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三十四章:谁是毒蛇
    “幸好那栋大楼因为某些原因,安装了监控在里面,不然你们就是以嫌疑人的身份坐在这里了。”

    “这真的只是一起意外啊......”

    “是不是意外先不谈。你们二位倒是说说,找到津南先生准备干什么?尤其是你,还逼得对方突然跳下去。”

    世良真纯低声吼道:“都说了是意外啊!”

    “川西警官,你看那边是不是有飞碟?”

    “飞碟?这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川西木癸虽然是不信,但还是忍不住看向了她手指的方向。而青海川棠也趁着这个时机,生动形象的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偷梁换柱。

    原本桌上放在透明袋中的手机,被青海川棠换了一部。而这部手机,恰巧就是津南的,或许里面就藏着什么秘密。

    这一操作,看的世良真纯一愣一愣的,甚至有些惊奇。

    这手法,显然是练过的。

    “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此时,手机已经被青海川棠揣进了口袋中。

    她不禁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川西警官,既然我们俩人已经洗清嫌疑了,那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川西木癸点点头。

    “不过以后注意点,两个女孩子别在外面瞎跑,这世道很危险的。”

    这话,多少有些关心的意思在里面。毕竟之前的好几起案件中,女性受害者要占大多数。

    世良真纯有些意外,自己今天并没有穿裙子,为什么对方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真实性别?

    好奇的世良真纯,道出了自己内心的疑惑。对此,川西木癸的解释是:看多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已经36岁的川西木癸,自然要比年轻人经验丰富一些。

    离开之后,两人来到了米花综合医院内。

    津南躺在床上,还没有苏醒的迹象。

    “听听这个。”

    青海川棠将另一只耳机塞到了对方耳朵内。

    “听说,是部长您发现我自杀,并报的警。你为什么会去我家呢?”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但好心奉劝你一句,小心一点,否则稍不留神,就会被毒蛇咬上一口。”

    毒蛇?

    世良真纯将耳机取下,“津南先生当时,也提到了‘毒蛇’。”

    她凑过去看向了手机屏幕,只见上面显示的录音音频,来自于“城户干雄部长”。

    “也就是说,这次的案件,很可能就和这个部长有什么关系。”世良真纯摸着下巴思索着,“那我们现在,是先找到部长吗?”

    “不,先去一趟津南先生的家中。”

    “家?可是,我们并不知晓他家的住址啊。”

    世良真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非也。”

    青海川棠摇摇头,点开了导航,里面有一个标记星号的“家”,作为了常用导航路线。

    感谢时代与科技的进步。

    “现在开始导航。”

    一个机械的女声响起,只见上面的路程显示,有142千米。

    在离开医院之前,青海川棠打电话联系了赤川葵,表示对方如果方便的话,能否拜托一件事。而赤川葵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真是个热心的人。

    青海川棠默默为其贴上了印象标签。

    “已到达目的地......”

    有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似乎早已等候着她们。

    幸好,是高木。

    高木委婉地表示:“棠小姐,你如果学柯南一样的话,我们也很难办啊......”

    “抱歉抱歉,下次不会了。”

    交换了手机后,青海川棠也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川西前辈已经猜到了你们的目的,所以拜托我帮一下忙。那件案子,其实我们也觉得有可疑之处,但是因为某些不方便告知的原因,我们只能暂停调查工作。”

    “该不会,毒蛇已经渗透进了警视厅吧?”

    三人边走边交流着。

    “毒蛇?怎么可能?”

    高木似乎以为,对方所说的是蛇类。他表示警视厅很安全,是绝对不会出现那种东西的。

    津南的房间布置的很简单,似乎只是将它当做是了一个睡觉的地方。

    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青海川棠走过去将窗帘拉开,只见窗户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自杀?煤气中毒,葬礼十月,风鸟医院。”

    “毒蛇?为什么?厂长?”

    “伊豆旅行,9月15日。安眠药?遗书,城户部长。”

    “勇人辞职,4月26日。乐福超市就职,田原家次。”

    上面还写了许多。根据这些信息,青海川棠掌握了一个关键点:几人的共通之处,都是在离开风鸟食品后死的。

    而这位城户部长,是安川智章的监护人,是水岛勇人自杀的目击者。那么,在平贺贤次的案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还有第一次出现的“田原家次”,又和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

    这一切的答案,或许要去到风鸟食品,才能有所了解了。

    风鸟食品是一家专门生产糖果的公司。工厂内的走廊上,挂满了糖果的海报,若是小孩子见着了,只怕会以为来到了童话中的糖果天地。

    “工厂里,是有一位叫‘城户干雄’的部长吧?”

    “对,他就是我们的部长。”

    “那他在工厂里吗?”

    “还没,不过应该快了吧。可是,如果他们的死不是事故,那到底......”

    这家工厂的员工,基本上都是从风鸟孤儿院出来的人。

    田原家次也不例外。

    在提出了想见田原家次一面,问一些事的时候,对方稍显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

    接待室内,她们对座所坐的人,便是田原家次。

    眼睛斗鸡眼,看上去有些呆傻的样子。

    “你认识贺贤次先生吗?”

    青海川棠放柔了声音,以防自己不小心吓着了这个孩子。

    “他是好人。但是他死了......”

    说完之后,田原家次不禁哭出了声。

    也恰在这时,城户干雄开门走了进来。

    “听说你们找我?”

    青海川棠和世良真纯对视了一眼。

    谈话的地点,从接待室变成了部长室。房间通透明亮,玻璃柜中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糖果,就连办公桌上,也堆积了不少糖果。

    “勇人先生自杀的时候,您是第一个发现的人吧?”

    “是的。”

    “那您去勇人先生家中,是有什么事情吗?”

    “听说勇人独立后比较辛苦,所以下班之后打算去找他聊聊。”

    “看来您是一位很负责的部长了。即便是这些孩子离开之后,依然采取这样的方式管理他们。”

    “毕竟这些孩子无依无靠的,而且我也只不过是做了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他们进工厂后办的月薪存折,都是我在帮忙办理和管理,如果换做是他们自己的话,可能一年下来也攒不了几个钱。”

    “听说,勇人先生是在家打开煤气阀门死的。可是,您是怎么进去的呢?”

    城户干雄迟疑了一下,“勇人所租的房子,就在我旁边,所以知道大门密码。”

    “密码是多少?”

    城户干雄失笑了一下,“抱歉,记不清楚了。”

    “还一个问题,就是贤次先生遭遇火车事故的那天,您在哪?做了些什么?”

    城户干雄回想了一下,“那天的话,好像是在风鸟培训中心收到的事故消息。”

    一个人在门外,是如何知道房内的人要自杀的呢?

    有一句谎言,就可能存在更多的谎言。

    刚走出工厂时,青海川棠就接到了赤川葵所打来的电话,对面传来了对方饱含歉意的声音。

    津南病情突然恶化,宣布了死亡。

    “对了。我看见那个部长的桌上,除了一些存折外,下面还放着保险单。会不会是他故意让那些人导致的意外,然后借此获得巨额的赔偿金?”

    杀人案件是有纹理的,也就是所谓的动机。

    事实证明,三人都购买了生命保险,在离开工厂之前还买了死亡险,受益人一栏所签署的名字,为同一人:田原家次。

    账户明细是抵赖不了的。

    差不多的时间内,有一笔巨款打入了平贺贤次未婚妻的账户。

    这足以说明了,城户干雄身上所存在的杀人动机。

    有了确凿的证据,城户干雄很快就被警方抓捕。讯问室内,城户干雄一言不发,行使着沉默权。

    过了许久后,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个人。

    正是风鸟孤儿院的院长。

    当城户干雄看清来人的时候,他的眼神不禁躲闪了一下。

    “干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吉村长景来到了他的身旁,但他却没有一点要看向对方意思,还故意将头扭向了一旁。

    “有难处应该和我说说啊,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呢?往后,你就什么都别担心了,你的妻子我会好好帮忙照顾的。”

    说着,吉村长景抱住了他,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像是劝告似的说道:“全都说出来吧。”

    城户干雄忍不住落下了眼泪,或许是在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而忏悔。

    吉村长景离开之后,城户干雄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人是我杀的。我的妻子病重,需要很多的钱......”

    这边是他的作案动机了。

    “杀害水岛勇人的动机及手法是什么?”

    “让勇人睡着后,再打开煤气,让其窒息死亡。”

    “安眠药从哪里来的?”

    “我从妻子住的医院里偷的。”

    “毒蛇是谁?”

    “我就毒蛇。”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5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