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四章:伪装的现场
    一大清早,就看见有人围在那里,像是在看什么热闹似的。

    在一旁询问的警察有些眼熟。

    想起了之前在便利店时,似乎就是他。那么,此人就是专门负责侦查盗窃案件的搜查三课的人了。

    这是回家的必经之路,所以她会经过这里,并不会显得奇怪。

    “有人受伤了吗?”

    “没有,当时家里没有人。”

    “是谁报的警?”

    “房主,听声音是个男的。不过当时好像喝醉了,根本不记得报案当时的情况,像是在胡言乱语一样。”

    “失窃的东西是什么?”

    “现金,还有几个珠宝。”

    了解情况之后,青海川棠打了一个响指,解除了对他的催眠。同时再利用幻术,让自己进入到房屋内。

    一般来说,盗窃犯的目的是钱财。但某些时候,会因为某种原因,从而使盗窃升级成了杀人事件。

    屋子内,东西的摆放十分杂乱,一幅一看见就知道家里进贼了的样子。

    地上还有很明显的脚印,给人的感觉是,这是一个不谨慎的小偷。

    按照一般思路来说,从房间内提取到指纹,然后查一查有前科的人,很快就能将对方逮捕归案了。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根据脚印,青海川棠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卧室内。

    房间内有些杂乱,但被单却是新的,似乎是刚换不久的样子。屋内的装潢比较现代化,但被单的款式看上去,却有些老气,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床头柜上,摆放着一瓶安眠药。

    窗户虽然是关着的,但并没有被锁住。

    顺着脚印,嫌犯又来到了第二间卧室。

    桌子上摆放着课本,看书封应该是一名高中生。

    房间同样显得杂乱,床上还摆放着游戏机和手办,看样子昨晚上应该没有回家。

    只是明明是高中生的房间,却挂着一些成年男子的服饰。

    接着,青海川棠又来到了第三个房间。

    这里倒是十分的整齐,或许是里面布置得太过简洁,让人觉得不翻找也无所谓。

    桌上摆放着相框,里面的照片说明这住着的是一对老夫妻。一旁还摆放着几个手串,虽然是木质的,看上去也普通了些,但价值也应该在五十万日元左右。

    青海川棠下了楼,继续观察着各个房间——

    卫生间和厨房都没有脚印。

    客厅虽然被弄得一塌糊涂,但是空调、电视机之类的家电都完好无损。当然,也不排除因为太大,觉得不好搬离,所以没有偷走。

    但款式都挺新的,想来也应该值价。

    如果是为了钱的话,为什么只是偷走了一些现金,还有几个珠宝,真正值钱的却没有带走?

    每个小偷都有自己的目的和专业。

    如果是珠宝,主要是卧室;如果是现金,主要是包包和锁着的抽屉;如果是电子产品,就没有必要到处乱翻。

    所以这一切,都显得有些刻意了。

    而且这么明显的脚印......所以,偷东西很可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在二楼的卧室,有人死了。

    并没有发现尸体,说明已经被人处理了。

    更换的被子,就是最好的证据。

    青海川棠离开了房屋,来到了外面,解除了自身的幻术。

    自己的母亲没有回家,当儿子的应该很是着急,很可能去报案。到时候,只要警方搜寻一下,就可以知道这里是案发现场了。

    所以,自己这是单纯的满足了一下好奇心吗?

    青海川棠摇摇头,准备回到家中。

    却在经过某个路口时,发现了高木涉。他面前有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男孩,极力在说着什么,但是对方却表现出有些无奈的样子。

    “我不报失踪了,我报杀人好不好?如果是杀人案的话,应该是由搜查一课负责吧?”

    高木讪笑着:“这个,报案也不是随便乱报的。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请你先冷静一下......”

    “可是,如果不快点找到的话,我妈妈真的会死的!”

    平野嘉树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句话的。

    “警方办案也是需要流程的。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

    青海川棠叹了口气,掏出笔和本子写下了几行字,并递到了平野嘉树的面前。

    上面写着之前盗窃案发生的地址,末尾还问了一句:你是这家人的孩子吧?

    平野嘉树点点头,有些疑惑:“你是不能说话吗?”

    青海川棠想了想,在纸上写道:暂时不能。不过,已经可以确认是伪装成盗窃的凶杀案了。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

    毕竟眼前这人的表现,着实有些奇怪。

    青海川棠由继续写道:一个路过的假面骑士,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是凶杀案,那不就应该由搜查一课负责吗?如果被当做普通的盗窃案处理,不就等于让被害者蒙冤,让加害者逍遥法外吗?

    写完之后,青海川棠感觉手有点酸酸的。

    然想到了什么,莫名想给自己一巴掌。现在都有智能手机了,为什么不直接用手机打字呢?

    “可是,我们并没有接到相关的报警啊。而且那里已经有警察负责了,如果是凶杀案的话,也一定会联系我们一课的。说不定你妈妈只是和父亲闹了别扭,然后离家出走了,说不定明天就会回来了。所以你千万别着急好吗?”

    平野嘉树抿了抿嘴唇。

    “我要走了,还要上补习课。”

    说着,便转身准备离开。

    青海川棠想要叫住对方,无奈已经没法发出声音来。

    “你爸爸和妈妈,是经常吵架吗?”

    “柯、柯南?”

    高木有些惊讶地望着他,不知对方是何时出现在这里,又听到了多少消息。

    平野嘉树顿住了脚步,但并没有回过头。

    “你找到警方,不就是因为妈妈比补习课重要吗?”

    平野嘉树终于转过身来,看了看柯南之后,又打量了一下高木。

    “我没法相信警察,因为他并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这个......”

    高木讪笑着挠了挠头。

    并非是他不相信,而是警方有一套自己的办案流程,并非是那么的自由。总有一些规则,束缚着他们。

    青海川棠开始回忆细节:家具是旧的,但家电都是新的。家里有很多刮蹭、砸坏的东西。仅看划痕,就会发现有些时间了,不排除曾受过家暴的可能。

    第一个房间内,并没有夫妻生活的痕迹,只有着女人的用品和衣服。而儿子的房间内,却有着一些成年男性的服饰,很有可能,父母是分房睡的。

    “在妈妈的房间里......看见安眠药了,有很多。我网上查过,只要吃上十几二十几片,就可以致死。”

    不,安眠药虽然减少了一些,但她并不是自杀。

    因为如果是自杀,那么应该能在房间内发现尸体。即便是她找了僻静的地方寻死,也应该将床头柜上的安眠药拿走,而不是摆在那里。

    “可是,这也只能算作是自杀啊......”

    因为忍受不了家庭暴力,从而选择了自杀,这样的例子较为常见。

    “总之,只要我们去现场看一下就知道了。对吧,高木警官?”

    柯南笑着眨了眨眼睛,看上去很是天真的模样。

    “话是这么说啦......好吧,我联系一下,看能不能......”

    说着,高木掏出了手机,然后到一旁拨通了某个电话号码。

    平野嘉树低头看着柯南,眼里带着探究。

    沉默了一会后,他说道:“总感觉,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学生。”

    柯南笑了笑,挠了挠头,“我只是经常跟在毛利叔叔身边,所以学到了一些而已啦!”

    “毛利?毛利小五郎吗?难怪你这么厉害。”

    一听到“沉睡的小五郎”的大名,平野嘉树变得肃然起敬起来,“难怪你能说出这些,原来是受到了毛利先生的熏陶。”

    柯南讪笑着,心里说道:其实那些都是我破的案好吗?

    随后,高木等人去往了案发现场,而青海川棠则是选择了回家。毕竟也不熟,没必要参合进去,而且有柯南在,相信不久就会找出凶手了。

    死者平野沙纪,女,36岁,长期遭受丈夫殴打。因为性格懦弱,所以一直忍气吞声。

    死前,吃了安眠药,但这并非是致死原因,因为用量只够入眠。

    表面和谐的家庭,就像是一场明知道虚幻,却不愿意醒来的美梦一般。因为平野嘉树知道,一旦这份表象破灭,他将会失去原本的家庭。

    那么,凶手究竟是他的父亲平野大介,还是他的爷爷奶奶呢?

    总感觉,有什么忽略了一般......

    青海川棠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突然,她猛地一拍巴掌,想起来了:窗台!

    那么现在,直接用幻术克隆当时的场景,然后在脑海中还原一下好了。

    窗台......

    明明关上,却没有上锁的窗台......

    是血痕!

    虽然有些模糊和细微,但如果将它放大的话,还是可以看见。这样说的话,那里很可能会留下凶手的指纹。

    而窗台上的血迹,就是凶手搬运尸体的证据。而搬运尸体的工具,应该是一辆小车。当时藏匿的应该是后备箱,或是后座的位置。

    如果凶手没有来得及处理的话,只要找到那辆车,就可以找到罪证了。

    现在,最有可能是凶手的人,便是:丈夫平野大介,还有公婆。

    亦或者......是知道自己儿子杀人了,所以帮忙处理罪证。

    那么,动机呢?

    刚才的,也不过是青海川棠的推测。只有知道了动机,才能更好的找出凶手是谁,从而使得对方无从辩驳。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5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