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巨子 > 第一卷 江城子 第52章 贪官VS.会计(下)
    什么叫指鹿为马,什么叫颠倒黑白?这回李凌可算是真真正正地见识到了,要照他这一说法,恐怕魏县令不但不该惩治他,还得好好赏赐他这个干吏才是啊。所以说官字两张口,论玩弄规则,论狡辩,还真不是一般百姓能应对的。

    别说百姓了,就是魏梁这个上司官员都被他说得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了,眉头紧皱,思索着对策。身后的曹进一时也拿不出个准主意来,也在作着冥思苦想。

    见此,庄弘的气势更盛,当即又道:“县尊大人若是不信,大可问问县衙里相关之人,他们都可为下官作证。寻常百姓或许不知衙门内情,咱们自己人还是都清楚的。”说话间,已给封平递过了一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忙干咳一声道:“县尊大人,庄弘所言确实非虚。别的下官也记不太清了,但这两年的一些招待我还是有些印象的。去年中秋前,就有府衙官员前来查账,半月间咱们好生招待,每日的招待费用就需三两银子以上,走时更是送上了一些心意。还有十月间,有两淮薛巡抚的公子打此路过,咱们更是拿出了百两银子以为程仪……”这位当真是好记性,一下子就报出了七八件迎来送往的事情,放一块儿算着就有上千两银子了。

    “对了,还有今年二月初,方老侍郎致仕归乡,将近一整月的宴请花费和开销也都是我们县衙拿出的心意。那可是当朝工部侍郎荣归故里,咱们县衙自然是要好好表示才成,光这一笔就花了不下三千两银子……”最后庄弘更是慢悠悠道出了这么一件大杀器来,而后才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口结舌的魏县令,“大人,这些事情下官本来不想明说的,实在是眼下有人要误会下官,我才不得不实话实说了,还望大人明鉴啊。”意思就是我都是被逼的,是你逼我把内情都说出来的!

    堂外百姓早已嗡嗡地议论不断了,这些事情他们自然是全然不知的。先是惊叹,然后就是一阵肉痛了,那都是他们辛苦赚取的钱财啊,居然都被当官的拿来送人情了。

    “大人,这些往来礼数虽然未曾做账,但下官等都是可以作证的。如此看来,您和李凌确实是误会庄典史了。”封平最后给出结论道,“若因此要定他一个贪墨之罪,就实在太叫衷心办差的官吏心寒了。”

    眼见局势翻转,自己一时又没个应对,魏梁只觉一阵茫然,最后便决定暂且退堂,与人商议后再走下一步。可就在他手摸向惊堂木的当口,边上一人却走上一步,开口道:“县尊恕罪,草民有几句话想问一问庄典史。”

    他定睛一看,正是李凌站了出来,这让魏县令心头稍稍一喜,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下,点头道:“准你所请,庄弘,你可要照实作答啊。”

    庄弘眉眼猛地一跳,深深看了李凌一眼,还是答应了一声:“下官遵命,你问吧。”

    “庄典史,草民这几日除了查阅过你经手的一些本县税收等账册外,也翻看了不少与你家相关的保书商证。虽然未必精确,但大致还是有个估算的,那就是如今在你庄典史和兄弟庄强名下的商铺足有二十三间之多,而且多半分布在东斜街和衙前街等本县最繁华热闹的地方。

    “另外你们名下还有大小宅院十三处,良田五百二十多亩,光是租种你们田地的佃户就有六七十人。至于归于你庄家名下的奴仆,草草算来也有三十多人。不知草民归纳的可还算正确吗?”

    “你说的不错,这些都是县衙里有据可查的,本官也没什么好不认的。怎么,你觉着这些产业有什么问题吗?”

    “产业自身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可是经我估算后所得出的产业的价值就有些让人不解了。如果我算的不错,这些产业加到一块儿,价值该在三十万两银子以上,不知对也不对?”

    庄弘本来还云淡风轻的表情这时已变得严峻起来,可还没等他开口说什么呢,李凌又继续道:“只是这么一来,问题就又出现了。你庄家以前也非什么大富之家,怎么就能在短短十多年时间里创下偌大一份家业了?只凭你那每月不到十两银子的俸禄,还是靠庄强所开设的那些赌场青楼啊?而且,赌场青楼也是这两年才开设的产业,就连开这些本钱也是庄典史你拿出来的。这我就感到很好奇了,你既没有贪污受贿,却是从哪里赚来的这许多银子呢?”

    一下子,庄弘便被李凌给问住了。我在跟你们讲道理呢,你怎么就突然叭叭地列起数据来了?这还能好好交流吗?有些惊恼的庄典史这时都恨不得上前教训这个可恶的年轻人一顿,如果这里不是公堂,自己不是被告的话。

    支吾了半天,他只能含糊回道:“这些事情本官都交由心腹打理,具体是如何经营的,只有问他们了。”

    见他只是避重就轻地如此解释,李凌呵呵一笑摇头道:“典史大人想必是误会了,我问你如何赚取的银子不是指眼下,而是指之前,指你家一开始是如何能拿出许多银子买下诸多田地宅院和商铺的。如果大人真说不清楚也没关系,只要把相关账册都送到衙门,草民可以就在大家面前把它们一一盘算清楚,定不会出什么差错。”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庄弘终于是忍耐不住,满面阴沉地盯着李凌斥问道。

    但李凌根本就不怵他,目光与之平平对视着:“我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你庄家现在的产业来的就大有问题。三十万两银子就算你家几辈人也不可能用正常手段赚取到,唯一的解释就是你以权谋私,或侵吞公帑挪为己用,或巧取豪夺,以极低的价钱,甚至不费一文钱就拿了他人产业。”

    李凌说到这儿是越发的自信了,眼下大越朝可从没有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这一说,只要是官员,被自己揭开有着丰厚的,与他自身俸禄不相配的身家后,便足以认定其有贪污等等违法行径了:“如果庄典史觉着我所言不对,大可将相关产业的账本都送过来,我就在县衙里一项项都算与你看,别说只十几年,就是二十年,三十年,也不可能让你庄家如此轻易就积攒出三十万两的家底来!”

    最后几句话虽不大声,但李凌已完全在气势上压倒了庄弘,他虽呼吸急促,满面通红,但张嘴间,却说不出任何一句反驳的话来。

    上方的魏梁看的是一阵惊喜,想不到李凌还能扭转乾坤,这年轻人比自己所以为的还要厉害,尤其是对账目一道的熟悉与敏感,简直就是天生的查账理财高手了。当下里,他也不再迟疑,猛地一拍惊堂木,盯着怔忡间的庄弘喝道:“庄弘,事到如今你还不从实招来!到底你这些年来依仗官职权势侵吞了多少民脂民膏?还有那晚之事,那个纵火的许飞是不是你所指派?”

    庄弘的身子猛然就是一震,贪污事小,要是真把纵火烧架阁库的罪名安到头上自己可真完了。赶紧就强打精神极力否认:“大人明鉴,下官从未做过此等决定,就是那许飞,也是李凌臆想……”说到这儿,他的话音一断,瞳孔倏然缩小,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因为就在这时,从侧方小门里,林烈几人正押着个浑身带血,步履蹒跚的男人过来。虽然他并不认识许飞,但这一瞬间,心中已经做出了判断,此人正是许飞!

    “启禀县尊,此人就是当日被李凌拿下的纵火人犯许飞,之前不知怎的被人投入了县衙大牢之中,还吃了不少苦头!”林烈上前一步禀报道,却惹得堂外百姓又是一阵惊呼。

    本来大家就都在猜测李凌之前所告的有人欲纵火烧架阁库是真是假,毕竟这事可太严重了,但除了他一面之词外,又没有更进一步的证据。而现在,随着纵火犯人被带到大堂之上,所有疑问也就彻底解开落实了。

    这一刻,所有人再看庄弘的眼神就彻底变了,之前的敬畏已然消散,换作了幸灾乐祸,换作了“你也有今天!”

    庄弘的身子开始微微颤抖,他求助似地看向封平等人,可这一回,他们几个也不再出声。事情到这一步,他身上的罪名怕是逃不脱了,他们现在所想的,只剩下如何在这场变故中把自己给摘出去了。

    “啪!”惊堂木再响,魏梁板着脸看向已跪倒在地的许飞:“你就是许飞?本官问你,就是你在本月十三夜里偷入县衙欲图纵火焚烧架阁库的?”

    “是……是小人所为……”吃了不少苦的许飞的声音很轻,但此刻听到每一个人耳中却如惊雷炸响,“但小人也是受人指使,别无选择啊……”

    “是什么人指使你做此无法无天之事?”

    “就……就是他,庄典史,还有他的兄弟庄强……”

http://www.qdsohu.cn/21_21155/94124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