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号桌酸菜鱼一份!”

    响亮的吆喝声,不仅仅是让一些顾客看过去,而且还招来了一个人。

    周柔儿刚从自己房间出来,一眼便看到在楼下正坐着等着上菜的白倾云以及对面的墨文景。

    她之前常常去,自然是见过墨文景的。

    “怎么回事啊?”周柔儿拽住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一个小二,低声询问,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周柔儿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白倾云,现在却偏偏出现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是忍不住的讨厌!

    店小二一时无奈,没想到这是怎么回事,“额?小姐您说什么?”

    “我说!”周柔儿暴躁,“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在这儿?她来我们这里 干什么?还在那儿光明正大地坐着?”

    闻言,店小二迷茫了,“这个...大小姐苏小娘子是来我们这里吃饭的,然后还点了酸菜鱼好像!”

    “什么?”周柔儿面部情绪扭曲在一起,极其不好看,但是同时自己也真的是生气。

    为什么,偏偏是最讨厌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却迟迟不来?

    周柔儿所指的,当然是.....曹宏文了。

    “马上,去让她消失在我眼前,现在就去!”周柔儿在不影响客人的情况下,呵斥道。

    这下,倒是让店小二为难了。

    “可...小姐我该怎么去说啊?”店小二一副无奈的样子,顿了顿,“要不然小姐您去吧?”

    周柔儿气急败坏,“我!我要是去还要你干什么?”

    正当自己还生气之际,倒是周围的议论声,让周柔儿缓过神儿来,扭曲的情绪也不见了,替代而来的是嘴角浮起的一抹奸笑。

    “哟,这不是粥铺的白倾云吗!”

    周柔儿朝顾客这边走来,在白倾云身边停下,目光中带着挑衅,赤裸裸的宣战,就看白倾云敢不敢来。

    只是,白倾云好像丝毫未被影响到,这让周柔儿有种不被重视的感觉,很奇怪也很无奈。

    白倾云只是在时不时地看向墨文景,又好像是在交流着什么,两个人说得很起劲儿的样子。

    这下,让周柔儿倒是很尴尬了。

    但是,周柔儿怎么会这样就善罢甘休?自己好不容易制造并且抓到了羞辱白倾云的机会,自己绝对不能放过!

    “听说粥铺里面去了一位传染病人,那这今后还有谁敢去你家吃饭啊!估计隔着三米远都得捂住嘴巴,万一要是中了头彩被传染上了可就不好了!”

    周柔儿说着,眼中闪过一抹嫌弃的目光,还故意地离白倾云远了一点,故意让周围的人都听见。

    毕竟,他们本来也都是自己的一颗棋子,自己现在都这样了,想必都能看明白吧?

    “是啊!这今后可是不敢去了!”

    “关键是她还出来,万一要是传染到我们该怎么办?”

    周围的顾客再次开启了游说,都在故意针对白倾云,见状,周柔儿很是开心,下巴都抬得老高。

    目中无人的样子,也只有周柔儿能演示得如此生动传神了。

    周柔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墨文景,毕竟他在这儿,自己也得悠着点,万一要是待会儿出什么事情,自己也好临阵逃脱。

    “秦小姐。”白倾云抬眸,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反问,“怎么现在 天香楼很缺人手吗?都要劳烦养尊处优的秦大小姐亲自来给我们这些凡人端茶送水了?”

    闻声,周柔儿怒极,不惜伸手直接指着白倾云,“你!你说什么呢你?你倒是想得美!”

    对面的墨文景,笑而不语,但还是饶有兴味地看着白倾云,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心中更是有股别样的感受。

    这个女人,果然不一样!

    周柔儿受到了羞辱,脸瞬间红得像是苹果一样,尴尬至极;倒是白倾云,还是一如平时。

    “酸菜鱼来了!”

    说话间,店小二便上菜了 ,正是白倾云刚才点的酸菜鱼。

    “请慢用!”店小二将东西都给摆好,一边的周柔儿在那儿站着,黑脸并且心情很不好。

    自己必须要看着白倾云出丑,自己才能解气!

    “快尝尝吧!看看我们第一名楼做出来的东西,你那个小作坊还需要努力多久才能赶得上?”

    周柔儿语气猖狂,下巴恨不得顶到天花板上去,令周围某些人唏嘘不已。

    不过大多,还是站在周柔儿这边,刚才一直在起哄昨天传染病老人的事情。

    “来吧,昨天的事情真的是多亏你了!”白倾云笑着看了看墨文景,此时发现好像墨文景还有点不一样?

    墨文景都是淡然,拿起筷子似乎是在审视这盘酸菜鱼。

    “你尝尝让我看看我的配方在天香楼的制作下,能做成什么样子?”

    白倾云若有所思,话里话外都在说着,酸菜鱼的配方都是自己的,还在自己面前谈什么资历?

    如果没有自己,根本就没有酸菜鱼这道菜!动也不是没有酸菜鱼,就是我们想到这个够早了。

    “呵,总比你那个有传染病一点都不安全的小粥铺强!”

    周柔儿处处跟白倾云过不去,白倾云说一句,她就要来顶一句。

    说着,白倾云顿了顿,眼底闪过一抹深意,用一种特殊的目光看向周柔儿。

    “嗯,安全?”白倾云若有所思,反复想着这两个字,倒是让周柔儿有点想不清楚了。

    周柔儿顿了顿,“你....你什么意思?”

    “看来秦大小姐还不是特别懂安全两个字。”白倾云笑了。

    “什么意思?”周柔儿整个人蒙了,看着白倾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白倾云顿了顿,“秦大小姐口口声声一个一个安全的,但是天香楼的厨具想必都不会怎么消毒吧?就连单独存放的地方都没有通风口。”

    闻言,周围顿时有了小声说话的声音,白倾云明白,周柔儿也明白,这就是在议论天香楼。

    “你...你在这儿瞎说什么呢?”周柔儿有点不可思议,但是自己也是意识慌乱了。

    白倾云倒是冷静,接着说,“就连客人吃饭的桌子上都没有消毒液的味道,敢问秦小姐,那一家大饭店不会消毒?”

    “你...你知道我们没有消毒吗?你别在这儿瞎说!”

    周柔儿打死不承认,但是明显已经慌乱了。

http://www.qdsohu.cn/14_14337/68838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