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府。

    白倾云只身一人,却也不害怕什么,如果说自己真的要是害怕的,那就只有一件事情。

    就是一直无法沉冤得雪,这样一直让粥铺被别热误解下去,那才是最可怕的,最没办法接受的。

    虽说白倾云嘴上是那样说,但是自己心中其实也是非常担心的,这不才会着急地就来到官府。

    “哪位?”

    衙门的捕快,让白倾云一惊,不过自己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能退缩。

    “小女子白倾云,京城里的粥铺老板,我主要是来想了解一下那位病人的情况,以及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白倾云态度诚恳,不卑不亢的,让捕快亦一下子感觉自己不帮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这个....我得去给你找到我们官爷,只有他才清楚。”

    捕快说话间,便看到一位出来了,白倾云识人一向很准,这位一定是这里掌事的。

    “你就是白倾云?”官老爷低声问,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早已有了定夺。

    白倾云点头,“正是。不知官老爷能否帮帮女子?”

    “嗯......”官老爷若有所思,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但是看到白倾云朝自己微微鞠了个躬,便也是于心不忍了。

    一边的捕快见状,先去一边了,毕竟他还要去检查安全,这里也不是他能够呆的地儿。

    “好了,坐下说吧。”官老爷在一边的椅子上落座,神态自然。

    只是白倾云,就没这么冷静了,自己必须要赶快重新修正就要开业了。

    不然这么一直下去,曾经稳固下来的那些老顾客还是会走的。

    长时间不营业,无疑是会造成极大的后果的。

    因此,白倾云现在已经等不及了。

    “你说的那个病人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其实...本就没什么生命危险,只是风寒而已。”

    闻言,白倾云不知是该惊还是该喜,仿佛是预料之外但又好像是意料之中。

    “那,传染病?”白倾云疑惑,试探性地问。

    自己本来就是态度好,才让官老爷一下子开心才会有耐心在这里给自己解释的。

    因此白倾云知道,自己必须要耐心一点,这样的话才会是最好的。

    说着,现在倒也是不说什么了,只等着官老爷来说点什么,为自己指点迷津。

    “传染病根本就没有!这个你可以放心了。”官老爷笃定,看着白倾云那惊讶的神情,他又说,“关于百姓哪方面,我可以代表官府给你出一个有关传染病证实和你店铺的公告,这样就不会造成什么恶劣影响了。”

    闻言,白倾云诧异,眼底闪过一抹惊喜,“真的吗?可以这样吗?”

    “这有何不妥?”官老爷反问,“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啊!”

    白倾云发现自己今天这一趟真的是没白来,得到了这么多好处,而且还让官老爷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

    “不过,哪位好像要见你,应该是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其实,这一点白倾云还是挺意外的,没想到老人会跟自己坦白。

    “您说的都是真的?”白倾云看着现在已经恢复好的老人,心中感慨万千。

    这起事故,周柔儿真的是煞费苦心!没想到最后还是穿帮了。

    “老奴说的句句属实,只求苏小姐一件事情,不要对我的那儿子怎么样,放过他吧,这一切都是周柔儿在操纵。”

    闻言,白倾云顿了顿,看着这位老人胡子心切的样子,自己也是莫名之间有点感动。

    其实,不管如何,尽管过程有点不好,并且手段也是错了,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出发点还是好的。

    那么,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尊重呢?

    “好。”白倾云点头,答应了。

    这件事情,说白了还是自己和周柔儿之间的恩怨,那么别的人也只是无辜的人而已,没必要受牵连。

    不管如何,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来担着,不能让别人来承受。

    恰巧在官府门口,碰到了自己的老冤家,周柔儿估计也是来录口供的。

    “白倾云,我一定会报复会来的!”周柔儿现在见到白倾云,就是那种咬牙切齿的愤恨。

    如果不是白倾云去官府告发,这件事情就不会公之于众,并且天香楼现在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白倾云不知是怎么了,就非得去做这件事情,仿佛不做的话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一样。

    其实,这也是真的,白倾云要做任何事的时候,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秦小姐,没关系,你还小不懂什么,我不会计较你这次的过错的。”

    白倾云笑着对周柔儿说,但是那种笑却让人感觉到心中很乱,还发毛。

    准确的来讲,那不叫是笑,而是.....惊悚的恐吓。

    周柔儿不是这样的人,自然见到这样的事情就会很害怕。

    “你!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周柔儿还是在装聋作哑,自己实在是不想承认。

    如果说承认了的话,就一定会声名狼藉,自己也不会说什么的。

    到时候,自己肯定也就.......

    “没关系,你会懂得的。”白倾云意味深长,自己现在并不想多说什么,对于周柔儿这样的人肯定自己也得用一种特殊的办法。

    不然的话,那还能有什么用呢?

    “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这分明就是在诬陷我,在诬陷我们天香楼!”

    见状,白倾云根本就不想理会,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值得自己去说什么了。

    “你看看你,我刚才已经在官老爷面前说过了,这次不会追究你肆意勾结他人,对我以及我的店铺造成人身攻击以及社会道德风气的败坏,毕竟你自己也还没怎么学会,也不能对你的要求过高了,你说是吧?”

    白倾云这话里有话,明明就是在说着周柔儿根本不懂立法。

    “我不会放过你的!”周柔儿眼中闪过一抹恨意,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的目前也只有白倾云了。

    闻言,白倾云顿了顿,“好,我等着,不过现在你还是先进去看看天香楼要怎么处理吧!我先走了。”

    说着,白倾云离开了,只剩下周柔儿,气的自己胸口直突突。

    

http://www.qdsohu.cn/14_14337/70956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