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五章 紫罗兰公会
    晚秋的斯洛姆迎来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贝克街的住民们陆续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离开了温暖的被子,有的人赶去集市进货,有的人忙着烹饪早餐填饱肚子……只有一个懒惰的家伙,直到太阳晒屁股时还在床上酣睡。

    “李维斯先生!李维斯先生!”

    艾娜慌张地抱着一件黑色长袍,一通小跑向着顶楼赶去,鞋底在楼梯上踩出急促的“踏踏”声。

    “多么宁静的早晨,艾娜,不要在家里大呼小叫!”老库柏推开屋门冲女儿抱怨着。

    “对、对不起,爸爸!”艾娜头也没回地说。

    她来到三楼的房间外,在木门上敲了三下,却没有得到回应。

    “李维斯先生,你在吗?”艾娜问,“你还好吗?”

    她犹豫了一下,实在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伸手推开了房门。

    阳光透过拱形窗落在地板上,房屋内仍是乱糟糟的景象,堆满玻璃瓶的黑木桌后是一张简陋但温馨的木制小床,床上垫着厚厚的毯子,李维斯正裹在被子里睡得香甜。

    察觉到有人闯进来,李维斯有些迷糊地探出脑袋,看见艾娜后又倒头睡了下去。

    “李维斯先生……”艾娜看见他正躺在床上,稍微放下心来,脸上却升起一丝红晕。

    似乎发觉继续睡下去不太合适,李维斯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他从床上坐起身来,问:“是艾娜小姐啊……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看见李维斯仅穿着贴身的白色内衫,艾娜羞怯地低下头,她指了指手中的黑色长袍,说:“我洗衣服的时候,看见你的袍子上沾着血,所以有些担心你……”

    李维斯看着艾娜捧着自己的学士袍,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宽慰说:“昨晚路过屠夫的摊贩时摔了一跤,胸口位置的布料也被勾破了,都怪我不小心,让你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艾娜小声说,“可是……很奇怪,你今天不用去学士府吗?”

    李维斯一怔,他看了一眼窗外刺眼的阳光,面色一变。

    “糟了糟了,一不注意睡过头了。”他掀开被子跳下床,慌忙地穿着裤子。

    套上备用的黑色长袍之后,李维斯脚步急促地冲下了楼梯,身后传来艾娜含着笑意的提醒声——

    “你慢一点,李维斯先生!”

    跑在半路上时,李维斯意识到已经赶不上早课和会议,便放慢了脚步,他沐浴在深秋的明艳阳光中,向着沧澜河畔缓缓前行。

    穿过三个街区后,他抵达了著名的玛丽安娜大石桥,这条可以供三架马车并行、长足三百公尺的石板桥连接了沧澜河东北两岸,直通向王国学士府的北大门。

    李维斯在桥上散步,来到石桥正中间时,他忽然停下脚步,向着沧澜河的源头方向望去——东升的太阳缓缓向着正空中攀去,水面上泛起淡金色的波浪,虽然早已过了汛期,桥下的河水依旧湍急。

    北岸的妇女们端着木盆汇集到河畔浆洗衣物,而东岸的沿河大道上,排列整齐的枫树正到了最美的时节,似火焰般漂亮的树叶飘落到湖面上,如同千万只燃烧的小舟。

    “平凡中孕育着美好,美好中蕴藏着残酷。”

    李维斯收回视线,快速穿过了石桥,走进了学士府的北大门。

    作为大陆上公认的魔法圣地,奥德利克的最高学府,学士府的北大门由二十四块雕砌工整的巨石搭建而成,呈一个三边四方的正方形。石块的表面没有任何花饰,门柱上绑着象征秩序的粗大锁链,风格古朴而不失威严、神秘的气息。

    进入大门后,一条宽阔的石板路通向学士府深处,道路两旁是与路齐长的巨大花圃,各种名贵的观赏花卉绽放其中,令来往的行人为美景感到心情愉悦。

    王国学士府并不禁止外人进入,只是所有通往学府深处的大小路径都设置了简单的魔法岗哨,会阻拦未载入名册的游客误入——那些得自炼金术的魔法生物能施放呆板的低阶魔法,借助环境构建水幕、活动砖墙之类的屏障。

    李维斯是有着四年学龄的资深学士,没有任何阻碍地进入了学士府的腹地,比起行人寥寥的外院大道,此处显得热闹非凡:身穿黑色长袍的魔法学徒和魔法师穿行于精致的长廊之间,少数着红袍的魔导师正对着学生讲述魔法奥秘,各大公会的建筑前更是挤满了凑热闹的人。

    冬至日将至,大家都有着要忙碌的事情。

    感叹着他人的充实生活,李维斯向着一幢双层圆形石楼走去,那里是紫罗兰公会的地盘,会长是一位名叫米兰达•爱德华的女贵族,也是与李维斯相熟的同学。

    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李维斯刚刚迈进公会大门就被人叫住。

    “你又没来参加会议,李维斯!”

    有着一头漂亮金发,肤色雪白的米兰达气鼓鼓地走到李维斯面前,举手投足之间吸引了不少异性的目光。

    李维斯讪讪地笑着说:“我昨晚在研究一个新魔法,几乎整晚没睡。”

    “这可不是什么新鲜的借口。”米兰达根本不相信李维斯的说辞。

    相比李维斯身上松松垮垮的黑色学士长袍,讲究仪态的米兰达在腰间高处束了一条镶着宝石的白色腰带,不仅将紧紧包裹的胸部线条突显出来,还显得双腿格外修长,风格保守而不失优雅。

    “现在很流行胸部以下全是腿的着装啊。”李维斯转移话题说。

    “你是在调侃你的会长吗?”米兰达毫无淑女自觉地伸手抓住李维斯的耳朵,“如果你继续这样目中无人,我可能要考虑剥夺你的炼金室使用权力了!”

    “咳咳。”感受到耳朵上传来的刁钻力度,李维斯苦恼地说,“昨天我真的过得很不容易,会长!”

    米兰达拎着李维斯的耳朵,脸和他贴得很近:“所以呢?”

    “我下次一定准时参加会议!”李维斯举起右手保证说,“你的脸太近了,别人会误会的。”

    米兰达松开手,抱着胳膊说:“如果你继续缺席公会会议,我就罚你三个月不准进炼金室大门。”

    “明白,那我先去炼金室了。”李维斯掉头就要走。

    “今天不许使用炼金室,这是这一次的惩罚。”米兰达一把抓住李维斯的衣领,害得他差点向后跌倒。

    李维斯站稳脚跟,转过身来,刚想要反驳米兰达,却被她的手指抵住嘴唇:“你觉得我是一个很容易利用的女人吗?”

    李维斯摇摇头。

    “你觉得我很任性吗?对你不好吗?”

    李维斯摇头。

    米兰达收回手指,轻轻点了点李维斯的额头,说:“既然如此,你身为公会的元老级成员,能不能替我排忧解难,为了你平时享受的特权稍微努力一下?”

    李维斯笑着说:“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发生什么事了吗?”

    米兰达有些烦躁地说:“你知道,马上就到冬至日了。”

    “每年都有冬至日,就像女人每个月都有月经。”在面对米兰达时,李维斯实在是缺乏口德。

    “今年不一样。”米兰达似乎不甚在意李维斯的无礼,“我今天早上收到通知,今年的冬至日庆典,导师们将在考核之后增添一个特殊节目。”

    李维斯挑了挑眉毛,说:“让公会挂不住面子的节目?”

    “跟你说话真是既轻松又恼火!”米兰达瞪了一眼李维斯,没好气地说,“总之,我们公会要选出三个代表参加斗魔比赛。”

    “这就很奇怪了,怎么会有团体式斗魔比赛?”李维斯摸了摸鼻子,“所有公会都必须参加吗?”

    “没错,据说这是九人议事团的决定。”米兰达皱起漂亮的金色眉毛,“你猜猜我们公会的对手是谁?”

    “如果是小公会,你也不会这么苦恼了。”李维斯说,“紫罗兰好歹也是学士府最古老的公会,三个魔法师还是挑得出来的。”

    “你说得轻松,挑你还是挑我?”米兰达简直想把李维斯的耳朵揪下来。

    “我肯定不行,你知道我没有半点魔力。”李维斯说,“你……你也算了吧,爱德华家族的大小姐可别把头发烧焦了。”

    “哼哼,对手是宫廷魔法师公会,没人愿意出战。”米兰达微笑着看向李维斯,“所以如果实在选不到人,就派你上去吃几个火球。”

    李维斯露出吃惊的表情,不过演戏痕迹过于明显:“阿切尔•布雷兹的火球?会长,你是不是想永久剥夺我对炼金室的使用权力?”

    米兰达笑而不语,李维斯却想起了一个格外勤奋的家伙,他若有所思地说:“如果对手是火蔷薇的话,我想到一个人选,他一定十分乐意去吃火球。”

    如果说紫罗兰公会是学士府最为历史悠久的公会,那么宫廷魔法师公会则是专为有意参加军队或进入王宫的人才所建立。这些年来,由于各种小公会开始受到学士们的欢迎,紫罗兰公会的地位越来越低,隐隐有被宫廷魔法师公会取代的征兆。

    而天之骄女阿切尔•布雷兹,就是宫廷魔法师公会的代表人物,有实力,有声望,有美色……而紫罗兰的会长嘛,可能只剩下美色了。

    不过,理论上讲也不是不能打击阿切尔的气焰。

    正当李维斯在心中险恶地算计女公爵之时,被他“选中”的人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他的身后,还发出一声惊叫——

    “你还活着,李维斯?”

    阿尔瓦站在公会门口,张大嘴巴看着李维斯,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

    “我当然活着。”李维斯冲着阿尔瓦笑了笑,心里略有一丝歉意。昨晚他原本吩咐阿尔瓦替自己“收尸”,但服用药水后自己比预计中更早苏醒,便只好改变了计划。

    碍于当时有不少人在场,李维斯没能立刻向阿尔瓦解释,对了……还有西泽尔。

    “西泽尔还好吗?”李维斯问。

    阿尔瓦快步走到李维斯面前,不敢置信地抓着李维斯的双肩:“你居然还活着,你明明流了那么多血……我为了找你的尸体,几乎翻遍了整个院子,哲罗姆将军差点把我当成恋尸癖!”

    哲罗姆将军?李维斯不动声色地说:“抱歉,计划出了点意外,我就先走掉了。总之你放心吧,我没有受伤也没有流血。”

    阿尔瓦盯着李维斯的脸,忽然恍然大悟,他指着李维斯,表情极为精彩地说:“你……我的酒壶……我明白了!”

    李维斯笑着点了点头。

    “可盖文那家伙明明摸过你的脉搏……”阿尔瓦转眼间又陷入了新的谜题。

    “好了,好了。”李维斯拍拍阿尔瓦的肩膀,“不要再想了,昨天的事已经没有意义。”

    站在一旁的米兰达疑惑地看着他们俩,问:“怎么回事?你们在演话剧吗?李维斯,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危险的事情?”

    李维斯摊摊手,说:“我讲过我昨天过得很辛苦,不过已经没事了。”

    “好吧。”米兰达也不纠结于他们的事,“你要记住我说的事情,关于如何守住公会的面子,我就交给你了哦。”

    “我已经有计划了。”李维斯笑着说。

    米兰达离开后,阿尔瓦幽怨地看着李维斯,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先说哪一件。

    “西泽尔选择了谁?”李维斯问。

    “黛博拉•海耶斯……她是海耶斯伯爵的女儿,她当场册封西泽尔成为她的骑士,你怎么知道西泽尔会有选择?”阿尔瓦不解地问。

    “听起来不错,这个结果比我想象得还要好一点。”李维斯说。

    “对了,是会长……昨晚,会长的父亲爱德华伯爵也来到现场了。”阿尔瓦忽然想起来这件事,目光闪烁地看向米兰达•爱德华的背影,“我父亲为了救我,专门去拜访了他。”

    看来高德弗里•爱德华是一个相当敏锐的家伙,不过黛博拉•海耶斯居然也能注意到这么多细节吗,她的名字有些陌生……李维斯眯起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对阿尔瓦说:“阿尔瓦,你不是想通过冬至日考核吗?我有一个绝佳的方案。”

    阿尔瓦一怔,高兴地看着李维斯:“真的吗?什么方案?”

    听到有机会博取阿切尔的青睐,他转眼就将昨晚的事统统抛诸脑后。

    李维斯说:“还有不到半个月,我不仅能够让你晋升魔法师,还有机会当面击溃女公爵的魔法。”

    击溃?

    阿尔瓦陷入了呆滞,这个方案和他想象得不太一样。

    “我之后再告诉你具体的计划,今天不能使用炼金室的话,我就先走了。”李维斯拍了拍阿尔瓦的肩膀,“你做好挑战阿切尔•布雷兹的准备,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没等阿尔瓦从震惊和意淫中缓过神来,李维斯已经走出了紫罗兰公会。

    雷蒙德•布朗是一个骄傲的人,自从进入王国学士府以后,他凭借着勤奋的练习和不屑的坚持,以极快的速度晋升为了魔法师,虽然他的天赋比不上阿切尔•布雷兹,却也在学士府内小有名气。

    作为紫罗兰公会中杰出的一员,雷蒙德从很早以前就不理解米兰达会长与李维斯•戴维的友情。米兰达•爱德华虽然在魔法上天赋平平,却有着煊赫的家世和出众的外表,若不是因为这些,她不可能成为公会会长。

    但李维斯那家伙只是一介庶民,虽然进入学士府时日已久,却连魔宫都无法开辟,是一个“知名”的废物,也是不少同学眼中的笑话。

    这种常常沦为茶余饭后谈资的可怜虫,怎么能够得到爱德华小姐的友谊?

    无法理解这一点的雷蒙德厌恶着李维斯,不过也仅限于厌恶,因为李维斯还没资格进入他的眼界。

    “日安,会长。”雷蒙德走到米兰达的身后,很有风度地问候说。

    “日安,雷蒙德。”米兰达正忙于处理冬至日庆典的琐事,她看见雷蒙德之后,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你对庆典上的斗魔赛有信心吗?”

    雷蒙德严肃地说:“对手是王国的蔷薇,我没有十足的信心,但作为一名魔法师,我不会因为敌人的强大而退缩。”

    “天啊,雷蒙德。”米兰达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宽慰说,“你太严肃了吧,虽然我确实很在意公会的声誉,不过大家都还年轻,比赛的事情只要尽力就好了。”

    雷蒙德说:“所以你才将比赛的人选和策略委托给李维斯吗?”

    米兰达一怔,她困惑地看着雷蒙德,说:“不,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雷蒙德看了一眼窗外,紫罗兰公会外的草坪上坐着三三两两的情侣,门口的喷泉在清澈的小池里溅起水花。

    太松弛了……所有人都太松弛了。

    雷蒙德向米兰达欠了欠身,说:“抱歉,会长,是我有些突兀了。”

    他转身走出房间,每一步的距离都几乎一模一样,就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而不是养尊处优的魔法师。

    “像李维斯•戴维这样的家伙,有什么资格享受着王国的教育?”雷蒙德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奥德利克的未来,必然会将他们淘汰。”

    (“在王国学士府,魔法师们通常只有两条出路:成为宫廷魔法师为王国效忠,或是投靠权贵、自谋生路。”  ——《里昂•莱茵哈特的日记》)

    (“火弹术:热族火焰系低等魔法,指向性魔法,创造者不详。制造一颗头颅大小的火球,用灼烧和爆炸伤害目标。”  ——《魔法图鉴•低等魔法》)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259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