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梦寐以求的金手指呀 > 009章 姐妹交锋
    离开念心苑,魏谨然去了伶香园,魏谨菲的院子。

    自己这个落水的还活蹦乱跳的,她一个害人的却躺下了,魏谨然怎么能不去探望。

    伶香园内静悄悄的,丫鬟婆子都在外头守着。

    “二小姐。”

    “嗯。姐姐在屋里?”

    “是,我……”

    “不用禀报。”魏谨然道,她又示意七巧等人在外候着。

    七巧自然走过去,和魏谨菲的丫鬟玉簪等亲亲热热在一旁聊起来。

    平日里,魏谨菲为了表示和她姐妹情深,总是假装拉着她说悄悄话的。大家也习惯了。

    而魏谨菲表面看着温婉,其实脾气并不好,她交代了不让打扰,丫鬟也真不敢去打扰。

    “既然二小姐要进去就让她进去吧。到时候承受怒火的就是二小姐了。”众人心想。

    魏谨然轻轻推开门,到了内室,发现发热了的魏谨菲并没有病恹恹的躺在床上,而是靠在榻上在绣着什么。

    面若桃花,眼含秋水。

    一会笑,一会皱眉,看着眼前的荷包。

    那荷包一看就是为男子准备的,绣的是墨竹,上书:“蟾宫折桂”。

    魏谨菲估计是想自己的心事,入了迷,魏谨然在旁站了好一会,她都未曾回过神来。

    魏谨然探着头看了看,伸手一把就抢过了那荷包道:“这么好看,是送给妹妹我的吗?”

    魏谨菲突然发现一旁还站着个人,还是魏谨然这个被自己推下水的人,怎么会不害怕。

    她突然就蹦了起来,大叫道:“鬼呀。”

    本来羞红的脸,顿时吓得惨白。

    她再怎么告诉自己魏谨然是咎由自取,也无法真做到神鬼不忌。

    魏谨然看着魏谨菲讥笑道:“大姐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竟然吓成这个模样。”

    她拿着手上的荷包细细的看,魏谨菲女红本来就不差,又下了心思,那竹子绣的栩栩如生。

    “你瞎说什么?”魏谨菲听到魏谨然说话,又看到了魏谨然的影子,自然知道她不是鬼了。

    想想现在是白日,就知道魏谨然已经醒了,她是故意来吓自己。

    “真是黑心肠。”魏谨菲想。

    她刚是真的吓到了,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感觉身上黏黏糊糊的。

    又看到魏谨然拿着荷包细细的摩挲,怎么能不气。

    “把荷包还给我。”魏谨菲伸手去抢,魏谨然却突然转身,让魏谨菲扑了个空。

    “怎么,我的好姐姐。那日将我推下水,赔我个荷包不为过吧。”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别忘了,你是自己落水的,你再敢胡言乱语,我就报母亲去。”

    魏谨菲又一伸手抢过了荷包,小心的藏了起来。

    魏谨然听到魏谨菲矢口否认,也不意外。

    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是那个态度,她这个杀人凶手魏谨然也没报希望她会躲着忏悔。

    男子,蟾宫折桂?

    魏谨然看着魏谨菲这屋里似乎处处都有方启元的痕迹。

    他的字,他的画,还有他做的扇面。魏谨然要再看不出来也就瞎了眼了。

    “那是给表哥的吧?”魏谨然虽然在问,心中却很肯定。

    “你瞎说什么?二妹,你落了水还未好吗?怎么神神叨叨的。一会说我推你,一会又说这话。”

    魏谨菲故意点名魏谨然落水之事,就是为了嘲笑她。

    落了水又怎么样?我推的又怎么样?不是还得忍着?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这里又无外人,魏谨菲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她就喜欢看着魏谨然一副咬牙切齿又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

    魏谨然看着魏谨菲的笑,一阵怒意涌上心头。

    她知道自己的死活魏谨菲并不在乎,母亲都站在她一边,所以她也有恃无恐。

    魏谨然突然有一股冲动,不想再忍受,想现在就掐死魏谨菲报仇算了。

    但转念一想,自己好不容易活过来,怎么能为了这样的恶人赔了性命。

    她还未活够呢。

    上天垂怜她定然不是为了让她和魏谨菲同归于尽的。

    “表哥吗?”魏谨然想。书中常言,剜心之痛,何以复加。

    “那我就让你心中所念所想,都成空吧。”魏谨然想。

    现在回忆起那日的一切,魏谨然也明了了。

    那日,自己觉得在屋中无趣,所以到园子中逛逛。因见天寒地冻的自己的表哥竟然在园中作画,十分好奇。

    走过去一看,方启元画的竟然是夏荷。

    所以,她笑道:“表哥真是厉害,对着这满目萧条之景竟然能画出如此美的画来。”

    方启元却笑着说:“眼中无景,心中有景。”

    没想到这时魏谨菲就沉着脸过来了。魏谨然还以为她是为了前日父亲捎回来的东西呢,就懒得理会。

    而她那表哥可谓是风流才子,最是放诞不羁了。女子在他眼里,除了美就是怜。

    看到魏谨菲绷着脸,自然使尽解数将魏谨菲逗笑了。事情也就过了。

    没想到,方启元走后,魏谨菲说有事相商,把她引到池旁。也不知道她是早就谋划好了,还是临时起意,在自己将要离开之际,推了自己一把。

    冬天路面打滑,魏谨然穿得臃肿,反应不便,情急之下想要自救,反倒跌入池中。

    自己虽未死,却掩盖不了她的心狠手辣。自己虽未死,也无法抹去她曾经做过的事情。

    魏谨然想着魏谨菲那费尽心机的荷包,笑了。

    魏谨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道:“听闻大姐病了,小妹才前来探望。既然姐姐无事,我就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为表哥绣荷包了。”

    “你……你瞎说……这荷包是为二哥绣的。”

    她二哥,魏思贤比方启元大些。读书比不过方启元,但也快下场了。说为他绣的荷包也说得过去。

    “是吗?那二哥定然会喜欢的。我这就告诉二哥去。”

    魏谨然说完这话,就径直的走了出去。

    “七巧我们走。玉簪,姐姐病了你们可好生照顾。”姐妹情深,谁不会演。

    魏谨然走后,魏谨菲大发了一通脾气,她本想罚看守的丫鬟,竟然不通报就放魏谨然进来,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但又怕自己做得太过,外人有所怀疑,也只能做罢。

http://www.qdsohu.cn/18_18801/8469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