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幸的是石定出现了,他在外头通报,“ 少爷,属下有事禀告。”

    霍棋佑起身,走了两步,又回头命令道:“ 没我的命令,你哪儿也不许去。”

    “ 你又想软禁我吗?我得回废宅,孩子被吓坏了,我得回去!”她气得大吼。

    霍棋佑气怒却也无奈,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最终他还是放下了身段。“ 我让人把孩子接回来,你以后不用再去废宅了。春儿,再弄一碗姜汤给少夫人,她要是没把姜汤喝完,我唯你是问!”

    他知道这一招肯定管用,刘巧若宅心仁厚,对谁都心肠很软,唯独对他……想到这儿,他又有怨了。

    何时她才能温柔以对?何时他们才能像一对恩爱夫妻?

    霍棋佑离开后,春儿才敢进房,她看着刘巧若,语重心长的道:“ 少夫人,其实少爷很担心你,我觉得你可能误会少爷了。”

    刘巧若不是没想过,理智也告诉她,整件事情很可能是何绮凰搞的鬼,但是她又觉得,何绮凰敢这般无法无天,是被霍棋佑宠出来的,所以面对他时,她又无法控制心绪。

    “ 姜汤。”她决定妥协,不单是为了不想春儿因为自己受罚,也因为春儿说的,霍棋佑担心她。

    也许,她是真的误会霍棋佑了。

    “ 你想见我?”

    面对柳庆云,霍棋佑的心情相当复杂,一则有愧,一则有怨。愧,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算是个横刀夺爱的人;怨,是因为觉得柳庆云很不懂得轻重与避嫌。

    这次要不是柳庆云贸然出现,刘巧若不用受浸猪笼的羞辱。

    “ 你把巧若怎么了?我和她真的没有做出任何不合礼教的事,你不能处罚她!”柳庆云一直记得他被抓走前何绮凰说的话,怕他们真的把刘巧若浸猪笼。

    “ 她很好,但她是我的夫人,不需要你的过度关注,你这次为何前来?难道你不清楚人言可畏吗?”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有钱又有地位的大宅子还有私法,通常一般有钱人家里的家丁丫鬟少一个、多一个,除了自家人,没有人会知晓。

    他不是个喜欢动用私法的人,一般下人犯错,他顶多斥责一顿,再不就让其到废宅去思过一阵子,真有重大错误,就发卖出府,对于不是霍宅人的柳庆云,他自然没想过要动用私法。

    若动了私法,只会显得他气量小,而且他也不相信刘巧若会做出红杏出墙的事情。

    “ 有人通知我,说她在此受苦受罪,以一个朋友的立场,我来看看她是否需要相助。”柳庆云还说他本来打算带刘巧若回故乡,但是被她拒绝了。

    霍棋佑听了,暗自一笑,他不否认他喜欢她的回答。“ 那么请你即刻同乡去吧。”

    “ 很抱歉,在下无法如霍爷所愿,在确认巧若没事以前,我不会离开京城。”

    “ 你在这里只会带给巧若麻烦,她不会有任何事情。”

    “ 若真如你所说,为何你会把她发落到废宅,她不是霍宅的少夫人吗?但依我所见,她完全没有受到少夫人应有的尊重和对待!”柳庆云气愤质问。

    “ 以前,是巧若不愿意把自己当成少夫人,以后,她会受到她身分该有的尊重与对待,这是我的承诺,至于你,我希望你可以尽快离开,你待在这里,只会带给巧若更多困扰。”

    柳庆云没办法反驳,刘巧若是霍家少夫人,和其他男人过从甚密,是不会有好话的;再者,这次重逢,他发现她心里已经没有他的存在,不管是他留下,或者带她离开,都没有太大意义了。

    “ 要我离开,可以,不过我先得确定巧若真的会获得良善对待。”

    “ 行。”霍棋佑爽快允诺。

    离开客房,霍棋佑回到书房,对曲少寰交代道:“ 以后,府里的事情都交给少夫人处理,若有人胆敢对少夫人不敬,马上告诉我。”

    曲少寰恭敬地应道:“ 是。”

    少夫人该有的待遇,刘巧若渐渐享受到了。

    一早,春儿还没去端热水,就有其他丫鬟端来了梳洗用的热水,硬要伺候她梳洗。

    梳洗后,霍棋佑也牵着霍香宁来到,他们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手中各拿着两个三层的膳盒,她知道,光那四个膳盒,就可以摆成一桌酒席。

    “ 你该不会要在这里用膳吧?”

    刘巧若还没决定好要怎么面对他,自然希望他能少出现在眼前,省得她看了心情纠结。

    情感上,她想要整理对他不该有的情愫;理念上,他们是不和的,她是生长在一个自由国度的人,她的世界里,就算无法人人平等,但在法律面前,还是人人平等的,加上她又是个以救人为己任的医师,无法忍受一个人可以随便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

    “ 你们先别摆餐,少爷不在这里用膳。”

    霍棋佑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面前,板着脸问:“ 你为何阻止她们?我就是要在这里用膳,摆上!”

    这里当然是霍棋佑说的算,两名丫鬟飞快把餐食摆上桌,便退了下去。

    佳肴满桌,看起来的确很美味可口,加上霍香宁已经坐到桌前,还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她,害得她不得不妥协,乖乖的坐了下来。

    “ 娘亲陪你便是。”刘巧若硬是挤出微笑。

    霍棋佑笑了,这回合他算是赢了。

    他一坐下,便忙着替刘巧若和女儿夹菜。

    见他夹了一堆菜到她碗里,刘巧若受宠若惊,却也搞不懂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一会儿好像真心对她好,但是在下一瞬间又翻脸不认人。

    老话总说女人心海底针,就她看来,男人心才真难懂。

    假装没受感动,刘巧若大方的吃起饭来,同时问道:“ 你把柳庆云怎么了?该不会让人把他埋了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问题又戳中霍棋佑的痛处,他就是讨厌听到她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他面色一沉,口气有些冷的反问:“ 你在乎他?”

    “ 我在乎的是一条人命。”

    “ 既然在乎,那就看你怎么做了。”

    “ 我怎么做和这件事情有何关系?”

    “ 你和他牵扯越多,对他越不利。”

    不是她不想替他顾及面子,实在是他每次都有本事激怒她。“ 霍棋佑,你何时才能懂得尊重别人?!”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