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璃火 > 第一卷诛心 第四章 雏鹰断翅
    凌尘醒来时已是深夜,由于夜晚行船敌情不明,因此整艘船漆黑一片。

    晃了晃发昏的脑袋,借着星空的月光,凌尘发现自己居然被扔在甲板上,周围躺了一圈的天一楼暗探,除去杜厉跟胡莉,其他七鬼一个也看不到,新恨旧怨加在一起,凌尘心中的那股无名火顿时烧了起来,咬牙切齿低声道“一群王八蛋,你们给我等着!”

    “大人你醒了?丹田的感觉怎么样?身体有哪里不舒服没有?”听到声音的杜厉急,忙睁开眼关心道,一旁胡莉也用担心的眼神望着凌尘。

    由于修炼离火功的关系,凌尘丹田与寻常武者的丹田存在很大差异,乃是一个燃烧的火种,而与慕容春狄的那一战,他不仅抽空了气海内的真气,还把包裹丹田的心火抽了出来,加上二者交锋时真气的碰撞,如今的凌尘可以说连个普通农妇都不如,随便来个人就能虐他一顿。

    闻言,凌尘摸着丹田处,苦笑道“五脏六腑没啥事,不过回到金陵之前怕是只能当一个吉祥物了,所以接下来就靠你们了!”

    胡莉两人对视一眼,杜厉点头正色道“大人放心,属下心中已有计较!”

    起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凌尘环视四周,表情忽然一愣,轻声询问道“这是血云骑的战船么?”

    作为三年前加入天一楼的老人,杜厉自然清楚凌尘跟血云骑两者之间的关系,于是他叹气道“听钟统领讲,是陛下跟王爷亲自下令派血云骑来的,让大人将慕容秋瑟交给血云骑后迅速回京!”

    闻言,凌尘一屁股坐起身,气急道“交给血云骑?老师他一顿几个下酒菜啊?不知道我要利用慕容秋瑟做什么么?”

    无奈的蹭了蹭鼻子,杜厉压低声音劝解道“大人,如今的情况你也清楚,此次北上我天一楼损失惨重,主力人员十去其六,根本无法看护慕容秋瑟,再者我们当下的敌人不再是燕齐等国,而是朝廷内部,他们肯定会派杀手前来阻止慕容秋瑟南下,到时交手如若让兄弟们知道此番行动被自己人出卖,后果难以想象,所以您还是听从王爷的安排吧!”

    “我听个屁,混咱们这一行的,有哪个是白痴?不管是血云骑护送还是咱们护送,朝里的那个王八蛋肯定会动手,届时你以为这坨屎还能捂得住?与其被兄弟们自己发现,还不如主动把这件事挑明,让兄弟们心里有个准备,既然注定要闹,那咱们就闹个天翻地覆!我三百多兄弟命,朝廷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凌尘如此激动,周围浅睡的天一楼部众纷纷惊醒,迷迷糊糊看向杜厉三人,一脑袋问号,与此同时,在舱内看守慕容秋瑟的七鬼,纷纷无奈的望着对方!

    推开杜厉搀扶的手,凌尘站起身瞟了一眼处于舱顶的钟艾,随即回头喊起那些还在睡觉的属下,气笑道“有的时候我很羡慕你们,知道为什么么?因为你们这群货背后始终有我这个没脸没皮的统领在,所以你们根本不用担心吃亏!”

    凌尘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众人更是疑惑,纷纷向附近的同僚打听,镇抚使大人是不是先前那一战伤到了脑袋。

    然等凌尘把接下来的话说完,整个甲板上寂静无声,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仿徨、悲伤、愤恨以及对朝廷的不解。

    “我知道你们现在都恨不得立马赶到金陵,拽着那群身着朱紫位高权重的大臣厉声质问,问他们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他们有没有兄弟家人,他们懂不懂什么叫做忠君爱国!”

    顿了一声,凌尘指着杜厉,冷笑道“并且就在刚才,这个被你们私底下称为‘军师’的愣货告诉我,让我不要把实情跟你们讲,说你们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破坏咱们向那群王八蛋报仇的计划,你们说我这我能忍么?”

    天知道杜厉这一刻有多想抽自己两嘴巴,好好的听安排就行了,装什么耿股谏臣?这下好了,不仅把凌尘得罪了,以后他甭想继续长住在天一楼了。

    “完了完了,三哥这是把自己搭进去了!唉,得罪了头,恐怕未来两年,他都得在外边执行任务喽!”

    “老七闭嘴,我看公子最应该把你这个色胚扔出去,省的天天在青楼败坏我们名声!”

    “唉唉唉,四哥,你说这话七弟我就不乐意了,我住青楼那是替公子减少麻烦,你总不能让我在大街上撩骚人家良家妇女,天天去刑部报道吧?再说,黄爷我在青楼也不是强买强卖,大家都讲究个你情我愿,要是这种事都能败坏咱们九怪的名声,那人类干脆灭绝得了!”

    仇久闻声饮了一口酒,瞥了一眼毫无动静的慕容秋瑟,冷声接道“你跟谁俩黄爷呢?”

    “口误口误,二哥见怪不怪,见怪不怪!”

    舱内嬉笑怒骂,舱外愁云惨淡。

    果然,众人再看杜厉时,眼中多带有审视的意思,弄得杜厉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直至凌尘继续道“好了,你们也甭怪他,其实他的话也不全无道理,主要是这次的敌人太过意外,怕你们一时间无法接受,现在好了,大家都知道了,各抒己见吧!”

    “还依靠呢,好赖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锅都甩给我了!”杜厉嘟囔道。

    这时,一名天一楼千户站起身,拱手问道“敢问镇抚使大人,如若我们兄弟说报仇,您当如何给我们报仇?”

    “如何报仇?呵呵,当然是血债血偿,我死一个兄弟,他就要搭上一个亲人,我死一队兄弟,他就要灭一堂,不灭满门誓不罢休!”

    听到凌尘的答复,这名千户默然无声,慢慢的坐回原位,双手扶额,肩膀颤抖,不见表情,不听哭声!

    半晌后,凌尘见无人再出来询问,翻着白眼道“既然都没问题想问了,那我就下达接下来的任务!渡过淮水后,咱们兵分五路南下金陵,慕容秋瑟交给血云骑,厨子、酒鬼随行,其余七鬼再加上我兵分四路,千户以下自行分队,每一路准备一个替身,放出风去,引对方来攻!期间,我不管你们能不能克制住,总之必须给我留一个活口,我要用这群人去跟那条王八对峙公堂!听懂了么?”

    “喏!”

    回答凌尘的声音震耳欲聋,淮水两岸惊起千只鸟!

    由于此次登船的地点比较偏,因此战船行驶了一夜也未抵达楚军大营。

    第二日清晨,休息了一夜的凌尘,独自来到船尾,望着北岸一座隐匿在云雾中的峭壁,呆愣出神,前来送餐的楚径庭在看到峭壁后也随即楞在当场。

    几息过后,楚径庭转身气冲冲的向船舱内走去,沿途的血云骑士兵与天一楼部众都是一脑袋问号,暗暗猜测谁惹到了这位九鬼老大!

    迎面碰到吃完饭的仇久,楚径庭阴沉道“钟艾呢?”

    能让素来最冷静的楚径庭发火,仇久也有些懵,呆傻道“在内舱跟老三商议对策呢!”

    得到钟艾的位置,楚径庭大步向内舱走去,一些伸手询问的血云骑士兵话还没说,就被楚径庭一巴掌掀翻,在内舱听见动静正准备出来看看的钟艾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就见舱门被人一脚踹开。

    “老大?”杜厉傻眼道。

    “钟艾你想找死么?”

    楚径庭没理杜厉,上来就一句怒喝,让钟艾有些摸不到头脑,等他想开口询问时,楚径庭已掠至身前一把攥住他的领口,继续骂道“你他娘的要是想找死老子现在成全你,用不着使这种伎俩求死!”

    对方左一句找死又一句卑鄙,气的钟艾也是一阵火大,攥住楚径庭的手,厉声“楚径庭你他娘的想干什么?当老子泥捏得不成?今日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老子灭了你!”

    见两人要开打,杜厉紧忙上前摁住两人,询问道“老大,老大,消消火,发生什么你倒是说啊!钟将军你也冷静一下,让我打个把话说完!”

    慕声而来的七鬼看舱内一片狼藉,赶紧将过道拦住,让胡莉去找凌尘以免发生天一楼跟血云骑的火拼。

    “解释,我解释你奶奶个腿!你个王八蛋!”

    砰的一声,楚径庭一拳打到钟艾脸上,将其打倒在地,随即将杜厉推开,伸脚向钟艾腹部踢去。

    身为血云骑的统领,钟艾自然有两把刷子,楚径庭刚刚伸腿,他便一个扫堂腿把对方掀到,而后扑倒对方身上扭打在一起。

    “我操你大爷,你个臭厨子还真敢动手!”

    砰,钟艾一拳打在楚径庭的眼眶上。

    然没等他挥出第二拳,楚径庭一个膝撞,直撞钟艾胯间。

    杜厉只听嗷的一声,没等他拉起两人,钟艾便直愣愣的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胯间,惨叫不断。

    “我勒个草!”

    有句话说得好,男人的痛,只有男人最清楚。钟艾受此‘重创’杜厉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见楚径庭还想乘胜追击,他一把扑倒楚径庭,边招呼六鬼来帮忙,边大声对楚径庭喊道“老大冷静,冷静啊!有什么事不能说开了,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放开我老三,我今天就要废了这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等楚径庭再次挣脱杜厉等人的禁锢时,闻讯而来的凌尘冷声道“都给我住手!”

    “公子(大人)(头)!”

    舱内众人见凌尘赶到,终于舒了口气。

    皱眉扫了一眼坚持起身的钟艾,凌尘冷眼望向楚径庭,挑眉道“闲出屁来了?跑人家底盘闹事?罚你把这打扫干净,给人道歉!”

    “药乾你给钟艾去看看,别留下毛病!”

    “喏!”药乾拱手道。

    “都是惯出来的毛病!”低声骂了一句,凌尘转头就走。

    谁知楚径庭好像没有眼力劲一般,见凌尘要走,赶忙推开杜厉等人,急声喊道“公子您...”

    而凌尘亦好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似的,没等楚径庭说完,他便摆手道“没事,忙你的去吧!”

    待凌尘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后,仇久迅速窜到楚径庭身边,轻声询问道“老大怎么了?钟愣子惹到你了?”

    见一众兄弟都带着疑惑的目光看自己,楚径庭瞥了一眼突然安静的钟艾,冷笑道“那就要问问这王八蛋了,反营的路明明有两条水道,他却偏偏选择这一条!”

    “什么意思?”正在给钟艾搭脉的药乾不解道。

    这时钟艾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一把推开药乾,冲外喊道“去把宋博给本将带来!”

    “喏!”

    传令兵刚走,楚径庭便冷笑道“装什么装?你是血云骑的统领,难道走那条道还是别人说了算不成?”

    此刻的钟艾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一般,红着眼回头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明知将军在我船上,我怎么可能走这条道?楚径庭,你很清楚,那里不仅是将军的伤心地,更是我钟艾的梦魇处,倘若不能复仇,我是死也不会走这条道的!”

    伤心地?梦魇处?反应过来的仇久立马冲出内舱,跑上甲板,当他隐约见到一道峭壁时,无力的叹了口气,捏着太阳穴向内舱走去,当他回到内舱时,血云骑参将宋博已经匍匐在地,嚎啕大哭。

    暗骂了一句活该,仇久对众人点头道“刚才路过的是鹰峡谷!!!”

    “宋参将,你真的是该死!”已知晓一切的杜厉,恶狠狠道。

    钟艾仰头轻声道“念在你这两年的功勋,回营后卸下甲胄返乡吧,倘若还想继续为军,等王爷回来你另调他营吧!”

    宋博泣不成声道“属下谢将军!”

    挥手遣退宋博后,钟艾转过头对楚径庭平静道“楚大哥,对不起!”

    说完,钟艾踉跄的离开了内舱,留下九鬼面面相觑。

    安静了半柱香的时间,不了解内情的黄图轻声问道“大哥、二哥,你们是最早跟随头的,鹰峡谷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火云骑、血云骑还有头跟钟艾在内,这...”

    黄图的疑惑也是众人的疑惑,九鬼成立时间不到三年,恰好是鹰峡谷一战之后,他们知道的大概也是先前在北燕时,凌尘非要寻北燕二皇子慕容夏狩报仇时,仇久跟他们讲的,其中内情根本不知。

    “老二,你跟他们说吧,我出去透透气!”

    等楚径庭前脚离开内舱后,仇久倚靠在墙边,抬头盯着舱顶苦涩道“怎么说呢!几只原本会翱翔于天际的雏鹰,他们在那里折断了属于自己的翅膀!”

http://www.qdsohu.cn/21_21153/9411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