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世界另一面 > 第一卷 初现 第五十九章 打坐
    主持人把最后一个机会给了一名穿着很时髦的女记者。

    “谢谢主持人,我是头版的记者,我想问王丹先生一些问题可以吗?”女记者娇嗔浅笑看着王丹,就差两眼放电了。

    “这位记者姐姐,您刚才也听到了,吕局长说案件还没有侦破,很多细节还不能公布。我对这个案件既不了解,也不知道哪些该说或者不该说。所以您还是别问我了,问吕局长吧。”王丹跟着吕强现学现卖。

    “不不,这个问题跟案件无关,您一定可以回答。。。我是代表头版的广大读者,尤其是女读者问的——王丹先生,您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有。。。”

    网络弹幕上一片欢呼。

    “那您以前有女朋友吗?或者说,您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这。。。跟案件有关系吗?。。”王丹不想回答,也不好意思回答。

    “是没有关系,但跟我们的广大网友有关系。。。您也知道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咱们就聊点轻松的话题吧。”女记者忽闪着大眼睛看着王丹,啪啪啪地放电。

    王丹看着她,眼光却飘向了远方。

    那间不大的咖啡厅,夜幕逐渐降临,温馨的灯光亮起,郁可欣柔美脸上那抹娇羞的粉红。无聊的话题却能兴致勃勃,第一起牵起她的小手,第一次触到她嘴唇的温柔。。。。

    可惜这一切美好,已经从她记忆中消逝。本以为品尝到了初恋,却转瞬化作海市蜃楼。。。

    在众多媒体的特写镜头中,王丹坐在那里眼望虚空沉默不语,眼神中抑制不住的那缕惆怅清晰的浮现。

    一时间会场安静下来,在众人视线的焦点中,是一个陷入浓浓思念的忧伤男孩。

    网络中弹幕寂静了一阵,一条发言打破沉寂:

    “我的心为什么突然这么疼”

    “那个被他爱上的女孩真是太幸福了”

    “我觉得那个女孩是最傻的女人”

    “那个狐狸精记者你快闭嘴啊!不要再让我的丹哥哥伤心。”

    “我要赶到他的身边,把哀伤分给我一份吧。”

    “兄弟我理解你,咱们都一样,长得越帅被伤的越深。”

    “滚!”

    “咳咳,”主持人拿起话筒给王丹解围:“这位记者,我刚才说过不要问嘉宾的隐私问题。好了,招待会的时间到了,感谢各位媒体朋友的参与,请大家顺序离场。谢谢。”

    。。。。

    在未知的房间,夜猫面前的屏幕上不断跳出通讯窗口:

    “喂,猫妹妹,怎么回事啊,这个王丹怎么好像爱着别人?”

    “妹妹,你放心,我军刀不光玩网络厉害,也有的是办法玩这个负心的小子。”

    “就是,他怎么能这样。头,我把那个小三的老底挖出来。”

    “都闭嘴!!”

    夜猫愤怒地打出一串字:“老娘的事情不用你们管,都关机睡觉!”

    “。。。可我刚睡醒啊。。。”电源嘟囔。

    夜猫二话不说一串逻辑炸弹扔了过去,炸的电源哇哇大叫:“啊,猫姐我错了,我马上就去睡觉。。。。饶命啊。。。”他的头像很快变成灰色,网络被夜猫蛮横地截断。

    “猫猫姐,我可什么都没说,都是白狐姐在胡说八道。”蜘蛛赶紧把自己摘清楚。

    “好吧好吧,睡觉是女人的美容剂,美容永远在路上,我走了,拜拜猫猫妹。”白狐也不愿意惹生气的夜猫,而军刀早就老老实实自己下线了。

    看着安静下来的屏幕,夜猫嘟着嘴生闷气:那个郁可欣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得漂亮点。。。胸大点吗?我的也不小啊。她低头看看自己衣领里面,自信地点点头:哼,就是不小。

    。。。。。。。。。。

    王丹沉浸在对郁可欣的思念中,浑然没有注意到记者招待会已经结束,直到主持人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发现现场的记者都没走,一个个对着他拍照。他这才慌乱地离开会场。

    来到休息间的时候,其他领导已经走了,只有吕强和韩思妍正在交谈。韩思妍见王丹进来,朝他点点头,继续向吕强汇报:

    “吕局,刚才凯特大厦专案组来了电话,案件有了重大进展。。。。”

    吕强抬手打断了韩思妍的汇报。他也见到王丹进来,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件事跟王丹也有关系,招手让王丹过来:“王丹,怎么样,心情好点没有?”

    “没事了,谢谢吕局长。”

    “没事就好,年轻人嘛,谁还没有经过点感情挫折,过段时间就好了。”

    韩思妍没有参加记者招待会,但是在休息室看了直播。她知道王丹和郁可欣的事情,安慰道:“别发少年愁了,我说过你的人生大事包在我身上。”

    “哈哈,这就对了,我们津北市局有不少年轻漂亮的警花。小韩啊,记得帮王丹物色一个。。哈哈。”吕强跟着起哄。

    王丹无奈地看着这两位:“二位领导,别拿我开玩笑了。您们要是没事我先走了。”

    “别走,别走。”吕强拦住了他:“正好凯特大厦失踪案有了一些结果,你也是当事人,一起听听,帮我们分析一下。小韩,你接着说。”

    王丹听到凯特大厦失踪案,心里一紧脸上严肃起来。这个案件他确实经历了不少,就连初恋都是因为这个案件失去的,当然很有兴趣听听案件的来龙去脉。

    “好,那我从头说一下。凯特大厦失踪案在清查同案嫌疑人的过程中,发现有两名保安跟那个死去的清洁女工有特殊关联,特别是其中一名已经被证实为负责抛尸。但当我们要拘捕这两名保安的时候,这两人同时失踪了。”

    “后来我们根据对方使用的手机进行追踪,找到了几个两人可能的落脚点,细节我就不说了啊,反正你也听不明白。”韩思妍倒不是瞧不起王丹,只是觉得说太多专业方面的事情对王丹没什么用。

    对这个做法王丹倒是很认同,年轻人骨子里都有点性急,他也想快点知道结果。而且追踪关联手机这件事还是小蚊子提出的思路,他早就知道了。

    “这几天由于狂犬案件的干扰,专案组的同志都被抽调,只保留了一个三人小组在排查,所以进度有点慢。但今天他们终于找到了对方最后的落脚点。。。”

    “找到他们了?人抓到了没有?”吕强追问道。

    “找到了,人也抓到了。”韩思妍汇报的时候脸上有一丝无奈,王丹觉得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果然韩思妍接着说:“但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死了。这是现场同志传过来的照片。”

    韩思妍拿出警务通平板,打开文件递给吕强。见王丹在旁边探头探脑,说道:“你也看看吧,现场不是很恐怖,没什么血腥场面,不用害怕。”

    王丹把头凑过去,看吕强一张一张地翻现场图片。

    这是一间普通的民居,标准的一室一厅小面积商品房。进门之后就是一个饭客两用的厅,估摸着有二十平米的面积。

    厅里的布置非常简单,简直可以说空无一物。只有在大厅中间的地上放着几个蒲团。其中两个蒲团上有两个人正在垂首盘腿坐在上面。从特写照片上看,两人穿着很整洁,只是双目紧闭,脸色灰败。

    韩思妍在旁边解说:“我们的人进去的时候,确认这两个人已经死去多时。提取了指纹进行对比,确认正是凯特大厦失踪的两名保安。技侦的同事也勘察过现场,认定现场没有搏斗痕迹,尸体也没有移动过,应该是死亡的第一现场。法医做了现场检测,初步推测两人死亡的时间是在一天前,大约就是东南小学狂犬案发生之后一两个小时。”

    “这么巧?”吕强皱起眉头。

    “是有巧合,准确的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需要把尸体带回局里进行解剖。但奇怪的是这两人死亡的地点与东南小学相距较远,直线距离超过了五公里。王丹,修灵的人有能力控制五公里外的灵或者动物吗?”韩思妍问

    王丹摇摇头:“超过五公里?我肯定不行。之前没有认真测试过,但我在修炼中大概能吸引周围五六百米范围内的自然灵。别的人行不行不好说。。。姐,我可真不是专业人士啊。”

    “你平时不是吹牛你挺厉害的嘛,把我们吕局唬得一愣一愣的叫你大师,哼。”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大师啊。。。”

    “别闹了,”吕强打断了两人的斗嘴:“王丹小朋友,不管你是谦虚也好,还是事实如此,但跟我们这些人比总算是专业人士了吧。你估计一下,这两人有没有可能具有远程控制恶灵的能力?”

    被韩思妍抢白一句,再加上跟王丹逐渐熟了,吕强也不好意思再称王丹大师,而是改称小朋友了。这让韩思妍暗自撇嘴,自己这位局长还真是实用主义,人还没走茶就要凉啊。

    王丹倒是没觉得什么,吕强之前一口一个大师把他叫的浑身不舒服,鸡皮疙瘩掉一地。

    想了想说道:“吕局长,如果按照我对修灵的理解,这两个人应该不会有这种能力。因为这种能力要比我现在有的本事大了很多。如果具有这种能力的人不应该随便就死吧?。。。哦,我的意见仅供参考,千万别误导了您们的破案。”

    “不会不会,我们破案也有依据和套路的。多听各方面的意见只有好处,至少你启发了我们,假如这两个人能与东南小学案件有关,那么就不会是个小人物,也就不该这么轻易地被修灵组织放弃。”

    韩思妍也点点头:“假设这两人与东南小学案件关系不大,那么他们死亡的时间可能只是一种巧合。”她伸手点开一张图片:“在现场发现了一部被砸碎的手机,SIM卡没有找到,怀疑被破坏或丢弃。技侦的同志已经把手机残骸带回,看看能否从残留的芯片中找到通话记录。”

    “哼,看来这些邪教这帮人除了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之外,对现代科学的发展还是不了解。都什么年代了,以为把SIM卡扔掉我们就查不到通话记录了吗。”吕强找回点心理平衡。

    “是的,即使手机芯片损毁严重,我们也可以查到序列号,从运营商那里调出通话记录。如果序列号也毁坏,还能按照范围查通话大数据,排除正常用户,缩小范围。”

    “哇,现在你们的手段这么先进,那不是想查什么都能查到了?”王丹一直以为侦破案件就像电影那样,靠大面积撒网调查,警察拿着个小本本做记录。然后忽然某个机智的侦察员火眼金睛,发现了犯罪分子留下的蛛丝马迹,最终将犯罪分子落入法网。

    闹半天,现在破案也跟搞科研似的,一套流程下来就搞个七七八八了。

    “切,这你就外行了。不光这些,你以为天网系统是干什么用的?你知道什么叫基因成组技术吗?哼,如果没有这么多先进的手段,你以为G安部敢随便喊出命案必破这个口号吗?破不了不是让公众笑话。”

    “真的是命案必破啊,我看网上一直说是你们警察在吹牛,说是因为没破的案件就不报出来,报出来的都是已经破了的。”

    “你懂个P,知道中国的命案侦破率多少吗?96%!世界第一。”

    “那还有4%呢。。。”王丹习惯性跟韩思妍顶嘴。

    “还有一些是偏远地区,实在没有线索。比如有人在无人山区走路,不小心摔到山沟里。尸体可能几十年都没人能发现。你说这种案件怎么破。。。。你小子跟我抬杠是不是。”

    王丹躲着韩思妍的巴掌:“好吧,好吧,我错了。。我也希望你们命案必破啊,生活安全谁不愿意。”

    “好了,消停一下。”吕强无奈地看着打闹的两人,他也觉得好笑,平时精明能干的韩思妍,遇到王丹就总会干出跑题的事。

    “来,王丹,你能看出这两个人死前正在干什么吗?”吕强把警务通递给王丹。

    王丹仔细看了一会儿,略带不屑地看着吕强说:“这还看不出来吗?。。。他们在打坐。。”

    这次连吕强都有揍王丹的冲动了。

    。。。。。。。。。。。。。

http://www.qdsohu.cn/18_18891/86673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