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璃火 > 第一卷诛心 第八章 一品高手
    依钟山,临长江。

    站在长江边,江风习习,凌尘习惯性的眯了眯眼。过了江,就到金陵城了,如果还有截杀,也就在最后这一段路了。

    “凌大人在想什么?”随后而来的陆宁,笑着问道。

    见陆宁出现,凌尘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对着前者笑道“陆公子,我在想‘燕狗’在大楚的势力既然这么大,那么他们有没有可能已经把钉子埋到了朝中?”

    此言一出,陆宁脸色瞬间僵硬,尴尬的笑道“不能吧!!自打曾康宸一事后,咱们大楚不是已经对各级官员进行的严苛的审查?燕国即使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会把钉子埋到朝廷内部吧?”

    听到陆宁的话,凌尘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然后附耳到对方身边,似笑非笑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有一件事我心中一直存惑,陆家是庐江望族,陆公子家学渊博,不知陆公子能否替我解答一番?”

    悄悄拉开自己与凌尘的距离,陆宁尴尬窘笑道“大人高赞了,陆某一介白身,岂有资格替大人解惑?更何况大人还是翊王殿下的高徒,陆家蒲柳之姿哪里比得上翊王府!”

    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凌尘不在搭话,随后笑着转身向镇子上走去。

    盯着凌尘远去的背影,陆宁心中突显不安,总感觉凌尘察觉到了什么,甚至在心底还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让他赶紧收手,返回庐江。

    “还有机会么?”

    陆宁默然一笑,似有坚定,似有无奈,但眼底更多的是狠厉。

    第二日,凌尘见本属他的那支天一楼小队终于抵达,但其他几路人马还没有消息,遂吩咐胡莉前去联系,他则带着众人在这等候。

    此时将己方最强的战力派出去,别说刘厦,就是陆宁也觉得凌尘有些托大,赶忙出声好言相劝一番,但凌尘的理由也很充分,天一楼如今战力大损,对方实力又如此强横,传信一事事关重大,万一中途被对方截取,他们岂不是要面对敌人的大举进攻?

    见凌尘执意如此,众人也就放弃了劝慰。

    临行前,胡莉担忧的看了凌尘一眼,在见到凌尘眼中的那一丝狡黠后,才暗自放下心来,点了点头,紧接着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这时凌尘眼角瞄了一眼眉头紧蹙的陆宁,心里暗自笑了笑。

    是夜,镇上一个小酒馆。

    “胡莉已经走了。”陆宁平静的说道,在给对面一个黑衣人到了一杯酒后,他继续道“虽说这是个好事,但凭陆某这一路对凌尘的了解,他绝非是那种喜欢托大的人,我怀疑这是一个圈套!”

    “陆公子的意思是让我等放弃这个机会,看着慕容秋瑟安然入京?”黑衣人稳稳的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不过捏着酒盅的手指却青筋突现。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家大人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么相应的后果就要承担。相反我陆家不过是想争一争奉天殿的位子罢了,并且这一路上陆某也没少给统领大人机会,统领大人自己拿捏不住,难道还想拉我陆家下水不成?”

    陆宁语气平静,但脸上的笑容却似有讥讽之意,让黑衣人双眼饱含杀意。随手举起刚刚喝完酒盅握在手中,一息后,酒盅无声的化成粉末,漱漱落下,门口的微风将其吹拂到陆宁脸上,而后黑衣人冷漠的转了转手腕,嘴角勾起一丝轻蔑和冷酷。

    若是有行家看见一定会暗暗心惊,这黑衣人,竟是已经到了一品净轮境。

    伸手抹了抹额头的粉渍,陆宁冷冷一笑,起身道“既然统领大人不听劝,那陆某也就不奉陪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黄口小儿不足成事,陆振明怎么会有你这个儿子。”黑衣人看着陆宁远去的背影,面无表情的自言自语道。

    次日子时,月上树梢,预料的事终究来临。

    黑衣人站在客栈院中的房顶上,望着卫戍凌尘周围的天一楼部众冷然一笑,随即举起左手轻轻一挥,十二名黑衣人愤然向凌尘飞扑而去。

    借着明亮的月光,凌尘一眼便发现这十二人配合紧密,与沿途刺杀的乌合之众不同。

    “列阵迎敌,保护大人!”天一楼千户刘厦连忙下令。

    然经过这一路的厮杀,刘厦手下的部从早已锐减大半,十几人根本无法兼顾凌尘与囚禁‘慕容秋瑟’的房间,只能把看守人质的任务交给陆家扈从,可惜刘厦却不知对方此次截杀的目标早已从‘慕容秋瑟’转变成凌尘。

    这时一个天一楼下属还未接近黑衣人的身边,就被对方的掌风打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见到这一幕,刘厦心下大惊,赶紧挡到凌尘面前,劝后者退回房内。

    而早已运转起真气的凌尘,则微笑着摇头道“不必管我,他们的目标是慕容秋瑟,让兄弟们后撤,我来会会他们!”

    “大人...”

    刘厦劝慰的话还没说完,凌尘已一跃而起,迎上黑衣杀手。

    见凌尘主动出来送死,房顶的黑衣统领大喜,立即发布命令让属下围住凌尘,他紧随其后杀向‘慕容秋瑟’的房间,吸引天一楼部众的目光。

    杀手统领奔向俘虏房间,凌尘自然看得到,用刀芒逼开围堵自己的十二名黑衣人后,他立即抽身,反手一刀掠向黑衣统领。

    作为一品高手,黑衣统领又怎么会被凌尘偷袭?只不过他清楚凌尘所修的是离火功,深知这门功法的特征,遂在掠过天一楼部众后,回身拍出一掌,冷笑道“孺子小儿,我看你是找死!”

    凛冽的罡风突然来袭,凌尘此刻哪敢托大,可空中没有着力点,他根本无法躲避。被逼无奈之下,凌尘只好把全身真气灌注刀中,想要借此破开对方罡气。

    砰砰砰!

    二人四散的劲气,在凌尘周围炸裂开来,天一楼、陆家扈从跟黑衣杀手纷纷被掀倒在地,躲过一劫的陆宁睁大了眼睛,此时他终于明白黑衣统领为什么那么有底气动手了。

    秋风带走院中的粉尘,黑衣统领见凌尘单刀拄地,右手不断的颤抖,遂冷然讥笑道“原来翊王的徒弟也不过如此!!”

    凌尘再添新伤,刘厦自然不会再去考虑房中的‘慕容秋瑟’,拉起身边的属下,大喊道“撤,你们护住大人往南撤,到了江边赶紧上船,送大人返京,房中的人交给我来解决!”

    天一楼自创立之初,便有方便行事的权利,如今凌尘受创,己方势弱,人质自然是保不住,但为了能迷惑对方,把真正的慕容秋瑟送抵京城,替天一楼死难的兄弟讨回公道,刘厦必须要做出鱼死网破的模样,为此即便是死,他也不能让敌人跟人质有任何接触。

    “千户大人!!!”

    “快护着大人撤!”

    “呵呵,想走?”黑衣统领单手钳住刘厦袭来的刀,侧头望着凌尘冷笑道。

    刘厦没想到自己奋力的一击居然被对方轻松破解,刚想抬腿踢开黑衣统领,后者已然从眼前消失,恍惚之间出现在凌尘前方。面罩上的那一双眼睛闪过一丝狠厉光芒,厉声道“去死吧!”

    啪的一声,黑衣统领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条软长铁鞭,一下抽在凌尘的心口上,将其打飞。

    “噗,枯...鬼鞭!”倒地之前,凌尘双目瞪圆,断断续续的惊讶道,随即脑袋一歪,彻底失去了意识。

    “大人!!!”刘厦见状,瞳孔一缩,大吼一声,长刀顿时脱手,甩向黑衣统领。

    凌尘死没死,黑衣统领不知道,不过在场根本没有自己的敌手,轻松躲开刘厦的长刀后,黑衣统领回手一鞭卷向刘厦,将其捆住,狂笑道“蝼蚁之身居然敢对本座动手!要不是留着你还有用,本座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铁鞭环绕着脖颈,刘厦用手掰都费力,哪还有气力去谩骂黑衣统领?不稍片刻,他便昏了过去。其他天一楼的人见到,留下十二人应付黑衣人,确保凌尘不被靠近,剩下的人纷纷挥刀杀向黑衣统领!

    “我说过你们只是蝼蚁而已!”

    铁鞭一收,黑衣统领卷起刘厦掉落的长刀,单手持刀,发出一道巨大的刀芒,冲杀上来的天一楼下属,瞬间死无全尸。

    从始至终冷眼旁观这一幕的陆宁,忽然抽剑对黑衣统领出手。

    陆宁的武功不算高,也就比普通百姓强点而已,但他这羸弱的一剑却是实打实的把黑衣统领拦下了。

    面对陆宁突如其来的一剑,黑衣统领满心不解,面罩上的眼眸更是充斥着无边的愤怒,压低声音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过河拆桥么?”

    然而回答黑衣统领的只有剑招,并无声音,气的黑衣统领恨不得一掌毙了陆宁。

    再次躲开陆宁的攻击后,黑衣统领深吸一口气,倒掠回房间门口,冷冷的望着陆宁。

    “为大人报仇,杀!”余下的天一楼部从此刻气势大振,攻击犀利,仿佛不要命一般。

    瞥了一眼被天一楼部从压制的属下,黑衣统领若有所思的哼了一声,随即吹了一个口哨,十二名黑衣人迅速后撤,可谓是令行禁止。

    “统领!”

    黑衣统领轻蔑的扫了一眼陆宁,随即把视线转向生死不明的凌尘,暗暗运起真气,漠然道“去把殿下带出来,咱们撤!”

    “喏!”

    待黑衣人救出被囚禁多日的‘慕容秋瑟’掠上房顶后,黑衣统领一掌劈去,击飞欺身上前的天一楼部从,拔地而起。

    被击飞的天一楼十二人瞬间倒地,但等他们伏地起身时,却发现身上并无不适,这时十二人当中的一人忽然发出一声悲鸣,众人齐齐转头,只见凌尘七窍流血,脖子无力的歪在一旁,再无半点气息可言。

    “大人!!!!”

    凌尘一死,苟活的十二人大悲,跑到凌尘身边扶起尸体,仰头大哭。

    “我们走!”

    看对方彻底陷入到悲痛之中,黑衣人统领嘴角微挑,瞟了一下脸色铁青的陆宁,暗暗唾了口吐沫,率领属下迅速隐到了夜色当中,只留下一地狼藉与一具七窍流血的尸体,还有嚎啕大哭的天一楼部从

http://www.qdsohu.cn/21_21153/94112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