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要你拚死护他,告诉所有人,一定都要平安归来,这是我的命令,也请你转告少爷。”

    她一介女流,但下令却非常有气势,真的很适合当当家主母。

    “ 属下听令!”石定颔首,恭敬应答。

    感觉自己好像把气氛弄得严肃了,刘巧若连忙挥挥手,笑道:“ 好了,快点趁热吃,炒饭冷了就不好吃了,我进屋了。”说完,她便转身走入屋内。

    石定很听话,二话不说就拿起调羹扒着碗里的炒饭,香喷喷的炒饭入口,真的连心头都暖起来了。

    “ 以后我娶的媳妇,一定要学会这炒饭才行。”

    小年夜,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准备过年,看似宁静和谐的夜晚,却最不平静。

    皇上收到霍棋佑的消息,表示今夜何广要带他去见西域使者商讨何时起兵攻打皇朝,皇上打算趁机一举拿下何广以及和他串通的西域使者。

    其实相国府外早就被霍棋佑暗地训练的人给团团包围,何广安排的人马也被皇上的兵马给控制住,只有何广和一干奉承他的人依然认为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 何相国,再过不久,你就是一国之尊了,大家一起敬何相国一杯吧。”有人举杯,谄媚阿谀。

    在场的人一个个跟着举杯,这些全是说过对圣极皇朝绝对忠诚的臣子,教人看了不胜欷吁。

    权力财富总会让人迷失,把持不住善心,就会被妖魔鬼怪牵着鼻子走,这些人早乱了伦常,压根没有羞耻心了。

    “ 你们都叫错了,应该称呼皇上,以后,我们将以皇上马首是瞻,吾皇万岁万万岁!”

    话音方落,一群人冲进相国府,带头的正是皇上的贴身护卫,也是圣极皇朝禁卫总兵胡冠群。

    何广慌了,对着屋外大喊来人,但没人回应。

    “ 你的人马都已经被制伏了,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听完霍棋佑的话,何广总算清醒过来,他指着霍棋佑大骂,“ 霍棋佑,你竟然敢坑我!我对你不坏,你为何要这样对我3”

    “ 要取我妻子、孩子的性命,你说你对我不坏?想要掌控我霍家的一切,你说你对我不坏?何广,你的好,可真教人不敢恭维。”

    “ 你……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

    “ 没错。”霍棋佑懒得再与何广多说一句话,直接下令,“ 全部给我拿下,一个都不能漏掉!”

    禁卫开始抓人,相国府里里外外全乱了套,何广乘乱朝地下金銮殿逃去,却看见女儿比他早到一步。“ 你为何在此?”

    “ 爹这是打算自己一个人逃命吗?”

    何绮凰本来是要去正厅找霍棋佑,到了长廊就看见相国府的私家兵都被抓了,她连忙回到房里打包值钱的东西,然后就逃到这里来。

    “ 你打包值钱的东西了?那好,咱们快点走,这里不宜久留。”

    但他们没能及时逃离霍棋佑就追来了,他进入地下金銮殿扫了一眼,双眼射出冷光。“ 何广,你真是罪该万死!”

    “ 你为何知道此处?”何广看见霍棋佑冷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一转头,就狠狠赏了女儿一巴掌。“ 你这个不孝女!竟然敢私自带他进入金銮殿!”

    “ 爹,你为何要打我?明明就是你意图谋反被发现,你不能把帐都算在女儿头上!”

    父不父、女不女,何家上下,还真没一个值得同情的。

    “ 都拿下!”霍棋佑对一旁的石定下令。

    见石定上前,原本站在后方的何绮凰顺势把亲爹推上前,自己则打开地下通道的门,在进入通道后,马上反锁上。

    “ 不能关……”何广看着急速关上的石门,唯一的逃命希望没了,他的心也跟着一沉,他万万没想到女儿竟会丢下他不管。

    “ 后悔了吗?”霍棋佑一点也不同情他的遭遇。“ 怎样的人就会养出怎样的子女,你的悔恨,就等着下地狱时说给阎罗王听吧。”

    大年初一,炮竹响连天,一切又归于平静。

    每年过年,霍棋佑总会在大门外分送红包,让一些穷困人家也能过个好年,今年,他准备的红包更多了,因为乱臣贼子都落网下狱,他又娶到贤慧的美娇娘,想把这样的喜悦和其他人一起分享。

    一早,霍家大门才刚打开,外头已经有许多人排队等候,大家都希望能得到霍少爷的红包,讨个好吉利。

    刘巧若想到在台湾有个习俗,神明寿诞时,布袋戏棚会丢糖果和铜板给大家捡,据说捡越多的人,越有福气,她让春儿准备了许多糖果和碎银,全部混在一起,有满满一大袋,准备丢给大家捡。

    除了红包,又有糖果和碎银捡,众人开心得直呼霍府的少爷和少夫人真是大善人。

    “ 爹爹,宁儿也要分红包。”霍香宁看见爹娘做善事,也想要跟着做。

    霍棋佑笑着把手上的红包交给女儿,陪着她送红包。

    送完红包,重头戏当然就是丢糖果和碎银了,为了不让百姓们为了抢东西而受伤,刘巧若事先提醒道:“ 这只是游戏,大家不要推挤,免得受伤。”

    不只霍家大小,连曲少寰和石定也加入了游戏,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捡到糖果和碎银的大人小孩都高兴得阖不拢嘴,就在一阵欢笑声中,有个用乱发遮住污秽面容,一身破衣,手上拿着个破钵的乞丐婆子,乘乱缓缓靠近刘巧若,随即她抽出预藏的刀,毫不犹豫的朝刘巧若刺了过去。

    这完全是预料之外的事,刀就这么直接刺入刘巧若的肩膀,当她又要刺下第二刀时,石定瞧见了,飞快地出手打下乞丐婆子手上的刀刃,将她制伏。

    “ 放开我!我要让她死!我一定要让她死!”

    这乞丐婆子正是何绮凰。

    那日,她躲进地道逃逸,由于不知道地道到底通往何处,所以禁卫最后根本找不到她的踪影。

    但众人认为,她一个弱女子,没有人帮助也成不了什么大事,所以将何广等人绳之于法后,霍棋佑就把所有兵马交还给李敦了。

    他本就对仕途无感,只想和妻子、女儿平静的过日子,乱臣贼子既除,他也就没啥好牵挂的,可是他怎么也没料到,何绮凰竟然会铤而走险,以这种方式来进行报复。

    他真后悔,不该大意的。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