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步步为饵 > 第469章 他说,他会为她做一切
    骂归骂,也怪自己学艺不精,既辨不出猛虎鞭,又孤陋寡闻!

    恨没能早向四娘多讨教几招,也不至于落得这般手足无措!

    她苦涩的喉头一滑,一股“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滋味还真就油然而生了!

    哎哎哎!愁死人!!!

    对付不了,也只能逃了。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平时藏拙在手她一个顶三,这会儿两只手推着漠沧无痕的肩怎么就跟揉面条似地?

    还真就怪了!

    但奇怪的事还真不少!

    平时漠沧无痕一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死样,这会儿他倒是化身成狼力气贼大!

    咬牙切齿的力气都用上了,还是无济于事,哎哎哎……她不行了,要死了……

    只好暂时把头扭到一边抽空喘息一几口,同时憋屈地感受着,漠沧无痕如牛一般的气息朔风似地不停地在自己胸口漫灌。

    猝然,她忽然感受到,自己腰身某一柔软部分被他猛地掐住,指甲掐进肉里面去是什么感受?

    她脖子连同意识霎时一僵,下意识地抽出手,一击即中地抓住了那块已经被他抓得比豆腐渣还要碎的地方——裙带,死死的!

    下边咬定青山不放松,上边狠狠地瞪着面前那个欲.火焚身的男人,明知故问地吼了他一句:“你想干什么!!”

    跟一个禽兽说话,未免有些天真……

    仅管她心里喊出了一万个不可以,但真的只差一点点,她就要吃大亏了!!!

    电光火石之间,她猛然生出一个念头,一掌劈晕他算了!

    但另一个念头很快便阻止了她这么做:倘若自己这一掌下去,漠沧无痕必将心火骤熄,心跳也会跟着停止,弹指间整个人形同死尸!

    这个结局倒是正和她意,但今晚她估计也要完蛋……

    难道,这都是廑王一手安排好的……

    漠沧无痕饮下的那杯毒不是出自宸妃,而是廑王?

    不知不觉,她的眼眶忽然被逼得赤红,就像针扎了似地。

    倘若这是廑王计划中的一部分,那这便是命令,既是命令,她就不得不从……

    想到这里,眼泪竟不争气地冒了出来。

    那一刻,廑王的命令与个人的恩怨在她脑海里打得不可开交,望着咫尺的仇人,她只觉得倍感屈辱!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漠沧无痕抱她的力道忽然不稳定,整个人一副头疼欲裂的模样,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看着教人心惊肉跳。

    他两只瞳孔盯着她,深不可测,一会儿像深不见底的黑潭,看不见一点儿光亮,一会儿迸射寒星,就像饿狼。

    看着这样的漠沧无痕,白饵一时间竟忘记了恐惧,惴惴不安的思绪随着他难受的表情而牵动……

    与此同时,呈祥殿前的院子里,卫小疆又忍不住鄙夷地看着石蹇,“我怎么觉得你净出些馊主意呢?”

    “我……”石蹇顿时语塞,心中碎碎念着,他不也是为了君主着想吗。

    卫小疆眉头一竖,忽然严肃起来,“石蹇你告诉我,寿宴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君主好好的为何会失态!他的酒力虽然不好,但也不至于乱了分寸。”

    石蹇忍不住正儿八经地打量了小疆一眼,讪讪道:“哎哎殿下,我说您这一根筋的脑子怎么比你这身甲还硬呢?这还看不出来吗?寿宴之上,太皇太后亲赐的酒,万寿宫中,亲自布下了这座金玉苑,太皇太后组的这场局您还不明白么?”

    “什么??”卫小疆目光一跳,一脸匪夷所思地盯着石蹇,“简直就是荒谬!”

    手中的拳头一砸,目光冷冷一扫,一股忿忿不平之气冲上心头!

    就在他准备冲出金玉苑去找皇祖母理论的时候,呈祥殿中,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二人猛地回头,目光一致,想都没想便冲进了殿中。

    白饵瘫在那里,脸上一副痛惨了的表情,颈脖上那片开出鲜艳的地方,已经彻底麻掉了。

    漠沧无痕这是要吃人肉了!

    听到破门而入的声音,她已经没有力气转头看了,整个人就跟死了一样。

    “陛下!!”“大哥!!”

    石蹇和卫小疆冲到龙榻前拉起了疲软的漠沧无痕,只见他一副用尽了毕生力气的样子,整个人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

    ……

    景星宫,一弯孤月砸在了波平如镜的湖面上,散发着支离破碎的光。

    宸苑,君主亲赐的宫中别苑,四面环竹,绿竹中间还有一方宽阔的池子,每到盛夏,这里变成了东宫最好的避暑之地。

    眼下离燥热的天气还有一段日子,因此平日里这座宸苑少有人迹。

    偌大的寝殿一片漆黑,有风时不时吹了进来,浮动着殿中的帘幕。

    斜斜的月光照在那阳刚的五官上,将原本便冰冷的面庞照得更加冰冷,坚毅的棱角,飞挺的眉锋,修长的鼻梁,仿佛染着一层银光。

    男子一身戎装笔直地躺在殿榻上,四肢健硕,身材更是出奇高大,腰身以下有一半是露在榻沿外。

    睡梦中忽然捕捉到了一股凉意,这才昏昏沉沉的支起脑袋,蓦然一睁眼,视线便被周遭陌生的景致吸引而去。

    一旁的桌子上摆着一樽银壶,还有两只银盏。

    他一边揉着有些疼痛的额头,无意间拾起桌上的一只银盏,皱着眉毛盯着那银盏,思绪猛然一个回闪——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收到了小喏的密信,信上说,她约自己半个时辰后宸苑见面,倘若自己不来,今生便不复相见。

    那个时候,他正在聚龙城城门下职守,临时让手下的兵顶替了一会儿,便直奔了东宫……

    男子盯着杯中的酒,意识骤然清醒过来!

    他捏着那酒杯,眸中寒光一扫,意识到大事不妙后,猛地弃杯将身下榻!

    听到杯响的女婢匆匆入殿,与王漭将军迎了个正着,女婢来不及请安,便被他抓起来质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女婢吊着脑袋俯视着天上之人,艰难地回:“回……王将军,夜半……子时。”

    闻言,王漭怒发冲冠,旋即冲出寝殿,脸上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之色!

    另一侧殿中,江沉吟一袭素衣端坐妆台前,三千青丝如瀑自然散落身后,看着镜中之人越来越近,她不紧不慢将头上最后一只配饰取下。

    他站在她身后,面沉似水,皱着眉毛直直地盯着她,全身都散发着一股冰冷的王者气焰。

    气氛就这般约莫死寂了几个弹指,她唇线微微一抿,才回过头,俯仰着他那对高高的眸子,淡淡道:“你醒啦。”

    “你在酒里下了药!”他的语气寒意逼人,仿佛在质问她缘由。

    那抹不真切的笑转瞬便被他的目光击溃,她眼神一闪,不禁低了低头,并没有打算否认,“对。”

    “为何!”

    “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三天前我就写信给你,让你帮我。”

    她对着那妆台,拾起木梳开始搭理着胸前的几缕青丝。

    “你拒绝了我。我只能出此下策。”

    她的声音格外的平静,脑子里蓦然回忆起了以前他亲口对自己说过的话,他说,他会为自己做一切。

    一听那“拒绝”二字,他的记忆悄然被什么勾起,同样的话猛地在脑海中一回闪,不由得大声道:“我那是为你好!回信中我便告诉了你,你走得是一步险棋!万万不可取!”

    男人总是喜欢为自己辩驳。

    他也不例外。

    江沉吟低下头缓缓地梳着青丝,无意再听他说下去。

    “所以你劝我放弃我精心筹备了半年的计划,”

    她的音色幽的一亮,须臾,梳子扣在妆台上掷地有声。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心为之一皱。

    她腰身一直,直直地看着镜子里的男人道:“是呀,我早该听你的,放弃那些计划。如此,也不至于落得如今这个败局!”

    他目光一怔,忽然明白了什么。

    “怎么样,这个笑话你看得还满意吗?”她嘴角一抽,笑着问他。

    他眼神沉沉,默默转向了那些浮动的帘幕,语气平静了许多,“廑王府深不可测,廑王身边更是高手如云,纵然你手下的个个都是精锐,要在寿宴上杀了他,又谈何容易?”

    所谓的败局缘由,他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

    他再次看向她,她疲惫的眼睛忽而一闭,却仍旧掩饰不住那些挫败感。

    局面已定,他不忍心再说一些事后之话,只是忧着神色上前,轻轻握住她的肩,像从前那般唤她:“小喏,收手吧!”

    她漠然睁开眼,起身看了他一眼,“我不会的。”

    那般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这寂寥的宫殿,却是出奇的洪亮。

    看着她转身走开的身影,他心中那些不确定的情绪如海水一般又涌了起来……

    “廑王的手段何等的厉害,今夜你还没见识够吗!”

    她装作没听见,或者说,这些话已经听她说腻了,爬上了榻子,被子信手一扯,便侧睡了过去。

    可是他的声音是那般的不甘心。

    “你自诩计划天衣无缝,可终究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下!”

    “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你斗不过他的。”

    心中一股恨意猛地冲破了疲惫感,她猛地坐起,冷冷地看着他说:“还和从前一样,我江沉吟的仇恨与你王将军无关!你还守你的城,我做我的宸妃,咱们各扫门前雪!”

    《步步为饵》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书海阁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书海阁!

    喜欢步步为饵请大家收藏:()步步为饵新书海阁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qdsohu.cn/16_16277/95493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