会横死在这里呢……”

    “ 不会的,我帮你瞧瞧。”

    刘巧若蹲下身,将老妇人的裙子往上撩起一些,摸了下她的腿,才轻轻一碰触,老妇人马上哀号,她从老妇人的反应初步判断,老妇人的骨头若不是骨折便是裂了。

    这可不妙,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移动老妇人,就在她伤脑筋之际,远远便看见石定走来,她突然像看见救世主一般,对着石定不断招手。

    石定谨遵少爷的交代,只要没有任务要执行时,就会来到废宅这儿保护少夫人,不过少爷也提醒过他,是暗中保护,不能被少夫人察觉,他是看见少夫人到处张望,似是遇到什么问题,他才出面的。

    走到少夫人和老妇人跟前,他恭敬的向少夫人颔首。“ 少夫人有何吩咐?”

    “ 石护卫,你能否帮我把大娘带回她的住处?”

    “ 可。”

    石定点头,正准备背起老妇人,却被刘巧若阻止了。“ 等等,先帮我找几枝细木头来。”

    虽然不知道少夫人的用意,但石定并未多问一句,他足尖轻点,跃上枝头,折下了几根细树枝,接着又一跃而下。

    刘巧若惊奇的看着这一幕,她以为那种电视剧或电影里高来高去的场面只能靠吊钢丝做到,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能亲眼瞧见,真是太有眼福了。

    “ 谢谢……你武功真好……”接过树枝,她忍不住赞叹道。

    石定很木讷,平日除了霍棋佑,很少与人互动,更遑论是女子,被少夫人这么一称赞,尴尬的脸红了。

    刘巧若没有漏看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润,但她没有笑他,只是在心底觉得,古代人不是个个都像霍棋佑,也有像石定这样纯情的男子。

    她不想让石定更尴尬,便转身去处理老妇人的伤,她熟稔的把树枝固定在老妇人的腿上,然后撕下了一块裙摆当纱布,固定住老妇人的腿。

    “ 好了,有劳你了。”

    石定目瞪口呆的看着少夫人熟练俐落的手法,一时间有些楞住了。

    “ 石护卫……”见他没有动作,刘巧若轻声唤道,才总算把他的神魂唤回来。

    他发觉自己居然难得的失神,不免有些懊恼,但他很快就掩去了情绪,蹲下来背起老妇人。

    老妇人身子瘦弱,石定背在身上也不觉得多了多少重量,他依照老妇人的指示,一步步朝着老妇人的家前进。

    刘巧若亦亦步亦趋的跟着,并想着石定来得真是时候,等会儿送老妇人回家,请对方的家人去请大夫后,她可以让他带她去买书,她刚刚才想到,她根本不知道哪儿有卖书。

    刘巧若救人的事迹、买书的行径,很快就传入霍棋佑的耳中,他还发现石定在转述这些事情时,眼神充满着赞赏。

    能让石定折服的女子其实不多,以前也不见他对刘巧若有过那种崇敬的目光,但最近,常见到。

    刘巧若真的变得很不一样,她越不一样,越发让人好奇。

    所以,霍棋佑又来到废宅,而且凑巧是要用膳的时刻,他一走进院子,就闻到一阵饭菜香。

    他循着饭菜香,来到了厨房门口,就见刘巧若拿着铲子在锅子里翻炒,他瞧了一眼锅子,发现里头有米饭和蔬菜,好奇的问道:“ 炒的是何物?”

    刘巧若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一个不小心,手碰到了大锅边缘,被狠狠烫了一下,惹得她痛呼一声,“ 啊!”

    霍棋佑快步上前把她拉离灶旁,大声喝问:“ 春儿在哪?”

    他声大如雷,在前厅摆碗筷的春儿飞快的奔跑到厨房,看到少爷一脸愤怒,她吓得浑身发抖,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 你叫春儿做啥?”见春儿被霍棋佑吓到浑身发抖,刘巧若忍不住出声,而且她还偷偷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他莫名其妙又来,还突然出声吓人,她会被烫到吗?

    真正的罪魁祸首明明就是他。

    “ 这活儿为何是你在做?天底下有主子煮饭给下人吃的道理吗?!”

    “ 有何不可?香宁喜欢吃我做的饭菜,我也乐意做给她们吃,这犯得着动怒吗?”闻到淡淡的烧焦味,刘巧若连忙甩开霍棋佑的箝制,冲向灶边,拿起锅铲再度翻炒,却忍不住埋怨道:“ 炒饭都烧焦了。”

    “ 手烫着了,还炒什么饭,春儿,你去弄。”

    春儿抖得更厉害了,少夫人煮的东西她压根不会啊,怎么弄?

    “ 你不要为难春儿了,这东西她不会,请不要干扰我。”本来刘巧若是顾虑到他的面子,不太想在丫鬟面前给他难堪,但是看他那么霸道,又一直妨碍她,她也受不了了。

    威严被挑衅,霍棋佑当然生气,但他更气的是刘巧若不懂得爱惜自己,他看她的手都泛红了,再不处置,肯定要更严重了。

    不管她的抗议,他再度把她拉离灶旁,带着她来到院子,抓了把雪,轻轻敷在她刚刚烫着的地方。

    沁凉的触感让刘巧若被烫伤的地方获得了舒缓,其实她也知道烫到就得快点处理,但因为她们的粮食很有限,她不想让那锅炒饭烧焦了。

    烫伤处的热度冷却下来,她的脑袋也跟着冷静不少。

    这时,她才察觉到,原来霍棋佑的愤怒是来自于她没善待她受伤的手,他是在担心她,因为这个发现,一时间,她的内心竟有一股莫名的感动,而且不由得羡慕起原主。

    至少,这个霸气十足的男子,是真心爱着原主的。

    但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属于她,他的感情,理所当然也不属于她。

    她就没有原主的运气,在现代时,丈夫背叛她,而后她无端穿越到古代,一切都好陌生,她根本看不到未来,真的好茫然。

    想着想着,她突然好想哭,眼眶因而泛红。

    她所有表情的变化都没逃过霍棋佑的目光,他当然也看到她眼中泛起的水光,以为她是因为被烫伤太痛了,连忙又捧起一捧雪花,覆盖在伤处,并安抚道:“ 很快就不痛了,再忍着点,我这就让石定回去拿药。”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