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二十一章:亲手之人
    稻村草介的孙子名为“稻村彻也”,同样住在C字楼。

    据说左手受了伤,一直吊着石膏。

    但当青海川棠按响门铃时,里面并没有人应答,看来对方并不在家。于是,青海川棠前往了沃玛超市,询问那里的店员,希望可以得知一些线索。

    “彻也本来就不常在家,一般都是去桨阪那边玩。”

    “请问,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应该是夜店吧,因为是和朋友一起的。”

    青海川棠看着一旁贴的警告,似乎想起了什么,便再次问道:“有人偷东西吗?”

    店员迟疑了一下,讪笑道:“偶尔吧。都是私了的,所以不会报警。”

    接着,在要求下,店员带着她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小房子内。

    里面的装潢用简陋来说都不为过。整体偏灰的色调,容易给人一种压抑感,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桌上的电脑是开着的,里面显示着店内的监控画面。

    电脑的一侧,贴着一张照片,是稻村草介和一个少年的合照,应该就是他的孙子。

    稻村草介手上拿着一件衣服,上面印着一些植物的印花,而一旁的稻村彻也手上,拿着一个小蛋糕。

    青海川棠拿出手机在网上查询了一下,没想到这也一件看上去平平无奇的T恤,竟然要8万日元。

    该说,不愧是名牌吗?

    “是彻也送的。”店员解释道:“在稻村先生去世的前几天,是他的生日。”

    难怪稻村彻也手上还有蛋糕了。

    只是,那蛋糕太过朴素和小巧,并不像是在蛋糕店买的,更像是在便利店。

    青海川棠点开了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里面都是曾被罚款过的人。数量不多,共有六个视频。

    “来这里的人,全部都会选择私了吗?”

    店员点点头,“不管花多长时间,稻村先生一定会拿到的。因为是准备考公务员的学生,就算被敲诈也没办法。”

    “彻也先生的手受伤,真的是意外吗?”

    “是的,当时还是我把他送到医院的。他自己说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还摔得挺严重的。我带他去了医院,还替他出了药钱。”

    药钱?

    青海川棠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向了她:“他没带钱包吗?”

    店员摇摇头,“他当时是说,摔倒的时候不小心将钱包弄丢了。之后找稻村先生拿到钱了,就还给我了,所以就没太在意。”

    从楼梯摔倒,然后把钱包弄丢。这个故事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

    青海川棠正准备离开时,却恰巧碰见了宫本信司。

    在看见自己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想要拔腿就跑,却被逮了个正着。

    “你跑什么?”

    宫本信司支支吾吾着,说不出话来。

    青海川棠拉起了他的手查看。

    用刀子捅人的时候,不仅仅是对方受伤,捅人的人,也会受伤。

    他似乎想要将手缩回,但却被牢牢地抓住了。

    手上什么伤痕也没有,看来,并不是他了。

    “请问有风车打火机吗?”

    青海川棠循声望去,只见他的右手上缠绕着绷带,而在之前,他的手上是没有的。

    “在这里等着。”

    说完之后,青海川棠向池本英义走了过去。

    “你的手,是什么时候受伤的?”

    池本英义明显紧张了一下。

    “是被螺丝刀刺伤的。”

    他的眼睛没有说谎。

    一个人的言语可以骗人、表情可以骗人,眼睛却无法骗人的。

    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你知道,桨阪有什么会所吗?”

    这个问题,是对宫本信司提出的。更深层的意思就是,你知道稻村彻也会去哪里吗?

    两人打过几次交道,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人还算是熟络。

    “这我怎么知道?”宫本信司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对上青海川棠的眼睛时,他不免心虚了一下。因为对方的脸上,感觉写满了几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好吧,其实我是知道的......”

    而且,他还知道稻村彻也所开的车辆。如果真的去了某个会所,那么在外面,一定是可以看见他的车。

    上车后,宫本信司兴奋地掏出了一台DV机来,因为他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当电影导演。所以想着,要是考不上公务员,就去做这个。时不时的会拿出DV机来,记录下周围的一切,当做是在拍摄纪录片。

    在没有取得被拍摄对象的同意的情况下,悄悄地进行拍摄的行为,被称之为“盗摄”。

    “在东京的《迷惑防止条例》中,盗摄会被判6个月以下的有期徒刑和50万以下的罚金。”

    青海川棠“好心”的提醒着他。但这话听在宫本信司的耳朵里,更像是在威胁。

    他小心翼翼将DV机藏好。

    宫本信司所说的地方,是“street”。至于为什么对方来这里的概率大,因为这里水质好。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稻村彻也的车停在了附近。

    “有茶吗?”

    青海川棠轻叩着方向盘,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会所这个地方,很难说。

    所以——

    糖果、邮票......除了稻村彻也外,还有几个粗汉,有的脸上还有着伤疤,看起来年龄层各不相同。

    当有几个人进来后,青海川棠默默退了出去。与常人有所不同的气质,还有他们口袋中凸起的东西,很容易猜想到,他们的身份。

    看来,是守株待兔了。

    青海川棠贴心地将门关上,却让里面的人不禁颤抖了一下。

    “又没吹风,门怎么会突然关上的?”

    “该不会......是闹鬼了吧?”

    “妈妈救命啊!”

    会所良好的隔音设施,让外边的人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嚎叫。

    青海川棠就在站门外,等待警视厅的人前来。

    “你是谁?站在这里干什么?”

    少年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他就站在台阶下望着她,一脸的戒备。

    青海川棠走到了他的面前,迫使他不禁后退了几步。

    当她走近了,闻到了对方身上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视线往下,只见他的手腕上贴着药膏。

    原来如此。

    灯光昏暗,却也勉强可以看清他的样貌,正是监控视频中的六人之一。

    “因为写字写多了,而产生的中指硬茧,想来应该是为考试而准备了很久吧?”

    “你是谁?”

    石井敏景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这次的语气要快很多,显然是有些紧张了。

    “手指上的伤痕,看样子是最近才有的。因为偷了一支钢笔,就要赔偿50万日元,这听起来很荒唐吧?对于老人的威胁,只能选择接受,因为害怕影响了自己的前途。”

    如果有前科的话,无论怎样努力学习,都无法成为公务员的。

    “所以,是你......杀了他,对吧?”

    还没等青海川棠把话说完,对方就已经逃走了。

    这不免让她有些难过,毕竟按照剧情的套路,怎么也应该等自己说完才是。

    石井敏景的运气不太好。

    在他刚跑出门的那一刻,就恰好遇见了警视厅的人,典型的自投罗网。

    不是所有案件都需要侦探或是侧写师。他们的存在,在大多时候的作用,只是加快案件的解决进度。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也有各自的优点,甚至在不少案件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的确是石井敏景杀的。

    稻村彻也有不在场证明,因为他那天正好去了桨阪,有朋友可以作证。但这并不代表,他和这次案件就没有关系。

    《日本刑法典》第202条:教唆人或帮助他人自杀,或者受人委托或同意后杀害的人,处以六月以上七年以下徒刑或拘禁。

    至于为什么这么断定两人有关系,理由很简单:因为两人格格不入。

    一个是因为没钱,偷了超市东西的贫穷的公考生;一个是老人死了,就能继承庞大遗产的留学生。

    两人能在一起,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之前那个警察呢?怎么不见了?”

    宫本信司四处张望了一下,却怎么也寻找不到那人的身影。

    名牌T恤和便利店蛋糕,两者太不相搭了,这也正是照片中的疑点所在。有种......为了送T恤而故意庆祝生日的感觉。

    鉴识人员从稻村草介的衣物上,检测到了荧光染料,正好是腹主动脉的肚脐眼位置。

    “他说要是不给他钱,就会杀了我......”

    稻村彻也说话时带着颤音。

    “所以你就杀了他?”

    他咆哮道:“不是我杀的!”

    “杀人和教唆者的量刑是一样的。”

    “手术结果不是很好......反正也活不了多久。”

    稻村彻也颤抖地呼吸着,“警官先生,我能回趟家吗?我落下了......很重要的东西。一次......就一次就好。”

    有了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甚至还会有更多次。

    对于陷入泥潭的人而言,只会越陷越深罢了。

    目暮十三拿起了桌上的照片,让他好好的看着。

    老人一脸幸福的笑容,穿着自己孙子送来的礼物,手里拿着一块蛋糕。他真的以为是来给自己庆生的,却没想到,自己亲近的人想要的,是自己的性命。

    “小子,好好看着你爷爷。是你,亲手杀了他。”

    无论别人的评价如何,至少对于自己的孙子,稻村草介是真的宠爱。那是最疼爱他的爷爷,是在父母离世后,唯一还存于世的亲人。

    如今,却......

    稻村彻也哭着,已是泣不成声。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5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