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巨子 > 第一卷 江城子 第32章 决定(下)
    徐沧的这一举动把院中几人都给吓了一跳,尤其是那如泣如吼的尖锐叫声,更是给人一种杜鹃泣血的苍凉无助感。只有徐母母子连心,一下就紧张了起来,赶紧扑了过去,叫道:“儿啊,你可别发癔症,这回考不上还有下回,你总能考上的。”

    “不成了,我每日苦读不辍,论经文我比任何一人都要熟,可依旧连年落榜,这是天意,我是不可能考中秀才的……娘,儿子不孝,我……”

    “儿啊,你可别吓娘……”看着他那双空洞的眼睛,说着绝望的话语,徐母是真恐慌到了极点,连声安慰,但却没什么用处,因为徐沧已自顾而道:“不就是死吗,我死就是了!”说着奋力挣开母亲的拉扯,就要往前头的井里跳去。

    就在徐母和弟妹的惊叫声里,旁边一人已快徐沧一步挡在了他的跟前,一把扯住他手臂的同时,另一只拳头已呼的挥起,重重砸在了徐沧的面颊上,打得他整个人都往边上倒去,却因被拉扯着到底没有真倒下去。

    这一下实在太过突然,惹得本来已惊慌到了极点的徐家几人都是一阵惊叫,直到这时他们才看清楚出手之人正是李凌,此时的他脸色也很是难看,再一发力将徐沧推倒在地,然后欺身而上,死盯着已经懵住了的他:“你疯够没有?”

    一拳一推都是全力而出,直把徐沧打了个头晕目眩,但与此同时,他的眼中也多了些神彩,终于认出人来:“李……李凌!”

    “就是我!徐兄,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般模样的一个人,不就是一场考试落榜吗,怎么就把你祸害成要死要活了?你看看自己还像是个男人该有的模样吗?居然就让家中老母弟妹为你担心,还想要一死了之!

    “要是你读了多年圣贤书,然后却读出了这么个样子,就怪不得你五年来未能考中秀才了,因为你根本不配!你连做人儿子,做人兄长的资格都没有,还敢跟我说什么要走科举正途,真真是笑死个人了!”

    李凌突然就是一阵如疾风暴雨般的劈头痛骂,把本来还想上前劝拉一下的徐家几人都给震住了,而徐沧更是被压得整个人都瑟缩起来,张张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

    “怎么?我的话有错吗?你也是读过许多经典之人,难道不知道孟子说过‘天欲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吗?居然就只因小有挫折就有了轻生之念,实在叫人不齿!却不想想你家中高堂老母,还有年幼的弟妹?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是靠着自己母亲为人缝补衣裳什么的才能读书,你说过将来得中之后就要好好孝敬于她;你说过自己的弟弟妹妹为你放弃了许多,你要在将来补偿他们。然后你就想用一死来逃避这一切吗?你多年所读的圣人之言都被你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又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斥骂,却是句句在理,又如刀枪直刺徐沧内心,让他心中羞愧到了极点,嘴角抽动了一阵后,才嗫嚅着道:“我……我错了。是我一时想不开,才突然生出这样的念头来……”

    “别跟我说,跟你母亲说,跟你的家人说。”李凌见他重归理性,也总算稍松了口气,直起身子,又把徐沧给拉了起来。

    徐沧满面羞愧,看看母亲,又看看依旧吓得脸色发白的弟妹道:“娘,儿子错了,儿子再不会这样了。”

    “儿啊,只要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徐母说着,只觉着脑子一阵发晕,人居然就摇摇欲倒。得亏边上徐沧的弟弟徐潮反应够快,赶紧出手一扶,才没有真让她倒下去。

    这一下,几人就更慌了,赶忙七手八脚把徐母送进屋去躺下,李凌也跟了进去,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内情况,便是一声叹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啊,徐家的情况也不比自家几月前要好多少啊。

    直到把徐母安顿好,由妹妹徐梅在旁伺候着,徐沧才稍稍放心来,随后就和李凌到了院外。虽然他的脸色依旧一片青白,但至少精神头要比之前好上许多了。迟疑了一下后,他才再度称谢道:“李贤弟,这次真多谢你了。”

    “哼,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出现这样失控的一面,要不然我真要为伯母,要为你家里其他人感到悲哀了。我就搞不明白了,不就是没能考中秀才吗,用得着如此寻死觅活的吗?”

    “我……我五年连续院试都没能考中,而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心中惭愧急切,又深深的绝望啊。或许,我就不是能考科举之人。”徐沧这时倒是平静了许多,连这自认不是科举之材的话都能说出来了。

    李凌仔细看了他几眼,这才道:“其实你不必如此妄自菲薄,你也就寒窗十年,五年未中秀才而已。可事实上,这天底下比你更惨,年纪更大照样考不上秀才的人多的是。别的不提,至少我父亲已经四十多岁了,还不是照样一事无成?”

    他这话却让徐沧没法儿接了,话说如今最提倡的就是忠孝二字,身为儿子的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父亲呢?至于他这个外人,就更不好接茬置喙了。

    李凌这时话锋一转:“不过你有句话倒是在理,科举之事不是什么人都能成功的,也不是说你有多用功,三更睡五更起,悬梁刺股就必然能考中。所以真要觉着没了希望,就该及时抽身,咱们还得好好过日子不是?天底下的活计多了,难道不考科举不做官,我们就不能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了?”

    “可我……自幼读书,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手无缚鸡之力,其他之事更是全然不知,我还能做什么呢?”徐沧再度苦笑。

    “那可未必,比如写书,比如去私塾里做个先生,又或是抄抄写写什么的,总有一份事情是你能够胜任的。之前你只是被科举一条路给遮蔽了眼睛,只要从此跳出来,就能发现更广阔的天地了。”

    “这个……”徐沧依旧有所犹豫。而李凌则继续看着他:“想想你的老母吧,她的双手有着许多针孔伤患,那都是做工做出来的。现在年纪还没到倒还没什么,可一旦真上了年纪呢?你是家中长子,是一家顶梁柱,难道你真要这么靠着老母养你科举一辈子?还是你觉着自己的弟妹能为你牺牲一切?就算他们肯,你忍心吗?

    “人活一辈子不该只为理想,也该脚踏实地,去为自己和家人的生计出一份力才是。要是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才真枉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了!”

    李凌的话情真意切又句句在理,直说得徐沧脸色几番变化。又一阵沉默后,他才郑重冲李凌拱手道:“多谢贤弟及时点醒了我,我知道该做何选择了。”

    “那就好,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从失利的阴霾中走出来,重新振作。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来找我就是。”李凌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便欲告辞离开。

    就在李凌往外走了没两步时,身后徐沧又道:“对了,你今日来见我所为何事?”

    “我本来是想请教你一些经书上的疑问的,但你今日精神不济,那就等来日吧。”

    “你……你准备要考科举了?”

    “正如我刚才说的,我们都可以给自己多一个选择。既然你和古老哥都说我可以去考科举试试,那我就再去考上一场。要是能中自然最好,若不中再寻其他出路,我可不想大好年华就只蹉跎在这么一件事情上头。”

    徐沧默然,心中又是一阵五味杂陈。他从李凌身上感受到了洒脱,对科举一事的轻松态度,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真是羡慕啊。

    而李凌在朝外走去时,心中也涌起了不少的念头。本来虽然他已决定尝试一次科举倒也没有想太多。但在见到徐沧的这番表现后,他是真正拿定主意了——科举之路还是得走,但真就只此一次,不是用来敷衍月儿的说辞。

    倘若这回能考中秀才,甚至更高固然很好,若不能,那就彻底放弃。人生精彩,自己穿越重生一遭,又怎么能被这一件事情给捆住呢?

    这一刻,一直萦绕在李凌心中的最后一丝顾虑也被他彻底解开。这让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又好了许多,举手抬足间又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气度来。他能感受得出来,这是自己最好的状态,那就让自己以最完美的状态来考一次科举,也算给身体的原主一个交代了!

    而在他身后,慢慢转身的徐沧目光也变得坚毅起来。在慢慢回到家里后,跪在了母亲跟前:“母亲,儿子已经做出了决定……”

    听着儿子说着决定,看着他脱胎换骨般的神情模样,躺在床上的徐母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来……

http://www.qdsohu.cn/21_21155/94123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