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白倾云起身去关门。

    其实不单单是害怕冷,而是白倾云恐惧上次山贼的事情。

    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还是多加保险比较好。

    外面这会儿没开灯确实是还是很黑的,白倾云来到门口,朝外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异常,随即伸手关门。

    “等等。”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白倾云不想思考便知道这是墨文景。

    只是,这个时候墨文景还来?来喝粥吗?

    “你怎么来了?”

    虽说白倾云嘴上问着,但是动作还是很诚实的听从墨文景的安排,停止了关门的动作。

    只是墨文景并没有理会白倾云的话,而是自顾自地朝里面走来。

    “叔叔!”墨倾宁一眼看到了和白倾云站在一起的墨文景,眼中绽放了笑容。

    白倾云疑惑,看着墨文景手中拿着奇怪的东西,令自己更加诧异。

    说话间,白倾云将门给半掩上,跟着墨文景进来。

    “这么晚了,你到底来干什么?”白倾云再次开口询问,隐约感觉到墨文景可能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墨文景端起来桌子上的一杯水随意地喝了起来,一句话没说。

    只是,白倾云震惊了!

    那......可是自己刚刚喝过的水,这算不算是?

    气氛一阵尴尬,已经咕噜咕噜将水喝完的墨文景,看向同样呆呆看着他的白倾云,有点疑惑。

    “这水有问题吗?”墨文景开口询问,但似乎并不在意。

    若真的有问题,也不会随便放在这里了。

    “没...没有!”白倾云慌张回答,神情极其不自然,伸手撩拨头发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见状,墨文景笑着看向墨倾宁,“倾宁你看,你娘亲还没听我说什么事儿呢,看到我就这么激动!”

    “哈哈!”墨倾宁在一边起哄,拍手叫好,“娘亲是害羞了吗?”

    白倾云这会儿什么都不觉得,只是感觉脸色滚烫。

    “好了!别说了....”白倾云及时制止住了这个话题。

    如果说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估计自己会....脸色更加红了吧?

    “你这会儿来到底干嘛?”白倾云再次问道,目光看向墨文景手中提着的那个袋子。

    这个时候,拿着袋子来这里,难道是真的有什么事情?

    根据之前的经验,白倾云不认为墨文景是那种不着调的人,还是很能靠得住的。

    只是,这大晚上的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

    墨文景坐下,将手中的袋子给放到桌子上,看向白倾云。

    “嗯?”白倾云疑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自己只能这样一直询问。

    “打开它。”

    白倾云疑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可是看着墨文景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你说这个?”白倾云目光看向这个袋子,猜想墨文景是想让自己打开这个袋子?

    墨文景点头,示意她点开,仿佛里面有什么惊喜一样。

    “行吧。”白倾云无奈,伸手便将袋子给拆了。

    只是里面.....

    “这是什么啊?“墨倾宁在一边惊讶,自己看着,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纸?”白倾云诧异,自己不敢相信看到了什么。

    墨文景点头,“对,这是纸,牛皮纸。”

    “你从哪儿弄到的?这个很难找的吧?”白倾云惊叫出声,顿时好奇地来回翻看。

    墨倾宁也加入到这个环节中,和白倾云一样惊讶。

    还一直不停地问,“这是牛皮纸?牛皮纸是什么啊?用来干嘛的?”

    “这个是用来绕过店铺的生意更好的!”墨文景给墨倾宁解释。

    很明显,这个答案墨倾宁就很好理解了,如果说要是说其他的,估计不是很理解。

    只是白倾云,陷入了沉思。

    “你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些东西啊?听说这些东西可不好找啊?”

    闻言,墨文景笑意瞬间加深,笑了笑,“这个你先不用管,你觉得这个行不行?”

    “嗯,这个看上去当然好了,牛皮纸用来做....”

    白倾云若有所思,但是自己目前也没什么思绪,对于即将开设的外卖业务,自己内心是真的没底。

    来到这边这么长时间了,白倾云这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非常的没底。

    好像是自己突然之间没了方向,不知道该怎么办。

    墨文景点头,“牛皮纸是我从朋友那里找来的,他手中这种资源很多,所以说找到的话不算是什么问题。”

    闻言,白倾云顿了顿,神情中若有所思,但是感觉有点不好。

    自己这次,是第几次让墨文景帮忙了?好像自己现在离了墨文景好像就不一样一样。

    这些,让白倾云现在越来越恐惧,越来越害怕。

    自己若是今后真的离开了墨文景,难道说就一件事情都做不好了么?

    “谢谢你啊,这次又麻烦你了。”白倾云淡淡开口,但是感觉自己说这些话仿佛又好像太少了。

    闻言,墨文景笑了,看着白倾云琢磨着这些话。

    “单独一句谢谢就好了?”墨文景似笑非笑,看着白倾云。

    白倾云顿时无奈了,自己现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感觉很无奈。

    其实,墨文景话中的言外之意自己是可以听出来的,只是不想说明罢了。

    要是说清楚了,自己还能怎么样呢?

    现在这些问题,让大家都很无奈,白倾云是,墨文景还是。

    “娘亲。”墨倾宁在一边觉得这气氛 突然的尴尬,便主动站出来准备调和一下气氛。

    毕竟,这个也不是盖的。

    “叔叔真的好棒啊!”墨倾宁一脸崇拜,看着墨文景,自己是真心的喜欢墨文景,并且更加喜欢让墨文景当自己的父亲。

    如果说真的是那样儿的话,自己估计会笑醒的!

    闻言,墨文景笑了,看先墨倾宁,眼中传递了意思爱意。

    自己知道,墨倾宁很喜欢自己,只是白倾云.....

    翌日,生意继续,只是更加火爆了。

    得益于墨文景的贡献,从墨文景手中的牛皮纸,改造成了牛皮纸盒子,这样的话给外卖服务多了一层保证。

    白倾云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得感谢墨文景,如果说没有这个牛皮纸外卖盒的话,自己这个心的业务就很难拓展下去。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6682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