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膳,我不想在吃饭的时候谈论不相干的人,别存心惹恼我!”霍棋佑也来气了,他夹起一大块肉,塞进她刚张开想抗议的嘴巴,然后又夹了一块给女儿,但是他对女儿的态度可就温柔许多,他哄着快要哭出来的女儿,“ 宁儿快点吃。”

    “ 爹爹别跟娘吵架……宁儿怕……”

    刘巧若看着霍香宁可怜兮兮的模样,实在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忍住脾气,她千不该、万不该当着孩子的面和霍棋佑斗气。

    “ 娘亲跟宁儿说对不起,以后娘亲再也不跟宁儿的爹爹吵架了,快吃饭。”她的温柔诱哄,让小女娃破涕为笑。

    霍香宁伸出短胖的小指头,煞有其事的道:“ 打勾勾,盖章,不许食言!”

    打勾、盖章,刘巧若一一照办。

    霍香宁转而看向父亲,一样把小手高举,要求道:“ 爹爹也和宁儿约定。”

    不管霍棋佑是怎样霸气的人,对女儿的要求,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他乖乖的把手指头伸向女儿,目光却转向刘巧若,结果她却一脸没事似的吃着饭菜,感觉好像他们没有发生过任何摩擦。

    她忘了吗,洞房花烛夜发生的憾事?他不敢开口问,就怕坏了此刻的宁静。

    这顿饭,前半段吃得火药味十足,后半段倒算温馨,但饭吃到一半,就被不请自来的客人打断了。

    这位不速之客就是何广,他亲自带着何绮凰回霍宅了。

    何广很会做表面功夫,这次不是来兴师问罪,而是当着霍棋佑的面,训斥女儿的不懂事。

    “ 凰儿都跟我说了,这回她确实做错了,所以我狠狠地骂了她一顿,希望她以后懂事一些,这次肯定造成贤婿的困扰了。”

    的确困扰,霍棋佑甚至恨不得一把掐死何绮凰,尤其是想到刘巧若差点命丧黄泉,他就更来气,但姜并非老的才辣,何广会作戏,他也会,而且绝对比何广高竿。

    “ 我了解,绮凰其实是为我打抱不平。”

    “ 是啊,我都跟爹那样说了,可是他老人家还是狠狠训了我一顿……”何绮凰不觉有错,反倒认为自己满腹委屈。

    何广确实狠狠骂了女儿一顿,但不是因为她差点杀了刘巧若,而是她差点坏了他的大计。

    他最近接连失去左臂右膀,没了军权,又没了金脉,若再断了霍棋佑这座大金山,他空有春秋大梦,也成就不了大事,偏偏女儿常常不按牌理出牌,只顾着争风吃醋,几乎要坏了他的布局。

    以前他觉得刘巧若是个障碍,所以该除之,才能保女儿掌权无虞,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霍棋佑越在乎刘巧若,就越不能动刘巧若,因为动了她,就会把霍棋佑逼急,他要的是霍棋佑的金援,不是把他逼到翻脸。

    “ 这次你要怎么惩罚凰儿,我都不会插手。”何广讨好的道。

    “ 我为何要惩罚她?她也没做错什么,就只是吃醋罢了,女人都是这样的,以后性子收敛些即可。”

    “ 听见了吧?还不快谢过贤婿的宽宏大量。”何广不悦的瞪着女儿。

    何绮凰勉为其难的欠了欠身,却还是相当不情愿。“ 谢相公宽宏大量。”

    何广觉得不足,又逼女儿表态,“ 说你以后不会再擅自作主,会好好持家。”

    “ 我以后……”

    霍棋佑打断何绮凰的话,笑道:“ 绮凰,你还是当个享福的何姨娘就好,府里的琐事我会让巧若处理,她也该担负起少夫人应尽的责任,我想过去是我让绮凰太累了,才会让她心生不满,以后我不会再让她累着了。”

    他的意思是,要她在霍家当闲人,就像过去的刘巧若那样?!何绮凰心惊了,慌忙想要拒绝,却被霍棋佑冷冽的目光一瞪,吓得噤了声。

    这结果也不是何广想要的,女儿在霍家没了实权,对他而言是弊多于利。“ 贤婿,你就再给凰儿一次机会吧,我相信这次她是真的受到教训了,你让她闲着,怕她会闲出病来,不妥当啊。”

    “ 那就让她时常去庙里替霍家上香祈福吧,也顺便让她修身养性一番。”

    这次就算会坏了皇帝爷的布局,霍棋佑也不打算让步了,布局可以再想,可是刘巧若只有一个,他不想让她永远都被人踩在脚下。

    何广心急的又道:“ 以往,我的古董生意都是透过凰儿居中牵线,你这一让她闲着,教为父往后的古董生意该怎么办才好?”

    古董生意?真敢说啊,明明就是挂羊头卖狗肉,说是向西域买进古董,实际上是买了兵器。

    何广总是谎称向西域买古董,再透过何绮凰从中牵线,把古董卖给富商仕绅,但实际上,上船的古董箱子里装的大半都是兵器。

    何绮凰的舅父在仓库担任要职,所以每次何广的货进了码头,何绮凰的舅父就以那货是霍家何姨娘的,以此避开码头巡察的人进行盘查。

    其实他都知情,只是故意让人放行,目的也是在于取信何广父女,主要是想从中查出何广真正的藏货地,好将他的不法情事一举掀开。

    “ 岳父大人若有何需要帮助的,直接找我吧,我定义不容辞,至于家务事,就照我说的办了。”

    “ 你当真愿意帮我?”

    “ 你是我的岳父,我不帮你帮谁呢?”

    何广虽然听了受用,却无法完全信任他,因为他太狡猾了,根本猜不透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此刻何广知道不能再急进了,免得露馅,所以不再多说什么,佴心里却暗自决定要找机会好好试探一下。

    突然被交付重任,刘巧若很不愿意,她知道这种豪门大户,总是斗来斗去的,尤其有何绮凰在,想要安稳过日子太难,她就算掌权了,何绮凰也未必会放过她。

    但霍棋佑只问她一句话,“ 你想不想好好保护你在乎的人?”

    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回道:“ 当然想。”

    “ 想,就得有权势,只有当了真正的霍家少夫人,你才能保护得了所有人,当只缩头乌龟,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又怎么有能力保护他人?”

    她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没错。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