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三十六章:十年后的再现
    “死、死人了啊!”

    “快、快报警!”

    本在晨跑锻炼中的青海川棠,被惨叫声吸引了过去。

    只见一名男人躺在地上,身上全是血迹,身旁还留着一把沾满血液的切片刀。显然,是凶手故意留在现场的,颇有挑衅警方的意味。

    上面全是血淋淋的刀伤,粗略估算一下,有四十几刀的样子,全都是没有章法的乱捅,像是为了泄愤一样。

    男人的嘴角被撕开了一个大口,有些像极了小丑。

    脖子上,还有一根被血浸染的头发。

    也不知是凶手的,还是被害人的。

    “和十年前的那起案件相似啊......”

    “十年前?那时候,也有人像这样吗?”

    见青海川棠搭话,大婶先是叹气了一声,然后说道:“十年前的时候,有名大学生被杀死,身上被用斧头砍了四十多刀,斧头当时还留在了现场。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当时那名大学生的双手啊,都被砍下来放在了书包上,别提有多吓人了......即便是现在想起来,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很快,警方赶来,而青海川棠也恰巧离开。

    相似的作案手法,但有时凶手不一定为同一人,这样的情况很为常见,也就是俗称的“模仿杀人”。所以,过早的将方向明确,很容易陷入死胡同中。

    回到家之后,青海川棠在网上搜索着十年前相关案件的新闻。

    事情公布的很详细,基本上就如之前那位大婶所说。

    凶器上检测出了指纹,但结果是“身份不明”。

    “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所以才用斧头砸了四十多下吗?之前毁坏的是手,现在毁坏的是脸,但依然保持着尸体也可以被辨认的状态。熟人作案?不过,也可能不是。”

    熟人并不一定代表着两者熟识,见过几面次,或是知晓对方的,都可以称之为熟人。

    井上步实,男,20岁,大学生。

    只要在网上搜索这个名字,就可以找到他的社交信息,是一位游戏博主。

    网络就是大雪地,很容易就会留下痕迹。

    在他的社交主页中,有一些留言,恰好是十年前。

    其中,有一位名叫“诳派首席医疗官”的名字,引起了她的注意。

    “一路走好,安息吧。”

    “如果你当时没有去那里就好了。”

    “对不起,我很抱歉。”

    显然,是知情人士。

    青海川棠不禁小声地嘟囔了一句:“难道当时,警方就没有查查他的社交账户吗?”

    松林谦介,男,36岁。曾因为经营非法整形手术,蹲过几年号子。

    社交主页上留有自己的自拍。虽然穿着一身白大褂,但一点也感受不出医生的气质,更像是一位泡在金钱浴中的商人。

    发布的时间是最近一月的。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他仍在从事这一非法行为。

    “话说当整容医生什么的,为什么不先给自己整整容?”

    带着这样的疑问,青海川棠查询了他的IP地址,找到了那家私人整容诊所。

    说是诊所,其实都是在夸奖了。其实就是拿库房改造的,甚至底面也没有重新铺过,除了搬进来一些器材和桌椅之类的东西外,一切都还是仓库的模样,颇有一种战后风格。

    另青海川棠感到意外的是,屋内坐了几名年轻女性,看上去还不过是学生的样子。而一名穿白大褂的男人身旁,坐着一位刚刚进行完手术的女子。

    “松林谦介。”

    室内的灯光并不算太明亮,但他的那一身白大褂太过显眼,以至于让她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你认识我?难道也是被介绍来的吗?”

    松林谦介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笑道:“这位小姐,其实你面貌长得不错,只是有些地方略微有些瑕疵。相信在我的技术下,一定可以让你的脸变得更加完美的。”

    “你既然有这么好的技术,为什么不给自己改改面相呢?”

    青海川棠露出了笑容,看向一旁的几名女生,“喂,你们还不回家吗?将自己珍贵的脸交给这种私医可就浪费了。而且,你们难道没听到警笛声吗?”

    最后这句话,是看着松林谦介说的。

    “所以,原来你是警察吗?”松林谦介不禁摇了摇头,“现在警视厅难道已经沦陷到,需要一名女性只身前来了吗?不过,你来之前应该先打听打听的,我上面可是有人罩着,根本不带怂的。”

    几处房间的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二十多名壮汉,手里都拿着一根半条手臂粗的钢管。

    青海川棠愣了一下。

    “难道,你们是要表演钢管舞吗?”

    然而,对方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而是好言相劝道:“这位小姐,看来你是一名女性的份上,我们也不想太过为难你。今天的这一切,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然后从这里走出去就行。顺便再和你的警察朋友们说说,我是做正经生意的,不要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

    说完之后,松林谦介笑了一下,“到了现在,都还没有警车赶到。你刚才那些话,明显是虚张声势而已。”

    “糟糕,被看出来了呢。”

    青海川棠表现得十分坦然,并没有感到一丝的尴尬。脸上的笑容不减,甚至越发的灿烂:“我只是想问一点东西而已,如果没法做到冷静下来沟通的话,那只能换一种方式了。正好,我也很久没有活动下骨头了。”

    “好吧,这位小姐。”松林谦介叹了口气,似乎是在惋惜:“好言相劝你不听,那就别怪我的兄弟们不客气了。让她受点教训就行,毕竟太血腥的场面我可以看不了。”

    说着,松林谦介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一名大汉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钢管,再看看了对方柔弱的身躯,不禁起了怜惜之情,将钢管扔到了地上。

    “老大,我根本做不到啊!面对这么柔弱无辜的小女孩,我实在没法下狠手啊!”

    其他大汉学着他的样子,纷纷将钢管扔到了地上,然后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我突然想起了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曾逝去的青春。”

    “我想起我老婆做的蛋炒饭了,虽然她每次都不放蛋。”

    哭声、话语声混杂在一起,这一幕看上去着实有些诡异。

    没想到,群体催眠的效果还不错。

    松林谦介被声音所吸引,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青海川棠一脸笑意的样子,瞬间又似乎明白了什么。

    声音颤抖着:“妖、妖怪啊——”

    话音还未落,他便逃命一般朝后门跑去。然而不幸的是,松林谦介还没跑多远,就被踢趴在地上。

    “跑什么跑?又不吃了你。”

    青海川棠靠近了他,然后蹲下:“现在,咱们可以稍微冷静一下聊聊吗?别动,就这样趴着聊。”

    松林谦介立马安静了下来,像极了一条躺尸的咸鱼。

    “‘诳派首席医疗官’,是你的ID吧?那么,这个学生你应该认识吧,毕竟你在他的主页留言是最多的。而且你的留言时间,是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之前的。我相信你一定看到了什么,所以希望你能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争取宽大处理。”

    “那个,其实我也不算跟他太熟。只是那时候有参加一个游戏论坛的活动,只要发什么帖子上去,就有个老是喜欢挑刺的家伙。不仅是我,他对很多人都是如此。然后我就和论坛的几个人约好,把他在线下约出来,就想着简单的教训一下他就好......”

    松林谦介将头抬了起来,“大姐,我能起来说话不?这样趴着说话太难受了,而且容易气息不足。”

    青海川棠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松林谦介有些犹豫,“那天其实我提前去了,当时躲在树后面,看见有个男人在用斧头砍他。”

    “既然是目击证人,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万一要是把我当成嫌疑人了咋办?”

    松林谦介回答得理直气壮。

    但仔细想想,其实也不怪他,毕竟人性中有着“自私”在里面。但这并不妨碍青海川棠有种,想给他一巴掌的冲动。

    但好在,她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

    “当时,有看见凶手的长相吗?或者有什么特征?”

    松林谦介摇摇头,讪笑着:“当时本来天色就黑,而且又离得远,怎么可能看清。而且当时,凶手还穿着连帽衫,把帽子戴在头上,将脸都遮完了。即便是灯光亮一些,我也没法看清那人的样貌啊。”

    十年前的案件,本来应该早就解决的。

    “那你还记得,当时一起策划的人的ID之类的吗?”

    松林谦介仔细回想了一番,“有两个人,一个叫‘Caravaggio的光影’,另一个叫‘上帝之眼’,不过肯定不是他们了。我们都只是商量好,想简单的教训一下他而已,如果要杀他的话,干嘛要加上其他人?”

    “多谢你的回答了。你看,咱们早一点这样心平气和的聊聊,不是挺好的吗?可惜,现在必须要送你去警局一趟了。”

    外面,传来了警笛声。

    死者伴喜博,男,32岁,城川高中的一名老师。

    在他的手机中,查到生前曾给一个陌生号码打过一百多通电话。而号码的主人,正是松林谦介。

    “现在,乖孩子。你可以去自首了。”

    青海川棠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待到对方走远之后,才从包内拿出一个棒棒糖撕开,丢进了嘴里。

    看来并不是什么很难的案子呢。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5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