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豪杰行 > 第十三章 受人之禄 死人之事
    燕国公子姬职在韩国为质,已近有两年了。

    公子职在韩国形同软禁,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为质他国,处境尴尬,处处需得小心谨慎,以免引起误会。特别是结交豪杰这种事情,更是不能做的。

    所以公子职除开定期去韩王宫中朝拜等额定的礼节之外,此外也就在客舍读书,或与从人外出郊游,如此度日而已。

    公子职最盼望的便是早日脱离这樊笼,回到故国。

    公元前316年,燕王让国与子之,消息传到韩国新郑,韩王笑道:“燕王老矣!糊涂至此。”于是请公子职前来赴宴,席间对公子职道:“你父禅位子之,退位为臣。子之既然掌国,恐难见容于公子。不知公子对此有何打算呢?”

    公子职闻知燕王让国消息,心中也又是惊诧又是担心,但自己只是庶子,地位卑微,对此又有何能为呢?

    公子职在韩国日久,以往父王在位时候,还往往差人前来捎话问候,如今子之即位,已经数月没有人来问候了。

    公子职心下郁闷,韩王为其设宴置酒解闷,见韩王问,公子职便答道:“羁旅之人,位卑言轻,故国有变,令职闻之心乱如麻,不知所从。敢请大王指教。”

    韩王见公子职人物英伟,虽然年轻,言谈却颇有深沉之范,心中感触。便对公子职道:“寡人有心相助公子,怎奈有心无力。公子且暂安心居于新郑,待时机到时,寡人一定相助公子归国。”

    公子职心中忧闷,谢过韩王,退居馆驿,担忧着故国安危,总是夜不成眠。

    不久,燕国蓟城来人,对公子职透露说子之已经尽掌国政,燕王居于别宫,毫无权力。子之又罢黜燕王亲信,严防诸位公子归国。所以半年以来,都不派人来问候在他国的诸位公子了。并叮嘱公子职还是暂时呆在韩国为上,以求明哲保身。

    公子职不禁又更加忧闷,一日,便带了数位从人,来到韩国新郑城郊外,散心解闷。

    行至郊外一偏僻处,荒草之中,见有一废弃小庙,甚为残破,内中供有一人像,模糊不能辨,也无刻字,不知是谁。

    公子职心中怪之,便令人问附近田中耕作老父,老父答言:“此为聂政庙也。立了有一百多年了,早已经无人祭祀。你问老朽,老朽尚还能知,若一般寻常人者,他都不晓得呢。”

    公子职闻言不禁慨然叹道:“如职能够有如此侠义之士相助,何愁心中志愿不能遂呢?”于是便在聂政庙前,鞠躬三番而敬之。

    话说这聂政,为二百余年前的齐国侠客豪杰,胆勇盖世。因为杀了人,为避开仇家而与母亲姐姐一齐来到齐国,藏身与屠者之间。

    时濮阳人严仲子与韩国人侠累为友,两人游学求宦,侠累贫困,生活无以为继,严仲子出身商贾,颇有资材,于是便出资相助侠累,侠累得严仲子资助,求宦得成,被韩哀侯用为相国。

    侠累虽然才学能力出众,但品行恶劣,为人见利忘义。一旦身居高位,便将故旧之人统统忘记了。

    严仲子也有求宦之心,闻知侠累已经位至韩相,于是便前往韩国,求见侠累帮忙通达韩王,侠累恐严仲子来韩国,如果办成,一旦也身居高位,势必将危及自己。竟然恩将仇报,不仅不见严仲子,还处处阻挠严仲子来韩为官,并还暗中派刺客暗杀严仲子。

    严仲子求官不成,差点为刺客所杀,几乎送命。便不能在韩国立足,于是心中大恨侠累,离开韩国,来到齐国避祸。

    严仲子来到齐国,暗中寻访勇士侠客,闻知聂政勇猛侠义,于是访问到聂政母亲与姐姐家的住所,厚相接纳,以自己母亲姐姐事之。此后每隔一段时间便亲自送来金银。聂政闻知此事,便寻见严仲子问道:“客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下帮忙吗?”

    严仲子却说没有,只是欣赏钦佩聂政为人,所以才如此相待。

    而聂政心中知道严仲子必然有要事需要自己帮忙,聂政是侠客,侠客的处世标准是什么?——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这便是聂政的行事标准原则。

    见严仲子相待母亲和姐姐如此之厚,聂政必须要报答,不然就有辱侠客之名。后来聂政又一次问起,严仲子才说明自己与侠累的恩怨,二人已经恩断义绝,不共戴天。

    聂振听后,不禁目眦尽裂,气冲斗牛,怒道:“此种见利忘义之徒,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必然诛之!”

    于是便对严仲子道:“老母尚在,不能行此事,待老母归天之后,聂谋必为仲子手刃此贼,以雪仲子之恨!”

    严仲子亲自跪下为谢,当下馈赠聂政金银更加丰厚。一两年之后,聂政老母病逝西去,聂政办理好后事,道:“是可以为仲子行此事了。”便来到卫国濮阳,见严仲子。

    严仲子道:“侠累身居韩相国高位,宗族势力甚众,义士此行,需要多少车马人等,我当尽量备齐。以此辅助义士成功。”

    聂政笑道:“从卫国到韩国,并没有多少路程,且杀人国相,如果人多阵势大,反而不利于行事,我一人前往足矣。”

    严仲子再拜感谢,长跪不起。聂政哈哈大笑,不顾而去。单刀入韩国,来到国都相府前,见韩相侠累正在府前高坐,周围有持戟卫士数十人,聂政打听得实在,府前坐上那人的确是侠累。于是便登上台阶,突入来到侠累面前,卫士尚不知聂政要行刺。侠累见有陌生人来到近前,正欲问时候,聂政已经从衣内掏出单刀,刺向侠累胸口,侠累中刀,尚欲要令甲士前来护卫,聂政抽出刀来,鲜血喷溅而出,侠累大叫一声倒下,随即一命呜呼。

    聂政手刃侠累,为严仲子报了仇,卫士已经从四面赶来,聂政手提单刀,与众甲士格斗,一番混战,又杀甲士十余人,刀刃已卷,气力已竭,聂政自知不能免,于是横刀笑道:“吾此番不辱侠客之名也。”

    于是用刀划破自己的面皮,以免使人认出自己,血流满面,然后再用刀剖腹自尽而亡。

    韩相被刺,韩王便下令将聂政尸首曝于市上,三月不见人识得。韩国人终究不知刺客是谁,为谁人所指使。

    后来聂政的姐姐得知韩国相国被刺杀,不知刺客为谁的事,便悲伤道:“这必定是我的弟弟做的。”于是前往韩国,见尸首,果然是,哀哭不已。韩人惊问,答言缘由,天下方得知其事。聂政的姐姐也因为悲伤过度而死在聂政身旁,韩人怜悯厚葬之,天下称其为烈。也都暂严仲子善能得士。

    后来韩人为聂朕立庙以纪念,二百余年过去,此事久远,后人渐渐忘记,所以不曾来祭祀聂政庙,庙宇也逐渐荒废弃置了。

    公子职当然知道聂政刺杀侠累的事,今见聂政庙,心中甚有所触,叹道:“当今之世,可还有似聂政这等侠义之士乎?如职能遇此等侠士,必以国士待之!”

http://www.qdsohu.cn/17_17921/81704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