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众人知道她醒了,个个面露欣慰,看见霍棋佑爬上了床榻,合衣躺下,有人伸手悄悄的把门带上。

    天光大亮,街道上,鞭炮依然震天价响。

    朝堂之上,端坐着高贵的皇上。

    朝堂之下,站着忠心不二的臣子,地上,还跪着一个罪该万死的乱臣贼子。

    “ 领我朝廷俸禄,却串通外族意图叛变,何广,你可知罪?”皇上不疾不徐地质问道。

    狡猾如何广,想必还有其他为自己开罪之词,皇上也不急着宣判,反正何广能唱戏的机会,也就只剩下此刻了。

    何广确实狡猾,他私自招募兵马,采买兵器,还和异族串通,人证物证都在,可他还是一副很高傲的姿态。

    他甚至站起身,挥舞着双手,大言不惭的道:“ 圣极皇朝能有今日的盛况,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少不了我的功劳,先皇就是清楚我的功劳,才会那么重用我,我何罪之有?!”

    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啊!

    “ 朕确实长眼了,这辈子没见过比你更厚颜无耻之人。”

    “ 怎么,皇上是想杀了老臣吗?”何广冷冷笑问,仿佛料定了皇上不敢杀他。

    “ 朕确实有那个意思,你觉得朕杀不得你吗?”皇上也回以冷笑。

    他怎会不知道老狐狸在想啥,他父皇感念何广功在朝廷,所以赐给了何广一道免死金牌,还立下诏书,后代子孙谁也不能砍了何广这个大功臣。

    以前,何广只是在朝堂上仗着自己是老臣,干扰朝政,他忍了,现在,何广叛乱的证据确凿,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忍下这口气的。

    “ 皇上是不是忘了,老臣身上还有先皇御赐的免死金牌。”何广很快地从怀里拿出那道免死金牌。

    “ 免死金牌啊……”皇上意味深长的一笑。

    “ 皇上认得此物是最好,所以不管老臣做了什么事情,皇上都不能杀了老臣。”

    历史上确实都这样讲的,那道免死金牌很无敌,但,像何广这种乱臣贼子,不除之,黎民百姓之灾。

    何广有金牌计,皇上也有他的诏书招。

    他示意李公公拿出预先准备的诏书,并说:“ 何广,你可知道朕手上拿的是什么吗?”

    “ 不就是诏书。”

    “ 没错,是诏书,但这可不是一般的诏书,是先皇留下来的诏书,你不想知道先皇都交代了什么吗?”

    看皇上如此淡定的模样,何广顿时感到有些不安。

    “ 不想知道?”

    “ 李敦,你想玩什么把戏?!我怎么不知道先皇还留下一纸诏书?!”

    “ 大胆何广!竟敢直呼朕的名讳!光这大不敬之罪,朕就可以判你个五马分尸!”皇上勃然大怒,重拍龙椅,把诏书交给李公公,命令道:“ 小李子,念给他听!”

    “ 遵旨!”李公公接过诏书,大声宣读。

    上头写着,此诏书是为杜绝有人叛变却拿免死金牌当挡箭牌特地立下的,若有持免死金牌者,却企图叛国,杀无赦!

    听完诏书内容,何广完全不敢相信。

    没错,诏书当然是假的,但上头有先皇的御印,没人敢说是假的,就算是假的,但为了治乱臣贼子的罪,也没有人在乎。

    “ 拖下去!三日后处斩!”懒得再和何广唱戏了,皇上直接下达旨意。

    这年刚过,真的不适合动气,早早搞定,他想去找霍棋佑喝杯酒了。

    又一个年过去,今天是大年最后一天,家家户户都张贴上了新春联,为了让一些穷困没钱过年的家庭能过个好年,两天前霍宅大门外就开始布施了,这布施会一直到今日正午为止。

    除此之外,刘巧若还在门口替穷困人家免费看病。

    她受伤时,是徐大夫来替她治疗的,等她的伤好了,便央求徐大夫收她当徒弟,一开始徐大夫不肯,后来也被她的学习能力给折服,徐大夫说她是天生医者,没看过哪个人学医术那么迅速的。

    徐大夫答应收她当入门弟子,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她,但只有一个要求,不得对穷苦人家收取分文,正好,刘巧若也是这样的想法。

    这辈子她已经够好命了,也想尽力帮助困苦的人,让每个人都能获得幸福。

    所以这会,霍宅门口,除了有米粮、年菜可拿,还有免费的大夫帮人看病。

    在排队的人群里,有个老乞丐特别狼狈,一身褴褛,身上还发着一股酸臭味,他一靠近,连一旁的游民都忍不住捂住口鼻,但是刘巧若却毫不嫌弃,还亲自盛了一碗饭菜给老乞丐。

    “ 夫人这么好心肠,会有好报的。”老乞丐接过饭菜,不断道谢。

    “ 多谢老爹。”刘巧若说完,吩咐春儿多给老乞丐一些碎银。

    但春儿还没把碎银送到老乞丐手上,老乞丐手中的饭菜就被拿走了。

    看到霍棋佑抢走老乞丐手上的饭菜,众人都为之怔楞。

    刘巧若急着起身,把霍棋佑拉到一旁,低声问道:“ 你这是在做什么?”

    “ 那个人不需要分食给他,更不用给他银子,因为他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同情。”霍棋佑声音不大,但是一旁的人也都听见了。

    怕众人误解霍棋佑,刘巧若连忙替他解释,“ 不是……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我相公不是这样的人……”

    霍棋佑还是没停嘴,转头问老乞丐,“ 你真的要这样玩吗?”

    刘巧若很紧张,把霍棋佑拉进门内,有些不高兴地道:“ 霍棋佑,你到底在闹什么?你忘了我们在布施吗?布施还怕人吃多拿多,象话吗?!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气?”

    “ 我小气……你……好!你等下就知道为什么了!”霍棋佑被误解自然也有些不开心,他大步走出大门,来到老乞丐面前,一把扯下他的白胡须和头上的假发。

    看到老乞丐变成年轻小伙子,众人忍不住哗然。

    “ 哈哈!还是被你识破了。”皇上忍不住哈哈大笑。

    “ 你……”

    “ 霍夫人你好,我叫李敦,听说你的厨艺很好,特地来叨扰一顿膳食。”

    李敦……那不是当今皇帝的名字吗?!

    “ 你是……”这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皇帝,刘巧若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 是,朕就是当今皇帝。”

    朕……皇帝?!

    天哪!他真的是万人之上的天子啊!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