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

    墨倾宁点头,自己虽说心中有点不好,但是自己表面上还是得好好的。

    因此,墨倾宁便自己答应了,毕竟和墨文景在一块儿呆着下棋其实也挺好的。

    “倾宁,你这一步到底该怎么走啊?”墨文景突然之间问,主要是自己现在看着墨倾宁已经是不在状态了。

    自己这个时候,可能都要说了。

    如果说自己不去缓解一下墨倾宁的情绪的话,可能墨倾宁就会一直这样在脑子里面想着,但是却不说。

    毕竟,墨倾宁还是很懂事的,自己不回去缠着白倾云怎么样,但是不代表自己不会伤心。

    闻言,墨倾宁顿了顿,今天自己看着这棋盘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像,自己今天都不在状态,自己也不知道这棋到底该怎么样下了。

    “嗯?”墨文景继续问,虽然说心中自己是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自己要是说出来了就不好了。

    墨倾宁现在也大了,要是说出来肯定会很不好。

    外面的白倾云还在很忙,自己刚刚一开店,客人就有很多了,自己现在立马变投入到了紧张之中。

    “没事吧?”墨文景看着墨倾宁的情绪好像不太好,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闻言,墨倾宁摇头,“没事啊!倾宁就是在想我该怎么下!”

    “没事,叔叔可以让着你。”墨文景若有所思,知道现在墨倾宁想着什么,但是自己不能说。

    闻言,墨倾宁摇摇头,“不行!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说着,墨倾宁还笑了,继续在那儿研究了。

    这里倒是很平静,但是白倾云那边已经要忙的不行了,自己实在是要疯了!

    之前么觉得这么累,但是现在白倾云真的感觉自己有点有心无力了。

    “这是您的,慢用啊!”白倾云将汤给客人放好,脸上挂着笑意。

    虽说自己很累,但是表面上自己还是得好好的。

    “倾宁?”

    白倾云将手洗了一下便来到这儿了,想看看墨倾宁到底怎么样了。

    “娘亲?”墨倾宁现在见到白倾云,心中就已经很是开心了,只要自己见到白倾云,就觉得什么都好了。

    墨文景起身,去倒了杯水。

    “怎么了?倾宁你是不是生气了啊?”白倾云心思细腻,当然是可以看出来墨倾宁的心思。

    自己也知道,是自己最近这段儿实在是太忙了,根本就没有顾上墨倾宁,忽略了他的感受。

    “没有。”墨倾宁乖乖摇头,面色中却带着一点尴尬,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如果说要是说有的话,那么也好像有点不好解释,但是如果说没有,自己也没办法。

    白倾云看到了墨倾宁的这样子,自己也不能多说什么,自己若是这样一直逼问下去的话,说不定还会让墨倾宁还会怎么样。

    “水,喝点吧。”墨文景不知什么时候进来,手中端着一瓶水在那儿说。

    白倾云顿了顿,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这是给自己的,也没有想到这是墨文景给自己的?

    “嗯,谢谢。”

    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得接住,不然自己多丢人啊!

    “倾宁儿啊!今天还没有时间出去玩儿过呢,你怎么不去啊?”

    墨文景看向墨倾宁,试探性的问,但是现在墨倾宁好像并不想出去。

    不过今天墨倾宁确实是还没出去玩儿过,之前都是会不定期就出去玩儿的,倒也不去别的地方,就会在店面门口玩儿一下。

    这样,也好过于让墨倾宁一直在这个店里面带着要好一点。

    万一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自己还得说。

    “嗯,好像是啊!”墨倾宁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继而起身。

    墨倾宁激动,“那娘亲,叔叔,我先去外面玩儿了!你们在这儿吧!”

    说着,变没影儿了。

    “这孩子!”白倾云笑着望着墨倾宁离开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

    或许,这就是母性的光辉吧!

    墨文景在这面前坐下,心中有点无奈,看着面前的白倾云,自己却无从说起。

    “那个事情怎么样了?”墨文景问,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水。

    闻言,白倾云顿了顿,“嗯,还好吧,我今天上去看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找到比较适合的。”

    “没找到合适的啊?”墨文景若有所思,面色比较沉重,但是自己却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嗯,对啊!”白倾云点头,“怎么了?可否问一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墨文景笑而不语,“你说呢?我觉得我要是现在给你说我有办法,你会不会特别的敬仰我啊?”

    “我....”白倾云无奈,自己现在根本没办法去解释什么,但是听着墨文景的话,这是他有什么办法的节奏吗?

    白倾云顿了顿,“那你到底是有什么办法?”白倾云现在很着急,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由什么办法。

    “好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墨文景口风很紧,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好像却又是说了什么。

    难道说,真的是有什么办法吗?

    这件事情目前之后就没有再说了,白倾云出去将这些事情给继续处理一下,就继续营业了。

    晚上。

    “娘亲,你那个罐子里面都是已经腌制好的咸鸭蛋啊?”

    墨倾宁在一边好奇地问,自己越来越想知道,那个罐子的神奇之处到底在那儿?

    闻言,白倾云点点头,若有所思道,“嗯,这个罐子里面就是用来专门装咸鸭蛋的。”

    “那这个不会坏了么?”墨倾宁奇怪,目光好奇的望向那个罐子。

    外面月亮已经出来了,天空暗沉的让人心中压抑,清爽的夜风飘过窗子,荡漾在白倾云和墨倾宁身边。

    “穿上外套,不然该冷了。”白倾云细心的给墨倾宁拿过来一件外套。

    虽说自己平时忙着店里面的事情,但同时自己也得去照顾好墨倾宁。

    墨倾宁乖乖穿上,随即目光还是好奇那个罐子,白倾云无奈笑了。

    其实,小孩子都这样,白倾云觉得也怪自己,自己没能早点给墨倾宁解释一下。

    “倾宁乖乖坐着啊,娘亲去把门 给关上,不然冷风会把倾宁给吹感冒的。”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