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豪杰行 > 第二十章 昔日行侠 齐国义士
    话说这朱申本是齐国临淄人氏,年轻时候为任侠,为齐国豪杰。

    居于临淄为平民,为人仗义,好打抱不平,相助老弱。又极为孝顺,人多敬仰。在临淄一地小有名声,深知齐国达官贵族,都闻知朱申之名。

    齐国大臣栾氏有一族人,仗势欺人,是临淄有名的泼皮无赖。怕硬欺软,专于侵凌平民百姓。朱申闻知这泼皮劣迹,欲要找到教训一番。朱申的邻居知道这泼皮来历,连忙劝朱申不要去惹他,说是齐国权贵栾氏族人,惹不得。

    朱申便听邻居之劝,不去找那泼皮。谁知这泼皮得知朱申欲要教训自己,被邻居相劝住的事。大怒,于是趁朱申出外,带人前来,先夺朱申友人田产,又见朱申友人女儿貌美,又欲强纳其为妾。

    朱申友人前去评理,反被那泼皮唆使党羽打伤,抢得其女儿去,欲要用强,其女儿逼不得已,便逃出坠桥自尽而亡。朱申友人告知官府,官府中却有栾氏大臣从中周旋包庇,那作恶之人不能定罪,只是将所侵夺田产还了。

    栾氏那族人并未受到丝毫惩罚,反而变本加厉,又前来欺凌朱申邻居,将其打得鼻青脸肿。恨恨道:”让你知晓我的厉害!”

    朱申回家闻知其事,怒发冲冠,目龇欲裂,便对邻居道:“吾必为你报仇!”

    一日,在街上寻见那泼皮等一干人众,朱申上前呵斥道:“泼贼!知道吾是何人吗?吾乃朱申!你为何欺凌吾邻居,逼死其女儿?今日且让你做个了断!”

    那泼皮闻言吃了一惊,但也不怯火,怒笑道:“吾正是要寻你,今番你反倒自来!”便喝令众党羽:“给我打断他的腿!”

    三五党羽便各执棍棒一齐来打朱申,朱申勃然大怒,随即拔腰间佩刀,一刀挥过那泼皮颈项,那泼皮措手不及,随之中刀倒地,血溅三尺,众党羽见之大惊,慌忙丢了棍棒,皆鸟兽散。

    朱申见杀了泼皮,于是匆匆回到家中,便对邻居道:“我今杀了那泼皮,齐国断然不能居住了。他亲戚是齐国栾氏大臣,若知道是我杀了他族人,势必不能容下我。且此事与你也有干系,你也不能再此住了,今你且携带妻子远遁他乡以避祸,我也将离开齐国了。”

    邻居甚为感激,随即立即收拾了细软,弃了房产,携带妻子连夜逃出临淄。

    朱申尚有老母,于是连夜将老母托付给城郊亲戚照料。安排妥当之后,便出城与邻居夫妇会合。邻居夫妇邀请朱申一道投济北城亲戚故人处,朱申说:“我等三人不可同行。尊兄夫妇且望济北城前去,不必担心吾,吾自有安排。”

    邻居不得已,只好将盘缠赠送了朱申一半,朱申只受了其中十分之一,三人在临淄城外,十字路口道别。

    朱申等待邻居夫妇去的远了,才起行,在城郊路边一颗大树上大书道:杀栾氏族人者,临淄朱申也!

    然后又匆匆转道南下,投宋国而去。

    齐国栾氏大臣闻知族人被杀,甚怒,便发私兵前往捕之,待兵士前去缉拿之时,朱申等已经逃走了,军士便出城追之,追之郊外,见道旁大树上题字,知道乃是齐国豪侠朱申所为,于是便分头追捕朱申,朱申藏匿在草泽之中,躲过了追捕。

    栾氏大臣深恨朱申,然一时不能得缉拿。便前去朱申亲戚家威逼,欲要拿其老母,亲戚出面道:“杀人者朱申也,其杀了人,已经不再是老母之子了,与其老母何干?”齐国之法,子女因为自己杀人犯法,不罪父母。那栾氏大臣倒也没法,便悬赏一百金购买朱申之头。

    朱申在宋国住了年余,其母病危,亲戚遣人前来报知。朱申大哭道:“不孝子愧对老母!”于是星夜潜行回到齐国临淄,见了老母最后一面,老母见了朱申,才咽气归天。

    朱申痛哭不已,三日不食,为其母守孝。

    而此时朱申回到齐国的消息已经为为齐国栾氏大臣鹰犬侦查得知,栾氏大臣便遣私兵十余人前擒拿朱申。

    朱申闻知,便将所带身家细软都交付亲戚,托亲戚帮忙处理后事。自己便骑马从亲戚家后门逃跑,兵丁五六人骑马追来,将朱申截住在路途中。

    朱申道:“挡我道者,吾将开杀戒!”

    众兵丁不退,欲要生擒朱申,众兵丁手执兵器将朱申围住,准备以铁链缚拿,朱申大怒,便提铁锥与其博战。

    朱申素来习武,又有勇力,善于使用铁锥,见铁链抛来之时,顺势一闪,躲过铁链,袖中二十余斤铁锤甩出,立即搏杀其中一人。余者皆惊骇后退。

    朱申手执铁锥道:“如有再为难着,以此人为例!”众兵丁见大铁锥闪闪寒光,见之畏惧不敢向前。朱申便趁机骑马逃去,一路连夜不停,驰至宋国。

    回到宋国住地,歇息一日,恐仇家追来,于是又连夜南奔楚国,一连数日,驰至长江边上,盘缠将尽,饥渴疲倦,在江边彷徨徘徊,不知所往。

    江边旷野,四下无人,朱申疲困饥渴,便将马匹在江边吃草,自己躺在草丛中略微休憩。

    少倾,一渔夫打鱼归来,在江边撑船上岸,见江边有马匹吃草,便过来查看,见草从之中有一人正在酣睡,那渔夫观看注视朱申许久,微微叹气,朱申蓦然惊醒,见一渔夫在前,吃了一惊,连忙拿袖中铁锥。那渔夫又叹了一口气,才对朱申道:“观客官面貌,好似亡命天涯之人。”

    朱申道:“你是何人?休得胡言乱语!”

    渔夫道:“老朽已近年过花甲,早年也曾在江湖中行走,意气豪侠。今观客官状貌,正是与老夫当年相似也。且客官乘马至江边,惊惶落魄,老朽便猜知客官多半是亡命江湖之人了。”

    朱申见渔夫清奇古貌,所言尽一语中的,心中暗自吃惊。又环顾四周,无有异样。见渔夫所言诚恳,非奸诈之人,便连忙称谢,将前事相告,叩问老父指导迷津,渔夫得知事情原委,又见朱申是齐人,便对朱申道:“今齐楚二国正结交两国欢好,你若奔楚国,一旦为齐国所知,便必然将被楚人所擒送交齐国,由此不能免祸。而魏国正与齐国为敌,你可前往魏国,隐姓埋名,潜藏身形,便可避得此祸也。”

    朱申谢过渔夫,渔夫见朱申面色羸弱,一问才知数天没有饮食了,渔夫便指着远处一座茅屋对朱申道:“且跟随老朽,回蔽处暂歇,用点饮食。”朱申正饥渴难耐,便跟随渔夫前去茅屋。渔夫将鱼篓中一尾鲤鱼杀洗干净为朱申烹煮了,又蒸了一钵盂稻米饭。朱申饱餐一顿,觉得鱼汤鲜美无比,生平所未有尝过也。渔夫又拿出些银钱盘缠,赠给朱申,用以为去魏国路资。

    朱申大为感激,随即对渔夫下拜道:“老夫此恩不啻于救命,容改日重谢!”

    渔夫呵呵笑道:“老夫观你容貌,便知你为行侠仗义正派之人,今落魄狼狈至此,若被官府缉拿,就伤了天下一位豪侠!老朽今不为别,只为豪侠之义也。所以才馈赠义士鱼羹一鼎,以助义士脱得此厄。”随即吩咐朱申早点上路,望魏国大梁而去。

    朱申再拜称谢,便听从渔夫之言,骑马北上,辗转至前至魏都大梁,一路上果然无事。到大梁后,变姓名为姜甲,隐居于大梁城北郊,以屠狗杀猪为营生。

    大梁城藏龙卧虎,豪侠之风盛行,朱申来此,果然是受到尊崇敬重。时侯嬴有一姊,其父病危,因侯嬴家贫,其姊欲要卖给官府作奴,来换钱救治其父。朱申闻知,便将历年屠狗卖猪所积累下钱财悉数交给侯嬴家,让救治其父,侯嬴一家大为感动,侯嬴便与朱申结为兄弟。

    侯嬴其父得朱申相援助医治,得以续命,然终归病重,半年后逝世,朱申又出钱安葬,其姊为报朱申慷慨相助之恩,也是仰慕朱申豪侠气概,便委身嫁给朱申。于是朱申与侯嬴便又成为姻亲。

    朱申见侯嬴虽然年轻,却也是十分看重义气之人,于是便将自己真实身份说与侯嬴,侯嬴闻知,更加钦佩朱申,朱申在大梁城已经有十来年了。

    侯嬴其姊嫁给朱申,次年便为朱申生下一子,因为是在亥时出生,于是取名朱亥,此时方幼,不到十岁。

    而朱申屠狗杀猪为营生,养家糊口,兼做平时仗义疏财,所以也只是平民,家境比侯嬴略微好一点,朱申欲要奉养岳母,侯嬴死活不让,对朱申道:“焉有子不奉养母亲之理?且姐姐与外甥一家人需得姐丈抚养。我虽然为门吏,俸禄不多,但还能奉养老母。”侯嬴每月的俸禄,一半拿来奉养老母,自己只留一半用。当归彘肩羹是很贵的菜,寻常平民百姓都吃不起,而侯嬴每月必为其母卖两鼎羹汤,时人见之,皆称赞侯嬴事母至孝。

http://www.qdsohu.cn/17_17921/81704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