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三十五章:其实也曾学过防身技巧
    “川西警官,你说像我俩这样帮忙破获案件的,有没有什么‘勇敢市民奖’之类的东西?”

    “你们这算是将功补过,不然光是擅自窃取证物那一条,就有的苦头吃了。”

    青海川棠轻轻“哦”了一声,表情有些失落。

    川西木癸看着她,轻咳一声,“棠小姐,之前不是听说你经常跑藤冬青吗?如果是你话,或许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刑警。”

    这样高度的评价,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十分感动,然后选择了拒绝:“不了不了,我有点晕血。”

    离开警视厅后,世良真纯不禁伸了个懒腰,露出了笑容:“没想到这次的案子,竟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事情,还没有结束。”

    “诶?”世良真纯有些惊讶地望向了她,“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有点在意,所以我之后打电话问了凌音小姐,贤次先生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她的回答是,贤次生前很喜欢献血,因为他的血型奇特,每次去都很受欢迎。普通人的血型分为A、B、O和AB四种血型,在这四种血型中又有两个亚型‘RH阴性和RH阳性’。而贤次先生的血型,正好是RH阴性AB型,属于稀有血型。”

    一般稀有血型的血库都十分紧张,有时候甚至用钱也买不到。

    “所以,你的意思是......”

    世良真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也意识到了什么。

    青海川棠点点头,“所以明天或许要再去风鸟孤儿院一趟。在这之前,我需要调查点东西。当时院长室内墙上所挂的照片,都是名人和孩子单独的,而且那家孤儿院似乎格外重视孩子的健康问题。所以......”

    剩下的意思,不言而喻。

    照片墙中有一位运动员,在几年钱的一场比赛曾晕倒过,有传闻说他已经死了。但之后,他却健健康康地回到了赛场,还拿到了冠军,一度成为当时的热门话题。

    青海川棠在网上浏览相关信息,让她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

    果然如此。

    第二天来到了风鸟孤儿院,得到了平贺贤次的遗物。而沾有血迹的钱包,则被吉村长景放到了远处的桌子上。

    青海川棠负责询问转移注意力,而世良真纯则从钱包上取得一些血迹。

    目的,就是为了知晓,死者是否真的是平贺贤次本人。

    事实似乎并不令人意外,所检测的结果是A型。

    “购买死亡保险的事,院长的确不知情,所以那只是部长个人的动机。每个人犯案,都会存在动机的,哪怕是激情杀人,也会是因为某种原因,所产生了冲动。而院长的动机就显而易见了——脏器。”

    资助的人基本上都是有钱人或有权人,每个人都有对应的孤儿。

    长大成人没有被带走的孩子,就被送到了工厂里。似乎是的确为他们考虑的样子,但实际上,是通过工厂管理他们。在需要他们脏器的时候,就给退休金,让他们离开工厂,这样就能避免工厂和财团被怀疑。

    “如果说要去哪里能找到他们的话......”

    青海川棠摸着下巴思考着,随即露出了笑容,“贤次先生已经被伪造成死亡了,所以不能在风鸟医院动手术。如果时间恰好的话,今天或许就是给那人动手术的日子,所以目前来说,贤次先生应该是处于活着的状态。”

    而最有可能进行手术的地点——

    “风鸟培训中心!”

    有些事情,是青海川棠独自进行的,例如潜入风鸟医院。

    事务长的办公室内,放着一张计划表,若不是因为上面所标注的日期,她也不敢这么确认,动手术的时间就是今天。

    至于风鸟培训中心,虽然顶着一个培训中心的名字,实际上都是用作财团会议之类的。像其他正常运作中的公司,肯定不可能用作手术点的,所以答案只剩下这一个了。

    上午的时候,吉村长景还待在孤儿院内,说明手术的时间,很可能是下午或者晚上。

    “既然这样的话......”

    世良真纯说着,扔给了她一个头盔,“快上车吧,我的摩托车可比你的汽车快多了。”

    虽然这是事实,但为什么听起来有点难过呢?

    青海川棠暗自下定了决心,之后一定要换辆跑得贼快的车。

    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色已渐渐暗淡了下去。

    此时的风鸟培训中心,看上去十分的寂静,没什么人气的样子,甚至让人感觉有些阴森森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占地面积太大,根本不知道该从哪下手才好。

    “我去寻找他们,你去电力室将电源全部关掉。”

    说完之后,世良真纯就重新上了摩托,然后连人带车冲破了玻璃门,引得一片惊叫连连。

    “这两兄妹都这么拼命的?”

    青海川棠小声说了一句后,悄悄潜入了培训中心内。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找到了电力室。由于上面并没有标注准确的名字,所以青海川棠只好将它们全部关闭。

    完成这一切后,青海川棠转身准备离开,却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十分柔软的样子。

    眼见对方一拳就要挥来,还好她及时反应了过来。

    也趁着青海川棠躲闪的空隙,女人重新打开了电闸。

    “那个,暴力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如何?”

    青海川棠讪笑着,然而她的话语并没能成功劝说对方。

    只见又是一拳朝自己挥来。

    “喂,适可而止吧!”

    世良真纯及时出现在了这里。

    俩人纠缠在一起,而青海川棠也趁此机会,悄悄绕过去将电闸重新关上。

    只是在这狭小的空间中,俩人的打斗不可能只局限在一个地方。

    期间的灯光亮了又熄,熄了又亮。

    青海川棠默默地躲在一旁,避免了二人伤及无辜。

    女人不知从哪突然抽出一把短刃来,刺向了世良真纯。

    还好,她及时躲开了,然后握住了对方的手,与其拉扯着。

    眼见短刃即将靠向世良真纯的脖子。

    而世良真纯也显得有些吃力的样子,额头还有脖子上,都冒出了许多冷汗。

    青海川棠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棒棒糖,朝着女人的方向砸去,正好砸中了她太阳穴的位置。

    女人看向了青海川棠所在的方向。

    趁此机会,世良真纯将其反制,然后用力将她扔了出去,砸中了配电箱,立马就晕了过去。

    灯光又再次熄灭,这一状况使得手术没法正常进行下去。所以目前的状态,只是需要进行手术的二人,都陷入了麻醉中。

    “那个女人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说明他们所在的位置,离这里很近。说不定,还有这暗门什么的。”

    青海川棠拿出了手电,用力推着附近的墙壁。

    “话说,你都没学点什么防身技巧吗?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的话......”

    “防身技巧吗?我母亲曾教过我‘七彩阳光’和‘时代在召唤’,只是感觉没什么杀伤力。”

    青海川棠用力向前一推,只见这一块地方的松动的。

    俩人对视了一眼,答案已经很明确了。

    “这里面,还真是别有洞天啊。”

    长长的走廊道,似乎通往着何处。

    两人向前走着,只见转角处的一个房间内,有着微弱的红色光芒。

    红光照在了这群人的脸上,像极了地狱中的红色恶魔。

    吉村长景也在其中。

    一个人笑与不笑的差别,或许真的很大,此时竟一点无法在他脸上看见“善意”。

    “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

    吉村长景看了她一眼,用枪指向了手术台上平贺贤次。然后突然抬起枪来,朝天上开了一枪,似乎是在警告。

    几名助手发出了惊叫声,立马蹲了下去,双手抱头着。

    “想活命的话,只有开枪打死她们。”

    几名助手似乎都不是本地人,嘴里说着听不懂的话,大致的意思是“我们真的能出去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助手和麻醉师手中拿着器械,手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是在害怕。

    或许是以为,她们是什么坏人吧。

    “警方很快就到了!只要抓住吉村院长的话,你们都会被酌情处理的。在此前不如多想想,先老实待着别动......”

    青海川棠说着,偷偷低头看了下手机,只见网络状态是:无信号。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吉村长景笑了一下,“如果你们真的这么有恃无恐的话,也不会就两个人前来了。”

    接着,吉村长景将枪对准了助手和麻醉师,示意道:“去,把门打开。”

    只二人并不行动,吉村长景有些恼怒,不禁吼道:“快去把门打开!”

    世良真纯见此机会,冲上去摁住了他的手,想要夺过手枪。

    在争夺过程中,子弹也随之射出,显示屏、玻璃瓶、天花板......都惨遭毒手。

    吉村长景终于被制服,连人带架子都摔到了地上。

    一名穿着西装的男人拿起了输液架子,麻醉师的手上拿着枪式注射器,对准着她。

    世良真纯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吉村长景爬了过去,捡起地上的枪对准了世良真纯。

    “小心——”

    青海川棠用力将其推开,而自己则受到了枪击。

    因为受力,身体不禁向后一倒,撞碎了玻璃,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倒在地上,闭着双眼,似乎已经进入了昏迷中......又或者,已经死了。

    吉村长景又将枪口对准了世良真纯,但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

    “可恶!”

    世良真纯一脚踢向了他,然后抓起了对方的衣领,对着他的脸上狠狠地揍了几拳,“你这个混蛋!”

    随着吉村长景的吐血,这场暴行才终于停止。

    她曾为人受伤过。当然,也有人默默保护过她。

    但似乎,这是第一次,遇见了一个可以说是素不相识的人,愿意为自己受伤。难道,就因为自己之前救了她吗?

    但其实,那也算不救吧。如果想逃的话,还是可以逃脱的。

    所以,为什么呢?

    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喂!快醒醒!醒醒,醒醒!”

    世良真纯不断地呼唤着她。

    “冷......”

    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我好冷......”

    她的声音轻轻的,气息似乎有些微弱。原本勉强睁开的眼睛,又重新闭上。

    “睁眼!睁眼啊!我不许你死,你听见没!”

    灯光重新亮起,显然,警视厅的人已经赶来了。

    “我们在这里!警察先生,快啊!”

    世良真纯大声呼喊着。

    “我去,怎么这么多血的?”

    青海川棠突然睁开了眼睛,伸手摸了摸身旁的红色,看向了自己的手掌,上面已经沾满了鲜血。

    之后,警方将他们都带到了警车上,之前在电力室的女人,也被送上了急救车。

    青海川棠的右肩和半身都缠绕这绷带,手上还打着吊瓶。索性只是受了皮肉伤,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目暮警部。咱们这个情况,能得个勇敢市民奖吗?”

    原本准备说出的话语被堵住,目暮十三轻咳了一声,“这个放心,我一定会向上面申请反应的。”

    或许是无欲无求的侦探见惯了,面对青海川棠如此主动的,让他有些意外。

    从事非法脏器买卖的财团被缉拿,这成了第二天的早间新闻。

    “对于有权人、有钱人进行非法脏器移植手术的财团,终于成功被缉拿。有消息称,一位商界富豪愿意接手风鸟孤儿院......”

    风鸟孤儿院的孩子,终于不用再被当做是交易的商品,也不再是吉村长景的摇钱树。

    或许之后,他们还能选择自己的人生。

    “看!我给你带来什么了!”

    世良真纯有些兴奋地打开了便当盒,只见里面放着几个蒸饺和几个玉子烧。看上去很有食欲的样子,而且香气扑鼻。

    “虽然不是我自己做的,但是这家的便当口感还是很不错的!”

    说着,世良真纯准备将便当盒摆在床头柜上,却发现位置已经被其他盒子占了。

    “原来已经有人给你送了啊......”

    语气似乎有些失落的样子。

    青海川棠不禁哽咽了一下,“能把土豆炖肉做到这个地步的人,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把厨房炸了。”

    “难道,是很难吃吗?我试试。”

    世良真纯有些强烈的好奇心,想尝一尝这堪称把厨房炸掉的手艺,会是什么样的。

    不过为什么会有人大清早做土豆炖肉?

    牛肉被放在口中咀嚼了一下后,世良真纯就再也没有动过了。

    这惊呼天人的味道,感觉整个人的灵华都得到了升华。

    终于,世良真纯忍不住了,朝卫生间跑去。

    一分钟后,世良真纯从卫生间出来,然后用纸杯接水狂喝了起来,感觉肚子都有些胀了。

    “这到底,是谁做的啊。为什么这味道,有种让人难以言语的感觉。”

    青海川棠神色纠结了一下。

    正当她准备回答时,一个女人推着一个男人进到了房间内。

    “谢谢你们。”

    说完之后,俩人微微欠身,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平贺贤次握住了身旁女人的手,“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凌音了。”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以后多想着肚子里的宝宝吧。”

    江川淩音和平贺贤次对视了一眼。

    他把第一个很厚的信封,递给了她。

    江川淩音接过后,又转递给了世良真纯。

    “虽然之前说过不需要报酬。但我们总觉得,这样有些过意不去,所以......”

    青海川棠和世良真纯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笔钱,我们不能收下。”世良真纯将信封塞到了江川淩音手中。

    青海川棠也笑道:“你们还有个即将出生的宝宝。就将这笔钱,用在孩子身上吧。”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说完之后,二人又是微微欠身,表达了自己的谢意。看着一个孕妇扶着肚子如此,青海川棠的心不禁提了一下。

    “祝你们幸福!慢走——”

    世良真纯朝他们挥了挥手,看得出来,她很开心的样子。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5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