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璃火 > 第一卷诛心 第十二章 初见
    在昭鸾阁书房内的墙壁上始终挂着一块巨大的黑布,即使是虞皇后也不知这块黑布下的秘密,唯有萧康跟翊王才明白那块黑布下隐藏的是什么,每每谈及萧彧时,二人的脸上总会浮现出哀伤与无奈。

    “鹰峡谷,天愁涧,雄鹰断翅雏鹰毙!呵...呵呵!”回宫后,萧彧掀开黑布,手里摇着折扇,回忆起当年金陵的童谣,冷笑不断。

    江平两岸近,风正一帆悬,黑布下的地图,完美诠释了这首诗的意境!

    一边眯着眼看着图中所绘,萧彧一边按照凌尘行进的路线在心中勾画后者的布局,当他无意间发现右下角庐江这个位置似有特殊时,萧彧紧忙跑到书桌前,翻开楚国北境地图,眼中慢慢浮现出狠辣与自得。

    “我该说不愧是你,还是该说你是一个傻子呢?”盯着庐江的位置,萧彧陷入了安静。

    其实很多人都不清楚,曾经的睿王为何在这三年内把自己自囚于昭鸾阁,如果说是想避开两位哥哥的争斗,他完全可以外放,不必在金陵受扰,可要说他对皇位无意,萧康又为何会容忍他继续留在宫中?要知凡有加封王位的皇子,都要出宫辟府,根本不允许留在宫内。因此在这些年二三两位皇子争斗时,总有一些位高权重的大臣隔岸观火,等候他的入局。

    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深秋时节,只是不知道是否也是如此景色,当萧彧得知鹰峡谷一战大败时,他恐慌、他害怕、他自责,他觉得当初出战时如果自己足够优秀,或许那一战就不会只有凌尘一个人承受。

    “君王死社稷,皇族镇国门,军卒葬沙场,儿女殉江山!”这是萧轲当年教给他们师兄弟几人的话,并且告诉他们,这是某个从小便以社稷百姓安平为目标的皇子亲口说的,虽说那个人是谁以无法考证,但能让萧轲视此人为目标,足矣言明此人的能力。

    扔掉手中的折扇,萧彧独坐在靠椅上,仰着头喃喃自语道“或许我应该出去走走替父皇他们分忧了!只不过我该怎么帮你呢!”

    时间悄然而逝,转眼旭日的光芒便笼罩了整个昭鸾阁,一夜未睡的萧彧,缓缓睁开眼,迎着阳关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随即喊来门外侍奉了一宿的太监吩咐道“去把本王的朝服拿来,本王今日要上殿面圣!”

    “喏!”

    今日早朝格外热闹,除去三年未见的睿王萧彧外,消失三年的前太子太傅高震,亦是出现在乾元宫外,这让本欲借机打压翊王的文官派大为惊喜,即便过了三年,但谁不清楚高震跟翊王府的恩怨?再加上他在士林的威望,可以说高晋离与方凡两子必定走不出大理寺的牢门,翊王府一脉此战必败。

    “时辰已到,朝臣入!”伴随着王一铭的喊声,三位皇子与一位王爷分属文武走在众臣的前方,缓缓踏进乾元宫!

    “小四,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劝你今日最好不要插手,你父皇并不想你在此刻卷入其中!”

    “插手?”萧彧笑呵呵的摇了摇头,低声解释道“皇叔多虑了,此番小侄只是想来看看这阔别已久的朝堂如今是个什么风景!毕竟我也是父皇的儿子么,总不能一直站在奉天殿外看着两位皇兄劳累,连一次关心都没有吧?”

    关心?听到这两个字,萧轲差点被萧彧给气笑了,后者从小就受教在自己身边,什么德行哪能不清楚?如果说凌尘是翊王府的那根矛,那萧彧便是翊王府的那支箭,替凌尘等人专射那些对翊王府不满的人。

    “雪芯北上已经把高震这头老倔驴给引了出来,你在插手,说不准又会蹦出来什么货!”话到这里,萧轲的脸上布满了无奈,其实他也不是怕这些人联手,毕竟翊王府的战功在那里摆着,翊王府的地位也是先皇给予的,他们这群人哪能办得到他?可经过这两日的交锋,他发现萧康有些怪异,总是有意无意的拿一些话提点他。在联想到前日夜间的争吵,跟萧康的身体,萧轲也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翊王府有些过了,朝廷需要重新树立皇室威严了!

    见萧轲满脸郁闷,萧彧掸了掸朝服上的灰尘,苦笑不得道“依皇姐的脚程,恐此刻早已抵达了北岸,皇叔这个时候认怂,怕得不到什么好吧?再者我今日上朝真的是来看戏的,总不能我一句话也不说他们还会把我往那方面想吧?”

    “少在那里...”

    萧轲话还没说完,那边王一铭已经扶着萧康走上了皇位,见到这一幕,萧轲紧忙闭嘴,跟随众人对萧康躬身行礼。

    虽说从内侍那里早已得知萧彧上朝的消息,但在这里见面,萧康还是有点不适应,毕竟他现在需要树立皇室的威严,萧彧的出现只会让更多人高看翊王府。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例行公事的喊了一句,王一铭赶忙退到一旁,静候大戏的到来。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臣高震有事要奏,有冤要伸,还请陛下替老臣做主,替忠魂鸣冤!”

    上来就是一句忠骨佞臣,听到众臣心中一阵,暗道“来了!”

    什么叫做忠魂佞臣?这个问题自古至今也没个准确答案,毕竟这世上还有愚忠跟大奸似忠两个词来形容臣子,望着洋洋洒洒列举翊王府罪证的高震,萧彧笑而不语,满脑子都想他皇姐此刻在做什么呢?会不会把凌尘的棺材给掀了!

    清风拂朗日,头雪惊英魂!

    对于突然出现的萧雪芯,九鬼大惊赶忙引她走进那座临时搭好的灵堂。

    “为何不送他回京?”

    萧雪芯表情冷漠,但语气很轻很柔,像是怕惊扰到了棺内的英魂一般,但在楚径庭眼中,此刻的萧雪芯比当初他在皇宫内见到的冷淡女孩还要可怕,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我们在等诏令,公子虽然亡故,可天一楼的任务还在继续,这是公子接手天一楼后,定下的铁律,我们不敢违背!”

    “哦!”

    听到这声哦,从来没见过萧雪芯的其他八鬼,此刻是胆战心惊,生怕对方动怒出手杀了楚径庭,就连知晓内情的胡莉,跟察觉到不对的杜厉,此时也终于明白宫中内部为何会有那句‘颜动冰雪融,一笑绝倾城’的古怪评价。

    正在这时,萧雪芯突然回过头看向杜厉与胡莉,倾城的容颜面无表情道“你们两个在想什么?”

    冷,彻骨的冷,即使身为一品的胡莉此时耐不住萧雪芯的目光,更别说杜厉这个二品巅峰,要不是对方的眼中没有杀意,杜厉怕早已瘫倒在地,其余七鬼更是担忧的看着两人。

    突然间,萧雪芯绣眉紧蹙,望着两人疑惑道“不对,你跟她不一样!”

    随后胡莉陡然感受到一股不一般的威压向自己袭来,正当她要运起真气抵抗时,对方又忽然散去威压,微微颔首,平静道“抱歉!”

    若不是眼前这个人是萧雪芯,胡莉此时此刻定然会出手教训一下这个神经病,什么在想什么?什么不对,什么抱歉,简直就是折磨人。

    没理胡莉的情绪波动,回过头,萧雪芯望着面前的棺材,旁若无人的柔声道“初见,有你,有我,有雪,有伞!末见,有你,有我,岂可无雪无伞?”

    轻柔的声音缓缓入耳,九鬼蓦然间就像见到鬼一般,纷纷运起内力逃出了灵堂。

    等他们在外边站定时,漫天的大雪覆盖了整座天地,刚刚完好无损的灵堂,只剩下了一座棚顶,萧雪芯站在那里宛如一根伞杆,举着棚顶替那口棺材遮风挡雪。

    被骚乱引来的钟艾与陆宁见到这一幕楞在当场,满脸震惊的看着风雪中那一人一棺缓缓升空。

    风雪太大,钟艾根本看不清萧雪芯的容貌,故厉声吼道“你是什么人?要对将军做什么?”

    脚踏虚空,单手扶棺的萧雪芯,平静道“阻拦者死!”

    柔柔的语气却说着霸气无边的话,此刻即便是钟艾,也有些恍惚,不过在他眼中,凌尘的尸体,绝不允许他人染指,可待他刚要下达攻击命令时,仇久在一旁苦涩道“她是长公主!”

    闻言,钟艾举着长刀楞在当场,半晌后,他单膝跪地,大声喊道“火云骑亲卫队护旗手钟艾,见过夫人!”

    在钟艾眼中,假若三年前那一战楚军赢了,或许曾经的兄弟都会出席那场他们期盼已久的婚礼吧!

    隐约间,楚径庭他们感觉空中的风雪小了,火云骑攻下了那座横在楚军北攻路上的坚城!

    Ps:因晚上有事,今日一更,抱歉!

http://www.qdsohu.cn/21_21153/94112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