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新豪门 > 079 朝会上的比赛
    陆庭在程处亮的带领下参观过程府的厨房,厨房很大,器具也多,除了有普通百姓的缸、罐外,还有鼎、镬、鬲、甑、釜等精美的炊具,有些还是青铜打造,用料上乘、做工考究,看起来美轮美奂,精美得可以收藏,然而,这些炊具陆庭一个也看不上。

    看上也没用,没用过,用起来也不趁手,对一个喜欢锅气的人来说,一个炒菜的大铁锅很重要,这是唐初,铁锅还没出现。

    大户人家都眷养有工匠,程府不仅木匠、泥瓦匠,还有属于自己的铁匠,库房里还不少珍贵的铁片,正好派上用上,陆庭也不客气,用笔把锅的大致开状画出来,标上尺寸和要求,程府那两名铁锅看了一会,说东西不复杂,府上有现成的铁板,加工一下就能完成,要是不用雕刻花纹的话,日落前就能打造出来。

    做个菜而己,又不是选美,陆庭让他们马上动手。

    很快,两名铁匠带着两名弟子,弄了一大块铁片叮叮当当就敲打起来,打个半圆的东西不难,难就难在陆庭要求里面尽可能平滑,在打磨方面需要下不少功夫。

    看着工房里存放的各式铁块、铁板,陆庭有些惊讶地说:“处亮兄,没想到府上有这么多铁器。”

    唐初铁器可是稀罕物,普通百姓家也找不出有几件铁器,没想到程咬金府上藏了这么多。

    程处亮不以为然地说:“府上的护卫,经常要修补兵器,俺爹练武,一年到头也损坏不少,就备了些,以前在西市还有一个兵器铺,可惜后来让魏黑子弹劾,不能开了,就把一些剩下的材料搬回府上,这点不算什么,地窖里还有好大的一堆呢。”

    “这里有点吵,陆庭兄弟,我们先出去,他们打造好,自然会来禀报。”程处亮一边说,一边拉着陆庭往外走。

    叮叮当当的声音有点吵,听起来心里也烦,空气中还夹着一阵汗臭味,要不是陆庭拉着,程处亮都不来这种地方。

    陆庭点点头:“好,我们看看游侠鸡做得怎么样了,一会还得搭个小灶。”

    程府铁匠工房很热闹,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此时大明宫的紫宸殿也是热闹非凡。

    今日不是只有元正大朝会,也不是朔望朝会,而是普通的常会,朝会在紫宸殿举行,然而今日参与朝会的文武大臣比朔望朝参还要多,平日可以不出席的勋贵也出席了,就连快一年没上朝的户部尚书崔明贵也带病上朝,虽说不用人抬着榻上朝,可身边也要一名太监搀扶着。

    朝野都知道,今日是秦王府从事中郎杜如晦和太子府太子洗马魏征约定比赛的日子。

    崔老尚书因病大半年没到户部上值,户部侍郎也一直悬空,以致户部积压了大量公务,太子李建成趁李二率兵亲征时,把魏征以借调的方式空降到户部,协助处理公务。

    魏征有才华、有能力,办事兢兢业业,上任不到二个月就见到成效,就是李渊赞赏有加,有意提拨魏征掌管户部,关键时刻秦王挺身而出,指出魏位才不配位,杜如晦比魏征更适合担任户部侍郎的职位,双方一轮争论后,决定手底见真章。

    处理公务很难服众,不同人就有同的标准,户部最麻烦就是税钱的结算,大唐三百六十多个州,每年入国库的钱、布、绢数量惊人,再加年年出征、平叛,支出庞大凌乱,国库岁结现在还没算出来,这也是李二指责魏征能力低下的理由,这次比的是双方结算的能力。

    前面的上奏的事不多,在场人都知重头戏在后面。

    很快,有御前侍卫和太监搬来书桌凳子、笔墨纸砚等物,为了给腾位置,大臣都退到大殿的两边,按双方约定,魏征和杜如晦分回成两队,各带十名队员参与比赛。

    一番礼仪后,杜如晦和魏征各自带坐好,太监向李渊奉上一个签筒,里面的签分别刻着不同的年份,李渊随机抽取一签,签上刻的什么日期就算什么日期的帐,除了杜如晦和魏征,在偏殿还有国子学明算教授组成的人员也在计算,这样也好验算。

    户部的帐都是一式三份,一份留户部,一份呈给皇上,还有一份存底,正好每人算一份。

    李渊把竹筒里的签先左右拨动一下,以示公正,随即信手抽出一条签交给一旁的太监。

    太监看了一下,一边把签展示,一边大声喊道:“武德武德七年十月上。”

    喊完,把竹签放在托盘上,传给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看,二人均表示没有异议。

    一个月分为上中下三旬,这次随机抽一旬,主要是为了公平起见,抽取的都是还没有结算的帐目,一个国家的帐目太大了,要是算一个月份的帐,估计一个月也未必能出结果,现在只计算一旬,还是只计算现钱,像绢、布、绸这类物品不计。

    要不然,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退朝。

    坐在龙椅上的李渊看看面带得色的大儿子李建成,再看看面无表情的二儿子李世民,不知为什么,心情有种莫名烦燥,有些不耐烦地说:“既然无异议,裴司空,交给你了。”

    都说家和万事兴,李渊劝过几次,可兄弟谁也不肯退让,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做父亲取舍不了,很多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可能规退,可惜没有效果,二兄弟已经反目成仇。

    就是最疼爱的小儿子也站在李建成的一边,搅和在一起。

    从情感来说,李渊更喜欢李建成,懂事、贴心,按理也应长子继承,可李家这一份家业李世民出力最多,自己也承诺过把皇位传给他,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李渊知道二兄弟再争斗下去对李唐江山不利,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问题是大唐还没有站稳脚跟,还离不开李世民,就像这次五陇坂之战,要不李世民亲自出征,肯定没这么快解决。

    现在想管也管不了,算了,由他们兄弟争一下,只要不出格就行,反正最近决定权还在自己手上。

    “微臣遵旨。”司空裴寂连忙应道。

    裴寂行过礼,很快让人把相关年份的帐本翻出来,分别堆放在杜如晦和魏征面前。

    一旬的帐目听起不多,搬过来时,一本本的帐册快堆成一座小山了。

    帐册都准备好了,司空裴寂左右看了一下,很快皱着眉头对杜如晦说:“杜中郎,马上就要开始比赛,请作好准备。”

    计算要用到珠筹或签筹,魏征那边早早准备好,还主动磨起墨来,而杜如晦这边一点动静也没有,一个个气定神闲地坐着,没人摆筹,也没人磨墨。

    不会等自己这个主持比赛的人替他准备数筹、磨墨吧。

    “裴司空,我们这队可以随时开始。”杜如晦胸有成竹地说。

    嘴上说开始,可杜如晦还端坐着不动,裴寂的老脸抽了抽,也不再说什么,反正尽了提醒的任务。

    “萧大夫,这场比赛,你怎么看。”一名姓张的御史小声问站在前面的萧瑀。

    萧瑀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老夫看好魏洗马,张御史,你看好哪方?”

    魏征借调到户部后,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手下的人也是从户部抽调的好手,可以说轻车熟路,杜如晦只是秦王府一个从事中郎,没有管理户部的经验,手下那些人也是从秦王府帐房抽调,从明面上看,魏征占尽上风。

    “当然是魏洗马”张御史压低声音说:“算帐可不是耍嘴皮子功夫,凭的是真材实学,普通的记帐怎么跟户部那些做了几十年的老人相比,秦王这次怕是讨不了好。”

    两人说话间,裴寂大声宣布比赛开始。

    话音一落,只见魏征和他的队员每人拿起一本帐册,先登记帐册的编号,然后用签筹或珠签紧张地算起来,一时殿上响上签筹、珠筹相撞时发出的清脆声。

    这次比赛关乎户部的归属,太子府和秦王府都志在必得,许下重赏,看魏征和队员两只手上下翻飞,一刻也没停,就知他们有多卖力。

    萧瑀暗暗点点头,把目光转向杜如晦时,瞳孔一缩,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一样,眨了一下眼再看准一点,没错,杜如晦的队员既没有拿出数筹,也没有磨墨,而是安静地坐着,作为队正的杜如晦好像对宫里的点心很有兴趣,还捡了一块扔进嘴里。

    这不是比赛吗,他在干什么?

http://www.qdsohu.cn/18_18545/88818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