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师 > 第五十四章:不断转折后的真相
    西泽有纱笑了一下,觉得有些讽刺。

    “就因为这样,所以我精心设计的计划,就露出破绽了吗?”

    “毕竟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在紧张和放松情况下所说的话,会完全不同呢。不过你的心理素质也算是不错的了。”

    对此,青海川棠还是表示了肯定,虽然并没有让对方感受到多少欣喜。

    一切,都是西泽有纱精心设计好的。

    特意带来了蛋糕,然后在里面混入了一定剂量的巴豆,亲眼看着仓田杏奈和横川悠二吃下。

    提前说好了自己要一会要出去一趟,去采购一些东西,制造不在场证明。

    然后趁着二人发作的时候,悄悄躲进了衣柜中,制造已经离开的假象。

    她提前就买通了宅急送的工作人员,甚至还特意请人扮演家长。

    只是没想到,扮演家长的人临时有事无法前来。

    本以为计划会这样泡汤,结果却有人主动送上门来,这让西泽有纱觉得,老天都在帮她。

    之后,趁着仓田杏奈倒完咖啡粉后突然离开的时间,西泽有纱给宅急送的工作人员发了一条简讯,让他依计划行事。

    于是,横川悠二就这样被叫了出去。

    带到他离开之后,西泽有纱从衣柜中走了出来,拿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工具,将氰化物注射进了牛奶盒中。

    完成这一系列操作后,西泽有纱便赶忙又回到了衣柜中。

    “玩具和薏米水都是提前买好的,就藏在冰箱旁的桌子柜子里。所以我并没有把小票带着,不然只要一看的话,就会发现了。”

    “趁着其他人都被叫到会客室的时候,我就走出去,然后将东西拿了出来,假装刚回来的样子。”

    西泽有纱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她本以为自己这个计划会很完美的。

    没想到......就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将自己出卖了。

    “既然你从来没有出去的话,那谷口先生应该知道才对,为什么......”

    高木有些疑惑地望向了他。

    “请不要责怪他。毕竟他是听了我的故事之后,才决定会帮我隐瞒的。”

    “也是在得知原本说好的人,不能及时到场,才会先办法拉人前来的。”

    “所以当时才会一直缠着我和熊吉啊。”

    宫本由美双手叉腰着,对于自己被“利用”这一行为,表示不满。

    西泽有纱露出了歉意的笑容,轻轻说了一声“抱歉”。

    然后伸手揉了揉眼睛,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机会这个东西,是很难得的。有时候只有一次,有时候却是一次也没有。”

    “如果这次错过的话,我这一行为肯定会被会长发现异常,说不定还会背上官司什么的,虽然我觉得无所谓。”

    “但至少在那个男人没有死之前,我不希望如此......”

    都是因为他,害得自己原本的家庭破灭。

    “会长曾经有个名字,叫做‘前田和也’,并不是做培训这一块的,而是上门推销产品。”

    “两年前的时候,我曾遇见过他。当时,我正怀着孩子。”

    西泽有纱本身是不易受孕体质,所以这次能怀上孩子,是在她意料之外的,像是给了自己一个惊喜一般。

    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孕吐得厉害,感觉什么都没有食欲。

    这时,正巧碰见前田和也上门推销产品,说是吃了能让孕妇胃口大开,不再孕吐。

    还推荐了叶酸和复合维生素,并出具了相关的资质证书,使得西泽有纱信以为真。

    俗话说,一孕傻三年,她似乎也是真的傻了,竟花钱买下了那三款产品。

    “后来我吃了之后,孩子却突然流产了。我这才知道,那款让孕妇胃口大开的产品,其实就是健胃消食片。”

    “因为里面含有山楂,子宫受到了刺激,造成了流产......”

    此时的西泽有纱,已是泪流满面。

    “我从此失去了一个当母亲的资格。医生说,我以后再也无法受孕了。”

    “因为这件事情,我心情一直很低落,甚至和丈夫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就离了婚。”

    “所以我就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男人,都是他,害我失去了孩子,失去了丈夫......”

    “你胡说!”

    横川悠二厉声反驳道:“我表哥才不是那样的人!虽然他骗过人,但他绝对不会干出这种害人性命的人!”

    “而且我表哥从来都不叫‘前田和也’,一直都是叫‘大谷麻斗’!”

    这一反转,令众人措手不及。

    难道,是有什么误会在里面吗?

    “表哥?”

    西泽有纱笑道:“只是表兄弟关系的话,两人能有多亲密呢?难道你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吗?每个人都有秘密的。”

    “而且那张脸,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和我记忆中的那张脸如出一辙。”

    “前田和也?”

    宫本由美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记起了什么。

    “说起来,两年前有起交通意外就是我处理的。可惜当时尸体都被压得血肉模糊了,根本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还是他的家属根据他手上的胎记,才辨认出来的。”

    “不,这不可能!”

    西泽有纱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不断地重复着那句话。

    前田和也的手上,的确有一块胎记。

    因为形状有些奇怪,她当时还特意问了一下。

    而大谷麻斗的手上是没有任何胎记的,甚至连伤痕都没有。

    她本以为是对方做了手术,将胎记去除了。

    没想到,那个胎记本来就不存在。

    那她所做的这些,所谋划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有纱小姐。”

    西泽有纱一愣,抬起头看向她。

    “当时你怀孕的时候,是在夏天吗?”

    西泽有纱缓缓地点点头。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并没有任何精彩华丽的推理,甚至和推理根本挂不上钩。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她就是凶手呢?”

    柯南有些好奇的问到。

    “大概是因为......”

    青海川棠将抽屉拉开,里面只摆放了几个本子。

    接着她又打开了一个抽屉,只见里面正躺着一支注射器。

    “她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站在了抽屉旁吧。”

    即便是没有这些线索,采用一般的刑侦手段,依然可以找出凶手来。

    可是线索给的太多了,没办法不去怀疑她。

    毕竟身为侧写师,心理学的系统性学习也是必要的。

    警车停靠在路旁,主驾驶位置上坐着的川西木癸,正在花式玩着打火机。

    “解决了?”

    川西木癸转过头,与青海川棠的视线相对,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这些孩子该不会也在现场吧?”

    看着这群和自己妹妹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一想到从别处听闻,他们常常遇见各种杀人事件,就觉得有些心惊。

    幸好自己的妹妹,不是和他们同一个学校的。

    否则要是遇上了这种情况,自己一定会马上带着她离开的,简直就像是中了什么诅咒一样。

    “这个......是因为他们都是目击证人。”

    高木讪笑着,将西泽有纱送上车后,坐上了助手席的位置。

    在车辆驶远之前,青海川棠和她进行了最后一次对话。

    “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是不是就发生这样的事了?”

    西泽有纱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

    按照她的理解,以为青海川棠是将过错归结到了自己身上,认为是自己的到来,才造成了会长的中毒。

    虽然最后并没有造成死亡,但事情是的的确确发生了。

    她犹豫了一下,不知是该宽慰对方,还是顺着对方的话继续。

    “即便是你没有来,最后我还是会杀了他的,只是换个方式。而且如果没有你的话,他说不定根本捡不回一条命来。”

    “我也不会知道,原来我恨错了人,也差点酿成了大祸......”

    青海川棠一愣,没想到对方会给出这样的答复。

    待到车辆驶远之后,宫本由美才开始吐槽道:“这家伙怎么老是一副拽上天的样子啊,难道就因为自己资历比较老吗?”

    语气十分的不满,看来是曾在他那里碰了一鼻子灰。

    “由美警官,那个警官是谁啊?”

    “是新来的吗?以前都没见过他。”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问到。

    “那家伙啊。”

    宫本由美撑着下巴回想着,“他好像是叫川西木癸来着,算是前辈了。就是性格脾气不太好,有些古怪。”

    “而且最近好像在找一个人,一有机会就拦着我们部门的同事问,有没有见过一个戴黑色针织帽的男人。”

    “大夏天的,谁会戴那个啊......”

    其实,针织帽也是分级别的。

    例如赤井秀一同款针织帽:冬暖夏凉、防火防水雷电、挡风挡雨挡子弹。

    不易变形,不易沾染污渍。

    只需一顶帽子,即可一年四季都不换,再也不用担心秃顶问题。

    哪怕是三天不洗头,也不会被发现。

    几人的表情有些微妙,似乎都想到谁的样子。

    “好了孩子们,现在该去吃饭了。想好吃什么了吗?”

    元太毫不犹豫地说道:“鳗鱼饭!”

    我看你像鳗鱼饭!

    这么多人都吃鳗鱼饭的话,是要把自己吃破产的节奏。

    “寿司!”

    “咖喱饭!”

    意见真是极其的不统一。

    “你们几个,干脆剪刀石头布好了,谁赢了就听谁的。”

    略有些选择困难症的青海川棠,想出了这样的选择的方式。

    当结果出来的那一刻,她无比的后悔,甚至有种想掐死之前那个自己的冲动。

    “耶!我赢了!”

    元太欢呼雀跃着,向附近一家卖鳗鱼饭的店铺跑去。

    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鳗鱼饭!鳗鱼饭!今天要吃鳗鱼饭了!”

    青海川棠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有些不敢掏出自己的钱包。

    怕付完钱再看着它时,会不禁流下泪水,对着它说道:兄弟你瘦了......

    “如果钱不够的话,也不用太勉强,他们应该也会理解的。”

    灰原哀的话语让她的心里不禁一暖。

    青海川棠转头看向了她,“其实我只是在后悔,在当初给他买生命保险的时候,为什么不多买几份。”

http://www.qdsohu.cn/20_20139/90036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