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巨子 > 第一卷 江城子 第34章 架阁库
    即便心存疑虑,可官府征召李凌还是得去。

    次日上午,李凌早早就来到了县衙报到。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自然是见不到四老爷当面的,只和几个同样而来的本县百姓在二堂签押房里见了个寻常书吏,听他做出相关安排。

    “牛大力,李栓柱,你们几个要在年前把县衙里几处漏顶的屋子给修补好了,要是不能按时做成,小心吃板子!”

    “陈贵、杨富,你们几个去江边码头帮着清淤,不得有半点马虎,记下了吗?”

    随着他不断把差事传达下去,这些被征了徭役的男子全都露出了苦涩之相,但在这位县衙老爷面前却不敢有半点抱怨,只能是勉强点头应下。

    经过昨日和古月子的一番谈话,李凌才明白这徭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其实华夏自古以来百姓身上就背负着两座大山,一为税赋,二为徭役。税赋是指给官府交钱交粮交物,而徭役则是为官府朝廷帮工出力,而且是无偿劳动,比如修建城墙,疏浚河道什么的。

    本来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权贵才能免除徭役,但自唐朝施行租庸调制后,这一还算公平的法令也出现了改变,其中那个庸字就是指有钱人家可以出钱让别人来代替自家服役。本来这是一件有利于民的好政策,奈何架不住底下人的见机生事,于是就让地方官府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插手徭役安排,从而大发其财。你要是没把钱塞够了,哪怕再给钱,自身的徭役也是免不了的。

    到了宋朝,为了提高读书人的地位,便又有了免除功名在身者的徭役的这一律令,而这一条也被如今的大越所继承了下来。可以说现在被官府抓了徭役之人,多半都是无财无势的底层百姓,自然只能听从那些官老爷们的随意安排了。

    而这些官府安排的差事里,也有难易之分。你要是能给钱,还能为你安排些轻省的活计,可要是家中贫困,手头拮据,那安排给你的差事可就又重又难了。比如眼下被安排的两拨人,修缮屋顶和疏浚河道都是既累人又精细的活,而且工具什么的都得自己准备,一旦有个差错还得吃挂落,实在是大大的苦差了。

    不过相比于最严重的一种却还算可以忍受,那就是押送物资去省城或是京城。如今可没有后世那么顺畅的交通条件,一旦摊上这样的差事,那出门在外的时间就不是十天半月,而是几月甚至半年了。而且路费什么的都得自己出,其中辛苦自不待言。

    更可怕的是,官府给你的东西还可能在半路上坏了,又或是一开始那东西就有问题,到那时所有责任都由应役者自己担着,那是能把人逼死的勾当啊。

    所以说,徭役便是这天底下最叫人谈虎色变的事情,也是许多穷人家希望自家孩子能考科举的一个强大动力。毕竟只要考上了秀才,那他一家的徭役就能就此废除了。

    在场几人都被安排了繁重苛刻的差事,最后那书吏看了眼李凌,才哼了声道:“李凌,你从今日开始就去架阁库里整理相关文书,必须赶在年前把差事办成了,听清楚了吗?”

    “是。”李凌忙上前一步躬身应道,却承受了来自左右十多人的羡慕嫉妒的目光,相比与他们的差事,他这差事可不要太轻省啊,不用风吹雨打,而且用不了十天就能把事情都给办好了。

    别人以为这是李凌一早就打点贿赂了衙门里的人才弄到的如此差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事背后可藏着隐情呢,只是不好点破罢了。等到这边事情安排妥当,他便在一个差役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县衙东北角的架阁库。

    这里的位置确实很偏僻,前边和右手边就是高高的围墙,而左手边一段路后又是平日没什么人进出的大堂,身处其中,都有种被所有人抛弃的孤寂感了。

    架阁库便是官府里用来存放各种过期文书卷宗和账本的所在,为的是方便县衙官员或是上司人等的查阅。本来,这里算是极重要的一个部门了,平日里也该留有吏员看守,可江城县衙不知怎的却大有将他荒弃的意思,只看它被安排到如此偏僻的所在就能看出些端倪来了。

    这里说是库,其实也就一座小小的两层阁楼,随着那差役吱呀一声打开门户,借着冬日阳光,李凌才看到里头摆放了一溜书架,书架上还摆放着各种文书账册什么的,只是上头落满了灰尘,看样子是多年没被打扫过来。

    “喏,这些日子你就在此把相关文书什么的都打扫整理好了。这可是咱们县衙派遣的差事里最轻省的了,你别给我搞砸了。还有,此地乃衙门重地,闲杂人等都不可随意进出,所以从此刻开始,你也不得擅自离开,晚上也睡在这儿吧。”这位公事公办地一番吩咐后,又把钥匙一交,便转身离去。

    李凌有些愕然地愣在了当场,这是要把自己软禁在县衙里的意思吗?可以他现在的身份,却是连抗议都做不到,只能低低答应了一句,然后目光又往四处一番扫视,倒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没法改变什么,那就尽快把差事办好,然后离开这儿吧。李凌给自己打了打气,这才转身进入架阁库,只一进门,便被里头带起的灰尘迎面一扑,忍不住一阵咳嗽:“这地方是有多久没人打扫过了?看来得先打扫一番才能整理文书……”

    心里想着,李凌屏息上前,打量四周,看到角落里有张台面,上头还放了几根没用过的蜡烛。不过在边上的墙上,还写着四个大字——小心火烛。这里上下左右都是纸张,自然是最怕起火了。

    不过因为位置关系,库房里光线阴暗,哪怕白天都得点上蜡烛照明。李凌也没多作犹豫,就先点上蜡烛,然后再拿了它又四下里走动了一阵,连上边的阁楼也看过了,如此才算对这架阁库有了一定的概念。

    这里堆放着的各种文书账册什么的确实有多年没有被人整理过了,全都乱糟糟的,看来没个十天半月是不可能把这里整理妥当了。好在阁楼二层有床铺什么的,倒是能将就着对付过去。

    唯一让李凌有些不安的就是外头的月儿,好在他昨天就跟古月子打过招呼,只要自己今日回不去,他就把月儿带去自己家里,倒省了一番心事。

    “既如此,那就动手把事情办了,这儿毕竟是县衙,你们总不能再派个贼来对我下手了吧。”轻轻嘀咕了一句后,李凌也就迅速开动起来。

    先是把那些放得乱糟糟,摇摇欲坠的书册什么的都拿下来,再找来拂尘抹布什么的,从边上的水井里打来一大桶水,开始对整个屋子进行洒扫。他又不是那等只知道死读书的呆子,这些家务活在他眼里就跟喝汤一样的简单。

    只花了大半天工夫,日头才刚偏西呢,下层的灰尘什么的都已经被李凌全部打扫干净,换来了他的满身尘土和饥肠辘辘。

    好在衙门里倒没有把他丢在这儿不管的意思,这时便有人送来了饭食,正是之前带他来这儿的那个差役。而他在见到已干净了许多的下层库房后,也是微微一愣:“你倒是好快的手脚……”

    “既然是官府的差事,小人自当尽力办好。”李凌一边大口吃着馒头,一边随口谦虚道。

    这位也没多说什么,只等他吃完便收走了餐盒,然后丢了句明日再来,又匆匆走了。只不知怎的,李凌总觉着他看自己的目光略有些复杂,似有不安,又带了几分不屑。

    到了夜间,外头风声呼啸,屋里只生了一个炉子也未见多暖和,这让累了一天的李凌竟是久久未能入眠……

    ……

    “你是说他做事很麻利,居然半日工夫就打扫完了库房?”

    “正是,看样子他明日就会着手整理文书什么的了,我们还是小瞧了这李凌的能耐。”

    “难道你担心他会从这里头看出些什么来?”

    “那倒不至于,上边的东西都是我们几个精心布置,他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家伙能看出什么破绽来?”

    “那你担心什么?”

    “我怕他把事情办得太快,还没等动手呢,就把架阁库给整理妥当了。所以必须提早叫人动手了……”

    “可这人选?”

    “我来安排!放心,一个书生而已,还能翻了天不成?”

    “也好,省得夜长梦多。那就定在两日后的夜里把事情办妥,到时我会安排让夜里留守之人去别处的。”

    “嗯,两日之后,一切祸患便都成灰烬,还有人替罪,咱们自然就能置身事外了!”

    说到这儿,屋中几人都齐齐笑了起来,烛光摇曳间,照在了最右侧那人的脸上,那张略有些扭曲的脸庞赫然正是本县四老爷,典史庄弘!

http://www.qdsohu.cn/21_21155/9412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