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二哥……”几人见了伍朝鸿,赶紧围过去。

    就像狗儿见了肉骨头似的,魏谨然真不懂魏家这副样子。就算兄弟姐妹间熟稔了一些,也太过了吧。

    再看他身上那花花绿绿的配饰都是几个妹妹的杰作。难怪外人都道伍朝鸿是脂粉堆里长大的。

    “二哥,花呢?”伍慈英嘟着问道。

    伍朝鸿无奈的给几人,一人递了块石头。

    “二哥,不是说去采花吗?一块破石头我才不要呢。”

    “不要就还给我。要赏花自己去。或者让丫鬟婆子去采。我一个男子,去采花像话吗?”

    伍朝鸿又道:“怎的堵在这里了。原来是魏二妹妹呀,和老夫人来上香呢。”

    魏谨然看着伍朝鸿一副刚见到自己的样子也不拆穿,点了点头。

    “母亲去听讲经了,等她回来,再去拜见老夫人。”伍朝鸿道。

    在人前,或许应该说在某些人前,伍朝鸿看着反倒是他们伍家最知礼的一个了。

    “祖母也去听讲经了。估计一会就和伯母遇上了。”

    有伍朝鸿像柱子一样的插在中间,两边也着实闹不起来。

    魏谨然回了院落。不一会宁文琴就回来了。

    快到午时,魏家老夫人确实是和伍夫人一起回来的。

    伍夫人郭敏珍扶着魏老夫人,回到魏家院子。

    “去,让少爷和小姐们过来拜见。”郭敏珍对着丫头吩咐道。

    “是。”

    丫头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伍家哥儿姐儿就过来了。

    午时,两家人就在魏家院子一起用斋饭。

    就伍朝鸿一个男子,又不好把他单撇了出去,他就只好不尴不尬的坐在桌上用饭。

    伍朝鸿也没有坐在姐妹堆中,他就一个人找了个空位坐下,左右都空着,反倒有些遗世独立的感觉。

    虽说食不言寝不语,但两家人在一起光吃也是会尴尬的,伍夫人郭敏珍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将众人夸着。

    没想到中途伍慈晴却“噗呲”一笑,众人都觉得莫名其妙。郭敏珍瞪了她一眼。

    “母亲,我……我只是看魏二妹妹添了两次饭,所以才一时惊讶罢了。”

    伍慈晴一解释,就将众人的眼光都引到魏谨然身上。

    伍慈英一边道:“少见多怪。”

    一边又笑道:“确实吃得多。”

    魏谨然整个脸羞得通红,不敢再吃:“先前走了些路,有些饿了。”

    郭敏珍笑道:“都是我家大姐儿不知礼闹了笑话。二姑娘正长身体呢,是该多吃点。”

    伍朝鸿却似乎没发现这方动静,对着一旁的婆子道:“再给我添一碗饭。”

    最后他硬生生的吃了四碗。魏老夫人一直道:“多吃点好,多吃点好。身体健壮。”

    魏谨然的事就被人忘到脑后了。她在心中决定,以后没什么大事再也不和伍朝鸿吵了。

    用完饭午歇时,魏老夫人看着魏谨然道:“平日里是不是没吃饱?”

    魏谨然赶紧跪下,道:“祖母,我给您丢脸了。”

    魏老夫人扶着魏谨然,笑道:“你这傻孩子。民以食为天,这有什么好愧疚的?”

    “也是现在,这女子都讲究弱不经风的,真要出个什么事,跑都跑不动。”

    魏老夫人叹道。

    “以前你父亲也和你一样,吃得多。但在外头,他还是忍着的。”

    魏谨然知道这次是自己的错,不管平日用多少饭,在外人面前确实应该注意着。

    只是,她也是怕一会肚子“咕咕叫”了丢人,才小心翼翼的添了一小碗饭,谁知道伍慈晴那棒槌却喊了出来。

    “平日也饿吗?”魏老夫人问道。

    “有时候晚上饿。”其实也就是最近的事。

    “嗯。屋里多摆着糕点,饿了就垫着。”

    “嗯。”

    午歇后,两家一起离开。

    伍夫人是个能说会道的,她坐上魏老夫人的车一起逗趣。

    魏谨然就被挤了下来。

    魏谨然只好去挤伍家的车子,但伍家的姐妹也不待见她,宁愿三人挤在一起。

    魏谨然反倒落的清静。

    伍朝鸿骑马跟着,一会儿疾驰,一会儿又轻快的小跑。

    这路上了除了他们两家也没人,魏谨然带着帷帽,挑开帘子羡慕的看着伍朝鸿的惬意。

    “还是男子好。”可惜了,这些自己都不会,也没处学去。

    就算自己学会了,估计也无法像这样在树林中惬意的奔驰,只能让人在一旁牵着小跑。

    伍朝鸿看到魏谨然撩帘,马上奔了过来,挑了挑眉,道:“怎么了?想学?”

    魏谨然撇了撇嘴,道:“还是仔细点,莫马前失了蹄,就不好看了。”

    师傅太差劲,能学到什么?

    伍朝鸿摸了摸身下的红豆,想自己骑得这么稳,魏谨然都没有看出来吗?

    “真是狗眼看人低了。”

    前面的马车上伍慈英探出头来,喊道:“二哥,你骑慢些,莫蹦来蹦去的,摔着了。上次……”

    “停!多少年前的事了,还拿来说嘴,你们女子不是最讲究谨言慎行吗?”

    伍朝鸿赶紧阻止伍慈英说下去。

    “谨言慎行,不就是说魏慈晴是个长舌妇吗?”魏谨然只能憋着笑。

    伍朝鸿瞥见却以为魏谨然是在笑话他。将魏谨然的脑袋往车厢一按,就跑了。

    伍朝鸿骑马很稳当的,只是前几年几个妹妹闹着要他教骑马,他不耐烦,假装从马上摔了下来,就没有人再缠着他了。

    没想到这事却被伍慈英拿出来讲了。

    跑开的伍朝鸿不一会又跑了回来,他往车厢里塞了一包东西。

    “什么?”魏谨然打开一看,竟然是桂花糕。

    没想到他一个男子还随身带着这个,魏谨然问道:“你吃那么多还未吃饱?”

    “已经吃撑了。”伍朝鸿揉揉肚子,他那碗可不是魏谨然她们那样秀气的小碗。

    “呵呵。”魏谨然偷笑起来,赶紧吃了两块,又给伍朝鸿偷偷的塞了回去。

    “你拿着吃呗。”伍朝鸿道。

    “不了,到时候被你家几个妹妹看到又要被人说了。”

    当时伍慈晴点炮,伍慈英帮腔,伍慈芳什么都不说就坐在一旁笑。

    魏谨然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她们确实烦了点。”伍朝鸿道。

http://www.qdsohu.cn/18_18801/84696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