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君梦中游 > 第六十四章 剑起月光寒
    惑心早已醒来,他曾听荆非说起过不少事,其中便有简飞章三人的介绍,他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毕竟接下来自己将是几人的头儿,对于小队成员当然要多了解,只是等了半天久久不见有人开口。

    “水。”

    “水。”

    桌旁沉默而坐的三人不约而同的望向床榻。

    “他要喝水。”蒋芷儿说了一声,端起桌上杯子准备送过去。

    简飞章抓住蒋芷儿的胳膊冷哼一声,道:

    “修士会口渴?”

    惑心突然从床榻上坐起来,反驳道:

    “老二,你这说法可不对,修士也是人,如何不会渴?”

    简飞章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他瞪着惑心一字一顿道:

    “你叫我什么?”

    “老二啊。”

    惑心一个鲤鱼打挺从床榻上跳下来,挺直腰板闲庭若步走到桌旁,挨个指着众人嬉笑道:

    “我为老大,你是老二,她是老三,这是老四,有何问题?”

    简飞章紧紧盯着惑心的眼睛,像要看透灵魂,虽已确定荆非不是受外邪侵染,但一夜之间突然换了一个人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简飞章手指动了动,他很想动手将眼前这个自称惑心的家伙拿下。

    惑心针锋相对的看着简飞章,眼眸之中澄澈透亮。

    四目相对,寂静无声,屋内气氛显得有些怪异。

    惑心突然咧嘴一笑,矮身坐在身侧凳子上,他接过蒋芷儿手中的茶杯轻轻一嗅:

    “芷儿姐姐不仅人长的好看,沏的茶也香。”

    蒋芷儿脸一红,望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问道:

    “你到底是谁,荆大哥又在哪?”

    “我是惑心啊,荆非嘛,在这,也在这!”惑心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和心。

    简飞章已猜到惑心的来历,高阶修士都炼有分身,分身藏魂,便是将自己一部分神魂分离出来移居到分身之中。也有一些修士因功法缘故,念分善恶,判若两人。甚至在市井街头的平凡百姓也有多副面孔的情况。只是他不知道荆非属于哪一种。

    见蒋芷儿面露疑惑,惑心抓了抓耳朵道:

    “梦境深处,时光为城,一眼万年,枯寂无声。”

    简飞章三人相视一眼,大概了解是怎么回事,未等询问,惑心再次说道:

    “荆非嘛,他很好,至于何时醒来我也不晓得。”

    简飞章发现惑心属于那种跳脱的性格,不同的是跳脱中蕴含着一份天真。

    略有严肃的问询转为气氛融洽的唠家常,三人对惑心的警惕去了不少,如果说与荆非相处如和暖风的话,惑心给人的感觉就像阳光,没有太过炙热也不会太刺眼,暖洋洋的,让人愉悦,让人轻松。

    窗外夕阳收拢最后一缕霞光,夜幕降临,夜色很美,简飞章犹豫是否说出今天来的目的,惑心却未卜先知开口询问。

    “傲骨园死了人。”

    简飞章说罢仔细观察着惑心,他发现惑心看起来阳光天真,却很敏锐,不仅是眼力,思维同样如此。

    “这种大事你们为何不早说啊,自杀还是他杀?凶手是否抓捕?那人所居何处?”惑心眼神中透着兴奋,问出一连串问题。

    一行四人披着星光向傲骨园走去,惑心左顾右看,仿佛任何事物都能引起他的兴趣。

    傲骨园死了人,这是大事,梅花小筑并非没有死过人,很少,都是修行出岔子所致,有人被杀还是头一回,之所以说被杀是因为无法判断凶手究竟是人还是他物。

    死的人叫飞红,住所离着简飞章几人不远,飞红被杀的那晚简飞章没有听到任何动静,感知力极为敏锐的白良同样没有发觉,这也是他们一大早急忙来寻荆非的原因。

    门关着,屋内一片漆黑,没有残留的凶煞之气,也没有任何血腥味,而这无声的黑暗却更让人心悸。

    惑心敲门,推门,然后将脑袋探进去。

    “有人吗?”

    简飞章顿时举手遮眼,惑心的不着调让他脑壳疼。荆非在的时候,他是四人中最随意松散的,因为荆非的老持稳重让人放心,荆非不在,他的玩世不恭有所收敛,他得照顾其他人。

    惑心的出现让他要多照顾一个,他有些想念荆非。

    点燃一盏灯,暖光驱散黑暗照在墙上,也照在几人心里,屋内陈设简单,除了傲骨园原本配置的桌椅、床榻、木柜、书架再无他物。

    惑心在屋内转了一圈,看的很仔细,也没有动任何东西,他走到简飞章面前问:

    “那个叫飞红的尸首呢?”

    “被他好友带走了。”

    简飞章道,接着他指着一个凳子说道:

    “飞红当时就坐在这里,今早他好友来找他,结果发现死去已有多时,尸首完整,没有任何伤痕,其神魂却是不见了,暗香园来人检查时没有发现一丝逸散残留。”

    “在飞红身前桌上还放着一张古琴,梧桐木琴身,雪蚕丝为弦,其形素雅,其韵中正平和。”

    一旁蒋芷儿接过话头说到。

    “那琴现在何处?”

    “甘南朔带走了,梅花小筑本就由内院管辖,他身份高,修为足,这个案子暂时由他接手负责。”

    “他们有何发现?”

    “没有线索,一筹莫展。”

    惑心摸了摸下巴,他摸到了一根胡须,随手便拔了下来,他不喜欢胡须,他觉得胡须是岁月流逝,是暮气初升。

    简飞章见此举动别过头去,惑心终究是源自荆非,便是惑心在这幽幽月色下裸奔,也轮不到他来管。

    见惑心检查了门窗又蹲地上查看床底,简飞章脸上渐显不耐之色,他开口道:

    “便是头儿在这也不一定看出什么,你就甭非功夫了。”

    “从今天起,入宿出行必须两人一起,今晚白良就搬你那去住。”说完,简飞章牵起蒋芷儿的手出门离去。

    “那芷儿姐姐跟谁住啊?”

    惑心几步跨出门,高声问道,只是那夜色茫茫却无人回应。

    “我早看出老二对芷儿姐姐心有不轨,走,我们也过去。”

    惑心回头对白良说了一句,快步跟了上去。

    蒋芷儿的房间内透着一股淡淡的香味,简飞章合上门,从乾坤袋中翻出四枚红色小旗,这是一套品秩不错的防护阵旗。

    “飞章,不用如此吧!”蒋芷儿柔声道。

    “飞红死的太过诡异,连暗香园的人都毫无头绪,防着点总没错。”简飞章郑重说道,就在他正要布下法阵时,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小缝,一个贼溜溜的眼睛此时透过门缝往屋内瞄。

    惑心推开门走进来,身后跟着白良,他轻轻一嗅,一脸陶醉道:“芷儿姐姐的闺房好香啊,嗯,是兰花的味道。”

    简飞章黑着一张脸道:

    “你这无中生有的家伙还知道兰花香味。”

    “老二,此言差矣,荆非会的我都会,荆非不会的我也会。”

    “吹牛吗,这个荆非确实不会。”简飞章挡在惑心身前不咸不淡的说道,然后他一字一顿道:“还有,不要叫我老二。”

    惑心阳光一笑:“好的,老二。”

    简飞章突然意识到自己遇到了阻道大敌,有惑心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地狱。

    “你来这儿做什么!”

    “凶手邪异,不见踪影,我不放心你们。”

    “呵!你是在担心自己吧。”

    “放心,荆非不在,我就是你们的头儿,会照顾好你们。”

    “梅花小筑东侧有个铁匠铺,铺子老板同时还是一个锁匠,一把钥匙四钱银子,一两银子配三把,请问,你配吗?”

    “配啊,怎么不配,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

    屋内陷入沉默,只有蒋芷儿在一旁偷笑,他发现简飞章遇到了克星。

    “去你那吧,疏影院更安全。”良久,简飞章开口道。

    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时,领地意识会变得很强,简飞章不想让这个嘴上抹了蜜的家伙待在这儿。

    已是深夜,梅花小筑内点点灯火点亮大地,惑心手中把玩着一杆红色小旗,这是刚才从简飞章手中要过来的,要求是自己闭口不言。

    长廊右侧一道寒光骤然升起,寒光锐利,刺破层云,寒光耀眼,夺去满天星光,就连那轮圆月也蒙上了一层寒意,接着一声剑鸣打破夜的宁静,那声音不尖锐,不刺耳,却使得背脊生凉,惑心听在耳中竟感觉神魂都在颤动。

    “乖乖,终于出现了吗!”惑心扔下一句话,人已消失在原地,简飞章三人同样向剑光之处掠去。

    那夺目寒光来的快去的也快,起于惊鸿,落于无声,惑心来到寒光升起的地方,房门紧闭,屋内灯火摇曳,透过窗棂,一个挺立的身影正将长剑插入剑鞘,她的动作很慢,仿佛怕弄坏剑鞘。

    与此同时,简飞章三人也赶到了,寒光剑鸣似打破了梅花小筑的沉寂,御风破空声此起彼伏。

    房门缓缓打开,一颗头颅飞了出来,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咚的一声滚落在地。

    一个女子从屋中走出,白衣白裙白剑,她的脸像夜空一样宁静高远,她的眉如月中云彩带着三分孤傲,她的眼神如那寒光一般刺眼,她静静的站在门口,亦如她腰悬的那柄剑。

    惑心一时间看的直了眼,痴了迷,丢了魂,如此女子,只应月中来,奈何下凡惹尘埃,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因为他的眼中心中全都是她。

    “一点寒光照大地,剑吟九霄月争辉,星斗无声梅花寂,月宫仙子下凡来。”

    惑心上前一步,刷的一声,一把折扇在手中打开,上书五字:

    “我们交往吧。”

http://www.qdsohu.cn/15_15876/8733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