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这些年,柳庆云心底虽痛苦,可是他也很清楚,霍棋佑不是个坏人,但嘴巴上说祝福,心却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不过,不死心,又能如何?

    刘巧若已经是霍家的少夫人,说不准,早就把柳庆云给抛到九霄云外了,柳庆云不放下,只是自找罪受。

    就像她,夫婿过世了,她的日子还是得过,现在她只想找个伴,相互扶持,好好的过日子就好。

    承蒙柳大婶不嫌弃她是个寡妇,愿意让她跟了自己的儿子,她自然得好好的把握住这个机会,偏偏柳庆云真的像只呆头鹅,硬是不开穷,老拒她于千里之外,让她好受伤。

    她越了解柳庆云这个人,就越放不下心,就像柳庆云深爱着刘巧若,她也在不自觉间,越来越喜欢这只呆头鹅,甚至愿意为他虚耗年华。

    “ 巧若有麻烦,我得进京一趟,可我又放心不下我娘亲,为此甚是伤透脑筋。”犹豫一番后,柳庆云还是说出口了。

    “ 去吧,我会帮你照顾柳大婶。”

    虽然把自己喜欢的人送到他爱慕的人身边,实在很蠢,但是他留在这儿,一颗心也早飞得老远,与其看他成天愁眉不展,她宁可让他无后顾之忧地离去。

    不是她断了念,就是柳庆云断了念,结果就是这样而已。

    “ 我不能那么自私,你没有必要替我扛一个担子。”

    “ 我愿意帮你扛这个担子,你若有顾虑,可以花银子雇用我。”为了不让他有压力,秦香柔提出了折衷的办法。

    柳庆云一听,确实动摇了,虽然知道她的用意是出于不想给他负担,但确实花钱雇用她,他至少不会觉得有所亏欠。“ 你真的愿意吗?不会觉得委屈吗?”

    “ 有啥好委屈的,我把柳大婶当成自个儿的娘亲看待,照顾自己的娘亲,还有银子可以拿,我算是赚到,不过……你打算何时走,不会是现在吧?这天寒地冻的,要走,也得等雪融了再走。”

    “ 我得尽早动身。”一想到刘巧若在受苦,他片刻都待不住。

    秦香柔可以理解他的急切,心却还是忍不住一沉,不过她努力牵起笑,“ 嗯,早去早回。”

    每半个月,霍宅会给一小笔银子让刘巧若等人生活花用,这是当初霍棋佑说的,但是春儿今儿个回霍宅领银子,却被扣了一大半。

    春儿苦着脸回废宅,迟疑了好久才把银子搁到少夫人面前。

    刘巧若完全不瞧袋子里的银子,只定定的看着春儿,问道:“ 怎么了?”

    “ 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春儿瞬间涨红了脸,气急败坏的低吼道。

    刘巧若瞧她这么激动,肯定是回霍宅拿银子时受了气,她安抚道:“ 好了,没啥好气的,那些人的嘴脸你又不是第一回瞧见,放轻松,没啥大不了的。”

    春儿实在做不到像少夫人这样宽容,她把装着银子的袋子打开,把里头少得可怜的银子倒出来,愤愤不平的道:“ 这就是给咱们的半个月的花用,跟少爷说的数不一样啊!”

    来这里也有一段时日了,刘巧若大致清楚了这个世界的币值,加上刚被丢到废宅时,霍香宁出麻疹,她逼不得已要让自己锱铢必较,现在她大概能抓出她们四个人一天大概要花多少银子,而桌上那些银两,可能两天都不够用。

    光看霍棋佑那么疼女儿,还私下找人送吃食来,她就知道他一定不会让女儿受委屈,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就这样?这是少爷的意思吗?”

    “ 秋香是这么说的,但奴婢觉得肯定是何姨娘搞的鬼,少爷这么疼爱小小姐和少夫人……总之,少爷不可能会这么做。”

    “ 你有找曲总管问问吗?”

    “ 我根本见不着曲爷和石爷,听说少爷最近也有事情要忙,奴婢去的时候,他们都不在,何姨娘就是抓准了时机,才敢那么嚣张。”

    刘巧若明白了,再次劝道:“ 那你就更不需要和他们一般见识,没银两,咱们就自己赚,反正最近买我字画的人多了,赚的银两应该够咱们花用,你不用担心。”说完,她又开始低头写字。

    她的作品让一些仕绅员外趋之若鹜,生意也比刚开始的时候好了一些,那些银子拿来过活,还是撑得下去的。

    “ 少夫人,你怎么就不生气呢?何姨娘都爬到你头顶上去了啊!”春儿替她抱不平。

    刘巧若轻浅一笑,同样的错她不会犯第二次,若只是为了争一口气而惹祸上身,一点都不值得,她好不容易活下来,才不会蠢得为这种小事情和一个小三斗。

    “ 她们就那种德性,如果我们与她们计较,我们不也跟她们一样了吗?我有很多赚银子的法子,他们不给我们银子,我们就自己赚。”

    春儿虽然被少夫人说动了,但一时之间那股气愤还是难以平复。“ 你明明就是霍府的少夫人,为啥要那么累自己赚银子?这事情得让少爷知道才行,奴婢才不信少爷会任凭何姨娘这样欺负你……”

    “ 不许说!”刘巧若马上阻止,她和霍棋佑本就不是真正的夫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从小到大她都习惯了自力更生,靠自己没那么难的。

    “ 少夫人……”

    “ 你要真当我是少夫人,就听我的话,赚银子的法子多得是,如果字画卖不了银子,我们就来卖吃的,我对自己的厨艺很有信心,你们不也很爱吃我煮的东西吗?对,这是个好法子,咱们就开个食馆吧。”

    “ 食馆?开在哪里?咱们手头的银子连平日的开销都不够用呢,哪来的银子开食馆?再说,地点也是个问题啊。”春儿真心觉得少夫人真的很傻、很天真。

    “ 摆摊啊!”

    在台湾,小吃摊能创造大营收,卖小吃甚至比开餐厅还要赚钱,只要东西好吃,就不怕没人上门,有人潮就有钱潮,她一点也不担忧。

    春儿一脸惊恐,少夫人去摆摊,传出去能听吗?再想到少爷听到这个消息会有多震怒,她不自觉缩起了脖子,“ 咱们……还是想想其他法子吧……这字画,春儿先替少夫人拿去书画铺那儿。”

    刘巧若好笑的瞅着她。“ 你干么这么害怕?”

    春儿有些急切的道:“ 少夫人怎么可以抛头露面,少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

    “ 那还不简单,我掌厨,你们负责把东西拿到外面去卖不就得了。”

    春儿一听,整个人立即放松下来。“ 少夫人的主意不错,少夫人的厨艺那么好,以后我们肯定会生意兴隆的。”

    “ 瞧你乐的,好像我们已经生意兴隆似的,快把这些字画送去店家吧,做生意要慢慢来,不急。”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