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十七章:沉默的规则
    此时,青海川棠的手机铃声恰好响起。

    “抱歉。”

    说着,她拿起手机走到了一旁,开始接听电话。

    铃木财团旗下有公益基金会,在园子向负责人说明情况后,对方表示铃木财团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无论是对于受伤的人,还是对于铃木财团本身而言,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当青海川棠回到她们身旁,正准备同三人告别时,小兰却率先开口道:“你的手,受伤了。”

    她一愣,看向自己的手背,只见上面被烫起了几个水泡。若不是对方出言提醒,只怕自己都忘了这一茬了。

    想来,是刚才接电话的时候,被她注意到了。

    “小伤而已,没事。”

    青海川棠摆摆手,一副没事的样子,然后同她们告别后,便准备离开。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小兰突然拉住了对方。

    “可是会疼的啊!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是会留下伤疤的!而且......而且如果不处理好的话,伤口说不定还会被感染!”

    青海川棠顿了一下,转身看向了对方,微笑道:“谢谢你的善意,一会我回家后自行处理就好。”

    说完之后,她转身离开,朝她们挥了挥手,算是告别。

    “看来人家根本不领你的情嘛......”

    倒不是青海川棠故意如此。

    她并非是不喜欢温柔善良的女孩,毕竟这很美好。但从自身的性格,两人没到熟络的地步,就大张旗鼓的对一个人好,会有些让她无从适应罢了。

    回到家后,青海川棠在书房中翻找了一下,找出了《日本民法典》和《日本少年法》。

    虽然不负刑事责任,但父母要承担民事责任。

    重度烧伤的治疗,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如果被证明是故意,在民事诉讼上,需要承担巨额赔偿。但民事要打很长时间的官司,从时间成本还有金钱成本衡量,对柚子一家来说,都是没有胜算的。

    长谷训广是律师。

    身为一名律师,他自然懂得什么叫趋吉避凶。

    “没一条有用的......”

    青海川棠将笔随手一扔,恰好插回了笔筒内。书上用笔勾画了许多线段,但在最末尾处,都打上了一个小叉。

    算了,还是先洗洗睡吧,然后明天去警视厅一趟。

    如果法律不行的话,只能用校规了,毕竟惠太还是一名学生。

    但这样有些麻烦。

    要组建引导委员会,还需要校长允许。而且,惠太的母亲就是家长委员。

    第二天一早,青海川棠就来到了警视厅门口。因为她记得,今天长谷训广和惠太都会来。至于惠太的父亲是作为律师,还是以监护人的身份前来,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有恃无恐。

    刚准备进去时,就看见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是高木。

    “棠小姐,是你啊!”

    “高木警官早。今天,长谷父子会来对吗?”

    高木脸上的微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他无奈的叹息声。

    “真央女士的遭遇,我可以理解,却也无可奈何。”

    身为一名警察,他自然也是知晓法律的。

    高木又接着说道:“如果惠太再大几岁的话,兴许就不会如此了。”

    说完之后,他又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所以......高木警官,你是准备放弃了吗?”

    “怎么可能!”高木立马反驳道:“我只是,只是......”

    他的声音渐渐弱下去。

    面对一个无理的流氓,或许有千百种方法让其认罪。面对一个知理的流氓,你打他一拳,就好像打在了棉花上一样,不疼不痒。

    “如果警察都说放弃了,那含冤之人就真的失去希望了。”

    青海川棠的语气无比的认真,“如果法律没有办法,或许能试着用校规也说不定......”

    高木像是被点醒了什么似的,露出了欣喜的样子,“棠小姐,谢谢你!”

    还没来得及说完,高木就立马转身跑了回去,似乎要去忙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

    看来,自己是不用偷偷潜入里面去旁听了。

    那么,就到学校去了解一下情况吧,看看班主任和老师的态度如何。

    青海川棠刚走到警视厅大门口时,就发现一辆白色的雷克萨斯LFA停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好家伙,行走的37.5万美元。

    车窗摇下来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棠小姐,真巧啊,在这里遇见你。”

    或许是对方的面庞看上去太过稚嫩的缘故,总是容易让人误认为,他是一名高中生。

    青海川棠迟疑了一下,“冒昧的问一下,你到法定年龄了吗?”

    赤川葵一愣,似乎并没想到对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他笑道:“我已经成年了哦。”

    言下之意就是,他已经取得了驾照,可以开车。

    “棠小姐,不如上车我载你一程吧。毕竟这里是警视厅门口,要是再停得久一些,恐怕就要开罚单了。”

    坐上车之后的青海川棠,像极了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孩子,显得有些紧张。

    虽然可以任意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哪怕是随手买下几栋别墅,也是可以眼睛都不眨状态。但是靠开挂来的无限金钱,和凭实力获得,性质肯定是不一样的,没什么可比性。

    “棠小姐,你的手似乎受伤了。”

    “没什么大碍,已经涂过药膏了,很快就很好。”青海川棠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葵先生,麻烦你送我到城川小学吧,谢谢。”

    赤川葵似乎并不意外的样子。

    “是那个孩子所就读的学校吗?看来,我之前所看见的确实是案犯了。抱歉,要是早知道的话,我应该报警才对,这样就不会有之后的事发生了......”

    “但是没有如果。”

    她并没什么责怪对方的意思,毕竟有些事情就是,早知如此,如果如何......已经发生的事,人们无法回到过去修改,因为不是人人都有月光宝盒或是时光机。

    “或许,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帮忙的吗?只要可以,任何事我都愿意。”

    他的语气十分的认真,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甚至也不是出于客套。

    或许,他也是一个善良的人?

    一个人认真模样,是最具有魅力的。微微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了他的脸上,一时间,青海川棠竟不由地心动了一下。

    但也只是纯粹的欣赏,觉得眼前的少年,干净美好。

    两人一同来到城川小学后,找到了惠太的班主任。

    在空荡的教室中,三人面对面坐下,开始了交谈。

    得知了来意后,班主任叹了口气,说道:“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我也非常心痛。”

    “所以,还请您能帮帮我们。”

    班主任摇了摇头,“我哪有什么能力啊,请和校长讲讲吧。”

    “但,你是柚子的班主任啊。”

    “也是惠太的。”班主任惋惜道:“对于柚子妈妈的情况,我也是非常痛心。”

    “柚子的妈妈已经伤成这样了,如果学校不采取措施的话,那么对年幼的柚子而言,将会造成多么大的伤害?”

    青海川棠看着她,并没有使用催眠。

    虽然的确可以达成某种目的,但她的分量,的确不如校长,所以没有必要。只是当时觉得,如果班主任可以同意的话,也算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了。

    “柚子也好,惠太也罢,对我来说都是很珍贵的孩子。作为班主任,我不能只考虑柚子,也要考虑惠太所受到的伤害,要保持公平。”

    青海川棠被气笑,无非就是害怕牵扯到自己罢了,虽然这也是人之常情。

    沉默许久的赤川葵终于开口:“你认为,亲眼看到妈妈身上着了火的孩子,和纵火的孩子所受到的伤害是相同的吗?作为教育工作者请扪心自问,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班主任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些许的愠色。

    “走吧。她不想趟浑水,只求自保”

    赤川葵起身离开了教室,青海川棠说了句“抱歉”后,也跟了上去。

    人性,有时候就是如此。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为了他人,而选择牺牲自己。

    更何况,对方本来也可以选择如此。

    讯问室内,目暮十三一脸的严肃。在他的对面,分别坐着长谷训广和惠太。

    而长谷训广,则是以监护人的身份作为陪同的。

    “请问,当时为什么要去租赁公寓?”

    “去朋友家玩,这个挺正常的吧?毕竟我家惠太也需要社交。”

    “那是柚子的家吧?听说惠太平时经常去那里玩。”

    长谷训广点点头,“据我所知,是这样没错。”

    “但是,柚子没去过药店吧?”

    长谷训广迟疑了一下。

    毕竟他的职业是律师,妻子的是职业是药剂师,所以药店一般都是妻子在看守。

    “有吗?”

    目暮十三将目光转向了惠太。

    他的手指相互纠缠着,低着头,似乎不愿回答的模样。或者说,因为之前父亲的叮嘱,让他选择了保持沉默。

    在国际上,不被强迫自证其罪规则,又被称为沉默权规则。这一规则,真是被使用得恰当好处。

    “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目暮十三如是说到。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5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