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巨子 > 第一卷 江城子 第31章 决定(上)
    回到家时已将近二更,多喝了几杯的李凌本打算洗洗就睡,结果一扭头就看到小丫头一副别扭为难,欲言又止的模样。这让他不觉有些好奇,便问道:“月儿,你这是怎么了?今天去吃酒不开心吗?”

    月儿忸怩了一下,一双小手在自己的衣摆处摸了摸,这才犹豫着开口:“能去古大哥家吃酒我当然是开心的,可是……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有些不好出口了。

    李凌笑了起来:“怎么,在哥面前都不好说了吗?”

    “嗯……哥,你真打算再去考科举吗?不要去好不好?”

    “为什么?你担心我考不上?”李凌有些意外,古月子他们不断说服自己去走科举之路,自己妹妹反倒想劝自己放弃这一想法,这可太过古怪了吧?不是说如今大越朝科举才是成功的捷径吗?

    说出那句话后月儿反倒放开了,当下看着自己哥哥道:“哥,我怕又回到以前那样……爹他是因为考秀才不中才变成那样的,你以前也有过那样,后来好不容易祖宗保佑,让哥不一样了,可现在又要去考秀才,我好怕啊……”

    面对着妹妹那担忧的可怜目光,李凌不觉叹了口气,他这才知道之前那段日子的遭遇给小丫头带来了多大的伤害,让她直到现在还怕往事重来啊。当下里,李凌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月儿不要担心,哥哥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你也记得的,我可是有做了神仙的祖宗保佑,做什么都一定能成功,对不对?自然也就包括科举了。”

    见妹妹还是一脸的犹豫,他又道:“那这样好不好,我答应你只考这一次,最后一次。如果这一回我再考不中秀才,今后就再也不去考了,只在家里写写小说,做做生意,怎么样?”

    “你保证?”小丫头眨巴着大眼望着他问道。

    “我保证!”李凌笑着伸出一根小拇指来,“咱们拉钩,这样就再不会抵赖了。”

    “嗯,拉钩!”李月儿也探出小指来,两人一勾,口里念叨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才算是把誓约给做成,她脸上也总算露出了轻松的笑来。

    李凌见状,也放松作笑。不错,就在回家的路上,他已经决定尝试科举了。这不光是因为古月子和徐沧说的在理,更在于他自己也觉着只有考中-功名才能确保自身安全。

    关于庄家似对他怀有极大恶意的事情李凌虽然没有告诉其他人,心中却一直留着小心呢。他有八成把握确信当日摸进自家,打伤自己和月儿的贼人就是那日能长驱直入上楼的庄强身边的亲信。这样一个人物,自不可能为了区区百来两银子做盗贼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受了庄强指使才来伤人夺银。

    那庄强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自家与庄强有什么大的仇怨,能让他干出如此下作的事情,只为让自己还不上欠债?

    这些问题的答案李凌现在是想不出来的,也没法通过官府来给自己一个公道,因为手握刑狱大权的典史正是庄强之兄庄弘,而他自己只是一个底层百姓而已。这么想来,其实他和妹妹一直都处于危险中,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而唯一能让自己拥有一定自保之力的,就只有改变身份,获取能让人投鼠忌器的功名了。哪怕只是一个秀才,也足以让庄家兄弟不敢乱来了。所以科举之路已势在必行!

    ……

    次日一早,李凌便翻出了一大摞书来看。这些都是自己和便宜老爹之前留下的关于科举的书籍,除了必备的四书五经外,还有诸多公认的儒门大家对经典的一些解释。不过因为历史有变的原因,本该流传甚广,被定为显学的程朱理学倒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五十年前大儒王惮所提出的王学,里边包含了一部分理学和经世致用方面的学识,看着倒是挺有些道理的。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儒门子弟的一些著作,都是对那几本经书的阐述研究,反正加到一起足有十多本,足够人看上半个多月了。

    李凌则打算先从熟读论语之类的经书开始,毕竟这些才是根本所在,要是连这些书都没看个滚瓜烂熟,其他东西就都是空中楼阁了。

    他本以为光这一步就要浪费自己许多时间,死去无数脑细胞了。可结果真到了拿起书小声诵读时,李凌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只一眼扫过去,书中内容就跟放片似的直接从脑海里冒了出来,脑海里那读书的声音比之眼睛看得更快,就好像是它们早就被灌入在脑中,只是之前没被激发而已。

    李凌也只愣怔了片刻,就明白了过来。很明显,这是原主多年苦读打下的坚实基础,早已成为了身体和心灵的本能。其实想来也对,便宜老爹李桐多年科举,自然也把儿子给带了出来。这么说来,原主是很小就开蒙读书了。、

    十几年的精力花费下去,哪怕原来的李凌再笨,也能把这些经书背个滚瓜烂熟,甚至就连那些对经书的注解书籍,李凌看时也能有个极其清晰的概念,绝无半点难处,也能理解上头有些佶屈聱牙的论述,也就是说原主的基本功那是相当的扎实了。

    “那你又是为什么会连一个秀才,不,连童生都考不中呢?难道连这最基础的一步都如此难考吗?”李凌在明白原主的能力后,也不觉大为奇怪。

    但在仔细想过后,便又慢慢明白了过来:“还是心理不过关啊,或许平时你基础足够扎实,可真到了临场发挥,尤其是上了考场后,就因为紧张害怕而把记熟的东西全给忘了个干净!所以最后连县试都没能通过!”

    这一点其实从原主懦弱胆怯的性格就能推断出来了,像这样性格的人是很难有大作为的,想要真正做成一件事情也是千难万难。哪怕是他最熟悉的科举考试,对他来说也是难于登天!

    “呼……”想明白这一切后,李凌放松了下来,“既然我成了你,那就让我来完成你未尽的心愿,至少把秀才功名给你考下来!”要知道李凌可是当初初高中时的学霸级的人物,不是他学习真有那么优秀,实在是临场发挥次次都好,他每临大事都能超常发挥,不少熟悉他的老师都称他有大将之风呢。

    心思既定,接下来一段时日里,李凌就彻底投入到了科举考试的世界之中,既借助原主的记忆来不断巩固早已记熟的相关内容,同时也把自己作为穿越者的最大优势给发挥了出来,那就是远超这个时代的系统学习方法。如此一来,他还真找到了几分学霸的感觉了。

    所谓学霸,就是指不光可以通过刻苦读书掌握所有要点知识,还能举一反三,了解更深。而更可恨的是,他甚至还能抽出时间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放到后世是打篮球打游戏……而放到如今的李凌身上,则是每日里他还能抽出一两个时辰来继续写书。虽然更新速度上比不了以前,但到了十月中时,封神的第五卷居然也被他写得七七八八了。照着这个进度下去,李凌觉着今年他就能把小说完结了,正好七卷……

    当然,再学霸也有不懂的地方,李凌如今也就认识徐沧一个读书人朋友,自然就想到了他。所以在收集了一些疑问后,便去徐家找他解惑,结果却得知他已去了府城参加院试。

    等到十月下旬,徐沧才回到江城,李凌上门时,却发现整个徐家的气氛都很不对,所有人都一副忐忑而伤心的样子,而徐沧更是直接不见人,把自己关在了房中。

    “这是……伯母,这是怎么了?”李凌一脸困惑地问道。

    徐母愣了片刻,才轻声道:“沧儿他,他又没能考中秀才……”说着她两眼一红,都流下了泪来。身边徐沧的一弟一妹也各自黯然,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李凌知道徐家的情况,父亲已逝世多年,全靠徐母靠着针线活和给人浆洗衣裳才把三个儿女拉扯起来,自是穷困。可以说全家人都把改变的希望放到了徐沧能考中-功名上头,哪怕只是中个秀才也好啊。

    可结果,现在却是屡试不中,无论徐沧本人还是他家人,都难免伤心难过了。见此,李凌也是一声叹息,其实他之前也提过资助徐家一些钱财,但却被徐沧给婉拒了,只说无功不受禄。纵然穷困,他也有自己的尊严和底线!

    眼见这边是个如此情况,李凌也没有再作打扰,只宽慰了他们几句,就想要告辞离开。可就在这时,那边的屋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然后就见徐沧跌跌撞撞地就跑了出来。就在李凌招呼他时,他却对此视而不见,一下就跪地仰天,嚎啕而哭:“五年了,我连续五年连个秀才都考不中。老天爷,你要真想要折磨我,就不如降下一道雷来,把我劈了吧!”

http://www.qdsohu.cn/21_21155/94123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