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唯有一个信念,为了不让孩子也惨遭不测,她不能死,她得让霍棋佑和其他人知道何绮凰恶毒的计划。

    但眼看山崖就在前方,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就在此时,一阵杂沓的马蹄声由后而来,在最前方策马疾驰的,正是她最想见到的霍棋佑。

    霍棋佑抵达和皇上约定的地点时,皇上突然命人来知会他,说他被何广给缠住了,一时无法出宫,让他再等等。

    没多久,石定告诉他,霍宅有人来报,说刘巧若和何绮凰一起出门,就在两人出门之后,霍宅来了一群蒙面人,想抓走霍香宁,但没得逞。

    而在暗处保护刘巧若的人马没能在第一时间救下刘巧若,刘巧若被带往西郊的山崖处。

    他一听,快马加鞭,就怕赶不上,所幸之前被蒙面人刻意支开的护卫先发现刘巧若故意留下的物品追上了她,并且和那些蒙面人打成一片,刘巧若才暂时没被扔下山崖。

    当他抵达时,就见刘巧若被逼到山崖边,他以轻功一跃飞去,及时拉住了她,却也让自己与她一起置身险境之中。

    数个蒙面人将他们逼得几无退路。

    石定等人虽然想上前救人,但对方的人数不少,武功也不算差,他们一时抽不开身。

    “ 是谁派你们来的?!”面临险境,霍棋佑仍毫无惧色,只有愤怒。

    “ 是何绮凰。”刘巧若不知道他们能否同时脱困,怕他被蒙在鼓里,日后又会再发生什么意外,便急声道。

    “ 我就知道是她。”

    “ 废话别多说,你们要聊,就在黄泉路上聊个够吧!”蒙面人再度逼上前。

    若是寻常状况下,以霍棋佑的身手,蒙面人是绝对占不了便宜的,但他们所处的位置太不利,他又得护着刘巧若,更显得绑手绑脚。

    蒙面人趁两人一个不注意,把暗器射向他们,为了闪躲,刘巧若脚下一个踩空,两人一同往下坠。

    中途,霍棋佑伸手扯住了一截树枝,两人就这样挂在半空。

    但那根树枝太细了,根本支撑不了两人的重量,眼看着就要一起命丧黄泉,刘巧若央求道:“ 你放开我吧,留着性命。”

    “ 不可能!我绝不松手!”

    “ 娘和香宁需要你啊!”

    “ 她们也需要你,我们得一起活着回去。”

    她也希望啊,可是谈何容易,山崖下是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摔下去肯定要粉身碎骨的,她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愿意他受到一丝伤害。“ 你还是放开我吧……”

    “ 刘巧若,你给我听清楚了,我说过,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所以你死了那条心吧!”霍棋佑大声吼了回去。

    她没被他吓到,反倒难过的流下泪来,哭喊道:“ 可我不是刘巧若啊!”

    “ 什么意思?”

    霍棋佑没能得到她的回答树枝就断了,两人再度往下掉,他只能将她紧紧抱住。

    他决定了,死活都要在一起。

    正与蒙面人对决中的石定,瞥见两个主子掉下山崖,大吼一声,使出最大的力气、用最快的速度终于制伏了所有的蒙面人,随即他冲到山崖边,正想跳下去救人,却被其他护卫给拦住了。

    “ 放开我!我要下去救少爷!”

    “ 石护卫,万万不可啊!下面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 万丈深渊又如何?我这条命是少爷给的,就算跳下去会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

    “ 我们与石护卫一样都想救少爷,不过救人得讲求法子,如果我们跳下去,命没了,又怎么救少爷呢?”

    在场大多数人都曾受过霍棋佑的恩惠,霍棋佑甚至可以算是他们的再生父母,他们又怎会不急迫。

    一语惊醒梦中人,石定恢复了理智,马上下令,“ 多找些人手,绕到山脚下去找,一定要把人找回来!”

    霍棋佑和刘巧若掉下山崖的消息传回霍宅后,所有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谁也不敢惊动老夫人,就怕她身子受不了。

    由于蒙面人曾试图闯进府里要掳走霍香宁,所以现在由曲少寰亲自照料保护她,另外,他也把消息递给皇上,请皇上想个对策解决霍宅现在的困境。

    他们都猜测这次的事件可能和何家父女有关,但没有证据,又动不了何绮凰。

    当日,何绮凰有些狼狈地回到霍宅,她假装自己是受害者,一脸惶恐的说她和刘巧若遇到了抢匪,结果她被打晕了,醒来之后就没看到刘巧若。

    知道霍棋佑也坠崖,她一开始非常担忧,但是想到以后霍宅就是她当家做主,她心底的哀伤马上一扫而空。

    她强势的抓住了霍宅的一切权力,还要曲少寰把所有帐目交给她看,曲少寰只能以忙着寻找霍棋佑为由,暂时将事情缓下。

    但是他知道她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放弃,又命人偷偷送信到霍棋佑与皇上秘密会面的字画坊,由掌柜的将信函交给皇上的人。

    何绮凰以为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行事作风比过往更为嚣张跋扈,甚至胆大包天的替何广招兵买马。

    突然,皇上下了一道圣旨。

    过府探访女儿的何广和何绮凰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下领旨。

    李公公大声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霍棋佑藉其皇商身分走私兵器,故即刻起,查封霍宅一切家产,任何物品只准进不许出,钦此!”

    何绮凰难以置信,跌坐在地大声嚷嚷道:“ 不可能!相公不可能走私兵器,不能查封霍家的家产!”

    “ 大胆刁妇!你想抗旨吗?!”李公公怒喝。

    何广连忙打圆场,“ 李公公请别动怒,小女没那个意思,绮凰,还不快快接旨。”

    “ 爹……”

    “ 快!”这眼前亏可不能吃,就算心有不甘也得另寻法子,这道理老江湖何广岂会不懂。

    何绮凰恨恨地接下了圣旨,整个人一阵茫然。

    她万万没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霍棋佑在时,她可以锦衣玉食,可霍棋佑才走,她马上就要变成乞丐婆子了。

    李公公一走,何广便悄悄派人去通知小舅子,让他先找个地方躲起来,避避风头。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