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巨子 > 第一卷 江城子 第47章 三日之内(上)
    李凌走出衙门时已近黄昏,太阳落山后北风更紧,越显冬寒,而本来热闹的衙前街上此时也变得冷清起来,都没见着什么摊位了,只有几家店铺还开着。

    他思忖了一下,便决定先不回家,找古月子帮忙,让他派个伙计去郑家蹲守林烈,自己好跟他一谈。毕竟话都说出去了,总得兑现诺言才是。这么想着,李凌脚下也就快了两步,结果一人迈了醉步从一家小酒肆里出来,正好与他撞在了一处。

    而且这位身子还很不稳,一撞下竟是挨着李凌的身子就往地上出溜,带得他也是一个踉跄,赶紧伸手一把搀住,却又扯到了后背伤口,差点就呼出痛来。可在看清楚面前醉汉的模样后,他却顾不上疼痛,意外叫道:“林捕头,你怎么……”

    “你……你是李凌?”林烈还没有彻底醉倒,当下稳住身子,抬头打量了一番后认出人来,然后又呵呵笑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这不该是我问你吗?为何在此喝闷酒?”李凌反问了一句,气势上还真就把对方给压住了,让林烈为之一呆,随后喷着酒气道:“李凌,是我对不住你,昨日不该在堂上撒谎的,还害你被打了……”

    李凌双眼一亮,这位喝醉酒后可比清醒时好说话得多了,不如趁机问些关键的东西?可还没等他想好怎么问话呢,对方却又突然打了个酒嗝,语调一变道:“可你也不对啊,我都已经警告过你,让你不要乱来,非不听,居然还击鼓鸣冤,真当县衙能为你做主不成?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别说是你了,就是我,看着是什么捕头,在县衙里,在家里,还不是什么都不是,什么都得听他们的……”许是压抑得太久了,在酒精的作用下,林烈此刻显得很是放肆,说话的声音更是不轻。得亏街上此刻没什么人,不然都要引起围观了。

    李凌感受着他的憋屈和愤懑,突然开口道:“看来你今日喝闷酒到醉就是因为这些了?是因为身为郑家赘婿让你受了许多委屈,还是因为柳叶巷的人?”

    这最后一问就跟寒冰猛拍在林烈的胸口似的,让他的神志猛然一清,脸色也陡然而变,醉意明显减了五分,眼睛也亮了:“你,你说什么?”

    “我说柳叶巷到底藏了什么,能让你如此不安,哪怕到了公堂上也会因此突然改口!”李凌看着他再度问道。如果说之前他只有五分把握的话,那现在却有八九分把握确信柳叶巷里一定藏着什么关键秘密了,所以林烈的反应才会如此激动。

    林烈沉默了,目光也变得清明:“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什么柳叶巷的,我家在百荷巷。”说着,转身便要离开。可就在他一迈步的当口,李凌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就让我猜上一猜吧。像林捕头这样的豪杰人物,作奸犯科是绝不会做的,若是在那里有什么买卖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是外宅吧?”这话说出,林烈的动作顿时停住,但人却没有转身。

    李凌的话还在继续着:“你是郑家赘婿,却在外边养了人,他们一定不会高兴,说不定还会以你的前程作为要挟。毕竟郑艮可是县衙典吏,还与你的顶头上司庄弘关系密切,要对付你完全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你现在的捕头职位也是他们给的,这应该就是你入赘郑家的条件。只是身为赘婿的你在家中很不如意,夫妻关系也不好,所以就想着在外边另找一个贴心之人。毕竟男人嘛,谁喜欢被妻子压着,处处不得伸张呢……”

    “够了!”林烈一声断喝,打断了李凌的说辞,“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凌正色看着他:“就因为庄弘掌握了这一事,所以才让你在公堂上撒谎?你不光在意自己,更在意那个女人吧?”

    见他默认,又道:“可你想过没有,郑艮就真不知道有此一事吗?又或者哪怕现在他被蒙在鼓里,可以后呢?事情总有被戳穿的一天,想过怎么应对,怎么自保和保住那个对你倾心的女子没有?”

    这些问题其实林烈心里早有过,只是一直都在逃避。而现在,却被李凌当面问了出来,就跟一枚枚投枪般打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身子开始颤抖,额头甚至都见了汗。

    我该怎么办?我有什么办法保住她和我们的孩子?我该偷偷带她离开这里吗?率先想到的,却是逃避。

    李凌看着他那副纠结的模样笑了起来:“其实林捕头你压根不用感到为难,眼下就有一个彻底解决问题的机会,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你……你什么意思?”

    “魏县令新来,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正是趁机铲除庄弘等党羽的大好机会,而对你来说,也是翻身的绝佳之机!只要扳倒了庄弘,郑艮也必然会被罢职,而你则会成为县令跟前受重用的实权捕头。到了那时,你进可以直接与他们和离,与你心爱之人过自己的小日子,退也能在郑家当家作主,想要多娶一门妾侍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哪用得着跟今日般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

    这番话说下来,把个林烈都给说呆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是来替县尊做说客的?”

    李凌笑笑没接这茬:“这是摆在你面前翻身的最好机会,正因为林捕头你为人还算正直,以往也未曾害过百姓,县尊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我也不怕把实话告诉你,三日之内,县衙之内必然有变,到那时,那些还站在庄弘一边,想着与县尊作对,或是打着首鼠两端主意的家伙就要迎来大难了。所以你最好就是现在掌握主动,为县尊出把力。

    “无论为前程,还是为家庭考虑,这都是对你最好的选择。希望你好好考虑,不要辜负了县尊的一片良苦用心!”说完这些,李凌也不等对方作出什么反应,就大步而去。该说的话他已经说完,该点的问题他也已经点透,最后做什么选择,就看林烈自己的魄力了。

    虽然这位不是歪嘴龙王,但只要有些血性的男儿,都不会甘心做一个只能当个傀儡应声虫的赘婿!

    李凌远去,林烈却独立寒风中,久久没有半点动作,就好像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昨夜回到柳叶巷那处院子里的混乱场景再度于脑海中闪现——那个温婉如水的女子欲哭无泪地倒在地上,家中一片残破,两岁的儿子坐在床头哇哇痛哭——还有这些年来自己被人当作奴仆般呼来喝去,稍不如意非打即骂……

    直到良久之后,他才慢慢呼出一大口浊气来,双拳骤然握紧,原来迷离的目光也突然变得坚毅起来!

    ……

    “哥,你背上的伤口又裂开了……”当李凌心满意足回到家,月儿一看之下,才心疼地叫了起来,双眼也有些泛了红。也是直到这时,李凌也感受到背部的疼痛确实比之前更强了,一阵阵火辣辣的,显然是创口崩裂了。

    “没事,只是刚刚出了点意外,跟人撞了一下。”李凌一见赶紧出言宽慰妹妹,“小伤而已,抹点药就好了。要不你给我上点药?”

    “嗯,哥,你可不能再这么受伤了,要不然多痛啊。”月儿上前帮着哥哥把上衣缓缓褪下。好在屋里生了两个炉子,倒还够热,不然真去不掉衣服呢。然后小丫头又小心翼翼地拿出大夫留下的伤药,仔仔细细地给李凌打理起伤处来,一边忙着,一边嘴里又不断念叨着,让他不要再出去了。

    虽然是被人唠叨着,李凌却不觉半点厌烦,反而心里有股暖烘烘的感觉,这才是亲人间的相处方式,这才是家的感觉啊。

    不过接下来月儿注定是要失望了,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还需要李凌来帮着魏知县处理。

    ……

    长夜过尽,又是全新的一天。

    与昨日的阳光明媚不同,今天一早,厚厚的云层就遮蔽了天穹,北风更烈,温度也更冷了些。这让小县城里的百姓起得也更晚些,直到巳时左右,衙前街上才重新热闹起来。

    而这时,一个少年拿了张硕大的纸张和浆糊走出了县衙大门,唰唰几下,就在县衙门前的墙壁上贴了一张大大的榜文,然后招呼一声:“各位乡亲父老都来看看,这是县衙的决意啊……”喊了三次,见有不少人凑上前来,他便又转身回去了。

    很快的,榜文下边就围了好几十人,大家对此还真挺好奇的。因为一般来说,县衙有什么榜文都习惯张贴在里头的影壁墙上,只有极其重大的消息才会贴到外头来,而且有时还有人特意在边上站着为大家解说一番,毕竟现在识字率还是不太高啊。

    虽然县衙没派专人,到底还是有热心的读过书的人帮着解读一二,此时一个中年人就一面看着榜文,一面大声跟所有人做着解释:“这榜文上说的啊,就是县尊有命,让县衙里那些最近都不曾露面的吏员差役在腊月十八,也就是明日中午前回衙门,要不然,就要开革所有人,另招他人入县衙当差……”

    这位说到最后自己也愣住了,而周围那些百姓也个个斗露出了异色来,这是……县衙内部的纷争要公开化了吗?

http://www.qdsohu.cn/21_21155/94124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