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巨子 > 第一卷 江城子 第50章 一子错,满盘输
    庄家大宅正门前,两拨人正如斗鸡似的相互对峙着,一方是以庄强为首的几十个城中泼皮闲汉,另一方则是林烈带来的十多个差役捕快。

    强自按捺下心中怒火,林烈神色肃然道:“庄强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这是县尊大人的意思,县衙要审理庄典史一案,需要他即刻前往……”

    “呸!说的好听,还不是想公报私仇,把罪名栽到我大哥头上来?想拿我大哥去县衙,你个姓林的还不够格。你回去跟那新来的什么魏县令说,咱们江城县还轮不到他做主,要见我大哥,叫他自己过来!”

    “放肆!你竟敢侮辱县尊大人,莫不是也想跟我去县衙走一趟吗?”林烈心中怒火腾一下就起来了,握着腰间佩刀的刀柄猛上前一步,威胁道:“我再说最后一次,若庄弘再不出来,我就带人进门拿人了!”

    “你才放肆!”随着这声断喝,一人满面阴沉地从门里走了出来,赫然正是郑艮。只见他一面上前,一面指着林烈责骂道:“林烈,你也不想想自己的捕头一职是谁保你的,现在居然联合外人想对付庄大人,真是忘恩负义!你跟我回去,别再搀和这事了!”说着还上手要拉林烈。

    却被林烈拧身避过:“岳父,小婿这是在办公务,恕我无法遵命了!”

    “你……还真是翅膀硬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见他如此反应,郑艮心头也是一阵恼火,很自然就扬起手来,呼的一个耳刮子就打了过去。

    以前在家里也好,在县衙也好,林烈对他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违逆。 可现在这小子仗着找到了靠山居然敢如此顶撞自己了。再加上之前那些事,顿时就让郑典吏有些心态失衡,不顾环境就动起了手。

    他本以为这一下定能打实,不料才挥掌到林烈跟前,就被他一把抓住,然后对上了一双冒着幽幽火光的眼睛。郑艮只是个寻常吏员,也没几分气力,现在被习武多年的林烈一把叼住手腕却是连挣扎都做不到,半边身子都有些酥麻了,口中更是惊呼道:“你……”

    “岳父,因为你是长辈我才几番忍让,但国法当前,可不能让你再这么胡闹了。这是县尊之命,县衙之事,与你何干?”林烈盯着他,语气森然道。

    如此语调,如此神态,顿时让郑艮的心猛然一颤,从所未有的对这个入赘的女婿生出一丝陌生和恐惧来;“你……我可是县衙户房典吏,怎么就不关我事了?”

    “那是以前,现在你已被开革出了县衙,再不是本县吏员了!”道出这一句后,林烈手用力一推,就把有些失神的郑艮给推得踉跄往边上扑去,直到倒在地上,都没能从这惊人的消息里回过神来。

    自己被革职了?怎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那新来的魏县令真敢这么做,就因为没有在今日正午前参见于他就把自己这个衙门老吏给革职了?怔忡混乱间,郑艮已经完全顾不上再阻拦往前压去的林烈了。

    眼见得林烈把郑艮推倒,刀已出鞘一半,身后那些捕快也纷纷举起手中铁尺棍棒,挡在他们前路的一干泼皮也有些慌神了,居然纷纷往后退去。所谓泼皮无赖,就是些欺软怕硬,狐假虎威的主儿,真让他们卖命对抗官府却是做不到的。

    不光是他们,就是刚刚还神气活现的庄强此刻也有些胆怯了,不自觉退了两步后,才叫道:“姓林的,你如此不留余地,就不怕将来吗?”

    林烈不屑地嗤笑一声,已是看穿了他的色厉内荏。原来以往看着高高在上,无人敢惹的庄大爷也是个无胆匪类,只要自己够强硬,就能压得他不敢反抗。当下里,便继续拔步上前,刀则是一分分被他彻底抽出,口中道:“庄强,最后再警告你一次,若再敢阻我拿人,就以从犯之罪也把你一并拿下!敢有反抗,死伤勿论!”

    被他的话语一吓,又看到那明晃晃的腰刀出鞘将欲袭来,庄强终于再撑不住,连连退却到高高的门槛处,脚还被绊了下,差点狼狈而倒。口中则颤抖着道:“你……你……”

    “二弟!”突然身后传来庄弘平静的声音,这才让差点倒下的他重新稳住身形,而正逼上来的林烈的脚步也是一顿:“庄典史。”

    庄弘看着倒是与以前没什么两样,穿着绿色官袍,戴着短翅乌纱帽,气度井然地凝望林烈:“林捕头真是好霸气啊,以前本官怎么就没有见你如此气度呢?”说着还啧啧轻叹了两声。

    庄弘不愧是一直以来手握大权之人,只一露面,就把林烈彻底压制,哪怕他手里有刀,也感到一阵心惊,再不敢向前,还弯腰施礼道:“庄典史恕罪,卑职也是奉命行事,还请你随咱们去县衙听审。”

    “哦?县尊大人已经找到更多证据了?那本官倒真要去听一听了,看那些人是如何伪造证据,编排本官的。”庄弘眼中闪过一死阴翳,但随即又笑着道,“我庄家两代人几十年来为江城县呕心沥血,勤勤恳恳,现在却被人如此诬告,真是黑白不分啊。”

    要不是知道他们兄弟平日里都干过些什么事情,只看其七情上脸的表现,林烈等人都要信了他的说辞了。可还没等他回句什么,庄弘又道:“去衙门可以,不过我想先与弟弟说两句话,不知林捕头你可准许啊?”

    “庄典史请便。”完全被压制的林烈怎敢阻止,只得点头。

    庄弘笑了一下,又给庄强打了个眼色,两人退到了门内。

    “大哥,他们……”

    “时间有限,你听我说。”庄强急吼吼的说话被兄长即刻打断,此时的庄弘看着也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脸上更多了几分浓浓的忧虑,“这一回咱们是真碰上厉害对手了,别看魏梁他年纪不大,可底气却足,手段也比以往的那些县令高明得多。

    “现在他已经收服了不少县衙里的人,就是封平和王贺也牵制不住他,所以我这回就很被动了。他是有备而发,又有那个李凌从旁协助,居然真找出了不少证据来,这会让我的处境越发不利。所以这一回过去听审,我十有八九暂时是回不来了。”

    “大哥,这如何能够……如此一来岂不是落到他手里了吗?”

    “那倒不至于,无论被软禁起来也好,被关入大牢也罢,只要是在县衙里,我就有足够的办法自保。这次他以贪污来定我之罪,再加上十多年前黄麻捐一事引得百姓对我憎恨,确实是妙招,说不定后面他还会挑动本县百姓来告我的刁状,一旦所有事情都被坐实,我的处境就很不堪了。

    “所以我要想脱罪,就不能在县衙里与他继续扯皮,那不是他的对手。唯一的法子就是把事情往上走,把审理此事的权力送到衡州府衙。你应该还记得吧,衡州府推官沈寒多年来没少得咱们的好处,再加上黄麻捐一事现在也与他们有了瓜葛,所以只要把事情说明白了,他们不会见死不救,不然就是一拍两散!

    “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多拿金银细软,赶紧前往衡州,见沈寒,最好能通过他说通知府大人,由知府衙门出面把本案给接过去。如此,你我就算能确保万无一失了。记住,此事关系到我庄家生死存亡,不要怕花钱,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

    庄强静静听着,最后才点头:“我记下了,待会儿我就出发去衡州府。”

    “还有,你去了之后就别再回来了,至少要等到事情有了结果才可回来。这几年你在外干的那些事情很可能也会被他们揪住不放,没有我护着,你必然要糟。”庄弘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弟弟还是相当关心的,“还有你之前招揽下的那些人,也赶紧让他们走,没的多一条罪名。”

    “是,我知道了。”

    “呵……想不到我庄弘自诩精明,却败在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刁民和一个新来的县令手上。那李凌居然有此胆量和能力,那魏梁更是完全不讲官场上的规矩,真真是出人意料啊。”回想起自己落得如此败局的经过,他是感慨不已。

    一旁的庄强则更感自责,因为李凌一事说到底还是他惹出来的麻烦。要不是他被章奋求着非要让李家家破人亡,让李家兄妹彻底沦落卖身为奴,也就不会惹出这许多事端来了。

    要不是兄长接受了自己的请求,然后顺水推舟让李凌去看着架阁库,说不定现在那里早成废墟,如此即便那魏梁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拿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来给兄长定罪了。

    一念之差,以至万劫不复。这时的庄强当真是后悔到了极点……

    嘱咐完自己兄弟后,庄弘来到已经有些不耐的林烈跟前:“走吧!”看这样子,他不像是待罪押去县衙受审的,倒像是被人护送着返回县衙的官员。

http://www.qdsohu.cn/21_21155/9412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