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十六章:无可奈何的悲剧
    “没落下什么东西吧?今天不许去别的地方,直接回家,明白了吗?”

    长谷惠太乖巧地点点头。

    这时,目暮十三和高木走到了他们面前,出示了证件,向其表明自己的身份。

    “长谷女士,关于连环纵火案,有事情想询问一下。”

    高木蹲下身来,看着长谷惠太,露出了亲切和善的笑容,语气也是十分的温柔。

    “小朋友,你最近有没有倒过丙酮呢?”

    长谷惠太否认道:“没有。”

    “那你最近有没有玩火呢?”

    还不等他回答,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向他们怒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长谷郁美小声地对自己的孩子说了些什么,示意他先去车上等待一下。

    待到他离开后,长谷郁美看向高木,有些生气地说道:“我们家惠太,放学后马上就去补习班,晚上很晚才回家,哪有时间去玩火?”

    目暮十三表现得十分的沉着冷静,“那放学后去补习班的那段时间,三点到四点之间,犯案的话......”

    长谷郁美一听这话,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起来。

    “说什么犯案?他还是小孩子!”

    长谷训广递给了目暮十三一张名片。

    接过后一看,原来对方是河久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

    “您有逮捕令吗?”

    这是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目暮十三轻咳了一下,“没有。我们只是带他回去做个简单的调查。”

    “如果再来烦我儿子,我们法庭上见。”

    说完之后,长谷夫妇便离开了,只留下目暮十三和高木,还站在原地。

    高木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目暮警部,真的是小孩子做的吗?”

    小学生放火烧家?这说起来,他都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目暮十三微微叹气,将之前青海川棠所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他的手,是把丙酮空手倒入塑料瓶时弄的,刘海也被火烧了一些。不常用打火机的人,容易出现那种失误。”

    青海川棠目送着车辆走远,手指敲打着方向盘,沉思着。

    城川小学的放学时间,是下午两点半,那两点的时候到就好。

    至于长谷惠太放火的原因?

    青海川棠猜想,或许是因为着火时大家的表现,觉得有趣和热闹,如果是对于小孩子来说的话。

    虽然只是一个小学生,但也挺可怕的,甚至比某位万年死神小学生还要可怕。

    危险。

    青海川棠为其盖上了这样的标签。

    13点50分的时候,青海川棠驱车来到了城川小学所在的位置,却发现校园内空无一人。

    这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通过询问后,青海川棠才得知,今天突然响起了火灾警报器,所以提早放学了。

    这也就说明,长谷惠太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去作案。

    但是,有卡车的地方,该如何去寻找呢?

    毕竟又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

    最终,青海川棠还是联系了警方,说明了情况。希望他们能查看路口的监控画面,尽快找到长谷惠太的下落。

    而她自己,则再次回到了长谷药房附近,正巧碰见长谷郁美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上了车。显然,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孩子会去哪儿了。

    青海川棠默默跟了上去。

    在到达某处公寓时,她停了下来。一边打着电话说着什么,一边急忙向某处跑去。

    青海川棠连忙跟了上去。

    当她无意中抬头时,看见一个燃烧瓶从高空坠落,即将掉在一个正在接打电话的女人身上。

    “快跑——”

    但女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瓶子掉在地上碎裂,火焰随着酒精蔓延,她的身上也被火焰包围着,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青海川棠连忙跑过去,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扑打着对方身上的火焰。

    一个穿粉色外套的小女孩听见了动静,立马回过头去,只见的母亲快要被火焰吞灭。

    “妈妈!”

    手中的盒子掉在了地上,草莓散落了一地。

    她想要冲上前去,却被一个人拉住了。

    “不要过去,你这样太危险了!”

    说着,对方将她抱在了怀中,用手捂住她的眼睛,不愿她看见这样痛心的一幕。

    “那人应该还在楼上,我现在就去找到他!”

    说着,世良纯真跑进了公寓内。

    “妈妈!妈妈——”

    小女孩哭喊着,呼喊着自己的母亲。同时也在挣扎着,想要跑到母亲的身边。

    脚下的草莓被她踩了个稀烂。

    盐泽真央身上的火焰最终被扑灭,在园子的联系下,救护车及时赶到,将她送上了救护床。

    随之而来的,还有警视厅的人。

    盐泽柚子哭喊着,呼喊着自己的母亲,任凭小兰如何安慰,她都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但无论换做是谁,面对这样的情况,都不会冷静吧,更何况盐泽柚子还不过是一八岁的孩子。

    “放开我,放开我,我只是来找柚子玩的!”

    “惠太——”

    长谷郁美见自己的儿子出来,立马跑了过去,十分紧张地问道:“惠太你没事吧?你的手怎么起泡了?烫着了?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目暮十三来到了几人身旁,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并说道:“长谷女士,我们现在必须将惠太带走调查一番。”

    “为什么?”

    长谷郁美将惠太护在了自己身旁,满脸的戒备。

    “因为他从上面丢下了燃烧瓶。”

    说话的,是世良真纯,因为她恰好看见了。

    长谷郁美冷笑了一声,“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我儿子干的?”

    世良真纯反问道:“那你说,他的手为什么会被烫伤呢?”

    长谷郁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径直带着惠太离开。

    对于目暮十三而言,这样的做法,已经着实让他到愤怒的地步。

    “你难道没有看到那个人吗?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

    柚子的哭声像是一个魔咒般,在他脑内无限循环着,只觉得无比的心疼。

    明明她才那么小,却经历了这样的一幕。

    “你没看见惠太已经受到惊吓了吗?”

    她在示意对方,不要大声说话,以免吓到自己的孩子。

    目暮十三指着被小兰抱着的孩子,说道:“那个孩子呢?她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被火燃烧,你知道她现在遭受怎样的折磨吗?你怎么只想着自己的孩子!”

    他甚至有种想动手的冲动了,只觉得对方有些蛮横不讲理。

    一辆车停在了一旁。

    长谷郁美见此,似乎多了些底气出来:“你要是有什么问题,跟我丈夫说去吧!”

    说完之后,她便带着惠太离开,上了车。

    高木张开双臂,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任凭对方怎么按动喇叭,他都不为所动,脸上也毫无惧色。

    “下车!”

    目暮十三厉声吼到。

    长谷训广带着怒气下了车,对着高木吼道:“你这是疯了吗?”

    目暮十三来到了他面前,一脸严肃地说道:“惠太是现行犯,我们必须带他去做调查,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调查?”长谷训广听来似乎是觉得好笑,“警方有什么权利?我家惠太还没到触法少年的年龄,完全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这你不知道吗?”

    14岁以下触犯“刑罚、法令”的少年,被称作:触法少年。

    日本《少年保护法》规定,14岁以下少年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免受刑事处罚,只能教育辅导。

    身为警察,这些东西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

    目暮十三暗自握紧了拳头,但面色还是维持着镇定:“我们只是带他去做协助调查。”

    这算是一个迂回的套路,奈何对方压根不吃这一套。

    “作为监护人,我不同意带他去协助调查。而且,我家的孩子已经受到了惊吓。明天......明天再接受调查吧。如果你们有本事的话,那就带他走好了。”

    目暮十三沉默了一下,向高木摆摆手,往后退了几步。

    “目暮警部!可、可是!”

    目暮十三无奈地叹息道:“高木,让他们走吧。”

    世良真纯一看这样的情况,有些急了:“明天就晚了!如果放任他们离开的话,他一定会提前给孩子讲好说辞的!”

    “那你说怎么办?”

    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世良纯真也陷入了沉默。

    众人都让到了一旁,任由对方的车辆离开,望着它的远去,只觉得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妈妈......妈妈......”

    女孩依然在呼唤着自己的母亲,声音已有些沙哑。

    柚子没有其他的亲戚或是监护人,可以把她送到临时居住中心,让那里的工作人员代为照顾。但如果治疗时间拉长的话,只能送到孤儿院了。

    之后,青海川棠来到了城川医院,询问了医生,得到的回复是: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脸部和气道受到了3度以上的重度烧伤。

    “那治疗的话,需要多少时间?”

    “如果考虑到脸部修复手术,估计是一辈子的事。”

    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柚子还这么小,没有其他人可以照顾......我或许可以问问妈妈,她说不定,有什么办法。”

    妃英理保持着律政界的不败神话。如果是其他案件,找她或许是百分百的胜算。

    但这次......

    青海川棠轻轻叹了口气。

    “他现在才八岁,送他去坐牢还是起诉?这个年纪,甚至不会送去少管所。”

    “难道,就这样不管吗?”

    小兰的情绪稍显有些激动起来。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5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