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科幻小说 > 蓬莱小娇妻 > 第27章 混账
    李崇昭心中微微一触,他看着孟妤的身影渐渐在雪中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直到再也看不见。

    那雪中还有一个人也在看着孟妤的身影,沉木只是看了一眼,便再没有抬眉。

    无怨无悔吗……

    他问自己。

    却并没有一个人来告诉他答案。

    ——

    内阁里温暖异常,龙涎香气绵长。

    一抹明黄在高高的龙椅上端坐着,李承汜在他身旁落座。

    李崇昭微微皱眉,却还是一丝不苟的跪下,行礼。

    皇帝已经不年轻了,胖胖的身子里像是填充了棉絮,让人看上去觉得勉强有些精神。

    皇帝看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孟家那丫头呢?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吗?”

    李崇昭回答:“孟小姐只是与儿子顺路,想到还有要事便先行回府了。

    皇帝笑了:“是吗?”

    李崇昭低头:“儿子不敢欺瞒父皇。”

    李承汜也笑道:“二哥在外面站了好一会了,父皇此刻还要二哥站着回话吗?怕都要僵成个嘎嘣脆的冰块了。”

    皇帝爽朗的声音在室内响起:“就你话多。”话罢对李崇昭道,“快坐下吧,别冻着了。”

    李崇昭坐在李承汜身旁:“多谢父皇。”

    李承汜看着他笑:“我方才还再纳闷呢,二哥一早进宫要见父皇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李崇昭心中一惊,孟妤的话仍在他耳边回响。

    “王爷,这天下之大,再无你可退之地了。”

    他闭上了眼。

    良久,再度起身,郑重跪在皇帝面前。

    皇帝挑眉看他。

    李崇昭伏首道:“父皇,儿臣斗胆,请陛下赐婚。”

    李承汜微微一笑。

    皇帝懒懒的问道:“赐婚便赐婚,你这么跪着做什么,起来回话。”

    李崇昭却动都不动:“儿臣不敢起来。”

    皇帝的笑声更大:“你是朕的儿子,朕能不知道你是个什么心思。说说,看上了哪家的丫头?”

    李承汜温润缓缓道:“二哥与孟小姐青梅竹马,想必是要求孟小姐的婚。”

    皇帝的笑意凝在脸上,他悠悠道:“崇昭,是吗?”

    李崇昭直起身子,直视皇帝,面上严肃,确是不容动摇的坚定:“不,儿臣要娶的不是孟小姐,而是儿臣府里的一个民女。”

    室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只听到茶盏碎裂的声音。

    迎面的砚台砸过来,鲜血瞬间模糊了他的视线。

    雪停了,可却没人有心思去庆幸。

    此刻的皇宫里,皇帝的内室外,一排的侍卫并列站开,手中执着厚厚的刑杖。

    皇帝由苏总管搀扶着,裹着厚厚的貂皮毛领,冷冷的看着跪在雪地里的人。

    那人几乎是半跪半躺,施了杖刑的身体已经直不起来,身下都是血渍,却仍旧固执的要直起脊梁。

    在他身后,沉木也跪在雪地里。

    皇帝看着一脸固执的李崇昭,冷声道:“朕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话罢便要再用杖刑。

    李承汜急急站出来,跪在李崇昭身边,伏首道:“父皇,不可再动刑了,二哥已经知错了,求父皇原谅二哥这一回。”

    皇帝面色稍霁,看着李崇昭一张脸被血色所污,终有不忍:“朕倒是看不出他有丝毫悔过之心。”

    李承汜急忙转身看着李崇昭,轻声劝慰道:“二哥,你这是犯了哪门子的糊涂,快跟父皇认个错。”

    李崇昭额上先前被皇帝用砚台砸破,此时血渍糊在脸上,被雪水冲掉一些,甚是狼狈,哪里可见平日里的潇洒模样。

    他却痴痴笑了起来,压低声音看着李承汜:“四弟,你不累吗?”

    李承汜一愣,因是背对着皇帝,所以除了沉木与李崇昭,无人看见他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神色:“二哥,你在说什么胡话?”

    李崇昭却再不看他,只是直起身体,疼痛使他每一寸肌肉都在拉撕嚎叫,可脸上却仍旧平静,他看着皇帝:“儿臣无错。”

    皇帝一连叫了三个好字,气的整个人都在颤抖,苏总管连忙扶住他,看着从小看到大的小王爷,终有不忍,也劝道:“王爷快少说几句吧。”

    皇帝却挥开他,对身旁侍卫命令道:“把四皇子拉开。”

    李承汜挣扎不得,只得被侍卫控制在一旁。

    皇帝恨声道:“你这一身反骨的混账东西,朕今日便好好教训你,让你再敢忤逆犯上。”

    话罢命令侍卫再施杖刑。

    空旷的雪地里,只有棍棒抽打,却听不见呼痛声。一些胆小的宫婢们简直不敢去看。

    李崇昭的衣服湿了又干,因为疼痛而出的冷汗,流下的血液,沾上的血水,一次次的湿了衣襟,却又被冷风一次又一次的吹干。

    他的额上全是汗,施杖刑的侍卫没有一个敢放水,又或许是其他后宫中皇子的母妃早有叮嘱,有些棍棒竟然直接打在了他的脊背上。

    只是十棍子,他的大脑已经有些模糊。

    远远一侧的皇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总管却不得不提醒道:“陛下,再打下去,小王爷非死即残啊。”

    皇帝恨恨道:“这种逆子,死不足惜。”却还是命人住了手,但那火气却还未消,目光所到之处看到了李崇昭身后的沉木,随手一指道:“小王爷平日里惯是信了这些腌臜小人的话,主子被打,却无动于衷,可见是个无良心的。”他冷冷看向沉木,“来人,当场将人杖毙。”

    李崇昭原本模糊的神智却又清明了一些,他用尽全力,却只能弯弯手指,想要说话,喉咙里尽是鲜血。

    于是立即便有侍卫上前,或许是奴仆的原因,那棍杖也不再避着什么地方。

    为首的一个侍卫便狠狠一棍子打下去,沉木措不及防,一颗牙齿滚落,满嘴鲜血,滴落在身下的雪地里。成了一个个红色的小空洞。

    他皱了皱眉,眼神一偏,却不知看向哪里,而后一言不发。

    如雨一般的棍棒打在身上,他没有李崇昭那么好命,只听到一声脆响,左腿的骨头直接被打断。

    尽管如此,却一声不吭。

    皇帝冷冷道:“全都是混账东西。”

    就在最后一棍朝着沉木的脑袋上击去之时,李崇昭也不知从哪儿攒来的力气,生生替他拦下了。

    那木仗竟当场折断。

    李崇昭猛的一口血吐了出来,连鼻子里都喷出血沫。

http://www.qdsohu.cn/20_20121/90319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