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这些我自然会给应该给的人。”白倾云话里有话,现在自己是不会妥协的。

    看着周围客人那的惊悚的不敢置信的面孔,白倾云知道,他们肯定也是被吓得不轻。

    因此,只有自己去告诉官府,让这件事情有个回应,才能消除百姓的顾忌。

    “你!你不能这样做!”周柔儿无奈大声喊道,但是白倾云坚定的目光让周柔儿无可奈何。

    继而周柔儿看向周围的客人,连忙解释,“大家千万不要相信这个疯女人的话,她就是要和我们家竞争,所以才这样的!”

    闻言,客人们却置之不理,谁都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安全来开玩笑。

    这下,周柔儿感觉算是彻底完了。

    回去的路上,白倾云和墨文景并肩朝前走,白倾云目光中闪过一抹深意。

    “给。”白倾云说着便将自己手中的东西给了墨文景。

    那东西,其实就是刚才在天香楼里拿到的证据,去官府告发的证据!

    白倾云当时留了个心眼,知道周柔儿以及天香楼立场是不会这样轻易就承认的。

    毕竟,秦掌柜到如今一番天地,想必也不是吃素的,自己还得多加小心才是。

    因此,白倾云就吧含有因素的汤汁给装到了瓶子里。

    “看来苏小娘子就是心思缜密,就连证据都已经准备好了?”

    墨文景看似在打趣白倾云,但是眼中却闪现出一抹不同的光芒。

    闻言,白倾云感觉一瞬间有点不好意思,仿佛还挺害羞的,就连自己的脸颊都觉得有点红了。

    “那个,这个还需要你去帮我送到官府。”白倾云直接开口,自己也没有什么想瞒的。

    更何况,这也没什么可瞒着的。

    墨文景点眸示意,“好啊,苏小娘子的吩咐我当然要去了。”

    “嗯.....”白倾云顿时觉得这话题又有点偏了。

    自己现在和墨文景的单独相处是越来越尴尬了,其实白倾云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和墨文景难道真的要...这样吗?

    可是目前来看这样的情况是这样的!

    白倾云顿了顿,“那个,我们得快点走了,倾宁还一个人呆着呢!”

    说着,自己便朝前小跑了起来,随身的裙摆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生姿。

    墨文景在身后跟着,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可是即便白倾云已经这样着急地想回去看看墨倾宁,但是墨倾宁却还是睡着了。

    “谢谢了老夫人!”白倾云对糕点铺的女老板笑着说,一边伸手去抱正在酣睡的墨倾宁。

    不过,自己好像抱不动,一瞬间有点尴尬?

    “我来。”正在身后站着的墨文景,身子朝前微倾着,让白倾云感觉.....很奇怪。

    但是无奈自己现在都要抱不动墨倾宁了,因此只能无奈地看着墨文景将墨倾宁抱起来。

    “看来,这娘的力气还是小啊!”一边的老夫人笑着调侃,让白倾云瞬间红了脸。

    只不过,一边的墨文景,貌似很喜欢这样的感受。

    二人结伴同行,回到店铺。

    “快来吧,我去给倾宁铺床。”白倾云将门打开,便去里屋了。

    墨倾宁现在真的是越来越重了,白倾云想想墨文景抱了这么一条街走过来,肯定很累了吧?

    待将墨倾宁给放下之后,额头上还真的有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白倾云也给看到了。

    “出来喝点水吧。”白倾云淡淡的说,自己也没多想什么。

    只是觉得,两个人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总觉得那里怪该的。

    跟着白倾云从里屋出来,墨文景坐在边儿上。感觉浑身都已经没劲儿了。

    “刚才又麻烦你了。”白倾云倒了杯水,让墨文景喝下去,自己在一边很不好意思。

    白倾云最近发现,自己现在离了墨文景,好像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了。

    可是不管如何,自己还是要让这件事情做成,毕竟这也不是小事,自己还是得好好做的。

    “看来你除了谢谢就没什么别的要对我说的了?”

    墨文景反问,眼中闪过一抹深意,让白倾云一下子看不懂。

    自己也不知为何,就很多事情都在一块儿的时候,自己就很难去弄好了。

    白倾云顿了顿,“我...不是。”

    不过,这次墨文景到没怎么说,只是喝完水,拿着那瓶含有 罂粟的证据。

    “好了,我现在还是赶快去官府了,这件事情才最重要。”墨文景起身,拿着出去了。

    望着墨文景离开的背影,白倾云心中有种特殊的感受漾上心头,那种感觉其实很久了。

    只是白倾云一直以来都不知道,也不明白。

    翌日,一切都好像还是原来的样子,可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兆也是如此的平静。

    官府从这街道上经过,白倾云是看到的,一路便到了天香楼,白倾云和身后的墨文景对视一眼,心中明了。

    昨天墨文景就去告了天香楼,今天这肯定是要去抓人的。

    最起码也是会先停业整顿一段时日,也好给大家一个交代,不然容易造成恐慌。

    不过以后,天香楼若是坐实了这个称谓,也算是声名狼藉了没办法再继续发展下去了。

    来到里屋,白倾云眼中闪过一抹深意,“对了昨天你去官府的时候,有没有询问哪位传染病人的事儿?”

    “嗯,当然问了。”墨文景点头,心想你安排给我的事情我得当然好好办了!不然的话我还不想追你了吗?

    不过这些,其实白倾云也都知道,但是自己并不会说破的。

    想到这儿,白倾云沉默了,自己或许正是每天都在利用墨文景吗?

    墨文景看着白倾云陷入沉思,自己也不忍心,“我在官府的时候问了,现在老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只是具体的还没确定。”

    闻言,白倾云叹了口气,“如果传染病的事情没办法赶紧确定的话,我们店铺受到的影响也会是极大的!”

    “没关系,我在呢。”

    仅仅只是几个字,但是却让白倾云出其不意的安心,或许是跟说话的人有关系吧?

    可是这件事情还是不能等,白倾云第二天,亲自去了官府。

    虽说这件事情很敏感,但白倾云依然要去,这关乎到自己店的名声,自己不能和天香楼落得一样的处罚。

http://www.qdsohu.cn/14_14337/70956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