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三十九章:虚言症
    虽然桑原佑晃已经隐退了,但有时在需要帮忙的时候,还是会前去。毕竟日本的法医人数,不足两百人,十分的稀少。

    忙碌是常有的事,许多职业都是如此。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疏忽了自己的家人,造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也让女儿离自己,似乎越来越远。

    充满关心的话语,但得到回应的,却是冰冷敷衍的“恩”、“哦”。

    “您当时有打电话联系他们吗?”

    网友有两千人,联系人却只有四位,这是一种回避。

    在现实中,人际关系不顺或被排挤的话,就会躲在网上,难以进行真正的沟通。

    在一个群聊中,不时能看见“避孕药”、“旅馆”等字眼。大概率是为了配合这个群,随便说的话,为了引起呼应、共鸣。至少单看女孩的面相,并不像这么随意的人。

    “不良组”是群聊的名字,也就是“不良少年组织”的简称。

    “打过了,都是无法接听的状态。”说完后,桑原佑晃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青海川棠点点头,又将注意力转到了社交主页上,希望能从中发现什么。

    未优喜欢画画,那么在她的画作中,或许会发现什么,毕竟一个人的画作是可以反映她内心情绪的存在。

    有的画作,更像是画者情感的寄托。

    加密的相册中,放着许许多多的铅笔画,看得出基础力不错。

    “我家未优,从小就很有才华,不像我。”

    桑原佑晃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骄傲。

    “无一例外,这些都是人物图。而且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没有眼睛。但是最新一张的画作,却加上了眼睛,是您女儿的自画像。我想,她最近似乎下定了决心,要去做什么重要的事。”

    说完之后,青海川棠看向了他,“能看一下你们的短信聊天记录吗?”

    桑原佑晃没有犹豫,马上掏出手机递给了对方。

    那名叫“青海川棠”的侧写师,他自然是有所耳闻的。

    两人的短信对话,不像是沟通,更像是命令。父亲的文字通常在2至4行,而女儿回复的十分简单,基本上不超过五个字。

    最后的短信有些奇怪,难得出现了三行。语气、长度都与其他有所不同,就好像有人代替了她一样。

    “高柳浩章......这个孩子,您认识吗?”

    未优的四个联系人中,其中有一个就是他。而且在未优所发的动态中,有一条还特意艾特了对方,并打上了“三百日纪念”、“情侣手链”、“鬼团”的标签。

    图片是两只手握在一起,各自都戴着一条星星手链。

    桑原佑晃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他是未优唯一带回过家里的孩子。那时,我就已经发现他俩手上的情侣手链了,但并没有多说什么。虽然无意中,我看见了他口袋中露出的烟盒,但我总觉得,那孩子并不像坏人,所以就由着他俩了。”

    “那您知道鬼团吗?”

    桑原佑晃摇摇头。

    正当他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时,突然电话铃响了。

    是一位警察打来的,因为人手不够,拜托他前去帮忙坚定尸体。这让桑原佑晃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是自己的女儿,另一方则是自己放不下的责任。

    “既然需要您的话,就快去吧。一旦有您女儿的消息,我一定会马上联系您的。”

    有了这句话,桑原佑晃也就放心了一些。

    他的语气略微有些激动:“棠小姐,真是太感谢你了!”

    在对方离开后,偷听许久的柯南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两人对视了一下,互相沉默着。

    为了打破这一尴尬的氛围,柯南率先开口道:“那个,小棠姐姐,要不我帮你一起找吧?俗话说得好,人多力量大嘛!”

    “好啊。”青海川棠答应得异常的痛快,浅笑道:“那么你就混入鬼团,从基层做起,然后混上二把手,最后把他们老大干掉称王,从此名留青史。”

    柯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这家伙,该不会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说正经的。”

    青海川棠轻咳一声,恢复了一脸严肃的样子。她打开手机,在里面搜索着关键词,虽然跳出的都是一些碎片信息,但将这些碎片拼图在一起,就是完整的图画了。

    “鬼团这个名字,是因为他们的老大右手上,有一个红色的鬼纹身而得名,大家都称那个人为‘鬼哥’。”

    “纹身?”柯南听后不禁一愣。

    在日本,一般身上带有纹身的,都容易被认为是暴力团的人。

    他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为那素不相识的女孩担忧着:“如果是暴力团的人话,那......”

    “暴力团由搜查四课负责,而这显然不是他们负责的范围。因为鬼团并不是什么暴力团,而是由一群......不,大多数触法少年组成的不良组。目前能找到的信息就这些,如果想知道更多的话,不如考虑一下我刚才的建议?”

    青海川棠放下了手机,饶有兴致地盯着对方。

    “这你都还有心思开玩笑......”

    “在空档时间让自己心情不要太过沉重,是一种很好的自我调节方式。而且在之前的时候,我已经将那四个人的联系方式全都记在了这里。”

    说着,青海川棠指向了自己的脑袋,笑道:“我已经发简讯联系了其中一位,并且还提出了丰厚的报酬。只要稍微问出点什么,都是莫大的帮助。”

    一小时后,桑原佑晃赶到了偏立山。

    正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地势有些偏僻。如果不是恰好有人前来锻炼身体,或许很久都不会被发现,就如同那具被藏在井盖下十年的尸体一般。

    树叶遮盖着,只露出了半只手臂,上面还戴着一条星星手链。

    桑原佑晃连忙跑过去将树叶扫开,然后用手挖着掩埋在尸体上的泥土。

    终于,露出了那张脸。

    并不是记忆中女儿的模样,而是另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他当然是记得的,那个名为高柳浩章的少年。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

    尸体被带回鉴定。

    死后降至还没松开,死亡时间不到两天。身上有多处淤青和骨折,死因与井盖中男子的死因相似。

    凶器是一把利刃。

    根据形态和大小,的确是用这个造成的腹部刺伤,但并非是致命伤。

    之前尸体指甲上的DNA结果出来了,与长谷荣的DNA并不相同。

    两小时后,通讯录之一的近藤和枝赶到了这里。

    对于男性而言,充满诱惑力的东西便是:金钱、女人、权利。而对于女性,其实也是差不多的,所以这一方法同样适用。

    近藤和枝留着童花头,模样看上去有些可爱。

    对于未优手机中有自己联系方式这一点,她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也有短暂的皱眉,但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其实吧,我和她也不怎么熟。毕竟她也没什么朋友,因为是虚言症晚期。”

    虚言症在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一书中被称为——空话病。

    简单来讲,就是一种说谎已经成为病态的习惯。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近藤和枝笑着盯着她,说道:“她说自己的父亲是内科医生,是真的吗?”

    青海川棠不禁愣了一下。

    “你看,我就知道吧,张嘴就是谎言。”近藤和枝露出了沾沾自喜的表情。

    “是医生,没错。”

    说完之后,青海川棠试图转移话题:“你最后一次见到未优,是在多久?当时的地点是哪里,发生了什么?”

    近藤和枝眼珠子转动了一下,身体微微向前倾了一下。

    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这些我都知道,都可以告诉你。不过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联系方式给我啊?万一你抵赖了,我找谁说理去。”

    “放心好了,我言而有信。不过为了彰显我的诚意,可以给你先看一看照片。”

    说着,青海川棠从包内拿出了一张照片,递到她面前慢悠悠地晃动了一下,然后又收了回去。

    近藤和枝感觉心脏在“噗通噗通”的乱跳,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

    她不禁捂住了嘴巴,以防自己尖叫出声。

    半响后,近藤和枝才缓缓将手放下,语气难掩着激动和愉悦。

    “我真的能有幸获得他的联系方式吗?我感觉这么优秀的男孩,就如同那距离我亿万光年的星光,只能远远地看着。”

    她轻轻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些。然后又靠近了一些,刻意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说道:“其实我觉得,太好看了会有压力。我觉得柜台那位小哥就不错,你能帮我要他的联系方式吗?”

    青海川棠也学着她的样子,低声回应道:“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爹了,你确定吗?”

    三个孩子的......爹?

    近藤和枝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她抬头看着那站立在柜台的身影,连擦杯子的动作都是那么的迷人,富有魅力。

    可惜......名草有主。

    近藤和枝抚摸了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对着青海川棠说道:“我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吧。”

    语气有些失落,就好像刚失恋一般。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