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破阵乐 > 第五章 长安已至
    秦笙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头很沉,就像是睡了很久很久一样。

    等到她走出营帐,才发现高坡上突然多了很多陌生人,看穿着像是王府的护卫。而护卫的一旁,跪着王琨和他的手下们,他们全被绑了起来,低着头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清瘦的老人走了过来,告诉了她昨晚的事。

    她这才知道,是雍凉郡王带兵阻止了王琨的阴谋。

    雍凉郡王此时就在树下站着,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山峦出神,仿佛在想什么事情。

    “卑职天策府秦笙,见过王爷。”秦笙参拜道。

    雍凉郡王看了一眼秦笙,又转头继续望向远处,平静道:“何事?”

    秦笙感激的说道:“昨夜之事,秦笙谢过王爷。”

    雍凉郡王道:“你不必谢我,要谢就去谢他”

    秦笙不解:“他?”

    雍凉郡王一字字道:“姜沉舟。”

    一旁的青草地上,姜沉舟正以一个最为舒服的姿势坐着,虽然一夜未眠,他的精神却很不错。一边替自己的马梳着毛,一边和它有说有笑的。

    那匹叫做摩刹利斯的瘦马时不时凑过头来蹭他,像孩子般撒着娇,他也只好来回的推开,一人一马就这样玩得不亦乐乎。

    秦笙走近时才发现姜沉舟满脸都是粘液,看来他刚刚被马舔过。

    “你醒啦?”姜沉舟抹了抹脸,嘴角挂着笑意。

    “呃……”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秦笙很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出来。

    姜沉舟若无其事的说道:“昨晚的事听说了吧?”

    秦笙支吾道:“听说了……我是来向你道谢的。”

    “不必道谢。你也救过我,所以……”姜沉舟笑了笑:“就当我们扯平了。”

    说完后,他转过了头,继续坐在地上逗马玩。

    但是秦笙却没有离开,她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

    她虽然没有开口,姜沉舟却看穿了她的心思,问道:“你是不是想问,王爷为什么会在这里?”

    秦笙点了点头,她到现在也只是知道王府卫队出现在这里,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她还是不明白。

    “这件事要从昨日说起……”姜沉舟站了起来,悠悠道:“昨日我在大路上看到一个熟人,就是那个人。”姜沉舟指了指她的身后。

    秦笙转过头,只见一个高大的人默默的站在雍凉郡王身后,此人不但长得比常人高大许多,一头暗红色卷发更是显眼夺目,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她记得这人是王府的典军,典军就是护卫统领。

    秦笙问道:“你认识他?”

    姜沉舟点点头道:“嗯,他叫歌舒炎烈,我认识他是因为李缺。”

    秦笙不解:“李缺?”

    姜沉舟只好解释道:“李缺就是雍凉郡王的名字。”

    秦笙道:“你看到他就想到了李缺……王爷也在商州?”

    姜沉舟道:“没错。所以我就写了封信,请李缺出手相助,后面的事你已经知道了。”他说的轻描淡写,似乎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可是王爷为什么要帮你?”秦笙忍不住问道。在她的印象中,王族中人向来高高在上,而姜沉舟只不过是一介平民。

    姜沉舟笑了笑,看着不远处李缺的背影,心中泛起一阵暖意。过了很久,他才喃喃道:“因为我们是朋友,朋友就是会互相帮助对方的人。”

    秦笙若有所思,接着又问道:“那王琨呢,你怎么知道他的阴谋?”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听到了一句话……”姜沉舟于是把自己在酒家的遭遇告诉了秦笙。秦笙终于明白整件事的经过,也明白自己昨晚有多么凶险。

    若是没有姜沉舟的出现,她说不定……一想到这里,秦笙不禁感到一阵后怕。

    就在这时,号角声响了起来,队伍要出发了。

    有了李缺的王府卫队加入后,押送的队伍也变得壮大起来。这样的一支队伍,前有装备精良的王府护卫,后有训练有素的天策府将士,就算遇到上百山贼也不在话下。

    王琨和他的手下就在队伍的中间,他们已沦为囚犯。

    山势依旧崎岖难行,山路依旧蜿蜒无尽,但再难行的山也终究会有走出去的一天。

    就这样,经过三天的长途跋涉之后,一座高大的城楼出现在眼前,长安城到了。

    姜沉舟从来没有到过长安城,但是他却听说过很多关于长安城的事。

    据说长安城乃前朝工部尚书宇文恺所营建,此人精通建筑之道,仅仅用了九个月时间,就建成了如此规模宏大、气势雄伟的城池,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然而,新的皇帝却不愿意久留长安,他似乎更钟情于南边的江都,那里不但风景秀丽,而且还有无数美人。为此他不惜倾尽国力挖开一条直通江都的长河。

    最终,他在江都丢掉了性命,也丢掉了自己的王朝。

    不久后,长安城便迎来了新的主人——李渊。

    大唐帝国建立了。

    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长安城不但是天底下最富盛名、最为繁华昌盛的地方,更是大唐帝国辉煌和荣耀的象征。

    直到看到高大雄伟的明德门城楼,姜沉舟才相信有关这座城池的宏伟壮丽并非虚言。

    进了明德门,便来到城中最宽阔热闹的朱雀大街,朱雀大街贯通南北,将长安分作两县,东为万年县,西为长安县。

    两县又有五五二十五条大街纵横交错,分隔出一百零八坊,恰好对应天上的一百零八星曜。

    到了长安,也就意味着分别。秦笙要把董连山和王琨等人押回天策府,李缺也要回到自己的王府。

    那姜沉舟呢?他又该去哪里?

    押送的队伍缓缓停了下来,秦笙、姜沉舟、李缺并排停在队伍前方。

    秦笙看着姜沉舟问道:“我一直没有问你,你来长安做什么?”

    “我来找一个人,可是……”姜沉舟无奈的笑了笑:“可是我却不知道他在哪里。”

    秦笙迟疑着道:“那……你找到落脚之处了吗?”

    “不必找,他今晚住在王府。”李缺突然开口。

    姜沉舟楞了一下:“啊?你好像没有问过我吧?”

    “你也可以不住。”李缺丢下这句话后,便催了催马,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那么,后会有期。”姜沉舟连忙与秦笙等人作别,转身追上李缺:“为什么不住?喂,你等等我……”

    可是,李缺并没有放慢脚步。

    雍凉王府就在皇城的边上。

    在长安城住过的人都知道一件事,离皇城越近的地方就越是繁华,但繁华的地方却也不是谁都能住的。长安城毕竟是帝都,凡事都讲求尊卑有别。

    正如雍凉王府所在的颁政坊,里面住的不是朝廷里的王公大臣就是世家勋贵。

    王府很大,高墙之内共有四重院落,每一重院落均是布局严谨,进退有度。金碧辉煌的建筑群之间,错落有致的分布着亭台楼阁、水榭回廊。处处透露着王族那种高人一等的气派和高贵。

    太阳落下时,李缺已带着姜沉舟回到了王府。

    王府内早就有一群人垂首肃立在堂前,这些人既有王府的官吏,也有府中的家眷和仆从。

    一个绰约多姿的年轻女子就站在人群前面。她身穿一袭大红色长袍,云鬓高挽,双手交叠置于身前。虽然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但从她身上散发的那股高贵气质却不禁让人仰望。

    李缺一出现,她便走下石阶,长长的金丝红袍拖在地上,像一朵彩云飘了过来。

    来到李缺面前,她盈盈的拜了下来:“贱妾恭迎王爷。”一双美丽的眸子中,尽是柔情蜜意。

    李缺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嗯。”

    女子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又很快恢复平静。她看到了李缺身边的姜沉舟,问道:“这位公子是?”

    姜沉舟施了个礼,道:“草民姜沉舟,拜见王妃。”他已猜出眼前高贵的女子就是李缺的王妃。

    王妃款款回了个礼,道:“姜公子有礼了。”

    李缺道:“今夜他就住在这里。”他的声音依旧很冷漠,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王妃颔首道:“贱妾这就命人收拾厢房……”

    “不必了。”李缺打断她的话:“他和我同住别院,让人把饭菜送去那里就好。”

    “可是……”王妃欲言又止,李缺却已转身离去。

    别院就在王府的东南角,院子幽深秀丽静谧非常,里面只有一座清雅的小楼,小楼正对着一泓清浅的荷塘,荷塘形如月牙,色如碧玉。中间又有一座水榭,由一条汉白玉砌成的九曲廊桥相连。每当春夏之际,荷香四溢,青烟薄雾缥缈花间,恍如仙境。

    这里是李缺的练武之处,除了他以外从来没有人可以入内,不过姜沉舟却进来了。

    夜已深,人已静,连草丛中的虫鸣声都已轻了许多。

    水榭之中,石桌之上摆着一壶酒,两个碧绿色的酒杯,酒杯中的酒却是殷红如血。李缺对别的酒兴趣不大,唯一钟情的就是几千里外的西域葡萄酒。据他说葡萄酒只有用碧绿色的夜光杯装着,才能品出葡萄的芬芳香气。

    碧绿色的杯子里荡漾的血红的葡萄酒,就像娇艳的果实挂在青翠的藤蔓枝头。

    一边品着酒,姜沉舟一边问道:“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李缺淡淡道:“一年又两个月。”

    姜沉舟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笑道:“这么久不见,没想到你已当上了王爷了。” 他记得上次见到李缺的时候他还是世子。

    “先王归天之后,我就顺理成章的成了王爷。后来……便成了家。”他轻叹了一声:“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

    姜沉舟笑道:“我只是想不到你已经有了妻子。”

    李缺道:“她是长孙无忌的女儿,先王在世的时候就已定下这门亲事。”

    姜沉舟叹道:“可是,你并不喜欢她。”白天的那一幕让人印象深刻,他还清楚的记得李缺转身离去后,王妃眼中的那一抹落寞之色。

    “我不需要喜欢她。”李缺凝视着杯中的酒,平静说道:“对我来说,她只是雍凉郡王的王妃。”

    姜沉舟道:“既然不喜欢,当初为什么要娶她?”

    李缺冷冷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还不够吗?”

    姜沉舟没有再开口,他知道李缺不愿意再说下去。虽然两人已经是多年的朋友,但就算是再好的朋友,有些话也不该说太多,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就算是身为王爷的李缺,也并不是事事皆如所愿。

    月白风清,两人默默坐了很久。

    李缺突然开口:“有时候我很羡慕你。”

    姜沉舟道:“哦?为什么?”

    李缺道:“每次见到你,你都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姜沉舟笑了笑:“也许,不在乎才能活得开心点吧。”

    李缺轻轻叹了一声,过了很久才缓缓说道:“也许是吧。”

http://www.qdsohu.cn/21_21173/94254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