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璃火 > 第一卷诛心 第六章 两人拦路
    太行山下。

    刚刚下山的慕容正南抬头前望,无奈的叹了口气,摇头嘟囔着骂道“萧轲你个老王八,为了徒弟,他你也敢请出来!”

    面前老者见对方脸上满是愤慨,双手背负,狭长的凤眼眯了眯,嘴角下意识地勾起。

    “莫无道,你素来不喜这红尘杂事,如今不在南海打浪,跑这拦我南下救侄,你是不是闲的?”慕容正南心下正急着去凌尘那里救慕容秋瑟,一时也收不住脾气,虚天境的威压一时间向莫无道压过去。

    却见莫无道左手双指并拢,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铺面而来的威压顿时散去,摇着头平静道:“受人所托,还个故人的人情罢了。”

    莫无道本是天下第一人,别说俗事恐怕就算王朝更迭,依他的性子也不会出来参与,然他偏偏欠了一个人天大的人情。有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极少有人会去深究,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许多古往今来的大能感叹这句话。

    半月前,一名负剑少年踏进南海,请他出山亲赴此地阻拦慕容正南南下救侄。

    性情不喜人扰的莫无道当下就想毙了对方,可当他见少年抛出那枚林晨生前携带的竹佩时,天下第一无奈的叹了口气。

    此刻在想起十八年前萧轲那人优柔寡断的样子,莫无道眉头更是又轻轻皱了皱,继而面色微冷,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对着慕容正南说。

    “与你相别数年,想必你的‘黑白两道’如今已是大成!”

    莫无道什么意思,慕容正南心中很是清楚,回头望了一下山顶,依稀可见那袭黄衣站在崖边。

    “麻烦莫兄先行,在沁水等我!”

    慕容正南虽背对着莫无道,但后者还是能感受到前者语气中的眷恋不舍与忐忑。

    把情爱视为武道最大阻碍的莫无道见状,眸中瞬间染上狠厉,冷哼道“愚夫俗物!”

    谁知此时的慕容正南好想彻底放飞了自我一般,转头挑着眉毛,不屑道“老子乐意,你咬我啊?”

    冷笑一声,莫无道转身掠向沁水。

    见莫老头已走,慕容正南一屁股坐到地上,脱下鞋子,从鞋底掏出来一张‘味道清新’的银票,嫌弃的放到身边用石头压住,随即仰头冲山上喊道“媳妇,我这有点私事要解决,银子给你放旁边了,一会记得下来取。”

    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西掠取,留下四角起舞的银票跟一句‘慕容正南你给老娘等着’响彻太行。

    仅仅几息就跑到数十里外的慕容正南脸色顿时一僵,如丧考妣,不过片刻之后,他仰头大笑,冲天空竖起了一个中指,哼着燕腔小调,慢慢向沁水走去。

    沁水河边。

    望着姗姗来迟,宛如游山玩水的慕容正南,莫无道心下甚是不喜,招呼都不打,一拳便轰向对方。

    罡风卷过,岸边的泥沙顷刻之间跃起数丈。

    “我在太行弈七年,我于盘中意半生!哈哈哈哈,爽!”

    “神出,魂定,势起!”

    二人脚下的泥土瞬间化作一张棋盘,砸向慕容正南的泥土也消失不见。

    莫无道见状,收身回拳,面色淡淡地笑了笑。

    “神魂之术,以棋养意,有点意思!”

    顿了顿,莫无道继续道“你的最强手?”

    “虽说有些无礼,但我还是想说‘莫兄,你猜’!”

    慕容正南边说边开始蓄力,一道黑色的气劲从他背后陡然冲了出来,正对着莫无道的面门而。

    本欲侧身躲过的莫无道突然发现自己的脚好像被固定在了原位,无法移动,遂明白了慕容正南那句‘魂定’是什么意思。

    “凭借元神之力硬碰硬,有意思!”

    正当时,耳边风声忽作,莫无道轻轻偏头,险险躲过了另一道白虹,竟是削掉了莫无道耳边的发丝。

    “黑白结合,星元罡气!”莫无道危险地眯了眯眼,“好招式!”

    慕容正南却不受丝毫影响,指尖向前一指,剩下的七道罡气翻卷着向着莫无道飞扑过去。

    既然是硬碰硬,莫无道也就没了躲的心思,拳掌接连打出,罡气化作蛟龙扑向那九道劲气。

    轰轰轰,罡气碰撞的余波,让整座棋盘都开始晃动,犹如天塌地陷一般。

    不多时,黑白两色的气劲被蛟龙纷纷吞噬打落,化成灰烬散向天地。

    值此一幕,本该高兴的莫无道,表情却越发凝重,不断扫向棋盘中的九个星位,眸底带着深深的不解与好奇。

    “无穷无尽?”

    “还是那句,莫兄猜猜看?”

    若是以往被人这般打趣,莫无道早就毙了对方,天下第一不是谁都可以肆意戏弄的,但他实在好奇慕容正南是如何琢磨出这等招式的,别看他刚才破的容易,可内中的艰险只有他自己清楚。

    再次袭出的黑白罡气重新杀向蛟龙,你来我往,战的难解难分。

    自从慕容正南归隐太行山,倒是再未曾如此酣畅淋漓过。

    莫无道与慕容正南在沁水打得火热,那边导致这一战的罪魁祸首—凌尘等人却已经从淮南到了庐江。

    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庐江的风景,凌尘不是第一次见,可每次走到这里,他心底的郁气就会少了几分,若不是天下风烟,此处倒真是归隐的好去处。

    隐隐约约,凌尘听见一声极有技巧的口哨声。

    他眯了眯单凤眼,从房间向外看去,只见一个人影从远处骑马飞奔过来。

    护在凌尘身边的胡莉下意识放出杀意,将马匹惊起,来人重重摔到了地上。

    “陆振明的儿子陆宁?”

    身处天一楼,凌尘自是对各地城守有所了解,包括他们的家人在内,天一楼内都有档案,不过他却想不通陆宁此刻出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派人去问问怎么回事!”

    胡莉冲着凌尘比划了一下,随即招了招手,护在马车周边的天一楼部从立即上前询问。

    “受家父所托,在下有要事禀告镇抚使大人,麻烦这位兄弟放陆某过去!”陆宁的声音不大,好似初临江湖的质子,音中带着些许慌张。

    凌尘蹙眉看了一眼胡莉,后者会意,悄悄的跟凌尘拉开距离,退守到马车附近。

    “去把陆公子带过来!”

    待狼狈的陆宁走到近前,凌尘倚靠在车厢口,一脸歉意的微笑道“抱歉抱歉,刚刚不知是陆公子,下属冲撞了公子,还望陆公子见谅。”

    作为庐江本地第一的公子哥,陆宁岂会没听过凌尘的事迹?他哪敢托大,立马躬身作揖道“白身陆宁见过镇抚使大人。”

    凌尘赶忙摆手惶恐道“虚礼虚礼,大家都是同龄人,哪用的着行如此大礼!”

    “大楚礼制,陆某一介白身,当是遵守,还望大人体谅!”

    看对方坚持,凌尘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屁股死死的黏在马车上,轻声问道“那敢问陆公子因何拦我等啊?”

    说心里话,若不是陆宁来时被陆振明耳提面命,让他小心凌尘,他恐怕早就翻脸了,什么狗屁的天一楼镇抚使,还不是靠翊王、皇后跟长公主的关系才坐上的?鹰峡谷一战太子、翊王世子皆陨落,要不是有翊王那些人相保,他凌尘就是有一百个脑袋怕也不够皇帝砍的。

    心中骂骂咧咧的腹诽了对方几句,陆宁紧忙拱手解释道“此事还请镇抚使大人莫怪,日前我父收到朝中来信,说镇抚使大人亲至北燕国都擒拿了对方的三皇子,正在南下归京!父亲怕北燕那些宵小不肯认输偷袭大人,特派陆宁带人前来护送大人归京!”

    “哦?陆大人的消息居然这么灵通?”

    陆宁当然明白凌尘的话外之意,遂硬着头皮尴尬解释道“还望大人见谅,家父地处京畿附近,又临近前线,为了能妥善施政,做事难免僭越了些!”

    “唉,也确实该如此!为难陆大人了,等我回京,我一定奏禀陛下,替陆大人美言几句。”

    话音落下,陆宁再次躬身作揖,谢谢凌尘,那态度瞧凌尘眼角直抽。

    让陆宁把陆振明派来的人编入到队伍当中后,凌尘一众再次踏上了归程。

    然让凌尘没想到的是,临近夜晚之际,前方忽然杀出一队贼寇,目标直指后方押送‘慕容秋瑟’的马车。

    本以为这会是一场死斗,却不想,对方仅冲杀了两次,便撤离了此处,让凌尘心中的疑虑更甚,暗中瞟了一眼陆宁方向。

    当夜扎完营后,凌尘叫来胡莉、陆宁等人,指着桌面的地图沉声道“我们的计划怕要改一改了,对方今日的进攻明显是试探,而我方却不小心暴露了!”

    “大人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马车里真的是...”

    抬头见陆宁一副紧张的神色,凌尘微微一笑,安抚道“放心,有天一楼跟陆家的兄弟在,那群‘燕狗’翻不起什么风浪!”

    胡莉这时在一旁用手势追问道“公子的意思是改道么?”

    拍了拍陆宁的肩膀,凌尘转头轻笑道“不至于改道,咱们继续前行,不过我想在洪泽湖驻扎几日,等等其他几路的人,最好一齐抵达长江江边,让老师来接咱们!”

    “如此甚好,有王爷在,这群燕狗早晚死绝!”陆宁一改先前的慌张大喜道。

    果不其然,在前往洪泽湖的途中,敌人还真加大了进攻,要不是有陆家的人相护,仅凭天一楼这点人马还真有可能被对方拿下。一连数日,敌人的进攻越发犀利,武道高手更是层出不穷,逼得凌尘也开始参展,甚至有好几次连绿林野匪也掺和进来,说他们马车里藏着宝物,弄的凌尘是哭也不是笑也不行。

    “大人!既已抵达洪泽湖,陆某便不再相陪了,无法送各位抵达金陵,请各位海涵。”陆振明说的真诚,表情则像是怕了那群‘燕狗’一般,天一楼众人听得一肚子怀疑,凌尘却不由得挑了挑剑眉

    “陆兄这是那里话,本就不是陆兄的责任,我等岂能劳烦陆兄一直相护呢?”

    听到凌尘的话,陆宁正想感谢,谁知凌尘漫不经心的继续道“不过不知陆兄考虑过没有,倘若陆兄此时返回庐江,陆大人那里会怎么看?而且陛下要是得知陆兄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那结果又会是怎样?

    若说先前,陆宁还真没把凌尘放在眼中,甚至他有时都觉得陆振明让他小心凌尘是因为翊王的权势。可现今看来,凌尘明显是扮猪吃老虎的主,所有表现出来的性格,不过是为了迎合他的想法而已。

    “大人如此一说,陆某看来是陷到里面了!”陆宁一改往日的性情,怪笑道。

    凌尘浑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这还不是为了陆大人好么,陆兄可不要见怪啊!”

    “好说好说!俗语不是也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么?陆某接下这个差事便是!”

    “那可太好了,正好我这也有一计,想与陆兄商议呢!”凌尘一边说一边暗自观察着陆宁的脸色,“我打算将队伍再分出一路,由我、陆兄跟胡莉护送马车南下,胡莉做个替身,交给其他人,我们在长江边汇合。”

    “一切皆凭大人做主。”一丝精光在陆宁眸底一闪而逝。

http://www.qdsohu.cn/21_21153/94112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