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巨子 > 第一卷 江城子 第57章 如何自救
    在让全衙官吏又多忙了数日后,直到腊月二十七,新来的魏县令才宣布散衙。如此,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县衙就不会再处理日常公务,无论官吏还是差役仆从们也都各自散去,使原本热热闹闹的所在变得一片冷清。

    当然,也不是说在县衙当差的所有人都回家了,至少有一个地方还是得留人守着的,那就是大牢。虽然牢里关押的犯人并不多,但上下人等依旧不敢有丝毫懈怠,毕竟如今里边可还关着庄弘呢。

    不过与一般人犯那样被押在一间狭窄逼仄,阴湿又臭烘烘的牢房不同的是,庄老爷坐牢的环境可好了许多——不光独居一间足有三间普通牢房大小的屋子,而且被铺齐全,更有书籍等物可供他消遣。可以说除了自由受限,不得走出牢房外,庄弘这儿看着就跟客栈的客房没太大区别了。

    此时到了饭点,更有狱卒把个精致分三层的食盒提进了牢房,小心讨好地笑道:“庄老爷,今儿个是馨香阁的几道拿手小菜,不知还合您胃口吗?要是不好,小的这就让人再去办一桌。”

    “罢了,就凑合着吃吧。”庄弘这时看着除了脸色白了些倒与之前没有什么两样,只一摆手,就跟打发下人似的让那狱卒离开。

    就在这位松了口气便欲转身出去时,外头却传来了一个声音:“这也太亏待庄大人了。过两天就是除夕,怎么也得吃些好的,我这儿准备了一些地道的江南美食,特来与你共谋一醉啊。”说话间人到了跟前,在边上牢头手里的灯笼一照下,显出了封平的一张脸来。

    “也好,有些日子没用江南美食了。这些你拿出去和兄弟们分了吃吧。”庄弘笑着一点放在桌上的食盒道。

    牢头和狱卒赶紧连声称谢,喜滋滋地提了食盒就走,不敢打扰二位大人。这回他们可是赚到了,光这一套酒食就价值三两银子,抵得过他们一月俸禄了,钱当然是由庄家来出。

    封平很随意就进到了牢房里,把手里所提食盒中的几道菜一一取出,却是东坡肉,糖醋鱼,笋干鸭汤……七八道菜摆在那儿,全都色香味俱全,勾动着人的食欲,再配上一小坛上等女儿红,当真没有缺憾了。

    看着对方摆菜倒酒,庄弘一副淡然模样,直到封平都端酒相敬了,他才开口:“你今日总不会真是来请我吃酒的吧?是不是外头又出变故了?我教你的那一招被人破了?”

    封平把酒一饮而尽,又亮了下杯底,这才叹了口气道:“你猜的不错,本以为纠集了那么些人好歹能让魏知县知难而退,却不料居然又被他给应付了过去。你知道坏咱们好事的是谁吗?”

    “又是那个李凌吧?”庄弘夹了一小块葱油豆腐品咂着滋味儿,冷笑着道,“暂时魏梁跟前也没什么好用之人。”

    “就是这小子了,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把那十几家人都给唬退了。昨日我还让人去几家打听过,结果人家就是不肯说原委。啧,这小子还真是个大-麻烦!”

    “是啊,我也小瞧了他,所以才会栽了跟头,现在就被关在这儿了。封县丞你可得仔细着些,别再被他抓到把柄了。”

    “放心,我可比你谨慎多了。就拿这次,我也是等到衙门里没人了才过来看你的。”封平说着,又喝了口酒,皱眉道,“咱们总不能就这么任由这小子耀武扬威吧?明年开始,他都要在县衙任职了,还管的是户房。”

    “这是早就注定的事情,不然魏梁为什么会把户房所有人都开革了?不就是为了让自己信得过的人拿捏住钱袋子。不过这李凌终究只是小人物,我们最大的麻烦还是魏梁。”

    “这个我当然知道,可他是本县县令,我们都是他下属,能奈他何?说实在的,他也够厉害的,才一到任,就敢闹出这等动静来,也不怕引发乱子。”

    “所以说我们也是小瞧了他啊。”庄弘也把酒一饮而尽,又自己倒了一杯,说道,“他在朝中一定也有靠山,所以才不怕把事情往大了闹。我们错把他当成了以前那些县令看待,才会有这次的失手。不过没关系,咱们对付不了他,总有人能对付他的。”

    “你是指……”封平拿手往上一指,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我让庄强去衡州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可是上面真肯帮我们对付他?你不也说了,县令上头还有靠山。”

    “他有靠山也远在京城,远水怎可能解得了近渴?”

    “可问题是府衙那边有可能为了保咱们去和他为敌吗?”

    “不是保咱们,而是为了他们自己个儿!你道这几年我弄到的那些钱都进了自己腰包吗?除了分给下面的,还有一多半都被我拿去打点上头了。要不是有这次一出,说不定明年我都能更进一步,在府衙里谋个差事了。”

    听他这么说来,封平心头便是一惊。他是真没想到庄弘居然还有这么一手,自己都被他蒙在了鼓里。但此时也顾不上计较这些了,便又皱眉道:“光是因为怕受到你的牵连,是不是有些不够啊?”

    “当然还有更要紧的一点了,黄麻捐的事情你难道忘了?”庄弘嘿的一笑,“这一点本来是李凌当日为了把我彻底拉下马,为了让全城百姓站到我对面才提出来的。但他终究过于年轻了,不知道有些事情能说,有些事情是不能乱说的。

    “黄麻捐一事看着只是我一县之弊,可其实却牵涉了一府五县的大事。之前谁都不知道还好,可现在嘛,就完全不同了。”

    “我怎么没瞧出来有什么两样?也没见人再纠缠于此啊?”

    “那是因为现在没到时候。可等到明年四月收黄麻捐时,就完全不同了。既然这银子不该由我们一县全出,而且我们还一下交了十八年,你说百姓会答应再继续交吗?”

    “当然不会。”封平立刻摇头。

    “这就是了,那必然会起乱子,也绝对不是府衙那些人愿意看到的。所以只要我们在此事上做做文章,就足够魏梁吃不了兜着走了。哼,他以为自己已经掌控全局,却不知其实自己就是坐在刀尖之上,一旦情况有变,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这个新县令!

    “再加上我多年经营的人脉,府衙那边势必会在年后出手,足以把所有相关案子都接过去了。到那时,我要翻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封平这回总算是明白了他的全盘打算,怪不得即便身陷囹圄庄弘依旧稳如泰山,原来是早有后招自保了。不觉叹道:“如此深谋远虑,难怪你庄典史能在本县呼风唤雨十年不倒了。本官佩服啊,佩服!”

    “哼哼……我终究还是吃了亏,等我出来,必要那李凌后悔自己当初做的一切!”咬牙切齿地放出狠话后,庄弘狠狠夹起一块东坡肉咀嚼吞下,就好像是在吃着李凌的肉似的。

    不过在他胸有成竹的表象背后,内心还是有所犹豫的,却不知自己弟弟去府城有没有把事情办成。这都过去好几日了,想来也该有个结果了吧?

    ……

    庄强已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来沈家求见,反正钱买少花,昨日更是送进了一匣子价值五千两银子的明珠,却依旧只能在门房喝茶……这要是换作以前的庄大爷,早就发作打进去了。

    但这回,已得兄长叮嘱的庄强只能忍着怒火,装着孙子,一次次登门求见。

    好在今日沈推官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拿公务缠身,身体不适为借口打发自己离开,而是让人将他带到里面的小厅叙话。这让庄强总算舒了口气,然后又拿出十两银子打点门房和领他进去的家仆。

    “草民庄强拜见沈大人,先在这儿给您拜个早年了。”见到坐于厅内的沈寒后,庄强赶紧趋近两步,跪地行礼道。

    沈寒四十多岁年纪,长了一双细长的眼睛,此刻正打量着庄强,半晌才摆了下手:“你起来说话吧。你是江城县庄典史的兄弟?”

    “正……正是。家兄早几日被人陷害,入了县衙大牢,这次小的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找大人救我兄长的。”感受到对方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威压,庄强心头一阵发紧,便不敢多说闲话,直接入了正题。

    没等他把事情的具体前后道出来呢,沈寒已经截断道:“此事本官也有所耳闻,是新任的江城县令魏梁所为吧?”

    “是的,可我兄长是被人冤枉的呀,他一向做事谨慎勤勉,哪来什么贪污之说?分明就是被人诬陷……还有那什么黄麻捐一事,更是天大的误会,我想以沈大人,还有府衙诸位大人之英明,定能看出其中问题。”

    “黄麻捐,那又是什么事情?”沈寒还真不知道有这一说法呢,忍不住好奇多问了一句。而这一问,却让他原先打定的主意也开始动摇了……

http://www.qdsohu.cn/21_21155/94124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